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五十九章:小夫妻用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九章:小夫妻用飯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三郎耳聰目明,儘管楚璉這句話聲音很小,但還是落在了他的耳朵里,他濃眉微蹙,顯然是對楚璉這句話極為不滿。

「楚璉,你說什麼?」

楚璉捂著嘴尷尬的笑了兩聲,微微撐起身子坐的離賀三郎遠一些,連忙道:「沒什麼。」

楚璉也不敢撩撥他了,賀三郎現在危險極了,楚璉可是個識時務的人。

賀常棣見這一頁終於揭過去了,心裡鬆了口氣,他站起身兩步走到小几邊,彷彿不經意地輕輕一碰,那本藍色封皮的小冊子就掉進了放在一旁的火盆里,瞬間就被火盆里的火舌吞沒。

楚璉翻了個白眼,只要是眼睛不瞎的,都能看出來賀三郎剛剛的動作是故意的。

賀常棣微微一側身子,聲音平平道:「不小心碰到了,算了,燒就燒了吧。」

賀三郎倒是無所謂,他一看到這本藍色冊子恨不得就把它撕成碎片,該哭的人是肖紅玉才對。

他僅剩的一本避火圖還被火給燒了,真是造化弄人吶!

立在營帳外的問青問藍偷揶的互相看了一眼,確定裡面沒什麼不正常的聲音傳出來了,這才開口。

「三少爺三奶奶,奴婢們端了吃的來。」

楚璉理了理頰邊的碎發,開口讓問青問藍進來。

問青把小几搬到兩人面前,問藍把食盒裡的飯菜端出來放在小几上,問青一邊給小夫妻兩擺放碗筷一邊解釋,「郭校尉派人來說有事,怕是不能陪三奶奶用飯了,讓奴婢知會您一聲,肖把總去了郭校尉那兒。」

楚璉頷首,她嘴角微微翹起,看來這右翼軍的軍官們還真是識相,不過來恐怕是為了給她和賀常棣騰地兒吧!

楚璉不再亂想,她把視線落在眼前小几上,看到上面擺放簡單到甚至能稱為簡陋的飯菜時,驚訝道:「你們平時就吃這個?」

賀三郎雖然在軍中職務不高,但也是統領幾百精銳的校尉,飯菜不應該這麼差才對。

賀常棣坐在一旁看了她一眼,隨即點點頭。

賀三郎沒說的是,就這些恐怕還是因為今日看楚璉來了,郭校尉特意吩咐伙頭兵那邊加的菜。

楚璉瞧著面前硬的和磚頭沒什麼區別的鍋盔,不知道用什麼材料燉的黑乎乎一片像是糊糊一樣的東西,大概最能看的也就是中間那盤用水煮過的腌肉了。

雖然碗里還冒著熱氣,可是聞著那味道楚璉實在是沒有一點胃口。

賀常棣看她眉頭都皺了起來,也沒急著動,他問道:「沒胃口?」

隨即想想也就瞭然了,楚璉平日吃的那些對北境軍中的漢子們來說簡直可以稱得上是無上的美味了,再讓她吃這種制式的軍糧她哪裡能吃得下去。

問青問藍也在旁邊為自家女主子捏了把汗,別說是三奶奶了,就算是她們瞧了這飯菜也下不去口啊!

賀三郎頓了頓問旁邊的問青問藍,「你們去另外給三奶奶做些吃的。」

說完,轉頭看向對面的楚璉,「如果餓的話先喝杯蜜水吧。」他是知道楚璉有喝蜜水的習慣的。

楚璉確實不大想吃邊軍的伙食,不過眼前擺放在小几上的食物,一看就是兩人份的,邊軍物資本就緊缺,浪費食物恐怕不好。

她伸出纖細指尖指著面前的盤子。

「那這些呢?」

賀三郎看了眼她面前擺放的粗瓷碗,伸手把她的碗端到自己面前,聲音低沉,「我來吃,你等著問青問藍做飯。」

話畢,賀常棣就端起那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做的糊糊大口喝了起來。

楚璉見他把容易存放的鍋盔和腌肉放在一邊,面前只放了兩個裝著糊糊的碗,就已經料到了他的打算。為了不浪費糧食,賀三郎是打算這頓飯就喝兩碗讓人倒胃口的糊糊。

楚璉突然心裡一堵,有些心疼起賀常棣來。

她突然叫住正要準備出去尋地方做飯的問青問藍。

問青問藍奇怪地看向楚璉,「三奶奶還有什麼吩咐?」

楚璉搖搖頭,「不用麻煩了,我就吃這些吧。」

她又不是真的一點苦都不能吃,沒這麼嬌貴,既然邊軍幾萬人都吃這些,就連賀常棣也吃這個,她又有什麼不能吃的。

問青問藍瞪大眼,怎麼也不敢相信平日里非美食不吃的三奶奶居然會吃這樣一看就知道胃口極差的食物。不過既然是自家主子吩咐了,她們也不會違背,兩人應了一聲,退到了營帳入口處,不打擾小夫妻兩人的相處。

賀常棣顯然也沒想到楚璉真的要吃這些食物。

他愣了一秒,以為楚璉是看他吃的快才有了興趣,他好心的提醒,「楚璉,你別看我吃的那麼快,實際上味道並不好,與你做的那些吃食可是差遠了。」

楚璉看了他一眼,指著他面前自己的碗,「遞給我。」

賀三郎無法,知道這個時候勸不動她了,他想了想,把她碗里的糊糊倒了大半在自己碗里,隨後讓問青倒了一碗開水來。

他把碗放在楚璉面前,聲音平淡,彷彿說的都是不經意的,可是稍微一體會,就能感覺他到話語里的關心。

「豆糊味道不好,估莫著你吃不慣,嘗一些也就罷了,鍋盔太硬,撕開了泡在熱水裡再吃,腌肉可以吃一些。」

楚璉點頭,接過碗,看了黑乎乎的碗一眼,咽了口口水,隨後用湯勺掏了一勺豆糊放嘴裡,頓時那種奇怪的味道充斥著口腔,她差點把剛包進嘴裡的糊糊吐出來,最後還是強逼著自己咽下去的,剛咽下去就趕緊喝了一大口溫水沖淡嘴裡的味道。

楚璉實在是震驚這味道,這種奇怪的豆糊也不知道怎麼做的,味道都快要趕上「鯡魚罐頭」那種黑暗料理了。

即便楚璉有心理準備,看到眼前這小半碗豆糊,她也不想再吃第二口。

賀三郎萬年冷臉上,眼角微不可察地微微上揚,到底還是把楚璉的碗重新端了過來,將已經泡好的鍋盔推到楚璉面前,「你吃這個吧1

他拔出腰間一把精緻的匕首,熟練的給楚璉切了幾小塊鹹肉放在她的盤子里。

「如果覺得沒什麼味道,就吃一口鹹肉。」

楚璉嘗了一口開水泡的鍋盔,總算是鬆了口氣,還好這個味道是正常的,雖然味道也算不上好,可是與豆糊一比,簡直可以算得上美味了。

楚璉邊小口吃著,邊不時看向賀常棣,只見他面無表情的把兩碗豆糊都喝完,割上一小塊鹹肉放在嘴裡咀嚼著,就放下了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