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六十二章:不會哄媳婦的賀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二章:不會哄媳婦的賀三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回涼州城的車隊剛出大營不久,賀常棣就帶著兩名屬下騎馬追了上來。

馬車內儘管放了炭盆,可還是冷颼颼的,原本馬車裡布置的毛毯被褥等物被楚璉叫人拿去替賀常棣鋪床了,現在只留下光禿禿的木板,北境滴水成冰,坐上去冷冰冰硬邦邦的,讓楚璉極為不習慣。

問青聽到馬車外急促的馬蹄聲,微微掀開車簾朝著外面瞅了一眼,她臉色一喜,轉身替楚璉掖好身上寬大的皮裘披風,道:「三奶奶,三少爺來送您了。」

楚璉真是被氣著了,哼了一聲,根本就不想理她這個蛇精病夫君。

問青看著干著急,可又做不了什麼。

楚璉在馬車裡賭氣,賀三郎本來就不是會哄老婆的男人,加上他重生后性格使然,更是想不到可以沒臉沒皮求媳婦原諒這樣的招數,於是只能冷著俊臉傻傻地控著馬跟在楚璉的馬車邊,默默將她送到涼州城內暫住的和府。

直到下馬立在馬車邊,看到楚璉被問藍從馬車裡扶了下來,他冰冷的眼瞳里才閃出些許亮光,急切的朝前走了一步,想要扶住楚璉,卻被楚璉狠狠一瞪眼,又縮回了手。

這個模樣的賀三郎,瞧起來極像是一隻被主人嫌棄的可憐大狗……

楚璉瞪了他一眼后,也不用問青問藍扶著了,直接快步進了和府,根本就將賀常棣當成了空氣。

立在門口吹冷風的賀三郎:……

他身後跟著來的兩名屬下都苦著臉死死低著頭,生怕成了冷漠上官的出氣筒。

特么軍中哪個兔崽子說跟著校尉來和府就能混到好吃的?等回去宰了他!

賀常棣盯著楚璉背影消失的方向,薄唇緊抿,身側拳頭緊攥著,眼裡原本那一絲溫柔也消失了,變得陰冷無比。

就這樣,賀常棣立在和府門口既不進去也不離開,好像呼嘯的冷風真能讓他冷靜下來一樣。

一刻鐘過去,楚璉也有些不住,她本來就不是個喜歡與人置氣的妹子,之前之所以那麼對賀常棣,完全是這個傢伙自己作死。

問青瞧三奶奶心不在焉起來,連忙抓住機會問道:「三奶奶,也沒聽到馬蹄聲,這會兒外面還下著雪,人一直站在外面可受不住,三少爺還要去前線抗敵……」

不等問青話說完,就被楚璉打斷。

「你給他送些東西去吧1

問青見三奶奶終於鬆口,臉上一喜,連忙招呼問藍去準備,剛要出去,楚璉連忙又補充道:「千萬別說是我的意思,我可是還在生氣呢!沒有原諒他!只不過是看他在前線辛苦。」

問青忍住笑,恭敬應是。

問青抱著一個包袱匆匆走到門口的時候,就看到秦管事尷尬地立在一邊,見問青來了,他像是終於找到了救星。

「怎麼,少爺還是站在門口?」問青小聲問。

秦管事苦著臉點頭,「問青姑娘,你快去勸勸吧,我看三少爺身後的那兩個軍爺都凍的可憐。」

問青讓他回府,自己快步去了府門口。

賀常棣背著手站的時間有點長,他眼角餘光瞥見是問青,心底隱隱期待的心情頓時就消散乾淨了。

等問青來到自家男主子身邊,恭敬的行了禮后,就聽到自家男主子冷冰冰的問道:「你來幹什麼?」

問青怕三少爺誤會,連忙解釋:「三少爺,是三奶奶叫奴婢來的。」

賀三郎冷硬的臉在聽到這句話后終於柔和了些,他有些不自在地動了動,這才裝作不經意的問道:「她說了什麼?」

問青心裡雖然發笑,可哪裡敢表現在臉上。

她雙手將懷中包袱捧給賀常棣,「三少爺,三奶奶讓您快些回去,這裡是她讓奴婢給您準備的一些東西,您今日那些衣裳賞給了旁人,三奶奶怕您衣裳短缺,特意給您準備了兩套新的。」

賀常棣拿過包袱,神色又柔和了一分,頓了頓,最後還是沒忍住問道:「你們奶奶還在生氣?」

問青聽主子這麼問,連忙抓住機會,「三少爺,奴婢在三奶奶身邊伺候,時日長了,也了解三奶奶是什麼性子。三奶奶平日里就算是對奴婢這些下人都是和和氣氣的,逢人都是一張笑臉,這一路奴婢陪著三奶奶來北境,三奶奶吃了許多苦,還望三少爺能多體諒三奶奶。」

問青一番話頓時讓本就有些後悔的賀三郎愧疚更深,他抿了抿薄唇,沒再說話,片刻后才道:「你回去吧,好好照顧你們奶奶,她那腳雖然好的差不多,卻也不能大意。」

賀常棣嗓音雖然沒變,但是語氣明顯溫柔許多,問青知道她話起了作用,心裡一喜,「三少爺放心,奴婢一定會照顧好三奶奶的。」

賀三郎背著包袱,跨上馬,帶著屬下離開和府,回了軍營。

楚璉要是知道問青出來這麼和賀三郎解釋,肯定會當場翻一個大大的白眼。

實際上,來北境的這一路,除了那次被蠻人劫匪和圖渾兵突襲,她沒覺得一路上有什麼辛苦的,她準備的充足,唐言又是個能幹的,一路上的補給總是先就安排好了。雖然他們走的並不慢,但是與軍中急行軍的速度差遠了。

每次歇息的時候,她還有時間指揮問青問藍做合口味的飯菜。北上的一路,她邊吃邊喝邊看風景,這比在現代的時候做驢友出去窮游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賀常棣快馬加鞭總算是在天黑前趕回到邊軍大營。

一回自己營帳,就見軍中的幾位好兄弟都在他的營帳中呢。

張邁瞧著冷著一張臭臉掀氈簾進來的賀常棣,揚起嘴角嘖嘖了兩聲:「這有媳婦照顧的人就是和我們這些光棍的待遇不一樣。」

張邁拍了拍在賀常棣床上左摸右摸的肖紅玉,「好了,還找個屁,你那本避火圖估計早化成灰躺在炭盆里了。」

肖紅玉頓時哀嚎一聲,渾身一軟癱倒在賀常棣的軟床上,「賀大哥,書不會真被嫂子看到了吧1

賀三郎今天可算是在楚璉面前丟盡了男人的臉面,聽肖紅玉還不怕死的問,頓時陰測測的冷笑了一聲。

親媽雪山嵐:三郎,老媽和你說,你這樣不行!多學學怎麼哄媳婦!來來,老媽教你!

臭臉的賀三郎:呵呵!

親媽雪山嵐:兔崽子,你要努力啊,你到現在還是個童子雞!e┬┬﹏┬┬3

臭臉的賀三郎:……

親媽雪山嵐:……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