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六十三章:青玉扳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三章:青玉扳指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聽到賀常棣這麼陰冷的聲音,肖紅玉立馬躲在張邁身後慫了。

郭校尉就坐在小几后的木椅上,營帳簡陋,根本沒有多餘的椅子,賀常棣走到幾人身邊只能站在一旁。

郭校尉笑了笑,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賀常棣床榻上那與男子品位極為不稱的繡花毛毯,又拍了拍旁邊小几上整齊疊放的褥子,搖搖頭,「我還擔心子翔整日睡那麼陰冷的床榻對身子不好,特意向大將軍求了一床褥子,看來是用不到了。」

話畢,把褥子扔給了肖紅玉,「便宜你小子了1

肖紅玉嘿嘿笑了一聲卻並沒有收下,而是轉而塞到張邁的懷裡,「張大哥身上有暗傷,受不得凍,我年紀輕,有賀大哥給的毛毯過這個冬天沒問題了。」

北境陰寒,氣溫極低,雖然郭校尉和張邁如今也不過三十多歲,穿著盔甲顯得精壯強悍,實際上多年的軍旅生涯早已經在他們身上留下痕。

一到陰雨天亦或是這樣陰寒的冬季,毛病就顯了出來。

朝廷的物資運不進來,又何止是食糧,軍中過冬的棉衣棉被也缺的厲害,錢大將軍之所以會親自接見楚璉,不光光是看在太后的面子,還因為楚璉送來的那些過冬物資真的是雪中送炭。

軍中到如今許多小兵根本就沒有棉被褥子,營帳中的通鋪都是用乾草來將就。這也是郭校尉申請一床被褥還要找錢大將軍的原因。

這要是換個地方,物資缺乏還能去百姓中募集,可是北境連讓募集的百姓都沒有,幾乎算是一座空城,就靠著他們這些邊軍駐守著,形勢更是艱難。

最後郭校尉拿來的那床褥子到底還是給了張邁。

郭校尉瞥了一眼賀常棣身上背著的包袱,笑了笑,「瞧你們這小夫妻的黏糊樣子,我倒是有些想念我那老妻了,也不知道她和孩子們在京城過的怎樣。」

水路陸路都被大雪所阻,關內的信根本就送不進來,就算是郭校尉他們這些將領,也有一兩個月沒收到過家書了。

郭校尉一句話讓原本還熱鬧的營帳頓時沉寂下來。

賀三郎也頓住了,他想到還在盛京的祖母和病魔纏身的母親。

最後還是郭校尉發現氣氛不對,打岔道:「好了好了,一個個都想什麼呢,咱們北境四五萬兄弟可都是同病相憐,要是一個個都像你們這樣垂頭喪氣的,這圖渾兵還打不打。」

肖紅玉翻了個白眼,嘟囔,「也不知道是誰先提的……」

「我說肖紅玉你是不是皮癢了,找懟是吧,嘿,看我這暴脾氣1郭校尉站起來就要給肖紅玉兩個鋼兒。

這一番笑鬧,才把剛剛那傷感的氣氛給沖淡了。

賀常棣站在一邊突然道:「郭大哥,最近幾日圖渾大軍已經不強攻了。」

這看似是一個好信號,好似圖渾兵被打怕了一樣,前幾日在前線作戰,賀常棣能明顯感覺到,圖渾兵已經不與他們產生正面衝突了,每次只是分小波突襲和騷擾,像是故意與他們拖時間。

郭校尉幾人都皺起眉頭。

郭校尉一手敲擊著小几,片刻問道:「子翔你覺得他們是想幹什麼?」

賀常棣雖然面如冠玉,神情卻冷峻非常,「他們在故意拖延,只怕是已經知道我們後備空虛的事情了。」

郭校尉大駭。

一旦邊軍的情況被敵人摸透,而關中那邊物資送不進來,他們就是入了瓮的王八,只有等死的份兒了。

到時候圖渾人不用浪費一兵一卒,就能直接讓幾萬邊軍將士束手就擒。

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挨過飢餓的煎熬,為國捐軀的。

郭校尉急地站起身,他背著手來回在營帳中走著,情緒驕躁。

須臾,他抬起一雙厲眸看了帳中的幾人一眼,「你們聊,我去尋大將軍說話,記住,你們嘴巴都緊點兒1

其實,郭校尉並不擔心這幾個兄弟,畢竟幾人都是生死兄弟,只是該叮囑的還是要叮囑。

郭校尉取了披風急匆匆走到營帳門口,突然又回頭對賀常棣道:「子翔,晚間司馬將軍那裡送了兩個人讓你處理,你去旁邊營帳瞧瞧。」

說完,就掀了帳簾離開。

形勢一瞬間變得這麼嚴峻,兄弟幾個也沒了聊天的心思,張邁打了招呼抱著被褥回了自己營帳。

賀常棣招了外頭守營的小兵問了兩句,而後讓人將那兩名女兵送了回去。這個時候,他根本就不想管司馬卉的事情,甚至不願意與她有一點瓜葛。

回營帳的時候,肖紅玉還一臉八卦的湊上來,「賀大哥,怎麼樣,你是怎麼處置那兩名女兵的?我之前看了一眼,其中有個妞長的不錯。」

賀三郎淡淡瞥了他一眼,「送回去了。」

「什麼!賀大哥,到嘴的肥肉飛了1

「你難道還有什麼想法?」

肖紅玉傻傻地摸了摸自己圓圓的黑腦袋,「賀大哥你有嫂子了,我這不是還沒有媳婦1

賀常棣嗤了一聲,「想要人,自己去尋司馬將軍。」

肖紅玉一僵,「去求那個男人婆,算了,我還是單著吧1

「你有自知之明就好1

肖紅玉瞬間被打擊到了塵埃里,癱在床上生無可戀了。

賀常棣這個時候才有空打開問青送來的包袱。

肖紅玉密切地盯著賀三郎解開包袱,隨時準備搶走裡面的好吃的。

可惜,這次讓他失望了,包袱里裝的只是些平日里穿的衣物,另外還有一隻精緻的木盒子。

肖紅玉見那小巧的梨花木盒少見,好奇地竄過來,「賀大哥,快打開瞧瞧裡面是什麼好東西。」

賀常棣修長的手指拿起木盒,梨花木盒精緻小巧,表面刷了黑漆,上面雕刻著官運亨通的花紋,就連一個盒子都做的這麼精緻,何況裡面的東西呢!

賀三郎有些發怔,他一雙深邃的眼眸盯著木盒,彷彿在透過眼前木盒看別的什麼。

這個東西,他前世就見過,不但見過,而且太熟悉了。

他不用打開,就知道裡面是什麼東西。

和田青玉的扳指,以前蕭博簡大拇指上的那隻,和楚璉經常戴的那一枚是一對。

現在,卻到了他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