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六十五章:點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五章:點子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這一路來北境,整日都是坐的馬車,窮極無聊,問青問藍也會在馬車上做些針線。

魏王妃派來的那對護衛兄妹跟在楚璉身邊,李月到底是姑娘家,楚璉經常會將她叫到馬車裡來一起打發時間。

李月從小習武,武功比軍中的一些悍將還要高強,但是在女紅上就是個門外漢了。

這姑娘已經定了親,和小情人青梅竹馬,瞧問青問藍女紅精湛,手癢也想學幾招,楚璉就讓問藍尋了賀常棣的一件衣裳給她練手。

這姑娘學的雖然認真,但是手藝實在是不怎麼樣,一個簡單的回字紋,都繡的歪歪扭扭的。

後來乾脆破罐子破摔,再也不拿針了。

這事兒當時還把楚璉笑個半死,沒想到,那件衣裳被問青無意收拾了出來給了賀常棣。

她那個蛇精病夫君,不會以為那麼歪七扭八的紋路是她繡的吧?

楚璉滿頭黑線的想,如果真要是這樣,賀三郎還真是高看她了,她可是連做衣裳都不會,更別提繡花了,呵呵……

被楚璉提了一嘴,問青也想起了這件事,連忙拍了一把額頭,「三奶奶,那怎麼辦。」

李月繡的花還是她親自教的呢,說實話,根本就丑的不能看。

見問青懊悔,楚璉倒是淡定了。

「你也別想著了,不過是幾個紋而已,本就是男子穿的衣裳,又是在軍中,哪裡會講究那麼多,能穿就成。」

那件靛藍的中衣原本就是做好的,上面簡簡單單,只有一些縫合時留下的細密針腳,李月繡的花紋雖丑,可也是的確是不影響穿著的。

問青被楚璉一句話給安慰了,也不再將這件小事放在心上。

泡了腳,楚璉躺到暖呼呼的炕上,問青給她吹熄了燈,帶上了門。

楚璉盯著黑的帳頂,卻一時間沒有睡意。

她滿腦子都是邊軍缺糧的事情,原書中只簡略的說過北境這場戰事勝的慘烈,邊軍五萬兵將,最後活下來的一成不到。

具體是怎樣,楚璉是不能悉知了。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大雪阻道,只要道路通暢,物資能夠順利運進北境,一切都不是問題了。

可是天氣又不可控,這大武朝不是科技發達的現代社會,水路陸路不通,還有空運……

直到困意襲來,楚璉都沒有想到切實有效的辦法。

盛京城的朝堂之上,為北境的事情早已經吵的不可開交,蕭博簡被任命為行軍書記,已經跟隨沖州府的駐軍趕往宿城,在宿城外的千山湖邊駐紮,以防北境涼州城要塞失守,能夠第一時間應對。

翌日,楚璉起床剛走到院中,就看到李星在帶著護衛們鏟雪,一夜之間,大雪竟然沒過了膝蓋!整個和府都被大雪給蓋住了。

問藍瞧見楚璉就這麼推門出來,站在廊下,連忙進屋取了披風給她披上,又將手爐塞進她手裡。

「三奶奶,您腳上的傷才好些,可不能再受凍了,不然三少爺會怪奴婢的。」

楚璉瞪了問藍一眼,「昨晚雪下的真大。」

問藍也驚奇的很,她從小在盛京城長大,盛京雖然每年也下雪,可從來沒下過這麼大的。

「是啊,三奶奶,您不知道,昨晚,我和姐姐出來看了兩眼,那雪片子都能擋住人的視線,要是在這樣的雪天出門,還不被雪給埋了。」

楚璉朝著邊軍軍營的方向看了一眼,憂心忡忡,也不知道邊軍如何了。

「秦管事呢?」

「在前院,估莫著是安頓咱們帶來的那些車馬了,昨晚大雪,馬棚被壓倒了,凍死了兩匹馬。」

「你去讓人尋他來,我有些話要交代。」

問藍快步去了,楚璉立在門前看著府上的護衛們鏟雪,那剷出的雪堆像是小山一樣,四五個漢子,小半個時辰才將楚璉這小院里的雪給清除乾淨。

一刻多鐘后,秦管事才從前院趕過來。

和府很大,一共有四五進,府里的雪根本一下子清除不幹凈,秦管事都是緊著楚璉這邊先安排。

楚璉院子里的雪清乾淨了,這才會輪到外院,所以這會兒外院路上的雪都沒全清完呢!

楚璉站在廊下就見穿的和個球一樣的秦管事搖搖晃晃踏著雪進了院子。

秦管事老遠就看到楚璉站在門口了,還沒進院子,他就喘著氣吆喝,「三奶奶,外頭冷,快進屋,我這走的慢。」

可不是走的慢嘛!這傢伙腳上綁兩塊木板呢!

楚璉沒說話,只是朝著他笑了笑,下一刻視線就落在了秦管事的腳上,突然就出了神,一雙杏眼裡透著朦朧,像是猛然沉浸在什麼事情里。

秦管事奇怪,低頭瞧了瞧自己綁著木板的靴子,沒什麼不對啊?

他努力挪動著腳步,進了院子,踏上了清了雪的石板路,這才舒了口氣,彎腰將靴子下綁著的木板解下來,跺了跺靴子上粘上的雪,這才腳步輕快的朝著楚璉的方向走去。

楚璉的視線就沒有離開秦管事那放在不遠處綁在鞋子上的木板,秦管事順著她的視線看了一眼,那隻不過是兩塊最普通的柳木,還是府中倉庫里放了多年沒人用的,有什麼好看的。

秦管事見楚璉對那兩塊木板感興趣,邊走邊解釋。

「三奶奶,這是府上老人教的,說是鞋子下面綁上木板走路,陷不進雪裡,我就照著做了,沒想到法子還挺好用,只是走路費勁了些,不過倒是不用擔心陷進雪裡,凍到雙腿了。」

等到秦管事回頭再次看向自家女主子,就發現楚璉一雙杏眸突然間變得亮晶晶的。

下一秒就聽到楚璉用力跺了跺腳,興奮道:「我真蠢,這麼簡單的法子怎麼就沒想到呢1

說完也不管秦管事,直接轉身進了屋。

秦管事在廊下爾康手懵逼狀,還不知道自家女主子這是怎麼了。

問青從旁邊廂房裡出來就見到他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一臉無措。

「秦管事先進偏廳坐坐吧,爐子上有熱水,我去房裡瞧瞧三奶奶是怎麼了。」

秦管事朝著問青直揮手,「快去快去1

三奶奶剛剛那興奮的樣子真是嚇人,一大早就被告知馬棚倒了,可不敢讓自家主子再出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