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六十六章:不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六章:不滿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問青推門進房,就看到楚璉坐在桌前,微微低頭,用螺黛在紙上畫著什麼。

她輕手輕腳走過去,立在一旁,瞅了一會兒,可楚璉畫的圖太奇怪,她根本就看不懂,圖上甚至還標了奇怪的符號。

不等問青尋問,楚璉就道:「快去告訴秦管事,派人去尋涼州城最好的木匠來!一定要快1

楚璉話語堅定,就連問青聽了也不由的重視起來,她對自家三奶奶是絕對的信任,有時候楚璉的想法在旁人看來再荒誕,問青也絕不會去質疑,這麼多次經歷,問青早就是自家女主子的腦殘粉了。

「三奶奶放心,奴婢這就去尋秦管事。」

事情通知秦管事,秦管事雖然也覺得摸不著頭腦,可也第一時間去辦了。

秦管事還是很有能力的,只用了半天的時間,就把涼州城裡口碑最好的木匠師傅派人接到了和府中。

進府的時候,恰好遇到了帶人鏟雪的家將頭領莫成貴。

莫成貴穿了一身單衣,鏟雪正鏟的大汗淋漓,就連頭髮都在冒煙。

身邊那些家將更是累的呼哧呼哧喘氣。

抬頭就見穿著一身體面的秦管事正笑眯眯領著個老頭進來,那神色還頗為諂媚。

莫成貴是個固執的人,眼裡又容不得沙子,他對楚璉本來就有偏見,平日瞧見楚璉手下得用的秦管事自然是沒有好臉。

只是平常兩人井水不犯河水,倒也勉強和諧,可是今天莫成貴就不樂意了。

這一院子的人都在鏟雪,就連楚璉院子里的李星李月兄妹都不例外,這個秦管事倒好,遊手好閒也就罷了,竟然還一大早帶了人出去閑逛,這又是帶了什麼不乾不淨的人進來。

莫成貴斜眼看向秦管事,語氣嘲諷,「這整個和府的人都要忙翻了,秦管事倒是悠閑,這門外到膝蓋的雪都堵不住你的腿。」

秦管事可沒工夫和莫成貴吵,他朝著莫成貴的方向行了一禮,就帶著木匠朝著楚璉院子快步走去。

莫成貴一張長了皺紋的老臉被氣的發黑。

「瞧瞧,還真是一條好狗1

旁邊的家將們都默不作聲不說話,唯恐不小心一句話就點燃了這位暴脾氣易衝動的老哥。

莫成貴心裡一口氣咽不下去,啐了口唾沫,「派人去看看,這個時候三奶奶到底還在整什麼蛾子1

旁邊一名家將應了一聲快步去了。

秦管事帶著木匠進院子的時候,楚璉已經捏著圖紙坐在堂屋等著了。

秦管事辦事還是很靠譜的,找來的老木匠雖然不識字,楚璉拿著圖紙親自給他解釋了一遍,他居然就已經明白了,到底是吃這行飯的人,工程上的三視圖老木匠只是琢磨了一刻鐘,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老師傅,最快幾日能做好?」楚璉急切的詢問。

老木匠瞅著手中的圖紙,片刻道:「這位貴人,小老兒活了這麼大歲數,卻也沒做過這樣的東西,小老兒實話和您說了,要是只老頭子一個人,至少需要五日,若是把老頭子子孫們叫來,兩三日也就差不多了。」

楚璉瞥了眼這個老木匠,老木匠雖然滿臉皺紋,一雙老眼卻一點也不渾濁,不但如此,反而還透著精明。

楚璉笑了一聲,「老師傅到底是吃過的米糧多,我可以答應你的條件,只是我也有要求,沒我的允許,要是這幅圖紙泄露出去,咱們就不是像今日這樣站在一起好商好量了。」

老木匠老眼一亮,緊攥著圖紙當即就給楚璉跪了下來,砰砰磕了兩個響頭,「貴人的吩咐,若是小老兒違背,就叫小老兒斷子絕孫1

古人可是很注重傳承的,他們也敬畏鬼神,能發出這樣的重誓,楚璉倒是不那麼擔心了。

「老師傅,交給你了,我不管你叫多少兒孫過來,我只給你三天時間,三日後,我要看到圖紙上的東西1

「小老兒必不會叫貴人失望的。」

楚璉轉頭吩咐秦管事,「秦管事,只要是老師傅需要的材料一定要第一時間送來。」

秦管事辦事利索,立即拉著老木匠到旁邊廂房裡商量。

於是,還不到中午,老木匠就已經開工了。

秦管事又派人將老木匠的三個兒子和一個大孫子接進了府里,楚璉院子本來就不大,這一個上午進進出出人來人往就很是惹眼。

因為圖紙機密,楚璉安排了老木匠一家在院子里旁邊空置的庫房做木工。

庫房外面交給李星李月兄妹輪流看守。

楚璉這般隆重,幾乎將一整個和府都驚動了,就連唐言那邊都派人來尋問楚璉是要做什麼,只是被楚璉找借口搪塞了回去。

這般惹得莫成貴更是不滿。

唐言能被楚璉輕易打發,並不代表莫成貴就會善罷甘休。

連續兩日都是大雪,涼州城街道都要被白雪給埋了起來,出門更是困難。

莫成貴一大早就派人去邊軍軍營尋問情況,回來稟報的家將緊緊皺著眉頭,沉默搖頭,他們都是沙場老兵,知道這樣的情況是越來越壞了。

莫成貴在賀常棣那裡了解到邊軍的情形,可是此時他也只能幹著急,這兩日,因為著急上火,嘴角還起了兩個大大的燎泡。

因為對楚璉有成見,他從來不吃楚璉的人送來的飯食,即使那飯菜味道再香,看著再美味,他都沒有動上一口,叫人原封不動的送了回去。不但他自己不吃,他也不允許家將們吃。

楚璉叫人送飯菜過來本來就只是做做表面工夫,被莫成貴拒絕後,她就識趣的沒再送過。

如今,楚璉身邊的人一旬里還有幾日能吃到幾口乾蔬菜做的食物,因為營養均衡,臉色也都一個個紅潤潤的,氣色很好。

可是莫成貴手下的這些家將就不一樣了,他們是另外開的灶,每日里吃的就是軍營里伙頭兵做的那些干硬鍋盔,好點的就是多一碗稀粥和一塊鹹肉,時間一長,好些人臉色蠟黃,開始上火了。

家將們出門和楚璉手下的其他人都不是一個畫風。

這時候去楚璉那邊打探的人也回來了。

坐在堂屋主位上的莫成貴看向去打聽消息的老兵,「三奶奶那邊可有什麼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