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六十七章:楚璉發飆(1)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七章:楚璉發飆(1)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老兵尷尬地搖搖頭,他實在是不好說,楚璉那邊也不知道在折騰什麼,不大的小院里鬧哄哄的,一些人抬著木板進進出出。

莫成貴哪裡不知道老兵的未盡之言是什麼,他本就火氣下不來,這一下直接好了,一竄三尺高!

他一巴掌用力拍在炕上的小几上,震的上面的茶盞「嘩啦啦」作響,「三奶奶這是當我們是死人1

當初他就不同意老太君派三奶奶來北境,不過是個剛及笄不久的小丫頭,整日被嬌慣著,能做什麼!

瞧瞧她這一路來做的事情就知道了。

她哪裡是來北境給三少爺分憂的,分明是遊山玩水,還頂著「公費」的名義!

剛到北境就給三少爺添了麻煩,連累他受了軍法。

之前莫成貴一直被賀常棣壓著,即使對楚璉極度不滿,也強忍著,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做各的就好。

可是這場突來的大雪成為壓彎的最後一根稻草,莫成貴的負面情緒累積到一個程度,再也抑制不住,頃刻間像是火山一樣就要噴發出來。

這兩日楚璉每日起床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去庫房裡看老木匠的進度。

老木匠雖然過於精明,但到底技術過硬,做了承諾,也同樣一心一意信守,他帶著自己兒孫熬了兩天兩夜,終於將楚璉要的東西製作的差不多了。

老木匠天不亮就起來幹活了,聽到門口推門的響動,知道是楚璉過來了,每日一早這個時辰,這位貴人就會親自來瞅兩眼。

他放下手中的刨子,連忙迎了過去,「小老兒給貴人請安。」

楚璉揮手,「老師傅,今日能不能完工?」

一聊到木匠活上,老木匠原本彎彎的腰一瞬間好似就驕傲地挺直起來。

他凝視著庫房中央放置的東西,像是在看自己一手帶大的孩子,「貴人放心,小老兒說話算話,用不著到晚上,中午小老兒就能全部做好。」

楚璉走近兩步,老木匠的活兒很不錯,做出來的基本與她畫在紙上的一模一樣。

楚璉掃了一眼庫房,見老木匠的兒孫們都恭恭敬敬站在一旁,奇怪道:「你們不用顧著我,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就行1

老木匠質樸的笑了一聲,「貴人,小老兒這些崽子們可不是故意歇著,木頭用完了,秦爺一大早就帶人去買了,小老兒正等著呢,等秦爺一回來,半個時辰就能完工。」

因為是第一次做這個東西,楚璉雖然知道構造,但是並不清楚用材,怕不夠結實,與老木匠商議后,才選的硬度相對較高的杉木。

後面一旦試驗成功,就可以不那麼拘泥於材料了。

楚璉點點頭,出了庫房,走到了門口,吩咐問藍讓人給老木匠和他的兒孫們送些吃的。

片刻后,老木匠捧著大碗和兒孫們圍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吞咽著碗中的蔬菜粥,那饞相,哪裡還有一點之前與楚璉談條件時的精明老辣。

兒子和孫子都和老木匠一般,頭埋進碗里,除非等碗空了才能抬起頭來。

吃完蔬菜粥和白菜肉的包子,老木匠用袖口一抹嘴,感慨了一聲,「真是造孽啊1大冬天的吃蔬菜,還是這樣水靈的綠菜,第一日早上的時候,看到這樣的朝食,老木匠都被嚇傻了。

寒冬還有綠菜吃,這皇上的生活也不過如此吧!

老木匠嚮往的想著。

還有這菜粥也不知道加了什麼,竟然還有一股鮮味,讓人恨不得一口氣吃上三大碗才好。

送飯的婆子每日來收碗,老木匠一家的碗總是光瓦亮,拿回去簡直都不用洗了。

楚璉回到房中心不在焉的盤在炕上,時不時差問青問藍出去看一眼秦管事回來了沒。

問青暗暗驚奇,卻更加慎重,以前不管遇到多大的事兒,她們三奶奶都能笑嘻嘻的,這一次卻難得露出了焦慮急切的神色。

可有時候就是好的不靈壞的靈。

半個時辰后,李星急匆匆的進來彙報。

「鄉君,秦管事他們被莫老哥帶進了偏院。」

楚璉眉心一皺,連忙讓問藍扶著她從炕上起來,面色嚴肅的道:「我們去一趟1

她沉著小臉,澄澈的眼眸多了一絲深沉,這模樣居然與賀三郎有些神似。

和府偏院被老兵押著的秦管事一行人跪在雪地里,這些老兵身手不凡,哪裡是秦管事和手下一些單薄小廝能夠反抗的。

莫成貴就站在廊下,他冷眼看著帶頭的秦管事,恨鐵不成鋼道:「三奶奶那個小丫頭什麼都不懂也就算了,可你身為忠僕在你主子身邊不但不勸阻,居然還任由她胡作非為!你們在這和府中肆意揮霍的時候,可想過這邊城百姓和軍營里的兵將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1

秦管事被布巾堵住了,雙手被綁在身後,一張微微發福的臉憋的通紅,想要解釋,可又完全說不出話來!

莫成貴冷哼一聲,瞥了一眼放在旁邊的那些上好杉木,更是火冒三丈。

杉木!這種木材不管是在哪裡都價格昂貴,在連銀錢都使不動的北境涼州城,恐怕只能用大量的食物才能換來。

他們這些家將整日里省吃省喝,三奶奶倒是好,還把食物拿出去揮霍,換一些沒用的東西!

莫成貴心火無法熄滅,他冷冷盯著眼前三奶奶的這個「狗腿子」,陰森森的道:「三奶奶是女流,見不得血腥,既然老太君命我一路照看三奶奶,那我今日就替三奶奶除害1

「來人,賞他五十軍棍1

莫成貴話音一落,就有兩名老兵將秦管事按在了地上,強行褪掉了他裹在外面的毛皮披風。

兩名老兵一人手執著一根比手腕還粗的水火棍高高揚起,就要往秦管事身上招呼。

莫成貴因為是從軍中退伍的,所以行事作風都還保留著了軍中的習慣。

一言不合就是軍法處置,還五十軍棍……就算是身強力壯的精兵也經不住五十軍棍,更不用說只是普通人的秦管事了,這分明是要置秦管事於死地。

一棍落下,因為有冬日衣裳遮擋,軍棍落在秦管事屁股上發出悶響,瞧著沒什麼,實際上卻讓人疼的想要大喊出來,可惜嘴巴被堵住了,秦管事也只能嗚嗚兩聲。

還不等第二棍落在,院子門口就傳來一聲帶著怒氣的嬌喝:「都給我住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