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七十章:陸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章:陸舟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什麼?缺一塊杉木!

莫統領想到之前被他無意燒掉的那些木頭,頓時心裡懊悔不已。

他瞧著秦管事捂屁股一瘸一拐的樣子,更急了,就他這個樣子,什麼時候能找到杉木!

莫成貴跟在秦管事後面,道:「秦管事,你傷著了,這件事就交給老哥來辦吧1

秦管事上下看了他一眼,心中嗤笑,這個莫成貴還真是前後不是一個人,讓人瞧了就槽心。

「你願意去就去,我沒攔著,只是這是三奶奶吩咐我做的事情,我怎麼也要完成嘍1

說完,甩了甩袖子,再也不理莫成貴,忍著痛急匆匆地離開。

莫成貴明白是他之前做的過分,可是事情都發生了,他又不能讓時光倒流,他牙一咬,也帶著人出去尋找杉木。

兩個時辰后,到底還是秦管事先將杉木送了過來,畢竟他買了好幾次了,已經有了門路。

只不過片刻的工夫,楚璉交給老木匠圖紙上的東西就徹底做好了。

楚璉命人將這東西搬到偏僻的後院,套上馬,拉著在及膝深的雪地里走了走。

只見馬匹行過的路上有兩條淺淺的印子,而後楚璉又讓秦管事命人抬上重物放在上面再試驗一次。

馬匹在拉著一車物資的情況下,居然還能保持正常的速度!

秦管事忍不住驚喜的叫喊,「三奶奶,成功了1

楚璉也鬆了口氣,露出舒心的笑來,有了這個東西,還用擔心冰天雪地的運輸問題嗎?

問青問藍同樣滿臉雀躍,問藍興奮的尋問,「三奶奶,這個東西到底叫什麼?」

楚璉一雙澄澈的杏眸彎彎的,聲音嬌嬌軟軟道:「陸舟。」

「陸舟?陸地上行走的舟船?」秦管事眼睛一亮,誇讚,「還真是一個貼切的名字。」

旁邊老木匠帶著兒孫們早就笑眯了眼。

楚璉仔細看著眼前的陸舟,其實它就是現代東北冬日裡常用的爬犁,還有個更通俗的名字就是雪橇。不過雪橇和爬犁還是有些區別的。

爬犁也有很多種,她畫的這種爬犁是最適合運輸的爬犁,體型比較大,一架爬犁運輸普通馬車的承載量完全沒問題。爬犁上還可以放上暖棚,暖棚由動物皮毛製成,兩邊開透氣的小窗,裡面可燒炭取暖,還可以放上腳爐,就算是長途跋涉,也能不畏風寒。

楚璉一揮手,秦管事就叫人抬上爬犁,回了院子,回去的時候,大家臉上的喜色掩也掩飾不祝

秦管事通透,知道這架爬犁意味著什麼,這個傢伙甚至把自己的房間搬到了放爬犁的庫房旁,甚至還讓人嚴格看守老木匠一家。

問青問藍扶著楚璉回屋,問藍小臉被冷風吹的紅撲撲的,可卻完全影響不了她還雀躍不已的心情,「三奶奶,陸舟要現在就送到邊軍軍營嗎?」

楚璉搖頭,「今天太晚,馬上就要天黑了,外面還下著雪,走夜路不安全,再說,還有幾張圖紙我沒畫好。」

得到這個答案,問藍雖然有點失望,但是也沒再問。

這邊楚璉剛在書桌前坐下,鋪展開紙張,準備將暖棚的圖紙給畫出來時,李月卻快步走了進來彙報。

楚璉拿著炭筆扭頭奇怪的看向她,「怎麼了?」

李月皺著臉,但還是如實回答:「鄉君,莫統領在院外,和他的手下們抬了一大塊杉木要進院子。」

楚璉默了默,沒有立即說話,這個莫成貴今日確實是將她氣到了。

問藍氣不過,「他現在知道咱們三奶奶不是在瞎折騰了?早幹嘛去了!如果不是他,陸舟今日就能送到軍營去了。現在又趕著上來,我們三奶奶的陸舟都做好了,還要他那些杉木作甚1

楚璉揮了揮手,意思也是讓李月將他們打發回去的意思。

李月抿了抿嘴,決定還是如實彙報的好,「三奶奶,屬下也知道莫統領他們做錯了事,不過屬下從院里老兵那裡得知,莫統領為了買那塊杉木,將自己過冬的棉衣和披風都搭了進去,現在他就穿著中衣站在院外,雖然他是老兵,可是這樣凍著,遲早會出問題。」

楚璉淡眉終於皺了皺,李月確實不是在為了莫成貴說話,萬一莫成貴要是真被凍出個什麼好歹,她不過是擔心賀常棣知道這件事,怪到楚璉頭上罷了,楚璉能體會到她的好意。

「把杉木留下,讓他帶著人回去。」楚璉頓了頓,又轉頭吩咐問藍,「你親自過去,給他們送些吃的。」

聽到楚璉這麼說,李月鬆了口氣,連忙去辦事了。

等李月離開,問藍嘟囔,「三奶奶,他之前那樣,您還讓奴婢給他們送吃的1

楚璉抬頭瞥了她一眼,「一些粥和包子而已,你這妮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小氣了。而且,你想啊,不過是些最簡單的飯菜,如果能『收買』了莫統領,不是省時省力?」

這次她連嘴皮子都不用動了呢!

聽到楚璉這麼說,問藍的嘴巴張地大大的。

得,她是白擔心了,敢情她們三奶奶心裡早就有了計較。

她應該給耿直的莫統領點根蠟才是。

果然,問藍送了一鍋粥和一食盒的包子去莫統領的院子,這個固執的家將就真的被收買了……

原來打死不吃楚璉院子里做出的飯菜的人,現在比誰吃的都香,甚至一人抱著食盒吃了半籠的包子,還不許別人和他搶。

院子里一眾家將都指責莫成貴實在是太沒節操了。

這個臉上貫穿了一道傷疤的莫統領倒也光棍,面對老同僚們的嘲諷,厚厚的臉皮硬是抖都沒抖。

這日一早,錢大將軍就將自己信任的屬下都召集到了帥帳中。

等到大家從帥帳中出來,臉色和平日里冷冰冰的賀三郎都沒什麼區別了。

肖紅玉苦笑著拍了拍賀常棣的肩膀,「軍中一下子冒出了這麼多的賀大哥,還真是不習慣。」

張邁見他這個時候還有心情開玩笑,狠狠瞪了他一眼。

肖紅玉委屈地癟癟嘴。

這兩日連他們這些將官每日的伙食都只是豆粥了,他還不能開開玩笑調節一下?

賀三郎站在轉身上了邊軍的瞭望塔,他深邃的眼眸看向遠方,心中微急:怎麼還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