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七十一章:燃眉之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一章:燃眉之急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當然,他等的不可能是楚璉。

雖然這一世的楚璉跟換了一個人似地,越與她接觸,賀三郎的感觸越深。

可賀常棣卻從沒有想過楚璉能解決眼前邊軍的困境,在她眼裡,楚璉就算是聰明狡黠,也不會到達這種為邊軍分憂的程度。

他雖然前世也只是知道了北境戰事的大概,賀常棣既然重活了一回,就不會傻到坐以待斃。

等到親眼見到邊軍的情況,他還是在心中嘆了口氣,他明白自己做的準備還是太少了,或許能救邊軍一時之急,卻無法根治禍根。

不過,賀常棣來到邊軍的時間有限,他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儘力做出防範,已算不易。

「校尉,那邊好像有人1

賀常棣的心思被旁邊站著的輪值士兵驚回,視線聚焦,落在遠方的風雪中。

風雪遮擋了大部分視線,但還是能清晰看出是一隊模糊的人馬。

賀常棣眼眸一動,臉上的「堅冰」融化了些,他朝著瞭望塔上的士兵做了一個手勢,自己快步下了瞭望塔,在瞭望塔下,高聲吩咐自己親兵,隨後,跨上馬,帶著親兵出了大營,朝著那隊風雪中的人奔去。

瞭望塔上的士兵揮舞著紅色的小旗幟,上下左右做了幾個動作,下面巡邏的士兵立即通知各自將領,沒有一會兒,幾百人都沖了出去。

還沒到那隊風雪中的人馬面前,賀常棣直接一個翻身從馬上跳了下來,穩穩落在隊伍領頭人的面前。

來到近前,跟隨著賀常棣來的親隨們才瞧清這是一支商隊,一條細長的隊伍,後面跟著二十多輛馬車,每一輛都是貨運的馬車,馬車上都鼓鼓囊囊的。

親隨們眼睛一瞬就亮了起來,他們一個個忍不住地咽口水,這……這馬車上裝著的不會是糧食吧!

他們實在是已經有很多天沒吃飽過了。

那領頭人坐在最前面的馬車車轅上,渾身都裹在毛皮披風裡,戴著碩大的毛皮帽子,只露出一雙眼睛來。

這時候他視線也落在了賀三郎的身上,他一個踉蹌就從車轅上滾了下來,跌跌撞撞朝著賀常棣跑了兩步這才到了賀常棣跟前。

隨後立即跪了下來,也顧不得地上直淹到小腿的積雪,嚎啕大哭了起來,「三少爺,小的總算是回來了,沒讓您失望1

來越的聲音都啞了,臉也被風吹的皸的厲害。

他還不顧形象的嚎啕大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別提多狼狽了。

賀常棣瞧他這副樣子好笑,可心裡又暖暖的,這輩子他沒看錯人。

「得了,起來,你難道還想留在雪地里過夜?」賀三郎出口的聲音還是冷峻的淬了冰,但是任誰都能聽出他話語里的關懷。

來越立馬連滾帶爬的從雪地里站起來,臉上還留著淚痕,他隨便用袖子抹了兩下,把裹在脖子上的皮毛往下擼了擼,這才露出一張臉。

幾月沒見,來越原本圓圓微胖的臉已經完全瘦了下去,如今已經有了些男子漢的稜角。

只是鬍子拉渣,嘴唇乾裂,臉頰皸紅,實在是不能看,他多日以來提心弔膽的帶著糧隊北上,如今任務完成,終於能放下心中的大石,對著賀常棣一笑,那模樣,要多傻有多傻。

身邊親兵,聽著校尉和眼前和狼狽男子聊天,震驚的下巴都要合不上了。

看這模樣,面前這個帶著隊伍的男人竟然是校尉的人?

那是不是可以說,這些物資以後就是給軍營的?

跟來的親隨們誰臉上都掩蓋不了喜意。

風雪強勁,大風中的雪花打在臉上,也還是又冰又痛。

賀常棣命令乾脆,讓親兵們接手了來越帶回來的糧隊,讓來越上了馬,先跟著他回大營報喜。

來越知道時間緊急,打起精神,在回大營的路上就給賀常棣說明了情況。

「三少爺,小的按照您的吩咐,在樾秦山脈周邊收購糧食,用了兩個月,也不過湊了四千擔,我們在進入涼州地界兒的時候遭了蠻人劫匪,又損失了三四百擔,加上來回損耗,等到達涼州腹地內就只剩下三千擔了。」

三千擔糧食!如果是按照正常軍糧發放,只夠五萬大軍六七日的量,即便在這樣的非常時刻,那也絕對不夠吃上十日的。

邊軍軍需已經見底,這三千擔糧食也只能應一時之急,離接觸險境還遠得很!

還得另想辦法!

賀常棣用力攥緊了拳頭,韁繩都被險些捏斷!

他看著遠處大營,眼眸深沉不見底,俊美的臉龐堅毅,他在心中給自己打氣。

他再也不是前世的那個賀常棣了,他一定會想到辦法讓邊軍度過這次危難!

這樣的風雪至少還要持續一個月,他們至少要撐過這一個月才能趁勢反撲,將圖渾兵一舉拿下!

等到賀常棣帶著來越在大營門口翻身下馬,發現錢大將軍正帶著軍中的大小將領在大營入口等著。

這個時候,錢大將軍笑的像是一朵花一樣,盯著賀常棣像是在看糧倉,恐怕是早有先鋒隊將糧隊來的消息告訴了錢大將軍。

賀三郎還是冷著一張死人臉,錢大將軍這次卻一點也沒有嫌棄,上來就用力拍了拍賀常棣的肩膀,又托起他要行禮的手,「你這個兔崽子,還留有后招,走,先去老夫營帳說話。」

賀常棣朝著身邊的來越使了個眼色,讓他也跟上。

賀三郎和來越在帥帳中足足待了一個時辰才被放出來。

來越滿臉喜色,他跟在自家少爺身後,像是一隻煩人的鴨子,「三少爺,您聽到了嘛!大將軍說您這次立了大功,等到北境戰事結束,您就可以回盛京城了。嘿嘿嘿,現在北境的路都被風雪所堵,不然小的一定要寫信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府里,三奶奶要是知道了別提有多高興了1

賀常棣這個時候早已經冷靜了下來,他沒了來越心中的欣喜,北境邊軍的最大的禍根根本就沒有除掉,他這次讓來越運來的糧食只不過是解了燃眉之急,拖延了危機爆發的時間罷了。

實在是讓人高興不起來。

這一不高興,心情難免就受了影響,來越還偏偏不識趣,提到了楚璉。

賀常棣眼睛一眯,楚璉那個毒婦。

如果不是她,自己上輩子就不會那麼慘,那他也就不會重生,為了爭得一線生機跑到這邊軍來!

賀常棣冷嗤了一聲,「三奶奶一頓紅燒肉就把你收買了?你也太不值錢了1

來越一縮脖子,從這嘲諷的語氣,他也明白過來,自家主子這是生氣了,但是剛剛明明好好的啊,怎麼就不高興了。

來越費解地摸了摸頭,實在是搞不懂自家少爺這複雜的心思。

「那小的寫信不告訴三奶奶,只告訴老太君和夫人,她們兩位定然也高興的很。」

賀常棣冷笑,他這小廝還能不能長點腦子了,寫信回去,就憑祖母對那個毒婦的疼愛,會不告訴她?

賀三郎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無聊的可能后,微微一怔,隨後薄唇緊緊抿成了一條線。

他道:「你不用想著寫信了,如今你們三奶奶就在涼州城。」

賀常棣聲調平靜無波,來越聽后卻吃驚地跳起來,他瞪大眼,不敢置信的問,「三少爺,你說什麼!三奶奶來了涼州?」

回來越的是賀三郎的一聲冷笑,都快把人給凍住了。

來越這下是真相信三奶奶來了涼州了。

他連忙道:「那小的休息兩日,身體緩過來,就去拜見三奶奶,三奶奶一個女子來涼州肯定不容易……」

聽到來越在他耳邊嘀嘀咕咕的,說的都是女人出遠門的不易,賀常棣臉上冷硬也緩緩柔軟。

他腦中不經意的就勾勒出楚璉穿著單薄的衣裙提著裙角困難的在雪地中行走,一雙好看的繡花鞋早就濕透了,小臉也被吹的紅紅的,一雙澄澈的大眼蓄著淚水,卻忍著不讓它掉下來。

風太大,她差點就被吹倒撲在雪地里,那毒婦突然抬起頭,一雙水潤潤卻委屈非常的眼睛向著他瞅來,賀常棣跟著身子一僵,恨不得馬上伸出手接住她,將她攬在懷裡,用自己厚實的披風將她整個人都包住嵌入自己雙臂里。

可實事卻是賀三郎想太多,楚璉來北境,一路在馬車裡烘著炭盆,抱著手爐,披著裘襖,穿的也是裡面加了毛的厚底小靴,連個凍瘡都沒生一個,哪裡會在雪地里行走。

不知喜歡腦補的賀三郎要是知道真相,是會惱火自己還是會惱火楚璉這個毒婦。

這次賀常棣保持沉默,沒說同意也沒說不同意,不過來越跟在自家主子身後時間也不短了,哪裡會不明白主子的意思。

其實他們家三少爺心腸很好,只不過時常拉不下來臉子罷了。

來越嘿嘿一笑,就當是賀三郎默認了。

這些高興的事情談完,來越臉色的笑容也慢慢消失。

他嚴肅道:「三少爺,在樾秦山脈的那段日子,其實也不是小的不想多購置些糧食,實在是小的手頭的銀子不夠,您給的那些銀子,還有給小的的那些玉佩等物,小的一件沒留,可也只換了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