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七十二章:她現在在哪!(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二章:她現在在哪!(國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不用來越再說,賀常棣早就知道了。

「無事,這件事不怪你,這次你做的很好,先回去吃些東西休息吧。」

來越「哎」了一聲,跟著賀常棣安排的親兵去營帳里休息。

來越瞧著自家主子愁眉不展轉身進了營帳,他在心裡哀嘆一聲。

三少爺這次還真是搭上所有堵了一場,瞧著平日里在盛京城中的貴公子,如今身上連塊配飾都沒有,他就難過的緊。

他不明白自家少爺為什麼這麼決絕,偏要來這北境邊軍,一開始對三奶奶的不滿肯定不是唯一的理由。

他們從盛京帶回來的銀子和三少爺變賣名下產業所得已經全部用的光光的,一個子兒都沒剩下,三少爺如今是除了賀校尉這個名頭什麼也沒有了,恐怕比那些三流世家裡的庶公子都要窮困……

來越通過書信也是知道楚璉在盛京城裡的那些事兒的,三奶奶可真是個能人,誰成想一個世家貴女竟然那樣會賺銀子,就光是一個「歸林居」,三奶奶就賺的盆滿缽滿。

恐怕整個靖安伯府就屬三奶奶手上最富餘了。

如今三奶奶也在涼州,莫不是以後自家英明神武的三少爺要被三奶奶養著了?

來越這麼一想,覺得自己真是太有先見之明了,他得趕緊養好身子,去抱三奶奶這條粗大腿。

賀三郎要是知道自家的常隨這麼想,非氣的打斷這小畜生的腿!

賀常棣的營帳直到夜深才熄滅一豆燈火,他揉著眉心疲憊地倒在床上,盯著漆黑的帳篷頂部,聽著賬外呼嘯的風聲,儘管很是疲累,可緊繃的心弦卻讓他沒有一點兒睡意。

想了一夜的法子,可仍然沒有一個可行。

帳篷里響著肖紅玉有節奏的呼嚕聲,賀常棣修長的雙手下意識地摸著身下毛絨絨暖呼呼的毛毯,腦中無意識的就浮現與楚璉相處時的情形。

他側了側身子,深吸了口氣,想要把腦袋中的畫面趕走,可是身上蓋著的褥子帶了一股若有若無的淡香,反而讓他的記憶更加清晰。

他懊惱地皺了皺眉,想要將身上的褥子一把掀開扔到床下,腦中雖然這麼想著,可是捏著褥子的手卻遲遲沒有動作。

直到天色泛起蒙蒙光亮,賀三郎這才迷濛睡了一會兒。

時間過的很快,前線圖渾人基本上已經停止攻打,只是時不時會派小股軍隊夜半偷襲,顯然是在與邊軍打消耗戰。

圖渾人的生活環境本就惡劣,他們覬覦大武朝富饒肥沃的土地不是一日兩日。

圖渾人世代生活在草原冰山上,他們不像是大武朝人,他們早已習慣了北境嚴酷的環境,習慣了冬日裡的大雪和堅冰。加上圖渾人圖謀了好些年,這個嚴酷的冬季,他們自然是有度過的辦法。

雪下的越大,冬天越寒冷,發而對他們越有利。

而涼州邊軍就不同了,本來朝堂為了維繫邊塞軍隊就花費甚大,每季的軍需物資兵部都是有配額的,隨著朝綱越漸穩定,武將越發的不受重視,文臣宣揚以德治邦,去年幾個內閣大佬更是為了軍需吵了幾個月。

等到今年,軍需不但沒有增加,反而還被削減。

邊軍處境更是岌岌可危。

涼州因為比常年雪下的早,導致冬季軍資沒運進來,這就像是斷了涼州邊軍的活路。

圖渾人十年磨一劍,等的就是這個時機,他們雖然武器配備不如大武朝,但是勝在能磨耐凍物資足,可是涼州邊軍卻等不起。

先前軍中有將領怒髮衝冠,提議集結涼州邊軍五萬兵馬,吃上一頓飽飯,然後浩浩蕩蕩踏平圖渾大軍,將他們殺個片甲不留!

涼州邊軍在魯國公手下,還不至於是一群慫兵,戰死沙場的勇氣還是有的。

兵是好兵,將也是好將,可是圖渾兵哪有那麼笨,就站在那裡讓你打,糧食就擺在那裡讓你搶?

北境地廣人稀,有時候偌大一片草原,連個人影兒都找不到。

圖渾人生活環境惡劣,更是與天爭命,他們最擅長游擊和躲藏,北境還那麼大。

最可能的結果就是,他們五萬軍兵過了河,還不等找到圖渾兵的藏身之地,就已經餓死凍死了……

所以他們只能等只能跟著耗,就算是要運糧,也要往大武朝腹地內想辦法。

還有人說,去搶蠻人。

呵呵,蠻人比圖渾人更窮苦,他們只會放牧,到了冬日裡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是問題,還輪到他們來搶?

再說,蠻人比圖渾人的數量還要小,大多分散雜居,他們經常也被圖渾人燒殺搶掠,這個時候還不知道躲在哪個雪堆里,五萬人靠著搶一萬人可能都不到的蠻人,還不如飽一頓與圖渾人拼了。

總之,誰也沒有可施行的好辦法。

軍中的將領大多也都是歷經戰事的老將,以往無往不利,妙想連天,可到這個絕境,卻一個個只能抓著腦袋卻想不出一個好法子。

錢大將軍也不是沒派過隊伍去宿城,可是出發的隊伍還沒出涼州,就已經凍傷了一半,馬車根本沒法子在及膝的雪地里行使,難道那些糧要靠人和馬馱回來嗎?

五萬大軍的糧食靠人馬馱?

簡直天方夜譚!

一轉眼,兩日就過去了,如今是過一日少一日,行軍書記每日對著糧倉里的糧食發愁,白頭髮都多了許多。

無論怎麼節省怎麼剋扣,這些糧食也不夠一個月的。

一大清早,來越就收拾了一個小包裹,包裹里鼓出來一條,深紅色像是一個木棒一樣的東西。

臨走的時候,來越來賀常棣帳篷彙報。

肖紅玉這個時候正帶著手下的兵晨練,帳篷里只有賀三郎一個人。

來越把身後背著的包裹拿下來,盯著包裹里的東西咽了口口水,「三少爺,你真不吃一點兒,要不然小的給你留下一截兒,這麼多天,軍營里吃的都是豆粥,給你留下一截兒無事嚼吧兩下嘴裡也能多些滋味兒。」

賀三郎手中拿著兵書,冷淡地瞥了來越一眼,「不用了,都是女人吃的東西,留給我做什麼,都帶給你們三奶奶吧。」

來越只好重新背起包裹,「三少爺有什麼話要小的帶給三奶奶的?」

賀常棣想了想,最後還是起身走到床邊,從枕頭后抽出一封信遞給來越。

來越雙手接過信,掩飾不住臉上的喜色,看來主子夫妻兩的感情變好了。

賀三郎瞥了一眼來越傻笑欠揍的模樣,面上就有些不自然起來,他一腳踹在來越屁股上,「還不滾!難道還要我送你1

來越靈活地躲開了自家少爺的長腿,嘿嘿笑了兩聲,「三少爺別生氣,小的就這出發,小的騎術很好,一定讓三奶奶最快時間看到您寫的信。」

話畢,來越將賀常棣的信小心放入身後裝著甘蔗的包裹中。

出了賀三郎營帳的來越臉上帶著笑,三少爺還說不喜歡三奶奶,瞧,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帶回來的這些甘蔗,他一節都捨不得吃,讓他全帶給三奶奶呢!

半個時辰后,營帳門口就傳來了熟悉的聲音,正在營帳里看兵書的賀常棣眉頭一瞬緊蹙。

來越是怎麼回事,怎麼出去這麼一會兒就回來了!

下一秒,賀常棣冰冷的俊顏就變得相當難看。

難道說那個毒婦楚璉出了什麼意外?

一想到這裡,賀三郎就再也忍不住,慌亂站起身,將椅子都帶倒了,正拿了披風和佩劍急匆匆往外走的時候,營帳的氈簾被來越從外面掀開,來越滿臉喜色,不等進帳篷就大聲道:「三少爺,好消息1

來越聲音興奮,帶著明顯壓抑不住的喜悅,頃刻就衝散了賀常棣緊張恐懼的氣氛。

緊捏著佩劍的手微微鬆開,只是出口的話音卻還帶著一股冷瑟,「什麼事,今日你若是說不出個讓我滿意的因由,也一樣軍法伺候1

那個消息實在太讓人高興了,來越一點也沒有將自家主子威脅人的話放在心上,他興沖沖的進了帳篷,隨後看到賀常棣手上拿的東西,奇怪道:「三少爺,你這是要出去?」

賀三郎冷冷哼了一聲,將披風和佩劍放回原位。

來越被自家主子渾身散發的氣勢凍的快要渾身發抖,一五一十將原由說了出來。

「小的一早出發去涼州和府,可是路還沒走到一半,就碰到了唐大人和莫叔等一隊人馬。這冰天雪地的,雪又深,他們居然還帶了一輛寬敞的履目瞪口呆,正要上去尋問,就聽到馬車中傳出三奶奶的聲音……」

賀三郎聽來越細細說完,他眼瞳一深,「你說什麼?楚璉坐的馬車沒有輪子?」

來越頭點的和撥浪鼓一樣,他也滿臉的不敢置信。

「三奶奶那馬車也不知道是什麼做的,沒有輪子也就算了,居然還能在雪中跑的飛快,不會陷進雪裡1

賀常棣的腦子轉的飛快,幾乎是猛然間,他就想到這輛沒有輪子的馬車能做什麼用途了。

一瞬間,他的眼睛亮的猶如璀璨星海,冷靜自持的賀三郎也難有這樣激動莫名的時刻,「說,她在哪兒!她現在在哪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