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七十三章:因為我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因為我懶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來越被自家主子這突然激動的模樣嚇到,愣了愣這才急忙道:「三奶奶還在路上,小的是提前回來彙報的,估莫著三奶奶這會兒也快到大營了。三奶奶……」

來越話還沒說完,賀三郎就和一陣風一樣旋了出去……

爬犁的事情楚璉自然是不會親口和錢大將軍商量,一來是她女子的身份不合適,二來是她也有自己的私心。

雖然自家的蛇精病夫君與別人家的相比,太過不正常了些,但是來北境與賀三郎相處的這段日子以來,楚璉對他的印象反而比新婚的時候好了許多。

很多時候,賀常棣都不過是口不對心而已的傲嬌而已,她胸懷寬廣,決定不與他一般見識。

再說,她即便是被聖上親賜了「錦宜鄉君」的封號,算是半個宗室人,可是人們一提到她楚六,第一想起來的還是靖安伯府的三奶奶,賀三郎的媳婦。

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她的榮辱早與賀家密不可分。

她既然有了好法子,她又不是傻大妞兒,第一個想到的當然還是賀三郎。

於是,不用賀三郎親自騎馬找出來,楚璉就已經讓莫成貴先尋到了正要出大營的賀三郎。

與莫成貴一碰面兒,不等莫統領開口,賀常棣就迅速的問出口,「三奶奶呢?」

莫成貴一張老臉上是掩也掩飾不住的喜意,「回三少爺,三奶奶就在後面,一刻鐘后就到大營,三奶奶囑咐我,讓您在營帳處等他,她有要事要與您說。」

賀三郎馬鞭一揚,莫成貴只聽到被一陣風吹來的低沉餘音,「我去尋她。」

楚璉是被賀常棣親自接到自己營帳的。

楚璉澄澈的大眼瞅著明顯面帶急色的賀常棣,也大致猜出恐怕他是想到了什麼,索性也沒有賣關子,「賀常棣,你剛剛也瞧見我坐的馬車了,呶,這是圖紙,我把木匠也帶來了。你瞧這些可有用?」

賀常棣修長的手指伸出接過楚璉纖纖細手上拿著的圖紙,兩人指尖相碰,一個溫熱一個冰涼,卻同時讓兩人心尖都是一麻。

楚璉連忙先縮回手指,咳嗽了一聲。

她總覺得今天兩人相處的有些彆扭,賀三郎的態度也與平常不同,本來她是很坦然的,現在搞得她也開始不自在了起來。

賀常棣很聰明,楚璉帶來的陸舟猶如拋磚引玉,他心中瞬間就有了許多想法。

賀三郎深邃的眼眸盯著眼前裹的像是一頭小熊一樣的嬌弱少女,這一瞬間,他眼裡閃過許多複雜的情緒,到最後終於統一,匯聚成欣喜和溫暖。

賀常棣出口的生意有些沙啞,卻讓人覺得很性感。

只短短「謝謝」兩個字,很簡單,楚璉卻聽懂了他話語里的真摯。

瞧賀常棣神色帶著焦急,不用賀常棣詳細說,楚璉就開始給賀常棣細細解釋陸舟的用處。

隨後楚璉又帶著賀三郎親眼看了她乘來的這輛加了暖棚的陸舟,一刻鐘后,賀常棣就拿著圖紙去了帥帳。

不多時,所有錢大將軍的親信都被招到了帥帳。

楚璉在賀常棣營帳里歇著,讓來越盯著外頭的動靜,等來越親自進來彙報大將軍急招各營將領后,楚璉提著的心這才真正放了下來。

看來陸舟是受了錢大將軍的重視。

楚璉長長舒了口氣,終於撂下了擔子,一瞬間好像整個人都輕鬆的不行,甚至還有心情指揮問青問藍幫著賀常棣收拾營帳。

營帳里又只剩下楚璉主僕三人,問青問藍兩個妹子就算是再遲鈍,在見到三奶奶將圖紙交給三少爺的時候也明白了楚璉命人製造陸舟的真正的目的。

兩個妮子這會兒是更加佩服自家三奶奶了。

兩雙眼睛亮亮的盯著楚璉,像是在看會發光的小太陽。

坐在床沿烤火盆的楚璉被兩人盯的渾身發毛,無奈瞪了問青問藍一眼,「都看著我做什麼,怪滲人的。」

問藍在楚璉身邊時間長了,越來越往話癆的方向發展。

她興奮道:「三奶奶真厲害,你是怎麼想到陸舟的?」

楚璉無語,總不能說這東西在她前世的世界早就爛大街了吧!

於是只好費力的解釋,「你們想想,水上能行船,這陸舟就和水上的船一樣,只不過一個是在水上行走的,一個是在冰雪上,不過是地點不同,原理都是一樣的。」

問藍煞有介事地點點頭,臨了還不忘奉承一句,「想法雖然簡單,不過奴婢們卻是想不到的。還是三奶奶聰明。」

楚璉真是苦笑不得。

問青看楚璉搓了搓小手,又對著手心哈了口氣,忙把換了新炭的手爐塞進她手裡,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主意既然是三奶奶想出來的,為何三奶奶不將圖紙親自給錢大將軍?」

問青這問題剛問出口,就察覺問的不合適。

她連忙補救,「三奶奶莫怪,是奴婢逾矩了,奴婢不應該質疑三奶奶的決定。」

楚璉抬頭,發現問青臉上閃過的惶恐,反而笑的狡黠又明媚,她一雙杏眸彎成兩彎格外可愛美麗的月牙。

「我們之間沒什麼不能問的,你們既然想知道,我就告訴你們,當然是因為我懶啊1

有句話叫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幾乎沒一個都有自私的時候,再摯愛的伴侶有時候都比不起自己重要,者很常見,不為自己考慮那才是傻不是嗎?

如果自己都不對自己好,還指望別人對你好嗎?

問青這樣問沒什麼不對,如果今日是楚璉直接將陸舟呈遞給錢大將軍,那她的功勞肯定會被寄上大大的一筆。

毫不誇張的說,只要北境邊軍能度過這個難關,按照錢大將軍的性子,楚璉不說多,升一級,一個郡主的封號是妥妥兒的。

可是楚璉一來就找了三少爺,還命令隊伍中的人,不許將陸舟是她找人設計的事情告訴任何人。

問青問藍正一臉期待等著楚璉說出怎樣一個大義凜然的理由。

會不會是三奶奶心裡一心只有三少爺,所以要輔佐夫君,亦或是想要做個深藏功與名的無名英雄……

可是讓人熱血沸騰的理由千千萬,全部都與楚璉的不沾邊兒。

她居然臉紅都不紅一下的就說是因為自己懶!

問青問藍原本眼裡燃燒的那簇蓬勃的小火苗,瞬間被一盆冰水給澆滅了,連絲青煙也沒冒……

問青問藍僵著臉,嘴角抽了抽,都不知道怎麼回答自家這個女主子了。

三奶奶一天到晚嘀咕三少爺「蛇精脖,依她們姐妹看,三奶奶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

你說這什麼人吶,別家夫人整日里爭寵,她們家三奶奶趁著三少爺不在府上,活的比誰都滋潤,別人夫人在乎名聲,她們家三奶奶背著個錦宜鄉君的稱號跟玩兒似地,別家夫人整日里愛美打扮,她們家三奶奶就只知道吃……這還能不能好了!

問青問藍在心裡瘋狂的吐槽,都要自帶彈幕了。

楚璉瞥了身邊兩個變得「沉默」的丫鬟,瞧兩人二臉懵逼,還好心解釋。

「你們想啊,要是我把陸舟圖紙直接拿給大將軍,他老人家肯定要把我留在營帳問東問西,後面說不定還要被眾位將軍問東問西……」隨後就是張羅木匠批量製作,指定方針,商討陸舟的使用……

呵呵,只要是想想,楚璉都覺得頭大了,真是還不如「混吃等死」,累人的事情還是交給賀三郎去做吧!他心裡肯定特別願意。

問青問藍:……

兩人有些恨鐵不成鋼,「難道三奶奶就不想讓人刮目相看1

如果聖上知道這件事,說不定會當著滿朝文武的面誇讚自家三奶奶,這是多少人想要的殊榮,到時候整個盛京城的人提到楚璉,第一個想起來的事情就不是她因為好生養的名頭被靖安伯府看中了。

那時,所有人都會看在聖上的面子,在任何場合都對自家三奶奶恭恭敬敬,那定遠侯府大房嫡女鄒遠琴哪裡還有膽子那樣誣陷三奶奶!

楚璉奇怪的看了問青問藍一眼,沒想到兩個小丫頭還這麼好勝。她好笑,「幹嘛要讓人刮目相看,我自己覺得自己吃好穿好玩好就好了嘛,幹嘛要別人來肯定我,又不是活給別人看的,自己開心就好,我喜歡舒服,才不想操心那麼多事,告訴你們,事情操心多了,可是老的快。」

楚璉伸手點點問青問藍,一副老人說教的模樣。

問青問藍簡直給自家三奶奶「奇葩」的世界觀震驚了,嘴巴都「嚇」地張的大大的。

楚璉笑了笑,「照你們看來,是覺得司馬將軍很讓人刮目相看了?」

問青問藍頭點的像是撥浪鼓,那當然,司馬女將軍年紀輕輕卻在軍中威名遠播,甚至是遠在盛京的她們都聽過司馬女將軍的事,只要是會點拳腳功夫的女子,誰不佩服司馬女將軍!

她可是當代「花木蘭」!

就連深宮裡不過問朝事的太後娘娘,曾經在國宴上都親口誇獎過司馬卉,並賞給了她一套特製的女子鎧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