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七十六章:不怕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不怕辣?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瞧她模樣就笑了起來,看來司馬卉也覺得鐵板燒極為合胃口。

問藍給幾人都盛上一碗羊雜湯。

楚璉雙手捧著碗,小口抿了一口,因為喝了熱乎乎的湯,臉頰紅紅的,她道:「不是什麼好東西,羊下水做的,勝在喝了暖身暖胃。」

牛下水、羊下水、豬下水這些東西在大武朝可不是什麼好食材,這些宰殺牲畜的內臟,只要不是窮的揭不開鍋的人家,一般都不會食用。

幾人一開始還喝的津津有味,聽楚璉這麼句大實話,頓時眼珠子都要掉下來。

郭校尉不敢置信,他看了看自己已經空掉的碗,再看看旁邊還放在炭盆上燉著,冒著香氣的小鍋,「這真是羊下水做的?」

楚璉眨眨眼,「你們剛剛不都吃了嗎?」

郭校尉一確定實事,氣的直拍腿,整個人一瞬間就蔫了,垂頭喪氣的。

楚璉奇怪,不明白郭校尉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她也放在手中的碗,「郭大哥,你放心,這些雖然是羊下水熬的湯,但是那些下水我都讓問青問藍處理乾淨了,吃了不會生玻」

大武朝人不敢吃下水,就是因為有人吃了得病的先例,一傳十,十傳百,大家就誰也不敢吃了。

確實吃動物內臟處理不好容易感染細菌真菌之類的疾病,但是只要是細心清洗處理,都不會有問題。

賀常棣喝了一口羊雜湯,不知道為什麼雖然他肚子餓的難受,可是瞧見視他不見的楚璉,他就是沒什麼胃口。

張邁搖搖頭,還是他最了解郭校尉,「鄉君,不是您想的這樣,郭校尉現在可是後悔浪費了那些下水1

先前邊軍里宰殺氂牛羊只儲肉過冬,那些下水直接就扔掉淹埋了。

如果早知道下水菜還能做成這樣的美味,恐怕一根牛腸他們都不會浪費,這要是留下那些下水,也夠大軍多撐個幾日!

幾人只不過來蹭個飯,誰成想氣氛變成了這樣。

郭校尉、張邁、肖紅玉都沉默下來,賀常棣本來就是一張冷臉,至於司馬卉也陷入了沉思。

楚璉實在是沒想到一碗羊雜湯會讓他們想這麼多,她無語的翻了個白眼,現在後悔有什麼用,那些下水早就被淹埋了,到現在肯定都被微生物分解殆盡,再後悔那些東西還能挖出來吃了?

知道了這法以後注意了不就好了。

楚璉在這淡定的不行,並不代表其他人就有她這份心胸。

在一旁的問青問藍就緊張的不行,小小營帳里的氣憤一時壓抑,她們姐妹兩人烤肉的動作都小心翼翼起來。

問藍一個手抖,搭在鐵絲上的護心鏡就摩擦發出一聲刺耳的聲音,隨後一傾斜,從鐵絲上掉了下來……發出一聲特別清脆的「當」聲。

所有人都被驚醒,朝著發聲的方向看去。

問青問藍臉色一白,恨不得變成鵪鶉縮起來。

當六雙眼睛一齊盯向地上還在搖晃的東西時,頓時一股熟悉之感撲面而來。

嘶……這圓圓的盤子看著不像是鍋啊?雖然中間被火燒的黑了好大一塊,還沾著亮晶晶的油漬,但是旁邊沒被燒到的地方還泛著金屬的光澤。

他們都是軍中將官,只要是將軍以下級別將士,盔甲的制式都是一樣的,就算是司馬卉的盔甲,胸前也是有兩塊護心鐵片的,只不過與男子的稍有不同罷了。

忽然一瞬間,大家都抬頭向著旁邊木架上的盔甲砍去,這一看,所有人都黑了臉。

楚璉當然也反應過來他們都知道那塊鐵板就是盔甲上的護心鏡,用都用了,此時也不好說什麼,反正大伙兒都吃了,拿人手短吃人嘴軟,他們也不好說什麼。

楚璉臉皮厚的很,全當沒事人兒一樣。

旁邊的賀常棣卻是一瞬發了怒,他冷冷掃了一眼還躺在地上「面目全非」的護心鏡,薄唇一抿,咬牙切齒道:「楚璉!這就是你干出來的好事1

被賀三郎這麼一吼,楚璉倒是立即有些心虛,她朝著他討好的笑了笑。

一群人瞧小兩口之間氣氛詭異,立馬走了個乾淨。

司馬卉沒想到一向冷靜自持的賀三郎也會有這樣發怒的時候,都驚呆了。

肖紅玉苦著臉戰在營帳外吹冷風,「郭大哥,張大哥,你們今晚收留我吧,賀大哥剛才真是太恐怖了。」

兩人絲毫不顧肖紅玉的請求,跑的飛快。

司馬卉站在賬外,笑了笑,她實在沒想到賀常棣夫妻平日里是這樣相處的。

平常那個冷靜睿智總是寒著一張冷臉的賀三郎在錦宜鄉君面前好像一瞬間被拉下神壇,變成了一個真正有血有肉有喜有怒的人,而不是一台冷酷無情的機器。

他們夫妻感情這麼好,豈是別人能插的進去的,小燕想的真是太天真了。

這麼一想,司馬卉長長呼出了一口氣,她留下小橘,交代了兩句,就帶人先回了自己營帳。

營帳里又只剩下他們小夫妻兩人,問青問藍早逃出去了。

要是平時,楚璉肯定硬氣的很,可今天硬不起來啊,她偷偷瞥了一眼旁邊盔甲胸口空了的一塊,真為了自個兒汗顏。

先前因為喝了羊雜湯,渾身還暖和著呢!被這個蛇精病夫君一凍,她渾身又涼了。

她見賀三郎筆直地坐在旁邊一動不動,像是一座雕像一樣,楚璉就渾身不自在。

等了許久,也沒等到賀常棣說話,楚璉自己先憋不住了。

「今天是我不對,你那個盔甲,我會賠給你一副的。」

賀常棣這次光明正大的看向身邊微微垂著頭的女人,剛剛的火氣在營帳里人嘩啦啦消失的時候,彷彿也跟著消散了。

見她縮在旁邊跟一個受了驚的小兔子一樣,到嘴邊的斥責再也說不出口。

想到她今日一大早來軍營給他送「陸舟」,賀常棣沒來由的心一軟。

這個女人第一個想到的是他,就那麼毫無防備的就將珍貴的圖紙交給了他,沒有睡比他更明白那艘陸舟的意義。

她與前世的那個毒婦越來越遠了。

想到這裡,賀三郎原本堅冰一樣的心軟成了一灘春水,那件盔甲也變得無關緊要起來。

見到旁邊縮著脖子的楚璉,更是一句重話都說不出口。

幸虧賀常棣是個悶騷的性子,防備心很強,什麼事情都喜歡放在心裡自己琢磨,而不是直接問出口,不然的話,楚璉大大咧咧將真正的理由說出來,還不把他氣的吐血。

楚璉正低著頭等著蛇精病夫君的訓斥呢,誰知道她脖子都低的酸了,也沒聽到賀常棣一句狠話。

她奇怪地抬頭朝著賀常棣飛快的瞥了一眼。

就發現他正用一雙深眸看著自己,那目光實在是太奇怪了,楚璉渾身一個哆嗦,竟然覺得下一秒他就會把她吃掉……

被楚璉發現后,賀常棣就收回目光,他略微有些不自在的咳嗽一聲,隨即在楚璉驚恐的目光下起身撿起掉落在地上的護心鏡擦乾淨重新擺放在炭盆上。

他把旁邊還沒烤的牛肉片兒端到楚璉面前,「烤肉。」

楚璉以為自己幻聽,「啊?」了一聲。

賀常棣努力調整面部表情,好叫自己臉不能黑的那麼快。

「方才我沒吃,現在還餓著。」

楚璉狐疑地覬了他一眼,她剛剛沒注意他,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賀常棣是真的沒吃?

當賀常棣眼神再一次掃過來的時候,楚璉終於乖乖認命去幫他烤肉了……

楚璉嫻熟地翻著鐵板上的牛肉片,牛肉片在鐵板上發出「滋滋」的響聲。

拿起旁邊的調料碟,楚璉順口就問:「吃辣嗎?」

賀常棣瞧著楚璉白膩的小手,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竟然一時間沒聽到楚璉問的話。

楚璉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她這蛇精病夫君是怎麼回事,把人轟出去也就算了,竟然還讓她親手做吃的,結果她問他吃什麼味道的,他還心不在焉。

楚璉在心裡吐槽著,故意多抖了兩下,加了平時兩倍的辣椒粉。

呵呵……要你不說,辣死你算了!

牛肉片很快就烤好,整齊地擺放在碟子里,又好看又誘人。

楚璉親手將小碟放在賀三郎面前。

賀三郎盯著眼前烤牛肉片,終於圓滿了。

他媳婦,就應該只關心他一個人,只給他一個人做吃的。

賀常棣雖然心裡隱隱高興,但是臉上卻沒多少表情變化,楚璉就坐在他身邊,她看到他修長的手拿起放在一旁的木筷,夾了一塊肉片放進嘴裡。

一時間,賀常棣身體有瞬間的僵硬,但他很快恢復了自然。

賀三郎吃飯的姿勢很優雅,即使他的動作很快,仍然賞心悅目。

楚璉看他一塊接著一塊把碟中的肉片全部吃完,驚地都瞪大了眼睛。

怎麼回事,賀常棣上輩子是四川的?這麼能吃辣?

肉是她烤的,辣椒粉也是她從盛京城帶過來的,有多辣她是最清楚的。

楚璉已經算是能吃辣的妹子了,這種辣椒粉放上一指甲蓋兒大小,就已經挺辣的了,剛剛她給賀常棣烤肉的時候,可是放了兩三倍的量!

這個傢伙居然連表情都沒變一下,跟沒事兒人一樣。

如果不是大武朝以前根本就沒有過辣椒這種作料,楚璉幾乎都要以為賀常棣是那種無辣不歡的口味。

不過,很快,楚璉就知道是自己想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