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七十八章:與司馬卉相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與司馬卉相處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司馬卉並沒有給楚璉安排另外的營帳,一個是時辰太晚,另一個原因是就算安排了總歸也沒有她自己的營帳睡的舒服。

兩人都是女子,周圍也都是女兵,比在右翼軍里可是要方便的多。

如今是北境最冷的時候,出手成冰,司馬卉的營帳里卻是溫暖如春。

楚璉來過一次,只不過當時營帳的主人不在。

這次跟著小橘進來的時候,司馬卉親自迎了上來。

她已經換下了白日里穿的那身軍裝,此時身上是一件寬鬆舒適藕粉色中衣,墨黑長發垂落在肩后,額前兩縷流海垂在臉側,讓她英氣的五官多了一份女子的嬌柔。

司馬卉身量高挑,站在楚璉身邊比她高了大半個頭,走到楚璉身邊后,溫和道:「鄉君來這邊坐,先烤烤火暖暖身子。」隨後又吩咐小橘端茶。

楚璉隨著司馬卉到火盆邊坐下,「司馬將軍不用這麼客氣,我不喝煎茶,還是不要讓小橘忙活了,你也不用稱我鄉君,喚我名字就可。」

司馬卉一笑,「那你也不用叫我司馬將軍,我比你大幾歲,璉兒像我堂妹一樣喚我卉姐姐,如何?」

楚璉沒想到司馬卉會這麼熱情,一時也不好拒絕,點點頭,「那我就厚顏叫一聲卉姐姐了。」

到底是女將軍的營帳,司馬卉的營帳里用的都是好東西,營帳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布置卻很精細,營帳一角甚至還放了一頂小小的香爐,裡面飄散著淡淡的沉水香味道,讓人聞了心弦放鬆舒適。

這般一對比,賀常棣那頂普通的營帳簡直被比到了塵埃里。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儘管司馬卉的營帳很舒適,可楚璉就是覺得沒有在賀常棣的簡陋營帳里自在。

司馬卉讓小橘領著兩個女兵在自己的睡榻旁多加了一張床,問青問藍鋪上厚厚的被褥和毯子,楚璉就在司馬卉這裡將就了一晚上。

原本楚璉是有賴床的毛病的,尤其還是在這麼冷的北境,這要是在和府,她每日都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來。

可今早楚璉一聽到旁邊司馬卉的動靜,她就醒來了。

司馬卉已經站在屏風后換上銀色的盔甲,楚璉有些迷糊地從軟榻上坐起來,司馬卉瞧她剛起床有些迷糊的樣子,全沒了昨日見到時那股聰慧的模樣。

楚璉柔順的長發垂下,因為睡覺有些凌亂,兩頰紅撲撲的,加上身材年紀都小,倒是真讓司馬卉覺得像是她的堂妹一般。

她語氣中也不知不覺帶了一絲溫和,「時間還早,璉兒多睡一會兒吧,我去練兵。」

坐了這麼一會兒,楚璉已經緩過了氣兒,哪裡還會真再睡,她聲音糯糯道:「卉姐姐,不用了,我現在起來。」

司馬卉也不攔著她,可是見她難得這副迷糊的樣子,還是沒忍住伸手在楚璉亂亂的黑髮上揉了揉。

問青問藍繞過屏風一進來就看到這一幕,兩人一怔,總覺得這司馬將軍的動作怪怪的……

今日,賀常棣起的格外的早,他走出營帳的時候天才蒙蒙亮,他在營帳外打了一套拳,踢壞了一根木樁后,才聽到小兵彙報,說是司馬將軍起來了,正與鄉君在營帳里用朝食。

賀常棣一怔,咬著牙問道:「你可尋了鄉君身邊的丫鬟?」

小兵直覺得長官渾身氣勢瞬間變冷,他哆哆嗦嗦的道:「屬下找……找了……」

賀常棣冰冷的視線掃過來,小兵覺得自己腿肚子都在打顫,「問青姑娘說讓校尉照顧好自家身子,鄉君身邊有她們伺候,讓您不用擔心。」

「問青有沒有說鄉君有話帶給我?」

小兵嘴角抽了抽,嘴巴張了張,還是不敢有一點欺瞞長官,「沒……沒有……」

「滾1

小兵跌跌撞撞跑開了,直到看不見自家長官,這才用力擦了擦額頭,剛剛校尉那模樣實在是太可怕了,大冬天的,他都出了一頭的冷汗。

賀三郎真是氣極了,焦灼的來回在營帳外走著,最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快步回了營帳。

約莫一刻鐘,來越就匆匆忙忙進了營帳。

「三少爺,急找小的來可是有什麼急事要辦?」

賀常棣點頭。

來越立即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準備聽主子吩咐。

「你帶回來了甘蔗昨日送給你們三奶奶了嗎?」

來越懵逼,難道三少爺口中所謂重要的事就是這個?

雖然有點失望,但是來越還是如實回答,「還沒,昨日半途遇到三奶奶,小的急著回來彙報,後來就耽擱了。」

賀三郎臉上難得有了一絲不太明顯的喜色,「你將那些甘蔗取來,我今日親自送過去。」

來越偷偷瞟了一眼三少爺,心裡雖然狐疑,卻不敢多問,連忙應下。

「小的這就去取來。」

肖紅玉此時已經不在營帳中,來越離開后,賀常棣有些焦躁的來回在營帳中踱步,他不自覺的開始摸著右手大拇指上楚璉贈予他的青玉扳指,好像只有這樣,他的心才能平定些許一樣。

楚璉本打算今日就離開的,但是由於司馬卉的挽留,她答應再多留一日。

有司馬卉帶路,楚璉參觀邊軍軍營方便許多,順便還可以看一看女兵的訓練常

楚璉不會騎馬,司馬卉的女副官小橘給她挑選了一匹溫順的小母馬,扶著她跨上馬背,隨後小橘上馬,牽著楚璉騎著的小母馬走。

楚璉還是第一次騎馬,很是有些興奮,司馬卉騎著她那匹渾身雪白的駿馬陪在她身邊,時不時指著大營中的帳篷輕聲細語的給她介紹。

這一趟逛下來,楚璉收穫很大,她外面披著毛皮披風,小臉被冷風吹的紅撲撲的,卻一點也沒感覺到冷,心情一直處於亢奮狀態。

像這樣由一個女將軍帶領逛北境邊軍大營的機會可是不多,楚璉當然要抓緊時間。

司馬卉把自己頭上紅狐狸毛的風帽摘下遞給楚璉,「璉兒戴這個吧,比你那兜帽暖和許多。」

楚璉看向笑著的司馬卉,見旁邊小橘已經又給司馬卉遞上了一頂,她也就沒客氣,伸手接了過來,摘下兜帽,戴在頭上。

身在軍營,她梳的髮髻也很簡單,頭上更是沒幾件首飾,還有一半秀髮垂落在身後,倒是一點也不影響戴風帽。

她今兒穿了一身偏紅了石榴花的襖裙,上身加了一件同色短比甲,比甲的袖口和衣擺都滾上了一層雪白的兔毛,外頭罩著櫻花色的拉絨厚披風,司馬卉的紅狐狸毛的風帽倒是與她今日這一身打扮極為相配。

烏黑的秀髮被風帽遮住了大半,風帽上鑲嵌了一圈圓潤的白珍珠,在兩鬢還垂下來兩條珍珠簾,騎在馬上,馬匹行走,珍珠簾就跟著微微晃動,襯的楚璉一張白裡透紅的小臉更加嬌艷。

司馬卉瞧了楚璉這打扮也很是滿意,她朝著左前方指了指,「璉兒,那邊就是右翼軍的訓練場,平日里,郭校尉、賀校尉等將官都是在這裡訓兵的。」

楚璉順著司馬卉所指的方向看過去,這一看,立即與賀常棣遙遙望過來的視線對上。

隔著這麼遠的距離,其實楚璉都不太看得清賀常棣的臉,也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第六感的緣故,她就是肯定此時賀常棣在看著她。

楚璉並沒有和他打招呼,而是與司馬卉繼續繞著大營的邊緣走,參觀其他的地方。

賀三郎武藝高強,五感也比平常人要敏銳的多,況且楚璉今天的打扮實在是有些搶眼,他想不注意都難。

你想啊,整個軍營幾乎都是灰撲撲的鎧甲,就連司馬卉的女兵營也是同樣制式的軍服,楚璉穿了一身紅能不亮眼嘛!

不但如此,賀三郎還將司馬卉將自己戴的風帽摘下給楚璉這一幕從頭看到尾!

司馬卉一身銀色的鎧甲,披著深紅色的披風,她身材高挑,英姿颯爽,腰背筆直,身後背著一竿紅纓槍,胯嚇還是一匹騷包的白馬。與楚璉走在一起,若是不注意看,根本就不像是兩個女人,更是像一對深情款款的年輕小夫妻……

尤其司馬卉還將自己風帽摘下遞給楚璉,賀常棣簡直是氣炸了肺!

司馬卉已經在一瞬間榮登為他最討厭的人榜首。

他眼神彷彿變成實質一直盯著楚璉,恨不得自己立即上去,可是那個毒婦竟然裝作沒看到他,直接走了!

結果,賀校尉手下的兵叫苦連天了一天。

訓練結束后,小兵蛋子們一個個捂著腰腿叫苦不迭。

你說吃不飽也就算了,還要被往死里訓,這日子還讓不讓人過啦!

訓兵一結束,賀常棣就帶著來越直奔司馬卉的營帳。

他回營帳特意換了一身衣裳,肖紅玉瞧著他從木箱中拿出一套灰色的中衣穿上,還好奇的湊過來,笑咧咧的,「賀大哥,你終於不穿那套墨綠色的中衣了?嘿嘿,我和張大哥還打賭,你什麼時候會換呢!看來還是我贏了的1

結果肖紅玉嘴賤的後果就是白白挨了一拳,還不敢還手的。

楚璉正與司馬卉在營帳里吃點心,小橘把一盤削好切成條狀的甘蔗端上來放在小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