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七十九章:屯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九章:屯糧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北境天氣惡劣,氣候和地形更是不適合種植五穀,就算是勉強種植一些作物,那也肯定是欠收,所以一碗味道並不好的青果粥都顯得那麼珍貴。

五穀雜糧都不好在北境存活,更不用說果樹這類了。

這又是在冬季,即便是在盛京城,大冬天的,能吃到的果子也無非是凍梨、柑橘這類。

就算是楚璉這個幾乎是準備萬全的,身邊也沒新鮮水果吃的,饞的時候頂多能吃上幾塊蜜餞。

此時司馬卉用多汁甜美的甘蔗來招待她,著實讓她受寵若驚。

邊軍里的兵將們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楚璉可是清楚的很。

小橘瞧錦宜鄉君驚訝地看向裝甘蔗的白瓷盤,笑著解釋:「這些甘蔗是將軍從宿城帶過來的,因為這邊天氣不好,凍壞了些,如今能吃的,也就剩下這些了。」

楚璉一聽,哪裡還願意吃,她把盤子往司馬卉面前推了推,「這些甘蔗保存不易,還是卉姐姐吃吧。」

司馬卉微笑,「我不喜歡吃甜的,璉兒吃吧。這些甘蔗之所以還留到現在,也不過是因為宿城盛產甘蔗,我帶著部下路過的時候順手採買的罷了。要是璉兒覺得過意不去,可以做些鹹味的點心給我。」

楚璉確實比較嗜甜,從她整日里喝蜜水從不覺得膩就可見一斑。

司馬卉話解釋到這個份兒上,如果楚璉再推辭就顯得做作了,她嘴角彎了起來,「既然卉姐姐這麼說,我就不客氣了。」

楚璉用白瓷盤旁邊放著的簽子戳了一塊放進嘴裡,甘蔗保存的很好,水分一點也沒有流失,用力咀嚼兩下,甘甜的汁水流了出來,佔據整個味蕾,這種感覺是與吃蜜餞完全不一樣的。

楚璉「嘎吱嘎吱」很快就消滅了四五塊,她吃東西雖不如嚴格教養出來的世家女那般優雅,可卻能帶給人好口味的魔力,一貫不喜歡甜口食物的司馬卉瞧見她吃的歡快,都忍不住跟著吃了一塊。

一進營帳的賀常棣就看到自己媳婦坐在小几旁邊吃甘蔗吃的歡快呢!

旁邊坐著的司馬卉正滿臉包容的溫柔看著楚璉。

小几旁邊一個盤子里是楚璉吐出的甘蔗渣,小小一盤甘蔗渣落在賀常棣的眼裡,是那麼的刺眼。

他背在身後裝著甘蔗的包裹此時是那麼難以拿出手。

來越跟在自家少爺身後,瞧見當前的情景,也是懊悔的不行。

這怎麼三奶奶在司馬將軍這裡就吃上甘蔗了,自己也是帶點什麼水果回來不好,偏要帶甘蔗!

賀三郎來的突然,他是直接就闖進來的,此時守衛營帳的女兵這才戰戰兢兢進來請罪,司馬卉揮了揮手,讓請罪的女兵出去。

楚璉微微鼓著腮幫子,嘴裡的甘蔗還沒吃完呢!

她睜著一雙杏眸,眨了眨,嘴裡含著食物說話有些口齒不清,「賀常棣,你怎麼奈了?」

賀三郎轉身將手中的包裹扔到了來越手中,他星眸淡淡瞥了一眼楚璉,語氣森冷,「怎麼,我來看一眼我媳婦還不行了?」

楚璉皺眉,吐了嘴巴里的甘蔗渣,心中苦惱,這個蛇精病夫君這又是怎麼了。

賀常棣目光又掃向不遠處的小几,見那小几上擺了好幾樣點心,形狀精緻,竟然一樣自己都沒吃過,能做出這樣點心的人不用想也只有楚璉或者是楚璉是身邊的人,他做為他的夫君都沒嘗過,這倒好,一股腦兒拿出來討好司馬卉了!

他心裡更氣,臉上越加的冰寒,忍下心中淤堵,寒聲道:「你既然吃好喝好,那我就告辭了1

賀三郎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還不等楚璉說話,他就掀簾出了營帳……

夫妻兩這短短的對話,把司馬卉看的目瞪口呆,最後她頗為同情地扯了扯嘴角,「璉兒,這,你要不要追出去?」

楚璉翻了個白眼,追什麼追,司馬卉是不是把她和賀常棣的身份弄反了?讓她一個女子追出去哄丈夫?

「不用,他就是這個脾氣。」

還沒出營帳的來越嘴角一抽,他又不想看著自己主子的工夫白費,他故意讓包裹漏開了一點,正好能讓人看到裡面裝著的東西,來越苦著臉為難道:「三奶奶,這……」

來越做的那麼明顯,楚璉又不是瞎子,當然一眼就看到了包裹裡面的東西,她抽了抽嘴角,有些無奈,「你先回吧,晚些時候我過去一趟。」

得到楚璉的承諾,來越嘿嘿一笑,恭恭敬敬行了一禮,這才轉身迅速離開。

到了傍晚,楚璉帶著問青問藍去賀常棣的營帳,還不忘帶了一小食盒的點心。

可是等楚璉到營帳外,卻被守營的小兵告知,賀校尉帶人出了大營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楚璉愕然,正要找右夷熟人尋問原由時,郭校尉恰好走這裡路過,將她領到了賀常棣的營帳里。

「弟妹,子翔午後就出大營了。」郭校尉轉身從床榻旁邊的木箱中取出一個包裹遞給楚璉,「這是子翔拖我交給你的,你打開看看吧1

楚璉接過包裹,放在小几上,三兩下打開包裹上的活結,就見到包裹里躺著的幾樣東西。

郭校尉瞧了一眼包裹,微微一怔,隨後朝著楚璉身邊的問青問藍示意了一眼,轉身輕聲出了營帳,不再打擾楚璉。

包裹里是上午賀常棣沒有送出去的甘蔗,還有厚厚一疊書信。

楚璉在小几邊跪坐下來,她將壓在書信上的甘蔗拿開。

擺在最上面的一封是今天寫的。

信封上只短短「吾妻楚璉親啟」幾個字,旁邊一行小字是日期。

楚璉拿起信封,看了片刻拆開,裡面只有一張信紙,上面是遒勁有力的楷書,不長,楚璉卻一個字一個字的認真看起來。

明明幾瞬就可以看完的內容,楚璉卻直看了半刻鐘,看完后,她把信紙小心摺疊起來重新放入信封,然後拿起下面一封。

從午後一直看到點燈,楚璉這才翻到最後一封。

這個信封看起來格外的大,封面沒有字,邊緣卻磨的有些起毛,恐怕賀三郎經常拿出來看才這樣的。

楚璉小心打開,當看到裡面裝了什麼時,杏眼都一瞬間瞪大了。

裡面竟然是她寫給賀常棣的信!不對,不是信,彼時她怕暴露字跡,寄給賀常棣的信是畫。

楚璉將特製信封里的畫取了出來,卻發現畫紙邊緣有些燒焦的痕,她奇怪的蹙了蹙眉,最後又小心把畫紙裝回了信封。

楚璉瞧著鋪滿了小几的信封,心頭升起一股異樣的感覺。

包裹里的信封都是按照日期擺放的,最上面的是賀常棣近期寫的,最下面的是她一開始給賀三郎寄的畫。

從最開始的一個月一封例行報平安的家書,到後來半個月一封,等到了十一月,賀常棣幾乎是每隔三天就會寫上一封信,信封上題注都是「吾妻楚璉親啟」。

十一月的時候大雪封道,信就沒寄出去了,一直積存在他這裡,可是他卻並沒有停止寫信,有時候只是簡單的幾句話,有時候是軍中的一些事,楚璉在看這些信時,似乎看到了夜深人靜,趴伏在小几上凝眉寫信的賀三郎。

他今日寫的信是告訴她,他暫時要離開大營一段時間,具體是去幹什麼,是軍中機密,賀常棣並未提及,但是楚璉不是白目,聯想到她送到軍中的陸舟,她幾乎是瞬間就猜到了賀常棣是去做什麼了。

只怕是乘著陸舟去千山湖內的宿城屯糧!

賀常棣信中特別交代讓她待在北境大營,他不在涼州,莫成貴等一行老兵也被他帶走,她若是回和府不安全,他已經與錢大將軍報備過,讓楚璉留在女兵兵營,直到她回來。

至於阿明山上的雪山花——雪山嵐,他已經派人去探察了,叫她不用太過費心。

楚璉突然發現,不犯病的賀三郎還是很可靠的。

楚璉深吸了口氣,將這些信收拾好,從新整齊的放回到包裹中。

而後讓問藍將甘蔗單獨取出來帶上,做完這些楚璉這才出了賀常棣的營帳,回了司馬卉的女兵兵營。

賀常棣受了錢大將軍的重託,帶著親信的手下以及右翼軍一些出生入死的兄弟,乘著「陸舟」趕往離最近涼州最近城池宿城。

黑夜中,雖然下著雪,寒風呼嘯著,但是他的心卻是火熱的。

北境邊軍不必再重複上一世慘戰,不但如此,他們還有機會倒打圖渾人一耙,若是安然度過這個冬季,有了足夠的存糧,那麼圖渾人就不再是北境的威脅!

賀常棣的心火熱,想到還在北境邊軍中等著自己的楚璉,他心中更是自信和急迫。

黑夜中,宿城高聳的城樓上,燃著火把和火盆,一個個武裝精良的士兵守在城牆上,給千山湖邊的這座古城增添了一股威嚴之氣。

在城樓的最高處,風雪肆虐的狂風裡,站著一個瘦高的男人。

男人身著暗色的官服,貂絨披風系在脖頸,披風的下擺在狂風中亂舞,他頭上的玉冠高束,背對著昏黃的燈火,看不清他的面龐。

男人突然一陣咳嗽,身後的人擔心的尋問,「主子,還是回去吧,這裡是風口,您身子這兩日本就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