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八十二章:后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二章:后招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剛剛被擠滿地堂屋一瞬間就空曠下來。

素姐兒跟著母親和大嫂們站在右邊,低眉斂目,看起來很是賢淑。

英國公老夫人打量了她兩眼,感到滿意,她朝著素姐兒招招手,「素姐兒,到祖母身邊來。」

素姐兒飛快看了母親一眼,隨後連忙到了老夫人身邊。

老夫人彷彿慈愛地摸著她的頭,「一轉眼,咱們素姐兒都長成了大姑娘了,瞧瞧,這臉蛋水嫩的,祖母彷彿還記得你是個在你母親懷裡撒嬌的奶娃娃呢1

這話說的實在是不走心,而且已經用了千萬遍了,當初二小姐談婚論嫁的時候英國公府老夫人是這麼說的,四小姐要議親的時候英國公府老夫人也是這麼說的,現在又對著素姐兒這麼說,一家子頓時都把耳朵豎的高高的。

素姐兒儘管不太喜歡這個祖母,但還是做足了面子,「孫女多謝祖母關懷。」

「唉,我的好孫女。」英國公府老夫人說的動情萬分,似乎老眼裡都要泛上淚花了。

如果不是一大家子都知道這個老太婆不喜歡女孩,恐怕都要被這一幕祖孫情深給感動了。

旁邊伺候的丫鬟適時給老夫人遞上了帕子,老夫人接過揩了揩眼角。

「大姑娘,祖母也不能強留著你了,這幾日,我與你祖父商議,給你選定了一門好親事,這男方家裡你和你母親都熟識,就是咱們府上的狀元郎1

素姐兒聽到這話渾身一震,她一時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情緒,立即就想要拒絕,可還沒說出口,就被旁邊的母親拉了一把。

大房夫人樂呵呵的道:「那還真是一門好親事,母親費心了。」

頓時,滿廳堂,什麼神色的都有!當真是精彩極了!

鳶姐兒就站在母親身邊,聽到這個消息瞪大了眼,彷彿不願意相信。

蕭公子姿容卓絕,又是狀元郎,竟然要娶素姐兒!怎麼可能!

高中后,蕭博簡頻繁出入英國公府,因為他高中,在英國公府更是出入自如,英國公府很不得將他當做親生的兒孫輩。

他未參加科舉時就已經在國子監揚了名聲,後來高中,狀元遊街后,更是受到整個盛京城男女的追捧。

以往鳶姐兒沒見到他也就罷了,後來蕭博簡頻繁進出英國公府,鳶姐兒找了個機會偷偷看了蕭博簡一面,就這一面,她的心就落在了他身上。

她如今也不小了,過了年也有十五,也是可以談婚論嫁了。

蕭博簡前途無量,現在聽說祖母要把素姐兒許配給他,她哪裡能依。

等到回去,鳶姐兒就抱著她娘大腿訴起苦來。

二夫人到現在也就楚鳶一個寶貝女兒,自然是什麼都要先考慮她的想法,其實她對蕭博簡映像也很好,被女兒這麼一求,心也有些軟。

鳶姐兒一見有戲,更是賣力抱著她娘撒嬌,要她娘去說服祖母,讓她嫁給蕭博簡。

反正現在事情還沒成定局,這件事也只是在家裡幾房人裡面說過一遍。

素姐兒當初不就是因為生病,才讓楚璉嫁去了靖安伯府,如果不行,讓她再生一次病不就行了?

戰事還處於焦灼狀態的涼州和宿城卻沒有盛京城閑適的過年氣氛。

賀常棣站在營帳前,抬頭看了一眼灰濛濛的天空,現在已經傍晚,離天黑已經不遠了。

時間在一滴一滴接近蕭博簡的「死亡時間」。

他朝著帥帳那邊看去,只見蕭博簡帶著身邊那名護衛,正緩步朝著他這邊走來。

突然,賀三郎的那雙深濃的鳳目一眯,頓時,冷硬的臉龐突然泛起一個淺笑來。

蕭博簡還沒走兩步,就被身後一個匆匆趕來的小兵急急叫走。

蕭博簡前一刻還閑適非常的表情如變臉一般,他眼眸陰噬,像是要吞噬人的怪獸,「你說什麼!閔家軍趕來了?」

小兵縮著脖子點點頭,一句話也不敢再說。

蕭博簡牙齒咬地咯咯作響,他冷眼朝著賀常棣所在的營帳看了一眼,恰好見到正站在營帳外背手而立的賀常棣,明明相隔甚遠,兩個男子的視線卻好似在空中交鋒。

被烏雲覆蓋的天空好似突然響起一陣「啪」聲。

閔家軍是固守閩江道的府兵,足有三萬人,閔家軍的統帥與靖安伯是鐵哥們,同時隸屬晉王部下。

張邁和肖紅玉此時也得了消息,兩人從營帳中衝出來,一人給了賀常棣一拳,張邁感嘆道:「子翔,這次要不是你留了個心眼兒,在咱們進城的時候調開了莫統領一行,不然閔家軍哪裡能趕來救急。」

上一世,賀常棣體味了態度的人性涼薄,背叛和反目,這一世,他做事又怎麼可能不留後手。

不用半個時辰,賀常棣一行就被請到了帥帳。

閔大將軍和袁重一同坐在主位,西北軍也不過三萬人,加上兩萬湘軍也才五萬,閔家軍三萬多人,可他們是府兵,兵器裝備都比西北軍精良,要火拚,西北軍根本就不是閔家軍的對手。

況且其中還有兩萬湘軍,到時候要真是起了衝突,湘軍指不定會渾水摸魚,袁重能做上這個位置又不傻,這次也只能感慨賀常棣做事滴水不漏,是他和蕭博簡大意了。

閔家軍一到,他們就相當於失去了最好的機會,那陸舟圖紙自然也是別想拿到了。

有了閔家軍的支援,次日,西北軍就將囤積在宿城的糧草給了賀常棣一行。

閔大將軍親自將賀常棣的隊伍送到千山湖外。

閔家軍雖然在短短兩日內趕到了宿城,但這到底不是真正的軍令,雖然上面有晉王頂著,但是閔家軍也不可能在宿城帶太久。

就在賀常棣的運糧隊伍離開的第三天,閔家軍也啟程回了閩江道。

蕭博簡滿臉陰沉的待在營帳中,因為計劃失敗,袁重對他的信任減少,這幾日袁重好像是故意避開他,讓他隱怒不已。

衛甲安靜站在蕭博簡身後,好像是不存在一樣。

直到蕭博簡喚他的名字,他才應了一聲,走到了蕭博簡身邊,「主子有何吩咐。」

蕭博簡頓了頓,隨後他的目光突然變得狠辣起來,「把我的昨日寫的消息傳到涼州,我要最快的速度1

衛甲不敢遲疑,應了一聲,就飛快的出去辦事了!

蕭博簡手中把玩著腰間的暖玉,一想到賀常棣將糧食運到了涼州或許就是為了他人做嫁衣裳,不知道他到時候情緒會是如何,不知道會不會崩潰。

宿城雖然天氣晴了兩日,但是涼州城依然處於風雪中,如今積雪已經過了膝蓋,就連馬匹在地面上行走也難了很多。

楚璉帶人住在女兵營里,掰著手數著過日子。

眼看著賀常棣離開已經十日,她不由的開始擔心起來。

按照正常的速度,即使他去宿城借糧,十日也要回來了,就算是回來路上運了糧耽誤兩日,那兩日後他也要到了。

可是現在邊軍軍營除了無邊的風雪,根本什麼消息都沒有。

楚璉可以猜到邊軍的糧食已經到了一種岌岌可危的地步。

這兩日,不管是左翼軍還是右翼軍都有兵士因為站崗飢餓暈倒的事情。

可即便是這樣,火頭兵也未給餓的打飄的士兵們多加一碗豆粥。

如今,就連女兵營這邊的伙食也是豆粥了,而且還有越來越稀的趨勢。

楚璉看了一眼面前熬煮的糯白的小米粥,她因為擔心賀常棣,這幾日食慾都很差,只吃了幾口。

楚璉揮揮手,「拿下去,給那些守營帳的女兵們分了吧。」

如今整個女兵兵營里最搶手的活兒就是給楚璉守營帳了,因為她們每日總是能得到鄉君的一些賞賜,不是一碗熱騰騰的白粥,就是幾塊好吃的點心,亦或是幾片兒肉乾。

楚璉已經搬出了司馬卉的營帳,她如今一個人住在對面一處營帳里,與司馬卉的營帳是對門。

聽郭校尉說這是賀常棣特意安排的……

楚璉帶來的糧食也有限,不可能拿出來捐給邊軍,再說,她那些糧食真拿出來還不夠邊軍塞牙縫兒的,偶爾救濟一兩個女兵倒是還可以。

楚璉現在在女兵營的人緣兒特別好,身份已經僅次於司馬卉了。

今日,她帶著問青問藍剛吃過飯,正無聊的拿了一本話本躺在床榻上翻看。

外頭女兵就通報說是自家將軍來了。

女兵話音一落,就見到氈簾被掀開,司馬卉一身鎧甲就快步走了進來。

一瞧見司馬卉嚴肅的臉色,楚璉就蹭的一下坐了起來。

「卉姐姐這是要做什麼去?」

司馬卉一身出戰的裝扮,頭上甚至戴上了銀色的頭盔,身後背著她那把紅纓槍,腰間還掛著佩劍,司馬卉走到楚璉身邊,凝視著她,語氣凝重道:「圖渾兵突然集結人馬大舉進攻前線,璉兒,我奉命要立即帶著軍隊趕往前線支援。」

楚璉一時也懵了,她不明白怎麼圖渾兵會這個時候攻擊,這個時候風雪最大,正是涼州最冷的時候,時機不是還遠遠沒到嗎?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怔然過後楚璉也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卉姐姐,前線要緊,你趕緊去吧1

司馬卉捏了捏手中的佩劍,重重點頭,「璉兒,我會留下一隊人馬保護你,你在軍中保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