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八十三章:擄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三章:擄走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連忙答應下來,讓司馬卉趕緊去前線,不要在她這裡耽擱了。

一時間,沉寂的大營變得忙亂不堪,號角一聲聲響起,所有人都進入了備戰狀態,馬蹄聲、士兵的號子聲響成一片。

即使楚璉待在營帳中,也能感受到外面氣氛的緊張。

問青問藍也同樣滿臉焦急。

「三奶奶,我們怎麼辦?」問藍蹙眉急問。

楚璉杏眸盯著微微飄動的帳簾,「我們待在大營里,前線還在奮戰,整個涼州城沒有比後方大營更安全的地方了,況且還有司馬將軍留下的人馬。」

問青聽了也點點頭,兩人只好先按捺下來,但為了以防萬一,問青還是出去叫來了李星李月兄妹,幾人商量著守著楚璉的營帳。

楚璉現在哪裡還有看話本的心思,明明之前圖渾人都採取拖的戰略了,估莫著至少是要與北境邊軍耗上一個月的,他們隱藏在雪山當中,又有足夠的糧食,而且圖渾人體質特殊,比大武朝人耐寒許多。

可是為什麼會突然集結人馬進攻?

楚璉一雙杏眸微微眯了起來,她想到邊軍如今的處境,那麼造成這種狀況的只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有人告密!

陸舟的事情軍中知道的人都是錢大將軍的親信,賀常棣被派出去做的事就連司馬卉都不知道。

只可能是錢大將軍最信任的幾個手下……

想到這裡,楚璉渾身就是一陣陰寒,邊軍本來處境就艱難,此時還出了內鬼,一旦錢大將軍處理不好,那整個邊軍恐怕等不來賀常棣的物資,就已經全軍覆沒了!

問青瞧楚璉瞬間臉色就變得慘白,駭了一跳,「三奶奶,你這是怎麼了1

楚璉搖搖手,「沒事,我歇一歇就好了。」

想了想,又覺得只是這樣不行,讓問青取了筆墨來,她要寫信。

一刻鐘后,信就已經寫好,楚璉找了信封匆忙封上,換來外面守營帳的李星,讓他乘坐陸舟,立即將這封信送往宿城的方向給賀常棣,務必要快。

李星雖然不知道這封信代表什麼,但是卻一刻也不敢耽擱,他的任務就是聽楚璉調遣,所以不管做什麼他都不會有任何怨言。

整個邊軍大營到了傍晚兵士已經少了一大半,冷風吹著插在營地上的將旗,呼呼作響。

就連司馬卉的女兵營也只留下了一隊人馬照看著。

最後一縷微暗的天光也消失在地平線上,小雪又飄了起來,落滿了帳頂。

楚璉也不知道自己今日是怎麼了,心情就是莫須有的忐忑不安,雖然天已經黑了,但是她一點睡意也沒有,不但如此,她還在命令問青問藍收拾東西,好像這樣她就能放心一些一樣。

問青問藍知道自家主子不安,也不說什麼,就任由著她折騰。

她們早做好了準備,萬一要是邊軍敗北,她們拚命也要帶著三奶奶逃走,到時候路上需要的東西不能少,所以她們這樣收拾也是在做萬全的準備。

突然營帳外一聲響動,楚璉問青問藍都高高豎起了耳朵,隨後就聽到一個女聲:「鄉君,屬下有事稟告。」

楚璉長長鬆了口氣,原來是經常來給她守帳篷的一個女兵的聲音。

「進來。」

帳簾一動,那女兵就進了來,賬內燈光昏暗,女兵微微低著頭,整張臉掩藏在黑暗中,讓人看不清她的五官。

她聲音裡帶著焦急,喘息著道:「鄉君,方才屬下收到消息,說是秦管事所在的營帳遇襲了1

楚璉臉色一變,秦管事遇襲!

那邊的營帳可是裝著他們的物資。

一時間,她擔憂之下也沒有多想,吩咐道:「問青,你和李月帶人立即過去看看。」

問青應了一聲,取了武器裹了披風就立即隨著那女兵一同出去了。

楚璉有些失神的看著被掀開后因為慣性微動的帳簾,剎那間,渾身猛然一僵。

她腦中回放著剛剛那女兵轉身離開營帳的一幕。

怪不得她總覺得哪裡不對,原來是鞋子!

剛剛進來的女兵穿的是饒皮靴!

北境因為寒冷,她們要跟在司馬卉身後上戰場,就算是女兵,靴子也磨損的厲害,所以不管是錢大將軍旗下的士兵還是司馬卉帶的女兵,穿的都是厚底的保暖靴子,靴子前面還特意鑲嵌了鐵片,就是為了對敵中能造成更大的傷害。

這種厚靴雖然耐磨,也很實用,但是靴子要重的多,加上上面鑲嵌鐵片,走起路來會有輕微的「」聲。

而剛剛進來的女兵,腳落在地上根本沒有聲音,腳上的靴子也是易於跋涉的輕靴。

楚璉一把抓住問藍的手,臉色凝重,「問藍,我們上當了!快,收拾東西,我們現在逃開1

問藍難掩驚愕,但是她本能就開始服從三奶奶的話,幸好剛剛本來就在收拾東西,她把緊急需要用的東西塞進楚璉懷裡,讓她收好,而後又用皮裘將她裹上,遞了一把小匕首給她。

問藍自己則背起包裹拿了劍就拉著楚璉往營帳外跑。

可是不等兩人出營帳,營帳已經被人從外面一把掀開,進來了三人。

來人穿了一身邊軍士兵的盔甲,高高的領子遮住了一半面容,只聽到微啞的聲音道:「鄉君,跟我們走一遭吧1

問青和李月帶著十幾名護衛迅速來到了秦管事的營帳前,只見秦管事的營帳外篝火還亮著,外面站著兩名守營的士兵,雖然身體疲憊,但是他們仍然站的很直。

問青和李月互相看了一眼,同時心裡咯一下。

李月一雙長眉緊緊蹙緊,「問青姑娘你帶兩人留在這裡看看秦管事,我帶人回去!我們恐怕是中了調虎離山之計了1

李月握劍飛速離開,問青轉身尋找帶他們來的那個女兵,那個女兵卻早已不知道去哪裡了。

她懊惱的用力跺了跺腳,快步走到營帳前。

這時,秦管事好似也聽到外面動靜,披著衣裳掀開了帳簾,瞧問青滿臉懊悔怒意的站在他營帳前,奇怪道:「這麼晚了不守著三奶奶,到我這裡來做甚1

問青將前因後果快速的說與他聽,秦管事臉色越來越黑,也顧不得自己衣裳沒穿好,就跟著問青回了楚璉的營帳。

等他們到時,只看到黑暗中的營帳和倒在旁邊的三四個女兵……

李月後悔的死死咬著唇,「鄉君被擄走了……」

問藍昏迷的躺在營帳里,手中雖然還死死捏著劍,但是營帳里並沒有打鬥的痕。就算是小几上那盤楚璉沒吃完的點心都好好的放著。

李月用冷水敷在問藍臉上把她弄醒。

問藍一醒來看到營帳中的這些人,愣了一瞬,立即激動喊叫,「快,快去追三奶奶,她被人帶走了……快去1

問青將問藍攬在懷裡,好一會兒才把問藍安撫下來。

「問藍,冷靜點,你好好回想一下,當時是什麼情況,是誰把三奶奶擄走了?」

問藍總算是冷靜下來,她淚眼朦朧道:「那些人遮著臉,我分不出來他們是誰。」說著,她擦了一把自己的淚水,「他們說讓三奶奶跟著他們走,有一個人抽出劍要對我動手,那劍上還有血跡,三奶奶說讓他們放了我,她就跟著他們走,我怎麼能讓那些人把三奶奶擄走,拔了劍要上去拖住他們,剛上前一步,後腦勺一痛,就暈了過去。」

問青李月秦管事幾人聽了都明白是楚璉故意將問藍打暈的,那些人的目標是三奶奶,但是他們卻不想留其他的活口,問藍一個人根本就不是他們三人的對手,楚璉這麼做,完全是為了保問藍一命。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李月問道。

秦管事想了想,「你們幾人先去帶人在大營中找找,他們不可能無聲無息離開,總會留下些蛛絲馬跡,說不定他們現在還藏在大營里。我去尋唐大人,希望他能幫上忙。」

如今大半邊軍都已經趕去前線,就連錢大將軍和郭校尉也不在大營中,能求的人也只有唐言了。

楚璉被顛的渾身難受,終於痛苦的「嚶嚀」了一聲,醒了過來。

一睜開眼,就是不斷往後退的慢動了動身子,立時被人用力困住,這才反應過來,她這是在馬背上……

直接被人像是麻袋一樣橫放在馬背上,楚璉被顛的差點吐了出來。

似乎騎馬的人也知道她醒了過來,只聽到那人冷聲道:「鄉君若是不想受苦,還是配合些的好。」

楚璉皺眉,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而且就是之前將問青和李月調走的那個女人的聲音。

當時在營帳中的時候,這些人就叫她「鄉君」,顯然,他們都是知道她身份的。

可這一路上,他們除了將她打暈外,並沒有做任何對她不利的事情,她感受了下,她現在身上甚至是披了一件暖和的皮裘。

這群人的目的並不是殺了她。

得出這個結論,楚璉很快就冷靜下來。

她的思路也越發的清晰。

她咳嗽了一聲,引起馬背上女人的注意,而後道:「你能不能讓我坐直,我現在這樣很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