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八十七章:人沒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七章:人沒了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人呢1隊伍里領頭的男人怎麼也沒想到掀開帳篷后看到的會是同伴的屍體,他將帳篷主人一把踹倒在地。

帳篷主人也是嚇破了膽,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全身都在顫抖。

這帳篷里可是死了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四隻牲畜!

領頭的男人盯著眼前四具屍體,神色凝重,他立即吩咐手下的人,「衛十、衛十三,你們去追!剩下的人跟我回宿城。」

賀常棣帶著運糧的隊伍艱難的跋涉,就算是有了陸舟,他們的速度也沒法變得太快。

馬匹總要休息,而且風雪也沒停過,北境的天氣真是要人命。

肖紅玉一把跳進陸舟的暖棚里,他立馬上下搓了搓,湊到了炭盆邊烤了許久這才緩過了一絲兒氣來。

他雙手捂著被凍的通紅生瘡的耳朵,抱怨道:「外面真是冷,賀大哥,咱們還有幾日才能到大營。」

賀常棣看他進來了,就將自己手套套上,「紅玉,你和張大哥先歇著,我去外面看看。若是我估計的不錯,按照咱們現在的速度,頂多還有兩日就到了。」

聽到賀常棣的話,肖紅玉似乎是長舒了口氣,他娘的,這樣在外面挨凍的日子他再也不想過了。

張邁在火上烤著幾塊牛肉片兒,邊烤還邊懊悔地搖頭感慨,「怎麼回事,一樣都是牛肉,為什麼我烤出來和弟妹烤出來的差距就這麼大。」

剛剛要跨出暖棚的賀常棣在聽到張邁的這句自言自語時動作停滯了片刻。

肖紅玉嫌棄地瞥了一眼張邁烤的牛肉片兒,看到上面都一半焦糊了,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張大哥這種黑暗料理,他寧願餓死也不吃,太可怕了。

賀三郎騎在馬背上,盯著視野里一望無垠的白雪天地,他頭上一層黑紗,讓視線不是那麼清晰。

在雪地里行走,尤其是北境這樣的草原,一旦下雪就是一望無邊的白色,人的眼睛如果一直看這樣白雪茫茫的一片,就會被雪地反射的紫外線刺傷,患上雪盲,在眼睛上蒙上一層黑紗能很有效的的預防雪盲。

這層黑紗就相當於現代的護目鏡一樣。

自從給隊伍里的士兵配了一塊黑紗后,就再也沒有人患過雪盲症。

這種簡單的方法是楚璉無意間和他說到的。

賀常棣緊了緊手中的韁繩,立馬感覺到了雙手上套著的牛皮手套,這雙手套與平常軍中用的手套不同。

他的這雙手套五指根根分明,裡面手心處,加縫了一塊耐磨的手掌形狀的牛皮,手套整體不但防水,裡面因為縫了一層薄薄的羊毛顯得非常暖和,和軍中那些只分拇指和四指的手套相比,簡直精良好用許多,肖紅玉已經垂涎很久了。

他低眸掃了一眼,想起楚璉給他手套時說的話,「這個留著,比你軍中的那些好用。」

何止好用,這樣的手套就算是廝殺的時候也不必脫下來。

賀常棣突然渾身一僵。

他閉了閉眼睛,彷彿是想要將自己從一種甜蜜的夢境中拉扯出來。

怎麼回事,為什麼楚璉像是一個趕不走的影子,無時無刻不在他的身邊。

可恥的是,他竟然一點兒也不討厭這樣的感覺,而且還像是中毒一樣不斷的回憶,他居然還記得這一世的楚璉在他面前說過的每一句話,哪怕是一句最簡單的問候。

賀三郎薄薄的嘴唇抿的很緊,眼神深濃的猶如深不可測的大海,濃濃的感情像是蔚藍大海里的海狼一般洶湧。

他面色微微動了動,苦笑了一下,他還真是中了楚璉的「毒」了。

這個女人在他帶著人馬給北境五萬邊軍爭命的時候,定然在大營里好吃好喝著吧,好像她就是有那樣的魔力,不管在哪裡都能生活的很好。

這難免讓賀三郎胸腔中生出一股不爽和挫敗來,好像是他的心頭被挖走了一塊一樣。

就在他腦子忍不住亂想的時候,在遠處出現了幾個黑點兒。

那黑點越來越大,賀三郎眉心微攏,朝著身後揮了揮手,立即有一小隊人馬出列朝著那黑點追去。

不多久,巡視的小隊帶了三人朝著這邊騎來。

近了,賀常棣一眼就認出了領頭的人,他是魏王妃派給楚璉的護衛之一。

沒來由的,賀三郎的心一沉,一股不好的預感升起。

李星剛到賀常棣的面前,來不及喘口氣,立即朝著賀常棣抱拳,喘息著道:「賀三少爺,鄉君有急信給您,一日前,北境大軍就被圖渾人集結的兵馬攻擊了。」

什麼!

賀常棣臉色頓時變得黑沉,迅速從李星手中拿過信打開快速看了起來。

楚璉的信寫的很短,但卻將該說的情況都說清楚了,簡潔明了。

她讓賀常棣看到這封信后,用最快的速度趕回北境大營,否則,北境大軍後備空虛,很有可能被圖渾人得手。

小夫妻兩兒雖然都知道前一世的結局,但是這一世情況變得太多,誰也說不準會不會按照上一世那般發展,他們不可能傻到要將決定的權力交給上天,那樣才是真正的沒腦子。

賀常棣看完信后很自然的將信收到了懷裡。

他一雙入鬢的劍眉收的更緊,吩咐下去取消今晚的休息時間,全速趕往北境邊軍大營。

賀常棣帶著糧隊日夜不停直奔涼州邊軍。

原本兩日要走的路程硬是只用了一日,終於在北境邊軍最危急的時刻趕到,行軍書記帶著人親自迎出了大營,隨後就安排火頭兵給前線將士們做了一頓飽飯。

補給充足,錢大將軍旗下邊軍們一個個如狼似虎,很快就找回了氣勢,反撲圖渾兵,他們裝備本就比圖渾人強上幾倍,先前出戰縮手縮腳,也完全是受糧草影響,現在軍糧沒了擔憂,士氣立馬大漲。

難得吃飽一頓飯的邊軍勇士更是個個凶光畢露,想要找回場子。

邊軍士氣已經被激勵,勝仗是毫無懸念的了。

錢大將軍對賀常棣更加欣賞,沒想到這個靖安伯府出來的後輩如此可堪大用。

可以說,賀常棣及時送來糧草是決定這場大戰勝利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現在圖渾軍已成頹勢,魯國公錢大將軍這樣嚴謹刻板的人難得靈活一次,要派賀常棣此時上戰常

現在上戰場既沒有多少危險,又能跟著最後一波尾巴撈上一筆軍功,這樣加上賀常棣獻陸舟和運糧草的功勞,那這一次北境大戰個人的首功非他莫屬。

這就是錦上添花的事,要換做是誰,恐怕都會立馬答應下來。

可是賀三郎卻拒絕了錢大將軍難得的一次好意。

不是他傻,而是楚璉不見了!

北境大營的某間營帳內跪了一地的人。

為首的就是問青問藍秦管事幾個。

賀常棣臉色黑沉地坐在上首,他看著底下的幾人,恨不能將幾人一巴掌一個拍死。

「到底是怎麼回事!三奶奶是如何被擄的1

賀常棣一股怒氣淤堵在胸口,是又氣又惱。

這個毒婦平日里不是能得很,身邊還有護衛,對付他的那股聰明勁兒哪裡去了,居然這般蠢笨的被人擄走!

問青問藍從小就在賀三郎手下做事,雖然見到他的機會不多,可也從未看到過這樣可怕的主子。

渾身氣勢像是山一樣的壓人,根本就讓人不敢抬頭看上一眼。

彷彿看上一眼就會被送進地獄。

幾人本就著急,又哪裡敢有一點隱瞞,將楚璉當日被人擄走的情況詳詳細細說了一遍。

賀常棣搭在椅背上的雙手緊捏著,深邃的眼眸危險地眯起,他視線像是落在帳簾上,可又不像,營帳里誰也不敢多說一句話,就連呼吸都忍不住放輕了。

賀三郎不知怎麼就想起了陸舟,想到了蕭博簡那般垂涎陸舟的圖紙,當時他帶著糧草離開宿城時,蕭博簡不甘心和嫉妒的眼神,還有後來圖渾兵的突然襲擊。

上一世,儘管他被毒婦楚璉所害,但他也算是最接近蕭博簡和楚璉的人之一,後來隱約得知蕭博簡身後的勢力不一般,遠不是外人眼裡看到的一個老英國公。

後來他能在朝堂那麼快地站穩腳跟,有很大原因是因為他背後的那些神秘的力量。

賀常棣重生回來后,之所以沒那麼快的動他,也是知道蕭博簡雖然外表看來勢單力薄,其實卻是一顆硬釘子。

而楚璉這次突然失蹤,就不難猜到是誰做的了。

賀三郎緊緊攥起了拳頭,蕭博簡,以為這一世的他還是好欺負的?

這一輩子的楚璉是他的妻子,任何人都休想奪走!

賀常棣這麼一想心中已有了成算。

他冷著臉尋來來越,而後又通過唐言通知了晉王殿下在涼州的暗線尋找楚璉的蹤跡。

他回了北境邊軍大營后,連身上的衣裳都來不及換一身,就親自騎馬出去帶人調查。

他雖然一直冷著臉,瞧著像是不近人情,可是誰也體會不到他心裡焦急懊惱心痛的五味情緒。

他只能用忙碌來麻痹自己,不讓自己往那些不好的方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