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八十八章:強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八章:強活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錢大將軍得知了這個消息后簡直恨鐵不成鋼,可是片刻過後,卻是又被這小子給氣笑了。

不管怎樣,賀三郎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他沒有醉心軍功,而是選擇援救自己的髮妻,這樣的選擇,讓錢大將軍反而越發的看重他。

有情才叫做人,如果一個人為了功名利祿連妻子兒女都不顧,喪心病狂的話,那麼這樣的人即便是再有才華,錢大將軍也寧願他泯然眾人。

賀常棣親自帶著人查,半日後,總算是有了一些線索。

賀三郎那的和雕塑一眼的俊臉總算是有了些微的鬆弛。

他帶上了身邊伸手最好的部下,連夜敢去了線索所指的地方。

寒風夾雜著雪花砸在臉上,像是刀片和石子,可是賀常棣像是沒有感覺一般,抖著馬匹的韁繩在昏暗的天光雪白的廣原上狂奔。

他發現她不能想楚璉,一想楚璉胸口好像就被人捅了一刀,又疼又痛。

他突然感覺到自己很恐懼很害怕,那個毒婦若是真的出了什麼事,他覺得他就算是殺了所有人也不能解心頭之恨。

賀常棣忐忑不安,五味雜陳,自從重生以來,他以為自己這一生只剩下恨意,對什麼都可以冷漠冷靜,可是明明還不到半年,他卻不止一次體會到比前一世還多的情緒,而將這一切情緒帶給他的人此時或許正處於危險之中。

賀常棣不由就揚起手中的馬鞭,皮鞭抽在馬臀上,他要快點,再快點。

他恨不能現在就見到楚璉,把她擁進懷裡安慰。

跟在賀三郎身後肖紅玉、李月李星等人,瞧著他不要命地抽打著馬匹,也只能咬牙盡量跟上。

黑暗中,終於看到了那一處掩藏在風雪中的山坡。

等到賀常棣一行趕到了山坡中間兩處帳篷處,天早已經黑透了。

帳篷里的主人早上已經被突然造訪的那群人嚇出病來,現在又見到一個滿身帶煞的,當真是苦不堪言。

他慌慌張張地迎接過來,臉上擺著最合適的笑臉,剛剛舉起手準備用最標準的漢人禮儀來招待這個冷麵郎君,人剛迎上去,就被這寒煞著一張俊臉的男人一把推倒在雪地上。

賀常棣哪裡還能等到這人說話,他長腿幾步邁開,腳步急促,很快就到了兩處營帳前,一把掀開帳篷的氈簾。

一處帳篷裡面打了十多張地鋪,睡著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人,他一張臉一張臉挨個看過去,可惜卻沒有他心心念念要找的那個女人!

賀常棣忍住胸腔中的失望,走到了另一座帳篷前,他伸出去的修長手指有些顫抖,可下一秒,他就已經下定了決心。

帳簾飛起一個弧度,被手指挑開,賀常棣微微抬起深眸,視線落在營帳里。

空落落的營帳,什麼也沒有,像是一把尖刀瞬間扎進他的心臟里,從包含期待到希望落空,只有短短的一瞬間。

賀常棣幽深的眸子此時略顯獃滯地看著空蕩的營帳,心裡一片空白,只余酸澀難忍。

肖紅玉在賀常棣身後看到眼前情形也是一愣,他到底還是個旁觀者,能保持著理智。

肖紅玉伸手拍了拍賀三郎的肩膀,他側了側身,率先進了營帳,他到處看了兩眼,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

蹲身在一個角落裡摸了摸,肖紅玉手上立即就沾上了一層暗紅色的泥土,放在鼻間嗅了嗅,一股熟悉的腥味,上過戰場的人大概都知道這是鮮血的味道。

肖紅玉心一沉,他臉色凝重的道:「賀大哥,你來看這裡。」

賀常棣立馬兩步跨到肖紅玉身邊,當發現帳篷角落真的是血跡的時候,渾身都跟著僵硬了。

他抿著唇一個字都說不出來,肖紅玉在心中嘆了口氣,看來賀大哥是真的很在乎錦宜鄉君。

「賀大哥,你先別亂想,我們找這裡的主人問一問,興許是別人的血跡。」

直到這個時候,這帳篷主人才被押進來。

經過一番審問,賀常棣得知楚璉自己逃跑后原本絕望的心情終於緩解。

帳篷的主人一眼就看出這些人得罪不起,親眼帶著賀常棣一行去淹埋之前那三男一女的地方。

賀常棣仔細查探了一番幾人身上的裝扮,當在幾人身上同一個位置發現紋身時,他眉頭微微一皺,心中已經肯定這件事是蕭博簡的手筆了。

儘管楚璉再小心,可她走的匆忙,還是留下了一些痕。

賀常棣身邊有北境軍營專門偵察的能手,還是一路尋著足跡去了。

北風夾雜著雪花吹在身上冰寒刺骨,即使身上披著厚厚的狐裘,渾身還是被冷風吹存不住一點溫度,臉頰和雙手早就凍的沒什麼知覺。

楚璉望著天光越來越暗的天空,臉上滿是愁容,如果白天這樣的寒冷還能忍受的話,那晚上如果幾人不找個地方過夜,升火取暖的話,絕對會被凍死。

在這一片白雪之下,楚璉實在是分不清方向,況且她還不知道後面會不會有人追來。

她轉頭喘息地對著身邊的牧仁道:「牧仁,問問你阿媽能不能找到地方過夜,我們這樣走下去會被凍死的。」

少年點頭,很快楚璉就聽到了少年和烏麗罕說起了蠻語。

牧仁對著母親點頭后,才死死擰著眉頭把剛剛與母親商量的結果告訴楚璉,「楚姐姐,阿媽說這附近沒有能過夜的地方,想要過夜咱們必須要再行十里左右。」

得到這樣的回答,楚璉抽了口氣。

十里!

軍中,普通的路面,急行軍也不過一日百里左右,而普通人步行,一日頂多四五十里。

他們雖然此時有馬,但是卻在冰天雪地的北境,而且雪深及膝,馬匹不吃不喝一日也最多走三四十里。

現在天色已經暗淡了下來,最近的宿營地卻離他們還有十里地!

想要在天黑氣溫驟降之前到達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楚璉轉頭看了一眼中年的烏麗罕,發現她臉上也是一片焦急。

可是在雪原上生存,又沒有辦法。

他們沒有火,地面又被厚雪覆蓋,能燃燒的柴草也濡濕腐爛,面前是一眼望不到底的廣袤白原,連個可以避風的地方都沒有,就算是生活經驗豐富的烏麗罕在這樣殘酷的自然面前也絲毫沒有辦法。

幾人似乎都已經了解到他們目前的險境,死亡像是一個無影無蹤的人正在慢慢地接近他們。

四人之間的氣氛越發的死寂沉默,烏麗罕甚至都開始後悔帶著楚璉出來。

她也沒料到厚雪覆蓋的草原是這麼難走,平日里一天就能到達的地方,現在卻要行兩日多。這還是在不認錯路的情況下。

楚璉澄澈的眼眸看向遠方的皚皚白雪,她被冷風吹的乾巴巴的嘴唇微微一抿,眼裡有股堅毅之色,連她自己也沒發現,她在情急之中的這個動作居然與賀常棣是那麼的相似。

天色暗的飛快,溫度好像也被天光帶走。

楚璉能很明顯的感覺出來身體在漸漸地發抖。

楚璉突然拍了拍烏麗罕的肩膀,道:「阿媽,牧仁我們不能再這樣走下去了,就算是走上一夜,我們也到不了過夜的地方。」

楚璉的這句話用詞簡單,顯然烏麗罕也聽懂了。

她垂著頭竟然低低啜泣起來,滿臉懊悔的用蠻語說著什麼。

牧仁此時也是滿臉的難過,他緊緊攬著弟弟瘦弱的身軀,翻譯他阿媽的話,「楚姐姐,我阿媽說對不起你,她不應該那麼衝動的。」

楚璉凝眸看著眼前這母子三人,她腦子飛速地運轉著。

她在現代的時候是半個驢友,她學了那麼多的野外生存知識,一定有可以幫助他們度過眼前難關的辦法,一定有,只是她一時沒想起來罷了。

楚璉緊緊捏著手中的韁繩,陷入了沉思。

牧仁沒聽到她的回答,又見她一副出神的樣子,以為她也在怪罪阿媽,他愧疚的低下頭。

耳邊是呼嘯的北風,馬蹄落在雪上發出輕微的「咯吱」聲,這時候身下馬匹打了一個響鼻,然後竟然像是承受不住背上的重量搖晃了兩下。

楚璉被馬匹引了注意力,腦中猛然靈光一閃。

她有能安全過夜的辦法了!

楚璉的眼睛一瞬間亮的猶如天上最璀璨的星星。

「阿媽,牧仁,我有辦法過夜了1

本來已經認命的牧仁聽到楚璉的話吃驚地瞪大眼睛,「楚姐姐,真……真的?」

就連烏麗罕都滿含期待地看向楚璉。

要是能活著,誰又真的想去死,烏麗罕也不例外,況且她還有兩個年紀不大的兒子,如果能有活下來的希望,她甚至會犧牲自己的生命給他們留下生存的機會。

楚璉肯定地點頭,她聲音雖然軟糯好聽,但是卻有一股鎮定人心的力量,好像叫人情不自禁就開始信任她。

「我們不能再走了,天馬上就黑了,溫度會很快降下來,我們先停下,靠著馬匹擋著風,吃些東西恢復一下體力。」

她活下來的法子一會兒還需要他們大量的體力,不休息不保存能量可不行,而且馬匹因為一直馱著兩個人,恐怕堅持不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