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九十四章:護著媳婦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四章:護著媳婦兒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分明是一句再平常不過的話,可是從賀常棣耳朵里穿過,就有了那麼一點點變味,那個「疼」字實在是讓他覺得有點兒歧義,尤其是在他和自家媳婦有了點兒身體接觸后……

於是,賀三郎莫名其妙的耳尖就有些發紅髮燒了。

郭校尉幾人卻是沒在意到這一點小細節,頂多是覺得賀三郎這表現有點彆扭罷了。

不過幾個大男人,也不會在意這麼點兒變化。

幾人走到營帳中間坐下。

張邁邊瞧賀常棣卸下身上佩劍邊問道:「可查出事情是誰的後手?」

賀三郎看了眼眼前的幾個兄弟,說出了一個名字。

「蕭博簡。」

他聲音雖然沒有多少起伏,但是郭校尉就是聽出了他心底的恨意。

張邁蹙眉,有些驚訝,「怎麼是這個人,這個名字我可是從未聽過。」

郭校尉老家畢竟是在盛京,經常與妻子兒女通信,比張邁知道的多些,他濃眉緊了緊,「此人是今年恩科的狀元郎,盛名傳滿京城。他是老英國公的弟子。」

說到英國公的時候,郭校尉還特意看了賀常棣一眼,面色古怪。

躺在一邊床榻上的肖紅玉撇了撇嘴,「英國公這個老傢伙,是不是識人不清,養了只一發起狂來就六親不認的豺狼在身邊吧。」

不得不說,年輕的肖紅玉一不小心就真相了。

賀三郎坐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他拿起茶杯輕輕地抿了一口,而後眉心微蹙,放下茶盞,顯然是不滿意煎茶這種雜亂的味道,他微微舔了舔唇,竟然覺得這煎茶還沒有楚璉那膩人的蜜水好喝。

「雖然英國公府是我岳家,可是我們與英國公府交往不深。」

有些話賀三郎還沒說全,何止是交往不深,楚璉恐怕再也不願回去看一眼的。

賀常棣攏了攏手指,摸了摸他右手大拇指上的和田青玉扳指,繼續道:「蕭博簡是宿城駐守的西北軍的行軍書記。」

這一下,郭校尉張邁臉色都變了。

他們驚疑不定,顯然未想到一個剛入朝的狀元郎為何會爬的如此之快!

郭校尉瞧賀常棣冷眸之下的暗涌,駭了一跳,忙按住他的肩膀,勸道:「這件事我們要從長計議,你千萬不要衝動。」

賀三郎無奈的看了面前的兩位大哥,「郭大哥,張大哥,你們放心罷,我並非是那種衝動之人。」

前世早已受夠了他們那對姦夫**的折磨,這一世他又怎會這麼輕易就上套,吃一塹長一智,他吃的何止一塹!

賀常棣雖然年輕,就連錢大將軍都極為信任他,何況他們幾個生死兄弟。

張邁拍了拍賀常棣的肩膀,轉身卻道:「還有一件事。」

賀三郎有些疑惑地抬起頭看向張邁。

「想你剛回軍營也不知曉,軍中的叛徒被抓了,是高長偉。」張邁面龐嚴肅。

雖然高長偉與他們右翼軍不對付,在北境軍中老與他們死磕,但是在軍中內鬥是一回事,當賣國賊又是另外一回事。

在軍中鬥狠,若是兩方人馬誰輸了,他們都不會有怨言,可是出賣邊軍,通敵叛國,那可是會讓的全軍鄙夷的。

誰也沒想到高長偉會做出這樣的事!

魯國公錢大將軍也是驚怒不已,當即決定將高長偉斬於邊軍軍旗下。

賀常棣微微一怔,他記得前世高長偉不但沒有因為通敵叛國罪被發現,還在這場戰役中脫穎而出,最後被聖上親自封為長平將軍,甚至還賜了爵位。

賀三郎眼眸深了深,高長偉雖然心胸狹窄,但是他並沒有多大的膽量,若他真的將邊軍消息透露給了圖渾人,但背後一定有推手。

「明日行刑,大將軍為了警告全軍,要在三軍面前親自動手,到時候我們也要去觀刑。」

這一夜,所有人都能暫且放下心中的包袱睡上一個好覺,就算是心思重的賀三郎也不例外。

既然圖渾兵已經被大敗,楚璉再留在軍中也不太方便,次日一早,賀常棣帶著屬下和靖安伯府的老兵們就將她送回了涼州城的「和府」。

賀常棣這次並未與楚璉一起坐在暖棚之中,而是騎馬護衛在隊伍兩側。

身後跟著的就是莫成貴,莫成貴一張老臉皺起,看著賀常棣許久,嘴唇翕張,滿臉糾結,到最後也沒說出一個字來。

賀常棣淡淡看了他一眼,沉聲道:「莫叔,既然覺得話不應該說,那便別說了,永遠爛在肚子里。」

莫成貴一怔,連忙驅馬跟上賀常棣,他先是看了看周圍,隨後才壓低聲音詢問賀三郎,「三少爺,三奶奶她被人擄走……」

話還沒說完,就被賀常棣打斷,他不悅的皺眉盯著莫成貴,臉上有不容人質疑的威懾,「莫叔,記住,璉兒她什麼事也沒有,若是讓我聽到有什麼,就算你們是家將,我也不會輕易就放過1

莫成貴被自家這位三少爺突然迸發出來的威嚴驚到,方才這氣勢竟然仿如老伯爺在世一般,讓人恍然。

最後莫成貴看了賀三郎一眼,到底還是閉了嘴,「三少爺放心吧,老莫我也有分寸的。」

「莫叔知道就好,希望莫叔約束手下的老兵,我日後再也不想聽到這樣曲解璉兒的話。」

賀常棣撂下這席話,就抖了抖手中韁繩,快馬行到了楚璉所乘坐的暖棚旁邊。

莫成貴停下馬匹,一雙老眼怔怔望著賀常棣打馬離開的背影,心情起伏不定,自從他來了北境,親自瞧見了賀常棣在軍中的諸事後,一雙本應該渾濁的老眼都亮了起來。

如今的靖安伯,也就是在明州戍邊的鎮南將軍長的高大魁梧,面龐黝黑,實在是與瘦高的老靖安伯一點都不相像。

若不是老靖安伯府夫妻琴瑟和鳴,他又是在旁瞧著老太君十月懷胎誕下靖安伯,他都要懷疑現在的靖安伯到底是不是老將軍的親子。

人家都說賀三郎像靖安伯夫人劉氏,那是因為他們都沒親眼見過老靖安伯,劉氏生的三個孩子中,賀常棣與老靖安伯年輕的時候有四五分相像,尤其是他瘦高頎長的背影和渾身沉穩內斂的氣勢。

恐怕也是因為這樣,老太君才最喜靖安伯夫人生下的這個子。

要知道靖安伯府中老二也有二十四了,他不願意娶妻,老太君也就隨他拖著,可是賀三郎到了年紀,老太君卻寧願去求太后,也為他娶了易生養的英國公府姑娘。

這不光是賀老太君著急賀府血脈的延續,而是希望與老靖安伯府最為相像的賀三郎留下自己的子嗣。

莫成貴的老眼突然變得堅定,他彷彿又回到了與老伯爺一起在戰場上忘我拼殺的日子,既然老伯爺已經先走了一步,那他就代替老伯爺照顧與他最為相像的子孫。

回到和府,賀三郎居然親自扶著楚璉下了暖棚。

旁邊伺候的問青問藍看了臉上自是欣喜非常,看來這次事情不但沒讓三少爺三奶奶小夫妻兩兒產生隔閡,反而讓他們比以前更加親密了。

楚璉瞥了一眼賀三郎緊緊攥著她小手的大掌,嘴角翹了翹。

小夫妻兩兒進了和府剛坐下,還沒歇口氣,外面莫成貴就快步走了進來,身後跟著一個熟悉的人,不是來越還能是誰。

楚璉想起之前賀常棣將尋找雪山嵐的事情交給來越了,難道是有消息了。

這麼一想,頓時她也精神百倍。

來越進來時,臉上洋溢著喜悅,隨著莫成貴進了堂屋,不用賀常棣和楚璉尋問,他自己就忍不住開口了,「三少爺、三奶奶,找到了!雪山嵐找到了1

果然是這樣,楚璉一雙杏眼一亮,「可是在阿明山,打聽好了什麼時候開花嗎?」

來越頭點的像是小雞吃米,「都打聽好了,約莫七八日後開花,聽阿明山腳下住著的蠻人老者說,花期大約只有五日,我們在這段時日內登上山頂,采了花便成。」

賀常棣臉上表情雖然沒什麼變化,但是那雙深邃的眸底卻漾滿神采,「既是這樣,通知下去,立即準備,我們明日就開始登山。」

莫成貴就站在旁邊也是第一時間知道了這個消息,於是和來越一起下去準備了。

很快,堂屋裡只剩下賀三郎小夫妻兩兒,還有問青問藍。

楚璉突然轉頭,一雙眼亮亮地盯著賀常棣,剛要張嘴,就被賀常棣一句話給堵了。

「你不許去1

楚璉無語,翻了個白眼,什麼情況,賀三郎什麼時候變成了她肚子里的蛔蟲,怎麼她一個字還沒說,他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賀常棣目光落在她的腳踝。

「我腳踝上的傷口早好了,現在走路與常人沒什麼區別。」

賀三郎態度很強硬,「那也不行,你好好待在和府,我帶著人去阿明山。」

結果不管楚璉怎麼勸,賀常棣就是不同意,到最後楚璉都有些生氣了,賀三郎竟然還是那個態度。

楚璉沒法子,只好放棄。

其實她知道賀三郎是擔心她的身體,但是她就是現代驢友的矯情病犯了,想要作一作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