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九十五章:尋雪山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五章:尋雪山嵐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當然,最後她還是沒去成,被留在了和府里。

不過她也沒傻到乾等著,將現代登山的一些技巧和知識寫成了一份注意事項交給賀常棣讓他帶走。

楚璉前世雖然沒攀登過世界第一高峰,但是一些一般的雪山她還是爬過的,並且在特定的輔導班做過一段時間的專業培訓,想的當然能比這群「古人」詳細許多。

當賀三郎將楚璉那份「注意事項」放進自己的懷裡妥善收藏起來的時候,彷彿心口那一小塊也被那張薄薄的紙張給捂暖。

想到那張紙上與前世完全不同的字跡,賀常棣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但沒有一點奇怪和驚恐,反而繃緊的心弦還鬆了下來。

北境邊軍大敗圖渾將近十萬的兵馬,這個消息在兩日後就傳到千山湖邊的宿州。

宿州會派八百里加急將這個消息送往盛京。

北境兵患解除,而且還是在臨近年節的時候,如果能在除夕夜之前將這個好消息傳達到京城,那可想而知盛京城的這個年節將是何等的熱鬧。

家和國泰,萬國來朝,這對於大武朝來說都可以算得上是「雙喜臨門」。

消息傳到宿州的時候,蕭博簡正坐在自己的營帳內喝茶。

營帳里跪著三個一身黑衣的男人。

衛甲就立在蕭博簡身邊,他收斂了身上所有的氣息,生怕一個不小心惹毛了身邊這個陰晴不定的主子。

蕭博簡冷淡地掃了跪在下面的三人一眼,聲音雖然平淡,可話一出口聽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底下的三個人都忍不住渾身發顫。

「衛甲,按規矩辦。」

饒是衛甲這個頭領,聽到這麼冰冷的一句話,渾身也一陣發寒。

可他到底沒有求情的資格,冷著聲走到三人面前,出手飛快的給三人口中各塞入一粒褐色的小藥丸。

被迫咽下小藥丸,跪地的三人臉上都是一陣慘白。

「你們就只有最後一次機會了,如果一個月後這毒不解,你們知道後果。」衛甲按照規矩警告三人。

隨即蕭博簡揮手讓三人離開。

衛甲回到蕭博簡身邊站好,好像再一次變成了一個透明人。

只是他心中心緒如何起伏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他實在是想不通,就錦宜鄉君那樣一個嬌滴滴的女子,居然能從四個殺手身邊逃跑,逃跑前居然還能將四個人幹掉……他突然覺得嗓子有點干,後背開始冒起冷汗。

蕭博簡本就是那種陰柔的長相,現在渾身低氣壓,更是叫人覺得膽寒,北境邊軍大勝,西北軍也沒有再駐紮宿州的必要,相信只要聖上一得到消息,便會將西北軍調回原籍。

那他也會不日回京。

雖然心中極為不甘,但是他確實已經沒有了留在宿州的必要。

只是璉兒……蕭博簡只要一想到楚璉還在賀常棣身邊,他就壓制不住火氣,恨不得將賀常棣碎屍萬段。

就在蕭博簡陰著臉時,突然帳外有人通報。

蕭博簡回過神,收斂了身上氣息,應了一聲。

帳簾被掀開,走進來的是一個送信的小兵。

小兵抱拳恭敬道:「蕭大人,有您的信,京中寄來的。」

衛甲上前一步從小兵手中接過信封雙手交給蕭博簡。

蕭博簡修長白皙的手指捏著薄薄的信封,揮了揮手,小兵便低頭出去了。

他視線落在信封上,眉心就攏了起來。

信封正反兩面都被翻過,沒有任何字跡,若不是捏在手裡明顯能感覺到裡面裝了紙張,他還以為這只是一個空信封。

他在心中冷嘲,這恐怕又是誰玩的蛾子。

他父母早亡,家族凋零,也沒幾個人了,京中熟悉的也就是英國公府和那些同窗,而英國公府的信他前幾日才收到,這不可能又是老英國公捎來的,那麼這封未署名的信就有些有趣了。

撕開信封,從裡面取出一張薄薄的紙張。

信上的內容並不多,約莫只有大半張,但就是這幾段的內容讓蕭博簡臉上的表情徹底變了。

他原先臉上的那些不屑一瞬間消失乾淨,他倏然捏緊了手中的信紙,臉上的表情隨後一陣扭曲,片刻過後,竟然大笑起來,乖張可怖的令人害怕,饒是衛甲都忍不住身子一抖。

「主……主子,怎麼了?」

「真是天助我也1蕭博簡已經沉浸在自己激狂的情緒中了,根本就沒理旁邊的衛甲說了什麼。

隨後他就捏著那封信,一雙桃花眼裡滿是興奮,「派人去阿明山,務必截殺賀常棣!若是任務不成功,提頭來見!另外,派人查這封信的來處1

衛甲也不敢再問,得了命令就出去吩咐了。

衛甲離開后,營帳里只剩下蕭博簡一人。

他盯著信紙上的內容,阿明山,雪山嵐!這一次,賀三郎你將會有去無回!

他盯著信看久了,突然感覺到一絲奇怪,彷彿有一種奇怪的熟悉感,可是仔細分辨的話有什麼都沒有了。

這麼一想,蕭博簡不由得覺得有些奇怪。賀常棣初初從軍,到底是誰,會比他還要恨他,就算是靖安伯府,因為靖安伯長年在明州戍守,京中也並無什麼死敵,況且還是靖安伯府內宅里這麼隱蔽的消息。

就連他的探子都沒查到他們需要雪山嵐花。

蕭博簡一雙桃花眼眯了起來。

翌日,賀常棣就帶了一隊信任的人馬趕往阿明山。

阿明山離涼州城並不多遠,如今有陸舟,又有暖棚,就算是在這樣冰天雪地的邊境冬日,也沒什麼地方去不了的。

北境邊軍剛剛大獲全勝,賀三郎又是立了大功的,將去阿明山的原由私底下告知了錢大將軍,大將軍這次倒是很講情面的放了賀常棣半個月,並還允許他挑選帳下精兵一起帶去。

賀常棣並不是從和府出發的,而是直接從大營出發,楚璉也就省了去送他的時間。

賀三郎去阿明山的第三日,楚璉剛起床,就瞧見秦管事問青問藍都在指揮著人在忙活,尤其是她這個院子,人來人往的,熱鬧的很。

就連烏麗罕都帶著兩個孩子在幫忙。

楚璉詫異,不知道這群人突然在忙什麼。

問藍瞧著三奶奶滿臉疑惑地站在廊下,連忙笑著迎了過去。

「三奶奶,這麼冷的天,您出來也不知道給自己加一件大氅。」

楚璉搖手,示意自己沒事,她身體好的很,可沒這麼嬌貴。

「你們都在忙什麼呢?一大早上,出出進進的。」

問藍驚愕,瞪大了一雙眼睛,隨後捂著嘴笑起來,「三奶奶,您這是將日子忘了啊!這過幾日就是小年了,我們幾個領著人打掃府上,準備過年。」

楚璉一拍腦門,這些日子一直提心弔膽的,連過年的日子都忘了。

今日十二月十八,可不是過上幾日就是小年。

楚璉無奈的笑了笑,「可不是,我竟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了。」

問藍也笑,命旁邊走過的小丫鬟取來單子遞給楚璉,「三奶奶,這是秦管事和我們姐妹商量的要準備的東西,三奶奶瞧瞧看還缺什麼,讓秦管事一併添上。」

楚璉接過禮單,瞧見上頭列了一長條兒用物,一時有些汗顏,竟然連乾果瓜子都有。

楚璉纖細的如蔥尖一般的指尖點在禮單上,「這個,這個,還有這些,涼州城能買到嗎?」

問藍捂著嘴「噗嗤」一笑,「三奶奶,您忘啦,現在不是有陸舟?涼州到宿州又不算遠,若是現在趕過去購置物品,年節前定然都能運回來。」

楚璉:……

好吧,她又將她命人製造的「爬犁」給忘記了。

楚璉一聽問藍這麼說,腦中突然靈光一閃,她澄澈的眼眸亮亮的,像是發光的金子一樣,「快去將秦管事叫來。」

不等問藍應答,她轉身就回了屋內,坐到靠窗的書桌邊,拿起旁邊的炭筆,就開始奮力疾書起來。

問藍將秦管事領進來的時候,楚璉還伏在桌前,問藍瞧她那專註的樣子,一時也不敢打攪她,就和秦管事兩個人沉默地站在一旁。

等楚璉將自己突然迸發出來的想法記錄完整,已經是半個時辰之後的事情了。

她伸了個懶腰,側身轉頭,這才發現還等著的兩人。

楚璉走到暖坑上,朝著兩邊的座位指了指,「都坐吧,我有事要吩咐你們。」

隨後楚璉將手中紙張遞給右手邊的秦管事。

秦管事不是第一次給楚璉辦事,沒人比他更清楚楚璉新奇的想法和手段了。

他恭敬接過幾張輕飄飄的紙,下一秒就埋頭認真翻看起來。

一開始他還緊蹙著眉頭,可是越看到後面,他眼中的亮光就越盛,最後整張臉都激動的通紅,他緊緊捏著幾張紙,像是捏著稀世珍奇的寶貝。

秦管事瞪著眼睛看向楚璉,「三奶奶,這件事交給小的來做,小的定然將這件事做的漂漂亮亮的。」

楚璉一笑,「把你叫來,將這個給你看,本來就是打算將這件事交給你的,你就算是想要推辭也不行了。」

秦管事得了肯定,險些高興的一蹦三尺高,「多謝三奶奶成全,小的這就開始去刪選人手了。」

一旁的問藍滿臉奇怪的看著秦管事,瞧他激動地跑出去,一臉的莫名其妙,「三奶奶,秦管事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變成了這樣。」

楚璉神秘的笑了笑,並未詳細的與問藍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