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九十六章:姑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六章:姑母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而是轉移了話題,「趁著邊軍大勝,我們也好好過個年,我想到了些許過年的吃食,你與問青商量了,將採買的單子一併交給秦管事。」

來了涼州城發生了這麼多事,問藍難得見自家女主子有了做美食的心思,當然也是高興的很,楚璉這剛才提上一嘴,問藍就迫不及待的尋問楚璉究竟是要做什麼好吃的了。

雖然在偏遠的涼州城,但是楚璉也不想將就過這個新年,反正年前是肯定回不去京城了,倒不如認真準備了,與賀常棣一起過了這個年節。

於是接下來的幾日,楚璉帶著問青問藍做春卷、餃子皮、包餃子、年糕、糖瓜……

時間過的很快,一轉眼就是小年夜,楚璉帶著問青問藍拜過了灶神爺,就領著丫鬟們和烏麗罕圍在一桌吃飯,起先問青問藍還不肯坐,直到楚璉沉了臉,兩人才扭扭捏捏地坐下來。

堂屋的桌上放著各色美食,當中就是一盆火鍋,各種各樣的食材放在旁邊,片的薄薄的牛羊肉、豆腐、處理乾淨的羊雜、干蔬菜、腐竹、牛肉丸……

為了準備這頓正宗的「重慶火鍋」,楚璉帶著幾個丫鬟可是忙了一整日。

除了沒有新鮮的菜蔬,倒是與在現代吃的重慶火鍋沒什麼區別。

旁邊炭盆上溫了適合女子喝的綿軟黃酒,楚璉指揮著讓幾個丫鬟動手。

和府里一片過小年的熱鬧景象,就連外院也置了幾桌,由李星和幾個家將領著。

不過遠在盛京城的靖安伯府就不是這麼安和熱鬧了。

十一月底,靖安伯世子身邊的通房妙真被查出有了身孕。

那一日,世子夫人鄒氏當即就發了火,砸了手中的茶盞,還帶著身邊的喬嬤嬤和大丫鬟近水去妙真的院子里鬧了一常

妙真險些被灌下落胎的藥物。

幸好身邊的小丫鬟激靈,忙去報了床的靖安伯夫人劉氏。

劉氏一聽大發雷霆,拼著病體起床去大郎院子阻了鄒氏。

隨後就把妙真接回了身邊養胎。

只是這強行起床,又動了真怒,之前繆神醫好不容易花費大力氣給劉氏養的身子,一瞬間又落回了原處。

賀常齊回府後,鄒氏氣不過又與他大吵了一架。

賀大郎原本還覺得對不住結髮妻子,可被鄒氏這麼一鬧騰,那點愧疚立馬消散。

鄒氏氣不過帶著兩個姐兒回了娘家定遠侯府住了六七日,被母親勸了幾回,加上老太君也派人來請,這才回了靖安伯府。

眼看著也要到小年了,府里缺了理事當家的鄒氏也不行。

不過鄒氏這個時候卻突然拿喬起來,她本就一肚子氣,加上靖安伯府公中的那些鋪子沒賺著什麼錢,過年的時候京中各家要走動,哪一處都是要花銀子的。

這日,她帶著兩個閨女去慶堂給老太君請安。

鄒氏拉著六歲的安姐兒和四歲的琳姐兒,微微彎腰輕聲在女兒們耳邊道:「快去給老祖宗請安。」

安姐兒、琳姐兒都小跑著到了老太君面前,甜甜叫了一聲「老祖宗」。

老太君慈祥地摸了摸兩個丫頭茸茸軟軟的頭髮。

這定睛一瞧兩個小丫頭的打扮,老太君臉色就沉了下來。

「這都快過年了,怎的也不給孩子好好打扮打扮,這麼小小年紀的,就應該穿鮮亮活潑的顏色,小金鎖和粉珍珠也要戴上。」

被賀老太君一提,花廳內眾人目光都落在了兩位小小姐身上,這一瞧之下,神色各異。

兩個小姑娘今兒都穿了一身半舊的素色短襖,小小髮髻上連一朵裝扮的絹花都沒有,往日里常戴的金珠項圈也被取下了。這麼一瞧,哪裡像是伯府上金枝玉貴的小姐,和普通百姓家裡的女娃也沒什麼兩樣。

沒幾日就要過小年了,府上正經嫡出的小姐竟然還是這樣一副寒酸的打扮,難怪老太君要不高興了。

鄒氏坐在一旁等的就是賀老太君的這句話,她捏著手中帕子低頭一語不發,像是羞愧極了不好意思開口一般,站在鄒氏身後的喬嬤嬤看不過去,接話道:

「還請老太君恕罪,兩個姐兒可是我們奶奶身上掉下來的肉,大奶奶怎麼會忍心虧待她們,只是最近年節兒,大奶奶當家,手中的銀子實在是緊。可是外面那些該使銀子的地方還是要使的,可不能叫旁人小瞧了我們伯府。兩個姐兒畢竟是大奶奶的親閨女,大房縮減了用度,兩個姐兒自是要分擔些的。」

喬嬤嬤一說完就自己跪了下來,一副認錯認罰的模樣,倒是讓老太君不好說什麼了。

鄒氏眼眶一紅,低喃道:「祖母,是孫媳無能,沒將這個家當好,還讓您老人家操心。」

賀老太君眉心擰著,雖然對這個大孫媳是越來越不喜,可是那頭大郎未到三十就納了通房,到底還是覺得虧欠了她。

想了想,老太君還是忍下了這口悶氣。

「把公中的賬冊拿來我瞧瞧,看還差多少。」

低垂著頭的鄒氏心中一喜,忙朝著身後的大丫鬟近水使了個眼色。

不大一回兒,賬冊就被取來了。

賀老太君將賬冊放在一旁的小几上,對著鄒氏揮了揮手,「你回去忙你的吧,這賬冊先留在我這,明日一早你再來,還有,安姐兒、琳姐兒年紀還小,就算是咱們府上揭不開鍋了,也不能委屈孩子。」

鄒氏起身牽著兩個女兒誠惶誠恐的朝著老太君行了一禮,「祖母教訓的是,孫媳日後定然不會再這般了。」

「行了行了,下去吧。」

鄒氏帶著女兒離開,回了大房的院子。

安姐兒琳姐兒被乳娘送去了自己的房間,正房裡只剩下鄒氏最信任的喬嬤嬤和大丫鬟近水。

喬嬤嬤奉了杯茶給鄒氏,「大奶奶,您這樣真的行嗎?如今就算三奶奶不在府上,歸林居也還有老太君的人把著,之前就沒同意,現在又怎麼會同意。」

鄒氏冷哼了一聲,「這次可由不得老太君了,你瞧著吧1

喬嬤嬤雖然不同意鄒氏的做法,但是也阻攔不了,聞言也只能在心裡嘆了口氣。

自從世子納了通房后,鄒氏這想法是越來越偏激了。

實際上,靖安伯府的家風算是好的了,雖然賀常齊並未真的像是家規中說的那樣,三十無子才納妾,但是今年他已經二十九了,眼瞧著也要三十,他們夫妻成婚將近十年,也只有安姐兒和琳姐兒兩個孩子。

整個靖安伯府到現在都沒個能承家的男嗣,放誰家,長輩都要著急。

都這樣,大奶奶還不把心思放在夫君身上,要籠絡這些家財,喬嬤嬤在心裡嘆了口氣。

可鄒氏眼裡卻是志在必得的光芒。

老太君唯一外嫁的女兒就要回來了,她真是要感謝透露給她這個消息的人。

慶堂內,賀老太君歪在榻上,手中還拿著賬冊,她這是越看越氣,最後都想把手中賬冊撕毀。

劉嬤嬤就領著木香在她老人家身邊做針線,瞧見老太君緊蹙的眉頭和郁沉的臉色,連忙放下手中針線走到老太君身邊安慰道:「老太君這是怎麼了,莫要為了這些小事動氣。」

老太君一把將手中賬冊摔到一邊,指著賬冊,長嘆了口氣,「你看看,這哪裡是小事。你也知道我把家業交到她手中的時候是多少,現在倒好,比原來縮水了一半,今年到了年尾,竟然沒幾個鋪子是盈利的,怪不得她連送年禮的錢都沒了1

劉嬤嬤拿起賬冊看了兩眼,不一會兒也跟著皺了眉頭,「可不是,怎麼虧損的這麼厲害。不過,老太君您也消消氣,您又不是不知道,大奶奶就不是個做生意的料兒。」

「罷了罷了,誰叫大郎對不住她呢!你去裡間柜子里把我私產賬冊拿來。」

老太君翻著手中的私產賬冊,點了幾處,「這些你都讓管事的交給鄒氏吧。」

劉嬤嬤在旁仔細看著,聞言抿了抿嘴,欲言又止的樣子。

賀老太君瞥了她一眼,「怎麼,什麼話還不能在我面前說了?」

「老奴不敢,只是老奴想著,您將這些都給了大奶奶,那瑩姐兒……」

賀老太君一怔,瑩姐兒就是賀老太君唯一的女兒,遠嫁泗陽,當初出嫁前發生了許多事,才致使老太君多年不與這個親生女兒來往。

多年沒見,劉嬤嬤竟然還保持了在靖安伯府時的習慣,叫這位昔日靖安伯府的大小姐「瑩姐兒」。

半個月前,瑩姐兒來信,說是夫婿病逝,夫家敗落,要帶著女兒回娘家安置。

事情畢竟過了那麼多年,女婿又沒了,瑩姐兒畢竟是賀老太君親生的女兒,又怎麼可能真的忍心一輩子不管她。

所以老太君到底還是心軟了,去了信派了人要將瑩姐兒母女接到盛京過年。

老太君怔了良久,彷彿是陷入了回憶,許久后才道:「如今我名下私產,哪些鋪子最是賺錢。」

劉嬤嬤一五一十答道:「除了兩家綢緞鋪子和兩家糧鋪,就是一家生藥鋪子,若是說最賺錢的,還要數您給三奶奶的那家老字號歸林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