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九十七章:不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七章:不傻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如今歸林居的盈利還擔負著靖安伯夫人的藥費,而當初老太君已經將歸林居的地契都給了楚璉。現在若是將歸林居真的劃歸到公中,只怕是不妥當。

老太君想著楚璉還在北境,嘆了口氣,道:「湘雲,你說老身該如何是好?」

劉嬤嬤擰著眉,片刻后才道:「不若將歸林居這兩個月的盈利充入公中,等三奶奶從北境回來了,老太君再將歸林居奉還,如何?」

賀老太君眼睛一亮,隨即點頭,「便先這麼辦吧。」

老太君私產其實也並不是取之不盡的,府上一家都不是擅長經營的,她這個補貼一點那個補貼一點,還要準備著賀二郎成婚的份兒,實際上也剩不了多少。

如今瑩姐兒就要回來,女兒雖然年輕的時候實在是不成器,畢竟是她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如今離開了夫家,孑然一身,還帶著一個剛剛及笄的女兒,她如何又能一點不為她考慮。

兒女都是父母欠下的債,老太君就算是平日里再拎得清,可是遇到自己兒女的事情也未必能頭腦清醒的處理。

「木香,一會兒你隨我去一趟歸林居。」劉嬤嬤吩咐道。

在一旁做針線的木香一愣,好似還沒回過神來。

劉嬤嬤掃了這丫頭一眼,見她心神不寧的樣子,奇怪道:「木香,你這是怎麼了?難道身子不舒服?」

直到這個時候木香才回神,她連忙搖頭,恭敬的應了一聲,「老太君、嬤嬤,奴婢沒事。」

劉嬤嬤笑了一聲,玩笑道:「別是年紀大了,惦記上了自己的親事吧!放心,你是老太君身邊最得力的丫鬟,日後出嫁老太君定不會虧待了你。」

木香嬌怯,「嬤嬤,哪有,奴婢可要一輩子都伺候老太君。」

賀老太君笑了笑,點了點她的額頭,「好了,瞧把你能的,你下午與湘雲去一趟歸林居,將事情與那裡的管事說清楚,從老身這裡帶十兩銀子出去,你們兩添置些衣裳首飾。」

劉嬤嬤笑著與木香一起對著老太君福了福身。

小年夜這晚。

靖安伯府里難得在京的主子們都回來了,一起聚在前院花廳用飯。

可是滿打滿算一桌也坐不滿,靖安伯夫人之前因為動怒,現在仍不能下床。

一張碩大的圓桌上,只坐了大郎一家和老太君。

懷孕的妙真被靖安伯夫人留在了身邊養胎。

這一頓飯吃的當真是壓抑的很。

賀老太君長嘆了口氣,「大郎,可有二郎三郎的消息。」

賀常齊也知祖母擔憂,賀家本來主子就少,男兒們還大多都在外打拚,在祖母面前,哪裡真的能什麼都說,當然是報喜不報憂。

「祖母放心吧,二郎在漳州隨著晉王查案,已經有了眉目,若是不出意外,定然是能回來過年的。三弟妹在北境,三郎有她照顧著呢1

賀老太君長嘆了口氣,頓時失去了胃口,她放下筷子,伸手讓身後的木香扶著她站起身,「時候不早了,老身乏了,你們小兩口慢慢吃,老身先回去休息了。用完飯別忘了去你們娘那裡看一看。」

「孫兒曉得,祖母慢走。」

「行了,不用送我,多陪陪你媳婦兒和兩個閨女。」

老太君離開沒多久,賀常齊就撩袍起身,看也不看鄒氏一眼,大步離開。

鄒氏忿恨地盯著賀常齊的背影,指甲狠狠掐進了手心。

松濤苑內,桂嬤嬤鍾嬤嬤帶著一院子的丫鬟過小年。

主子不在,一屋子的下人,兩個管事的嬤嬤也不敢大辦,也就下人們聚在一起吃頓飯了事。

飯畢,兩位嬤嬤帶著幾個大丫鬟在暖閣里理事。

喜雁認真記了賬冊,又將歸林居今早送來的賬本放到了桌上。

桂嬤嬤和鍾嬤嬤在一旁給楚璉做新衣,笑著問道:「咱們三奶奶的歸林居上個月盈利了多少?」

提起這個,喜雁就一愣,深吸了口氣才壓住心口的那股邪火。

「兩位嬤嬤別提了,上個月賺的再多,也與咱們奶奶沒關係。」

桂嬤嬤和鍾嬤嬤奇怪的互相看了一眼,奇道:「為何?歸林居可是三奶奶一手辦的。雖是借了老太君給的老酒樓,但是這地契還在三奶奶名下呢1

喜雁也顯然是被氣的狠了,平日里的大方穩重一時蕩然無存,她冷哼了一聲,「是咱們奶奶的那又如何,咱們奶奶畢竟是小輩兒,哪裡能壓得過長輩,這不,老太君一句話,咱們奶奶歸林居一個月盈利就充公了。竟是一成都未留下1

桂嬤嬤和鍾嬤嬤一臉訝然,顯然都未想到老太君會這般做。

說實話,這件事即便是老太君親自開口的,也有些說不過去了。

那歸林居現在可完完全全是楚璉的呢!

三人一時心裡都有了不好的預感。

鍾嬤嬤琢磨了一下,才道:「你們說,老太君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還想把歸林居要回去?」

桂嬤嬤和喜雁都沉默下來。

片刻后,喜雁咬了咬牙,終於道:「罷了,三奶奶臨走時想的真是周到,當初,我還以為咱們奶奶想多了,原來這樣的事情還真可能發生,看來咱們在這干坐著是不行了。」

桂嬤嬤和鍾嬤嬤都一臉驚奇的看著喜雁,難道三奶奶走的時候還另外給喜雁交代了什麼。

如今到了這個時候,喜雁也不必再瞞著了,而且桂嬤嬤和鍾嬤嬤都是楚璉信任的人。

原來楚璉臨去北境前早考慮到了這樣的情況,寫了法子特意交給喜雁,讓她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要用,本來喜雁都沒打算拆那封信,如今是不拆也不行了。

「好了,兩位嬤嬤,你們真以為咱們三奶奶是好欺負的人?」

經了喜雁這麼一說,桂嬤嬤和鍾嬤嬤終於展了笑顏。

幾人在暖閣里說話,外面有小丫鬟通報說是魏王府端佳郡主身邊的錦繡姑娘來了。

喜雁聽了臉上一喜,「快請進來。」

三人親自到院門前去迎接。

不多時,錦繡就被請到了暖閣。

小丫鬟奉了茶盞,錦繡瞧了瞧三人臉色,神色微微一動,問道:「我瞧三位臉色都不是太好,可是院子里的事情有什麼難處?」

當初楚璉在盛京的時候,玩的最好的就是端佳郡主,又救過端佳郡主性命,楚璉去北境,魏王妃還專門派了王府的護衛跟著。

喜雁她們是楚璉身邊最親近的人,當即也不瞞著錦繡,將歸林居的事情詳細說了。

錦繡皺眉,她雖然是魏王府的人,但就算是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賀老太君做的這件事也有些不地道。

「需不需要我們郡主幫忙?」

喜雁急忙搖頭,「哪裡能麻煩到郡主,我們奶奶也不是個任由人欺負的,三奶奶留了法子,我們能應對的來。」

錦繡點了點頭,「好,那你們也小心,畢竟咱們都是當下人的,可是和主子們的身份不一樣。」

喜雁把乾果等物端到錦繡面前,讓她品嘗。

「不知道錦繡姐姐這趟來可有什麼要事。」

錦繡忙放下手中的零嘴,拍了拍手,轉身從身後站著的小丫鬟手裡接過一個小包袱。

「光顧著聊天了,險些把王妃和郡主交代的正事兒給忘了。」

說著,錦繡當著喜雁桂嬤嬤鍾嬤嬤的面兒,將那小包袱拆開。

包袱里放著幾個精緻的長條盒子並一套華貴的衣裙。

錦繡先把衣裙小心拿了出來,解釋道:「這是我們王妃從綿州得的天蠶蜀錦做的衣裙,一共做了兩套,一套是鵝黃色,一套就是這件櫻花色,鄉君和我們郡主身量一般,王妃特意讓我帶一套來給鄉君。」

喜雁幾人忙接下衣裙,代楚璉謝過魏王妃。即便是楚璉不在京城,魏王妃給郡主做衣裳的時候都能想到她,可見楚璉多得魏王妃的喜愛。

喜雁、桂嬤嬤等人也打心眼兒替楚璉高興。

英國公府是個指望不上的,若是魏王妃能做楚璉的後盾,那以後就算楚璉和娘家疏遠了,京中的貴婦貴女們仍然不敢小覷她。

錦繡又將幾個精緻的梨花木盒打開。

「這裡裝的是首飾鋪子這一個月來鄉君的分紅,鄉君既然不在府上,你們就先幫鄉君收著,旁的盒子里都是鋪子里師傅打制的首飾,是我們郡主親自選了送給鄉君的。」

在離開盛京之前,楚璉和端佳郡主合開了一家首飾鋪子,當時兩人說好了,開鋪子的人手和鋪面都交給端佳郡主,楚璉負責畫那些新奇的首飾圖案。

楚璉走的時候雖把首飾的圖案都叫人送給了端佳郡主,只是鋪子還沒開起來。

一直到十一月初,首飾鋪子「珍寶軒」才開張。

錦繡送來的這些銀票,也是楚璉第一次拿到的首飾鋪子的分紅。

喜雁、鍾嬤嬤、桂嬤嬤瞧著木盒中厚厚一疊銀票都有些發愣,這麼多是一個月的分紅?

錦繡彷彿瞧出了她們在想什麼,她微微一笑,「嬤嬤們和喜雁妹妹少見多怪了,你們若是去了珍寶軒親自看一眼,便知道這還是少的了,快過年了,京城中各世家都來鋪子里訂做首飾頭面,年底這一個月的分紅至少比上一個月要翻兩番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