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九十八章:受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八章:受傷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喜雁吃驚不已,她怎麼也沒想到三奶奶和端佳郡主隨便開的一個首飾鋪子竟然這麼賺錢,怎麼搞得她們三奶奶和財神轉世似地……

錦繡瞧著喜雁微張的小嘴,嗔怪地瞪了她一眼,「其實也算不上多,你這丫頭別告訴我歸林居比這個賺的少。」

喜雁訕訕,「那倒不是。」

她在心裡嘆了口氣,可不就是因為歸林居賺的多,三奶奶這一離開盛京,酒樓就被別人給惦記上了。

錦繡也沒坐上多久,半個時辰后就離開了。

緊接著小年一過,歸林居次日竟然關門歇業了!

這可苦了一幫食客,大清早的在歸林居門口蹲點,直到過了午時也不見歸林居那扇古樸的門打開,這才是真的死心,唉聲嘆氣的離開。

其實就算是做生意,到年節的時候總是要關門的,但是做酒樓客棧的,就算是歇業,那也要等到除夕的前兩日,過了年後,初五也就開張了。

可是歸林居門上掛出來的牌子竟然是年節關門,年後修繕施工,開張的時間將會另行通知……

儘管食客們聚集在歸林居外面氣憤的想罵娘,可是歸林居一直都有規矩的,從未見他們違背過,這次就算他們想要衝進去問個所以然,估莫著人家也不會改變決定。

而且歸林居跟一夜之間變成了一座空酒樓了一般,居然一個人都沒了,可見這事情是早已經通知下去了。

這快到午時,老鄭國公乘坐了一輛青棚馬車到了歸林居的後門,趕車的小廝停了馬車,熟門熟路的去敲門,不多時,門就被一個藍衣小廝從裡面打開了。

這次藍衣小廝沒有殷勤的上來給老鄭國公牽馬車,而是對著常隨深深地鞠了一躬,臉上帶著歉意道:「國公爺,當真是抱歉,小店從今日開始就不做生意了。」

這時候,老鄭國公正從馬車上下來,聞言那雙布滿皺紋卻炯炯有神的眼睛一瞪,「什麼?不做生意!你們開著酒樓,為何不做生意!是想趁著你們東家不在京城偷懶?」

藍衣小廝抽了抽嘴角,恭敬道:「國公爺說的哪裡的話,小的們巴不得多賺些工錢呢,又怎敢偷懶,這決定並非小的們下的,而是三奶奶的決定,還請國公爺體諒。」

藍衣小廝這麼一說,老鄭國公就皺起了眉頭,輕聲嘟囔道:「這丫頭搞什麼鬼?」

隨即抬頭尋問藍衣小廝,「歸林居中可有廚子了?」

聽老鄭國公這麼說,藍衣小廝就知道他還不死心,只好咬咬牙回,「國公爺,歸林居里的人昨晚上都離開了,如今也就剩下小的和幾個老僕在看守酒樓而已。」

最後老鄭國公只能打道回府,只是那臉色實在是黑的厲害。

這一日,藍衣小廝至少在後門擋住了二十多波這般來歸林居用膳的權貴。

歸林居旁邊新開的一家茶樓的二層雅間,一中年男子「冷哼」了一聲,將手中的青瓷茶盞重重落在桌上,茶水灑出淹濕了一小塊桌面。

中年男子聲音低沉,透著上位者的威嚴,「楊言風,這就是你帶朕來的名滿京城到關門大吉的酒樓?」

楊大人尷尬的咳嗽了一聲,「皇上息怒,微臣也未想到歸林居突然就這麼關門了。」

楊大人對面坐著的就是白龍魚服的當今天子承平帝,承平帝今日一身低調的灰色錦袍,白玉束冠,與平常富貴人家老爺的打扮沒什麼不同,若是忽略他渾身上下威嚴的氣勢,就是一名長的很有圍大叔。

承平帝透過窗戶一雙犀利如鷹隼的眸子微微眯起看向不遠處的歸林居後門。

好啊,這一幫臭臣子,原來每日下朝後就是到這裡來飽口福的。

他們在這裡剛坐了一個時辰,瞧瞧都來了些什麼人。

國公爺,大將軍,中書令,工部尚書,內閣重臣,就連那不世出的大儒都來了,呵呵,真是一群好樣的。

承平帝就搞不懂了,不過是一家開在破巷子里的酒樓,怎麼就這麼招人了,各處蟄居的大人物紛紛趕著上門。隨便放一個在這盛京城跺一跺腳也是能讓京城抖三抖的人,難道這些人不僅是要吃飯,而是要搞什麼大動作?

不過瞧著也不太對,有人搞動作是帶著空食盒來的?

這分明是吃了一份還要帶走一份的節奏啊!

那個誰,不是西郊的李修賢?

這個酸儒生,承平帝派人親自去請了三趟,老傢伙就是不進宮當皇子們的西席,像是個千年王八一樣不挪窩,這下可好,人家一個酒樓的飯菜就把你勾來了。

瞧瞧那老傢伙下馬車時顫巍巍的身體,好像下一秒就要被風吹倒了,但是他就是沒倒,而且還能精神矍鑠地站在歸林居後門。

承平帝簡直要被氣暈。

楊大人瞧著聖上臉色越發黑沉,心裡苦笑不已,只好耐心去勸慰,「皇上,咱們還是回去吧,這歸林居看來是真關門了,再等下去也沒什麼意義。」

承平帝卻犯了倔病,「再坐會兒,朕倒是還要來哪些吃貨1

楊大人額頭冒虛汗,同情的給今日來歸林居並且還吃了閉門羹的同僚們點根蠟。

「言風,這歸林居的膳食就這麼有魔力?朕半個朝堂都被勾引來了。」

承平帝頗有些不忿。

楊大人聽皇上這麼問,自然是盡心儘力回答:「說句大膽的話,微臣覺得皇上宮中的御廚也比不上。」

他也是來了好幾次,自從歸林居開張,他就算是再忙,每月也定然要陪著妻子來一趟歸林居吃飯,歸林居有單獨的小院,各自隔開,並且隔音效果很好,設計巧妙,就算是知道有很多同僚一樣在這裡用飯,但如果不是特意要去見面,基本上是碰不到一處的。

如果不是公務繁忙,楊大人倒是希望能每日來歸林居用膳。

可惜大部分人都不能像老鄭國公那樣,辭官享福,整日里三餐都泡在歸林居里。

承平帝聽了后吃了一驚,比御廚做的還好吃……那還了得!

一想到自己這些臣子吃的飯菜比他堂堂一個帝王吃的還要美味,承平帝就開始心裡不平衡了。

「哼,原來你們每日吃的都是這樣的山珍海味,當真一個個都是忠心不二啊1

楊大人覺得自己只是實話實說,沒想到惹到了皇上。

他緊張地咽了口口水,覺得當真是伴君如伴虎。

「皇上,微臣平日里也就這點消遣了,再說如今這歸林居也關了門,日後想要來恐怕也是不成了。」

瞧著緊緊關閉的酒樓門,承平帝這才覺得平衡了些。

「這麼厲害的酒樓,誰開的?」

楊大人見聖上不追究了,鬆了口氣,忙答,「其實聖上也見過這酒樓的東家。」

「哦?說來聽聽。」

楊大人微微一笑,「就是您親封的錦宜鄉君。」

「錦宜?」

忽然一張熟悉的臉在承平帝面前閃過,他有片刻的怔愣,隨即就回過神,嘴角竟然難得帶了一絲淡淡的笑意,「原是那丫頭,人呢,一會兒你去派人將她叫來,朕倒是要好好問問,這個臭丫頭為何關了酒樓。」

楊大人汗顏,「皇上,錦宜鄉君去了北境,如今可不在京城呢……」

「什麼?去了北境涼州?」承平帝眉頭瞬間就緊蹙了起來,一雙犀利的眸子定定看向楊大人,楊大人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只好硬著頭皮解釋,幸好楊夫人與楚璉交好,不然他也不會知道這些事。

「去了有兩三個月了,皇上您忘了,賀三郎可是也在涼州呢!北境兵變,約莫著是老太君不放心,求的太後下的懿旨。」

「就算是這般,哪裡有一個女子去北境!靖安伯府簡直是胡鬧1

楊大人頭大,「皇上,靖安伯府除了錦宜鄉君可是沒人了。」

承平帝被楊大人一提醒,倒是恍然,他眯了眯眸子,儘管知道賀老太君沒的選擇,但心中還是不大爽利。

再怎麼說,錦宜鄉君也算是他們半個皇家人,是他親封的鄉君,怎的就要被賀家的老太婆這麼折騰?

這話頭一提就轉到了北境戰事上,承平帝再也沒了微服的心思,帶著楊大人「打道回府」。

小年一過,時間就如白駒過隙。

轉眼又是四五日,離除夕也不遠了。

就算是北境邊軍的大營,這個時候氣氛也放鬆了下來,火頭兵都開始準備除夕夜用到的酒菜。

但是前幾日還帶著丫鬟們忙的熱火朝天的楚璉這兩日卻是蔫蔫的,提不起絲毫興緻。

已經將近十日了,賀常棣還是沒回來。

當初來越帶來的消息,阿明山上的雪山嵐花可是在昨日就已經凋謝了。

楚璉雙手插在暖和的兔毛袖筒里,袖筒里塞了手爐,她卻還是覺得渾身冰冷。

每日里,她都要差遣問青問藍去門口瞧瞧,更是時不時派人去北境邊軍大營尋問賀常棣的消息。

每每都是讓她失望,楚璉歪靠在暖坑上,也沒心情做其他的事情,就仔細回憶著原書中的情節,可惜,原書中北境戰事從未詳細寫過。

正出神,秦管事就慌慌張張地跑進來,連禮節也忘了。

他滿臉焦急惶恐,「三……三奶奶,你快出去瞧瞧,三少爺受傷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