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零二章:洗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二章:洗塵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照著楚璉平日的脾氣當真是不想理犯蛇精病的賀三郎。

可是想著他現在就是個病號,而且還受了那麼重的傷,楚璉壓下自己的怒火,讓自己冷靜下來。

瞥了賀常棣一眼,認命地端起旁邊小几上的抄手,掏了一個,放到嘴邊吹了吹,送到了賀三郎薄薄的嘴唇邊。

賀常棣那雙幽深如潭水的眸子忽的一亮,像是璀璨的繁星一般,他微微張開了薄唇,楚璉就一把將勺子塞進了他的嘴裡。

楚璉在心裡鄙視著賀常棣,這麼大一個抄手,怎麼不噎死他呢!

明顯可以發現賀三郎那張冷酷的臉漸漸柔和下來,他盯著楚璉的動作,幾乎是她將勺子送到嘴邊的時候,他就張開了嘴,配合無比。

吃了一半,他還不忘評價兩句,「還不錯,不過沒你做的好吃。」

楚璉翻了個白眼,覺得賀常棣是睜眼說瞎話,不說味道,就說這包元寶餛飩的手藝她就差問藍許多,更不用說這是問藍自己琢磨出來的雞湯餛飩。

楚璉輕嗤了一聲,但是在心底深處卻覺得有些微暖。

郭校尉、張邁和肖紅玉幾人進來的時候,看到就是一幅楚璉耐心給賀三郎餵食的場面。

肖紅玉一愣,頓時眼眶就紅了,他平日里就是個咋咋呼呼的性子,這會兒更是幾步跨到床前,哀嚎道:「賀大哥,你原來不僅傷了腿,連手也廢了,這……這可如何是好啊!告訴小弟,是哪個王八犢子乾的,我去抄了他們老窩1

賀三郎原本還略微融化的冷酷俊顏,這下子一瞬間黑成了鍋底,他冷冰冰地掃了鬼哭狼嚎的肖紅玉一眼,從楚璉手上接過碗,三兩下把剩下的抄手吃完。

肖紅玉獃獃地看著他的動作,倏而恍然,他指著賀常棣的雙臂,「賀大哥,你原來手臂沒有受傷啊,好好的。」

隨後他把視線又落在了滿臉尷尬的楚璉身上,「嫂子,賀大哥既然雙手沒事,你也不必這麼小心伺候,賀大哥平日里在軍營中可是結實的很呢!你不知道,有一次……」

肖紅玉的話還沒說完,就感覺到了一束冰寒陰森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讓他的背脊一陣發寒,他抬頭對上賀常棣警告的眼神,一瞬間,一個字都說不出口了。

他摸著腦袋「嘿嘿」乾笑了兩聲。

郭校尉上來就送了個腦瓜崩子給肖紅玉,「行了,廢話怎麼這麼多,童子雞一個邊兒待著去。」

肖紅玉委委屈屈捂著頭「嗷」的一聲找了個角落獨自療傷去了。

張邁搖頭,感慨這樣的單身狗是不會明白人家小夫妻之間相處的小情趣的。

楚璉吩咐了問青問藍將朝食撤了下去,給幾人上了茶水,她本想著離開,將空間留給他們北境軍中的幾個好兄弟,可是賀常棣卻拉住了她的手,讓她坐到了一旁。

楚璉沒法子,也只好留了下來。

聽了幾人分析,楚璉坐在一旁若有所思,沒想到真的是蕭博簡派人做的。

她眉心蹙了起來,有些難以置信,除了她,其實蕭博簡和賀常棣根本就沒什麼恩怨,就算是在朝堂上,因為靖安伯府的家主靖安伯在外戍邊,蕭博簡與靖安伯府並無多少交集,就更談不上利益相爭了。

楚璉簡直煩死了,她可是無辜的很,她已經盡量避開蕭博簡了,如今她已在北境,還被這個人盯上,他是不是有病!

蕭博簡有沒有病楚璉就不知道了,但是她覺得,他如果要是沒病,她都要被逼出病來了。

來看望賀三郎的郭校尉幾人在和府蹭了中飯才走,走的時候還掃蕩了和府的小廚房。

楚璉趁著賀三郎午睡休息,好不容易空出時間。

她命人尋了秦管事來,與秦管事在花廳里商量了足足半個時辰。

得了指點后的秦管事樂顛顛的出去辦事了。

從賀常棣退了燒后,楚璉每日里都會在廂房裡陪伴他,只是再也不讓丫鬟們搬了床榻放在床邊了。

一到晚上休息的時辰,楚璉就回了自己在和府的小院子,即使是賀三郎拉著冰塊臉她也沒有妥協。

開玩笑,他現在大腿的傷還很重,正是不能觸碰要好好養著的時候,兩人要是同床,萬一楚璉一個不小心,一腳踹到他大腿上,到時候,賀三郎那條大腿就真的廢了。

年前他們肯定是回不去盛京了,不說賀常棣受了重傷不好移動,就算是賀三郎好好的,但這北境處於冰天雪地之中,就算是有陸舟,他們此時回去也是耗費頗大,再說,捷報還沒傳到盛京城,北境邊軍還要等著聖上的批複。

這些恐怕等到出年後才會有消息。

所以他們今年這個年定然是在北境過定了。

楚璉還是第一次在大武朝過年,雖然這次年節只有他們小夫妻兩兒,但是楚璉卻一點兒也沒有感覺到孤寂,反而有一種隱隱的期待感。

一過了小年後,時間總是過的非常快。

一眨眼就到了年二十七,離除夕也只有三日了。

這一天不管是大人孩子都要沐浴凈身,就算是生活在環境惡劣的涼州百姓,家裡再貧寒,也要燒上幾鍋熱水,用夏日裡收集到的皂角好好清理一下身體,洗去一年的污垢,用一身乾淨清爽來度過新年。

一大早,楚璉被問青喚醒,迷迷糊糊起床洗漱過後,就聽到問青念叨。

「三奶奶,今日年二十七了,是洗塵的大日子,奴婢給您準備了花瓣浴,等到中午用過飯,您好好的泡一泡去去乏。」

就算是楚璉在冰寒的北境,也是要保持清潔,每隔三日沐浴一次,倒是沒多在意問青的話。

只是她抹了香膏之後,突然想到還在前院廂房躺著的賀常棣,頓時就糾結了,「問青,今日一定要洗塵?」

問青以為她對這個習俗感興趣呢,笑著解釋:「可不是,就算是咱們府上看門老大爺今日也要燒上一盆熱水洗個舒服澡過年。」

楚璉嘴角抽了抽,那豈不是賀三郎那個病號也要洗?

他那一身結了痂的傷怎麼洗啊!

楚璉真覺得自己頭疼。

用了朝食后,楚璉就去看養傷的賀常棣,床靜養了七八日,他重傷的右腿可以做些輕微的動作,翻身坐起什麼的都不用別人幫忙了。

剛進了外間堂屋,一個小丫鬟就迎了上來。

「給三奶奶問安。」

楚璉點點頭,「夫君可醒了?」

小丫鬟恭恭敬敬答道:「三少爺一個時辰之前就醒了,來越已經伺候了三少爺用了朝食。」

楚璉朝著裡間看了一眼,奇怪,以往,她一來,來越那個傢伙定然第一時間迎出來,今早怎麼不見他。

「來越呢?」

「回三奶奶,來越一早奉了三少爺的命出去辦事了,臨走前他交代說是明日一早才能回來。」小丫鬟說著從旁邊的柜子上捧出一個小木盒雙手舉到楚璉面前。

「來越讓奴婢轉告三奶奶,今日三少爺換藥就要麻煩三奶奶了。」

楚璉:……

賀三郎這個死潔癖,竟然不喜歡別人伺候,身邊更是不習慣用丫鬟,所以除了楚璉就一直是來越幫著自家主子每日換藥。如今來越不在,這活兒就理所當然落在了楚璉身上。

楚璉極度懷疑自己是不是被坑了。

揮手,楚璉讓問青接過裝了藥物的木盒,頓了頓,這才進了裡間的廂房。

眼看著就是除夕了,盛京城是一片熱鬧的景象,只是靖安伯府這個年過的卻是有些蕭條。

北境路途被大雪封堵,什麼消息也傳不回來,賀二郎跟著晉王還在漳州查貪墨的大案,昨兒才來信,說是不一定能回府上過年了。

賀老太君坐在慶堂的低調奢華的花廳里,雖然一身打扮富貴,卻叫人看了覺得孤凄。

老太太正靠在大迎枕上發獃,那雙渾濁的老眼就瞧著花廳門帘的入口,彷彿下一刻就有人會掀開帘子進來積一樣。

劉嬤嬤端著茶盞從側間進來,瞧見老太君這個模樣,心底重重嘆了口氣。

往年府上雖然小輩也不多,但是至少二少爺三少爺還是在府上的,加上大房的兩個小小姐,還挺熱鬧。

今年倒好,大房為了納妾的事情鬧的雞犬不寧,夫人身子又不好,不能下床,原本以為給三郎娶了媳婦兒,說不定今年過年就能多了兩口人,人算不如天算,三郎兩口子在北境竟然都生死不知!

老太君顯然已經聽到了動靜,她撫了撫鬢邊越加斑白的頭髮,「你說老身是不是做錯了,不該讓璉兒去北境。」

劉嬤嬤哪裡能讓老太君真的這般自責,她老人家這段日子心思焦慮,身體可是大不如前了。

她急忙安撫,「老太君說的哪裡的話,現在北境消息被堵,咱們都不知道,指不定三少爺和三奶奶正在北境準備著過年呢1

老太君心裡突然升起了一絲愧疚,「是老身不好,沒考慮周全。」

這邊主僕兩兒在說話,突然木香慌慌張張地跑進來了。

劉嬤嬤臉色一沉,「慌慌張張的,可有一點大丫鬟的樣子。」

木香一頓,連忙收斂住了臉上的神色。

「什麼事,說吧1老太君開口。

木香咽了口口水,才支支吾吾道:「老太君,京中好些世家將咱們府上送的年禮給原封不動退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