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零三章:失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三章:失寵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退了年禮?

這可是代表著不想繼續交好的意思。

賀老太君一巴掌拍在旁邊的小几上,震的小几上的茶盞「嘩啦」作響。

「這些人,莫不是欺負我們靖安伯府無人了1賀老太君怒道,胸口劇烈起伏著。

劉嬤嬤一瞧老太君臉色難看,不停喘息,嚇的連忙拍撫著老太君的後背安慰著,「老太君,您別為了這群趨炎附勢的傢伙氣壞了自家身子,夫人還床呢,二郎三郎又不在府上,這個家還要您老撐著才行。」

賀老太君那股怒氣終於消散了些,她歇了好一會兒,這才詢問,「都是哪幾家,可記下了?」

木香低著頭大氣也不敢出,直到聽到老太君這麼問了,她才小聲將拒了年禮的幾家報了出來。

賀老太君攥了拳頭,「都記下了,既然他們不願意與我們來往,我們也不熱臉貼冷屁股1

「是,老太君。」

賀老太君又想了想,吩咐道:「你命人把退回的年禮都抬到我這兒來,我親自瞧瞧。」

木香領命后出去辦事了。

不稍兩刻鐘,木香就領著外院的管事帶著小廝將年禮抬到了慶堂的花廳內。

管事恭敬的給老太君行禮,「老太君,送去各家被退回的年禮都在這兒了。」

賀老太君拄著拐杖走到年禮旁邊,指著這些被擺放在地毯上的箱籠道:「都打開,老身親自瞧瞧。」

那些大大小小的紅漆雕花木盒被小廝們小心地打開,當賀老太君瞧見裡頭放的東西時,她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隨即怒不可遏道:「你們便是安排這些東西送給人家的?一個個都是混賬1

外院的幾個管事嚇的急忙跪地不起,「還請老太君恕罪,這些年禮都是大奶奶吩咐小的們置辦的,小的們雖然覺得不妥,但是也不好違背大奶奶的吩咐。」

賀老太君氣的哆嗦,恨不得舉起拐杖親自教訓這些人,可到底是忍住了。

劉嬤嬤趕忙攙扶著老太君,怕她一時真的被氣到。

「老太君,事情已經發生了,您就算是再生氣也於事無補。」

何老太君長嘆了口氣,頹然道,「叫他們下去吧。」

劉嬤嬤朝著跪在地上的幾個管事揮手,管事們連忙提起袍子灰溜溜的離開了。

劉嬤嬤扶著老太君到了暖坑上歇下。

「這個鄒氏是越來越糊塗了!你去派人把她叫來。」老太君的怒火根本就沒熄滅,只是暫時被她強壓了下去,一旦鄒氏這個導火索出現,恐怕會如暴雨雷電般傾灑。

瞧瞧那些給各個世家的年禮,原本的極品山參被換成了次品,玉佛陀用的是有瑕疵的玉,上品的煎茶餅也變成了次等的散茶……

鄒氏好歹也當了五六年的家了,怎的還能這樣糊塗!

不一會兒,鄒氏就帶著身邊親信的嬤嬤和丫鬟趕到了慶堂。

「孫媳給祖母請安。」鄒氏禮節標準,讓人挑不出一絲錯處,就連那表情也是端莊大氣,看不到一點忐忑和焦躁的情緒。

站在老太君身邊的劉嬤嬤瞧了這樣的鄒氏皺起了眉頭。

老太君哼了一聲,「不必給我請安了,你去瞧瞧你身後那些禮盒吧1

聞言,鄒氏對著老太君福了福,轉身去看那些打開的錦盒。

看完后,她奇怪的轉頭問老太君,「祖母,這是我讓管家送到各世家的年禮,怎麼到了您這裡?」

老太君一時倒是要被鄒氏給氣笑了,「鄒氏,如何在我這裡,難道你還不知嗎?」

直到現在鄒氏才露出滿臉驚訝的表情,不敢置通道:「祖母,難道這些年禮是被退回來的?」

賀老太君瞧著這大孫媳做戲,臉色陰沉。

鄒氏碎步走到了老太君的身旁,低垂著頭,好似委屈萬分的道:「祖母,並非是孫媳敷衍各家的年禮,實在是公中的銀子擺在那裡,只能置辦這些,孫媳也是沒有辦法。」

老太君眉心一蹙,「我不是才把歸林居的盈利劃到了公中?」

鄒氏一愣,忙解釋,「祖母,歸林居月中已經歇業了,只一個月盈利又如何能支撐年節的花銷。」

歇業?

老太君沉思了片刻。

雖知曉了原因,但是賀老太君還是不能原諒鄒氏在當家上的敷衍。

她壓抑著怒氣,沉聲道:「不管如何,出了這樣的事情也有你的責任,我看這家你也不用當了,暫且老身代勞吧,你回你的院子好好反省1

鄒氏怎麼也沒想到老太君會在這個時候剝奪她的管家權。

原來裝出來的那些驚恐和震驚一下子成真,一時她瞪大眼睛,竟然有些不敢相信,片刻之後好似才反應過來,她一點也顧不了原來的那些矜持和端莊,一把跪在賀老太君的面前,抱著老太君的大腿哀求。

「祖母,您不能這樣,這次都是孫媳不好,孫媳不應該不顧及家族顏面,用了那些次等的年禮,孫媳這就補救,用孫媳的私房貼,您給孫媳一次機會可好1

賀老太君臉上一片冷漠,她迎上鄒氏狼狽的容顏,冷聲道:「鄒氏,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來人,送大奶奶回自家院子。」

老太君命令一下,鄒氏就被幾個粗壯的婆子拖了出去。

鄒氏的聲音徹底在慶堂消失后,賀老太君揉按著額頭,好一會兒才吩咐,「去把各院的管家和管事娘子們都叫來,老身有事情吩咐,另外將帳房的人也叫來。」

慶堂這一天進進出出的下人不斷,闔府上下都知道大房的世子夫人這次是真的失寵了。

鄒氏回到自己房間后,幾乎將入眼能看到的東西都砸了個稀巴爛,最後喬嬤嬤用力抱住她這才將她攔阻下來。

「大奶奶,您別這樣,您還有兩個小小姐要照顧呢1

安姐兒和琳姐兒早就被這邊吵鬧的聲音吸引了過來,身邊丫鬟嬤嬤們也攔不住兩個小小姐,就讓兩個孩子瞧見了鄒氏發狂的一幕,安姐兒琳姐兒望著平日里溫婉賢淑的母親變成這樣一副猙獰的樣子,都被嚇住了。

兩張小臉滿是倉皇,愣在一邊都不敢出聲,這時候鄒氏向著兩個女兒望去。

她定定看著,突然表情扭曲的嗤笑了一聲,「哈!你們兩個怎麼沒有一個是男孩,要是你們兩個有一個是男孩,我何至於會到今天這樣的地步!兩個賠錢貨,都給我滾1

喬嬤嬤駭了一跳,怎麼也想不到大奶奶會對兩個孩子說出這樣的話來,大奶奶雖然平日里也怨恨自己懷不上男嗣,但是對兩個小小姐還是疼愛有加,每日親自照顧孩子們起居,誰想到她會突然將矛頭對準無辜的孩子。

安姐兒和琳姐兒雖小,但是也是懂事了,被母親突然這樣嫌棄,兩個小女娃不約而同哭泣起來,朝著鄒氏跑去,她們想要確定母親這樣的話根本就是玩笑。

喬嬤嬤哪裡敢讓這樣的鄒氏真的去碰孩子,連忙朝著身邊的近水使眼色,讓她叫丫鬟們把兩位小小姐帶出去。

安姐兒和琳姐兒被帶走,鄒氏聽到孩子們的哭聲好似終於冷靜下來,她頹喪地坐在椅子上,眼神空洞。

這一次她是真的完了,如今丈夫厭惡,通房懷了孕,掌家權又被收回,她這個靖安伯府的世子夫人恐怕要成為滿盛京城的笑柄。

她突然想起來前日收到的那封莫名其妙的信。

對,就是那信,是那封信攛掇她這麼做的,用劣質的年禮送去各家,然後就與老太君說銀子不夠,到時候將歸林居歇業的消息說了,老太君一怒之下會將歸林居真的劃歸公中,到時候,那家全盛京城最能賺銀子的酒樓就落到了她手裡。

她明明按照信中所說一步步做的,可結果怎會這樣!

鄒氏像是突然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樣,瘋狂搖著喬嬤嬤的手臂,「嬤嬤,那封信,那封信呢!快把那封信找出來,只要找出那封信祖母定然能將掌家權交還到我手中的。」

喬嬤嬤一怔,也想起來了大奶奶說的是哪封信。

那日,大奶奶不知道從哪裡拿了封信出來,自己一個人坐在玫瑰椅上看了,看完臉上就閃過一抹得意,隨即手一揚就把那封信扔到了旁邊的炭盆中。

信里的內容就算是她和近水都沒瞧見一眼。

喬嬤嬤嘆氣,猜到大奶奶是被別人給利用了。

「大奶奶,那信已經被您燒了。」

「什麼?燒……燒了?」

儘管不想打擊鄒氏,但是喬嬤嬤還是不得不將事實告訴她。

鄒氏愣了片刻,突然一陣大笑。

看來,她真是咎由自取啊!

賀老太君坐在書桌邊翻著賬目,到底是年紀大了,身體撐不住,沒看一會兒,就腰酸背痛的。

劉嬤嬤在一旁看不過去,提議道:「老太君歇歇吧,不如讓丫頭們幫您瞧瞧,到時候一併彙報給您,也是一樣的。」

老太君到底是真的撐不住,也只能點頭,她指了指身後的木香,「木香,你來把我這賬目瞧了,若是人手不夠,你去選兩個信得過的二等丫頭來幫忙。」

木香忙低著頭,應了一聲,坐下忙活了。

老太君被劉嬤嬤扶到一邊歇息。

「你去查查歸林居是怎麼回事,為何好好的歇業了。」

劉嬤嬤得了命令,即刻出去吩咐了。

楚璉帶著問青進了堂屋裡間的廂房,輔一進去就瞧見賀三郎那張冰塊一樣的俊臉。

賀常棣涼涼的視線掃過來,隨即俊臉微微一轉,身子微動,就用一張寬闊的背脊對著楚璉。

而後楚璉就聽到他的說話聲,「你怎麼來了,不是不管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