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零四章:討厭的賀三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四章:討厭的賀三郎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一愣,怎麼也沒想到見到賀三郎后,他第一句話居然是這樣的。

搞的好像他是她拋棄的大狗一般,當真是叫人無言。

楚璉嘴角抽了抽,帶著問青走到了床邊。

她在床邊的墩上坐下,「來越既然出去了,一會兒我給你換藥,今日二十七了,你順便沐浴,等沐浴后再上藥。」

賀常棣微轉過身,看了楚璉一眼,沒說話。

楚璉淡定從容的很,「賀常棣,你不說話,那我當你默認了。」

話畢,楚璉轉頭吩咐身邊的問青去讓小丫鬟們準備沐浴要用的一應東西。

就在楚璉起身去尋放在一旁的那些繃帶紗布時,賀常棣那冷冰冰的眼神朝著廂房內伺候的下人一掃,頓時,兩個小丫鬟渾身一抖,就轉身腳步輕輕退了出去。

見此,賀常棣臉上才顯現出一絲滿意的神色。

楚璉把繃帶紗布與之前來越叫人交給她的那些藥品放在一起,一轉身就覺得廂房裡安靜不已,掃了一眼,發現廂房裡竟然只有她和賀常棣兩個人了。

把藥箱放在一邊,楚璉奇怪的看向賀三郎,「人呢?」

賀常棣一臉淡定,「被我遣出去了。」

啊?楚璉不解,沒事把人遣走幹嘛?

「有什麼要事與我說?」楚璉自然而然坐到了賀三郎身邊微微湊近了他。

兩人之間雖然還有一段距離,但是賀常棣已經能聞到楚璉身上清淡的香氣,並不能分清是什麼香味,賀三郎只覺得很好聞。

賀常棣眼裡不知覺帶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他微側身子故意與楚璉靠的更近,呼吸幾乎就要撲到了楚璉柔嫩的臉頰。

「不是什麼事,只是讓你幫我看看傷口,今日一早起來便有些痛。」賀三郎語調清冷,若是忽略他灼熱的幾乎要燒灼人心的呼吸,根本就聽不出他話里的「不懷好意」。

若是平日里楚璉定然能分清他話語真假,只是事關他身體,楚璉一時就緊張起來,失了分寸。

她小臉滿臉震驚和埋怨,「只是今早痛的嗎?前兩日呢?賀常棣,你是不是傻,自己傷口痛悶不吭聲的忍著,不說一句1

說了就去扯賀常棣蓋在身上的被褥。

老大夫前日就回家過年了,賀常棣腿上的傷勢又恢復的好,所以楚璉也就未讓老大夫每日來回跑,老大夫臨走的時候也交代過,只要每日按時換藥喝葯,將養上一個月也就能下地了,如今修養了這些日子,已不是什麼大問題。

不過楚璉也是親眼看過賀三郎右腿的傷勢的,那時候血肉模糊,甚是可怖,如今賀三郎喊疼,她怎麼能不著急。

瞧著楚璉突然這般情急,賀三郎心中突然生了愧疚,想要伸手拉住楚璉,阻止她急惶惶的動作。

可是楚璉既然得知了他傷口疼痛,不親眼看看哪裡能放心,在現代可是有很多外傷恢復不好潰爛發炎的例子。如果真的遇到那種情況,可是要比原來更加糟糕。

楚璉甩開賀三郎的大手,兩頰都鼓了起來,她回頭狠狠瞪了一眼賀常棣,怒道:「你別動,小心又牽扯到傷口。」

雖然楚璉語調兇狠,但是她天生就是軟糯的聲音,這般發狠起來,不但沒有一點威嚴可言,反而撓的賀常棣心口痒痒的,想要將面前這隻關心他的炸毛小貓抱在懷裡好好疼愛安撫一番。

賀三郎也後知後覺知道勸不動自己這個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娘子,最後只能苦笑著靠在床頭任由她動作了。

賀常棣右腿上的傷口是在大腿內側往裡的位置,其實這個重傷位置特別危險,一不小心就會碰到大腿處的動脈導致人失血過多而亡。

幸好賀三郎福大命大並未傷到動脈,他為了方便每日換藥,下身只穿了一件短短褻褲,直到大腿上部,堪堪遮住重點部位。

被褥掀開就是賀三郎結實修長的大腿,右腿上部被繃帶緊緊纏了起來。

楚璉看了賀常棣一眼,「你忍著點兒,我把繃帶拆開看看傷口有沒有問題。」

還不等賀三郎同意,她就低頭小心拆解著繃帶上活結。

賀常棣抽了抽嘴角,沒想到這丫頭動作這麼快。

他幽深的眼眸盯著楚璉微微嚴肅的小臉,面龐雖然冰冷,但是心中卻溫軟。

這般被放在心上的感覺,他已經很久沒有體味過了。

楚璉小手靈活,動作很快,包裹傷口的紗布很快就被她小心翼翼的揭開。

她先是看了看膝蓋上部的傷口,發現傷口已經結痂,傷口處也是乾燥清潔,並無不妥。

楚璉蹙了蹙眉,開始順著傷口,查看大腿內側的傷處。

因為賀三郎的腿不能移動,楚璉只好換了姿勢爬上了床,跪在了床裡面,她微微傾身,矮著腰部,想要看清傷處。

賀常棣原本還不覺著什麼,可是楚璉無意中的這個動作實在是容易讓他想歪,他視線微微低垂,就看到她糯白的小臉靠著自己的重點部位。

他本就對楚璉動了真心,又渴望著與她有身體上的接觸,所以感覺更是克制不祝

楚璉根本就沒注意到自家這個蛇精病夫君的反應,她將他右腿上的傷口都檢查了一遍,發現傷口恢復的很好,沒有任何問題。

幾乎是一瞬間,楚璉就反應過來,又想到他剛剛貌似要攔阻的動作,楚璉被氣個半死。

她因為怒氣,一張小臉緋紅,就連一雙杏眸里都是粲然晶亮的怒意。

楚璉哼了一聲,昂起頭就要朝著賀常棣發火,視線一移轉,不可避免的就看到了某個不正常的部位。

一件薄薄的褻褲又能遮擋住什麼。

賀小兄弟的激動簡直就是讓人一目了然。

楚璉雙眼不敢置信地瞪大,原本緋紅的臉頃刻血紅,那紅像是火燒雲一下子就蔓延到楚璉的脖頸。

愣了兩秒,楚璉這才連忙退開,隨後瞪著一雙水汪汪的眼眸控訴的看著賀三郎。

張了張嘴,楚璉理智早不知道飛哪裡去了,最後也只能惱火的憋出一句,「賀常棣,你變態1

被自家媳婦罵變態的估計在大武朝也就是賀三郎獨一份了。

賀常棣也是對自己反應羞惱的不行,他耳根同樣是通紅,但是面上卻好本事還是一副冷漠的模樣,他抿著唇怔怔凝視著楚璉像是煮熟的蝦子一樣的小臉。

隨後乾巴巴的喑啞著聲音解釋,「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忍不祝」

楚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意思很明顯,你還能再不要臉一點。

賀常棣:……

楚璉心跳飛快,饒是她在現代生活了二十幾年,也從未經過這般陣仗,臉紅的滴血,想要儘快逃離這樣一個尷尬的境地。

她急惶惶的想要下床穿鞋離開,誰曉得越是慌亂就越是容易出錯,要下床的時候,一個不小心被自己裙擺絆了一下,險些臉朝地從床上栽下去。

幸好賀三郎一直注意著她的動作,急忙上去扶了她一把,有力的雙臂一用力,楚璉就落到了賀三郎的懷裡。

楚璉剛剛嫉妒羞惱又被剛剛這一嚇,這一瞬間,整個人都是懵住了,愣愣的,雙眼裡還帶著迷茫,比平日里的狡黠聰慧里多了一絲迷糊的可愛。

賀常棣眼眸一深,傾身就吻住了那張紅潤的唇瓣,接觸時,那種柔軟清涼的觸感幾乎要讓賀常棣喟嘆出聲。

自從兩人那次在營帳中的第一個吻開始后,他就時常懷念這樣的味道,心心念念太久,再次重溫讓他整顆心都沉醉在其中。

楚璉杏眸大睜,怎麼也想不到賀三郎會在這個時候欺負她,她本能的就開始掙扎,「唔唔」了兩聲,發現根本就推不動他,有心想要踹他幾腳,可是立馬反應過來他腿上還有重傷,只好用雙手抵住他強壯的胸膛,企圖推開他。

但是楚璉這小胳膊之於賀三郎完全就是蚍蜉撼樹,賀常棣淺淺嘗了幾下她唇瓣的柔軟甜香,就輕輕一用力撬開她的貝齒,糾纏她的舌尖。

這已不是頭一回,賀三郎已經熟能生巧。

綿密的吻險些讓楚璉透不過氣來,她緊緊抵住他胸膛的雙手也漸漸變得無力,賀常棣卻不願意就這樣放過她。

攬在她背後的雙手輕輕撫摸她的背脊,雖然冬日裡衣裳穿的多,但他還是輕而易舉握住了她纖細的腰肢,大掌微微一用力,就將她提溜地緊靠著自己。

在楚璉小臉憋的通紅之際,賀三郎終於願意放過她,只是還不想與她分開,儘管離開了她的雙唇,但是愛憐的啄吻還是不斷落在她顫抖的羽睫,挺翹的鼻尖,精緻的嘴角和纖巧的下巴上。

楚璉剛剛當真是差點被他吻的憋過了氣去,現在渾身無力,大腦空白,只剩下本能大口呼吸喘氣,哪裡還顧得上他還流連在自己臉頰上的輕吻。

只是這樣的混沌沒有多長時間,等到一感觸到腰間戳著的那塊硬挺之後,楚璉頃刻間就回了魂兒。

在賀常棣輕吻逐漸落向楚璉白玉般的脖頸時,楚璉騰出手一把蓋住了他的俊臉。

「賀三郎,你怎麼這麼討厭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