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零五章:過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五章:過年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三郎俊臉微紅,眼眸璀璨如盛滿星光,他呼吸急促卻就這麼定定盯著楚璉。

楚璉被他看的臉頰越發的紅潤。

隨即賀三郎居然牽起嘴角,爽朗的笑出聲來,他這樣突然的毫無防備的真心笑容,叫楚璉也看的發起呆來。

賀常棣容貌出色,整個盛京城的人都知道。

等楚璉到了這大武朝後,見到的他就是孤絕冷漠、氣質清冷,有時甚至是冷傲拒人於千里之外,實在是甚少看到他肆無忌憚展露出笑顏。

如今一見到,心裡那種奇妙的感覺就如萬丈堅冰在暖陽下融化,溫柔舒適。

比之平日里常見的冷酷,此時楚璉才覺得這樣的愜意溫暖更適合賀三郎。

想起原文中的描述,大抵原文中未成親的賀常棣就是現在這個樣子吧!

一想到這裡,楚璉反而心疼起他來。

她雖然不知道為何他會這麼拚命,但是她知道賀三郎一定有他的因由。

被楚璉破壞了剛剛那份旖旎,賀三郎的理智也回歸了些,他控制住自己心底深處的渴望,攬著楚璉的手臂卻緊了緊。

因為剛剛的親熱,他出口的聲音還帶著一分沙啞,「是,我討厭,方才都是我不好,不應該騙你。」

楚璉一大早的就接連受到幾重驚嚇,生活當真是精彩無比。

她瞠目結舌盯著賀常棣,哪裡會想到正當彆扭也會有道歉的時候。

楚璉不自覺抽出一隻小手按在賀三郎的額頭上,喃喃道:「奇怪,沒有發燒埃」

頓時,滿臉溫柔的賀三郎就黑了臉。

他羞惱道:「楚璉1

楚璉乾笑了兩聲,「夫君,原來你是正常的埃」

「我何時不正常過?」

「一直都不正常。」可惜,這句話楚璉也就只敢放在心裡嘀咕一句,這個時候她是不會那麼笨的找死往槍口上撞的。

賀三郎垂眸見她一雙潤潤的杏眸亮閃閃的,忍不住就想要蹭蹭摸摸她的小臉。

這麼想了,他也這麼做了。

楚璉只覺得她嫩滑的小臉被扎的一陣酥麻的刺痛,急忙搖著頭要躲開。

她嗔怒道:「賀常棣,你沒凈面1

一時間,小兩口之間的氣氛竟然分外的和諧。

等到賀常棣鬧夠了,小夫妻兩兒都氣喘吁吁。

賀三郎大掌按住她的後腦勺,將楚璉的小腦袋埋進自己寬厚的胸膛,深吸了口氣,他堅定道:「楚璉,等我傷好,我們在一起,好不好?」

這一次,楚璉沒像上次在軍帳中一樣,將賀常棣的話頂回去,她揪緊他胸前衣襟,片刻過後,低低悶悶的聲音才想起。

沒有什麼多餘的話語,只有響在賀常棣心口一聲肯定的應答。

剎那,忐忑的賀三郎心間像是開出了絢爛的煙花,簡直讓他高興的要竄上天。

一刻鐘后,賀常棣主動將楚璉放開,他雙臂有力,將懷裡的嬌軀扒拉出來。

兩人難得有這樣溫馨的時刻,楚璉還一時不想動彈,聞言滿臉疑惑抬頭看向賀常棣,聲音軟糯道:「怎麼了?」

賀三郎傾身在她柔嫩的紅唇上落下一吻,「乖,先下床,我怕我忍不祝」

楚璉被他一句話說的臉頰紅透,忙尷尬的起身從他懷裡爬出來。

楚璉穿了繡鞋下床整理好衣裙后,「惡狠狠」地瞪了一眼賀常棣。

「我去取剃刀來,你要凈面了。」找了這個拙劣的借口,楚璉一溜煙兒就消失在廂房。

許是小夫妻兩兒有了正式的約定,隨後的相處中,雖然也不乏親密,但是賀三郎格外控制,倒也沒出什麼叫人面紅耳赤的事兒。

賀常棣本就是個能隱忍的人,雖然難熬,但是一想到楚璉親口答應他的,他也就覺得這段甜蜜前的煎熬沒什麼了。

賀三郎都能熬,楚璉作為女子本就沒有那麼多的需求,更覺得沒什麼。

反而,她很享受兩人這樣融洽的相處方式。

等到楚璉拿了剃刀回到廂房,賀常棣到底還是沒真讓她動手,自己凈了面,隨後才在楚璉的幫助下,擦了身,洗了頭髮。

由於他傷到的部位特殊,實在是不宜沐浴,也只能作罷。

年二十七一過,眨眼就是除夕。

即便是幾乎處於冰原中的北境也多了一絲歡騰的喜氣。

涼州城自然是比旁的地方更加熱鬧的。

楚璉今日一早起來就開始忙活年夜飯,問青問藍自也是忙的腳不沾地,只有秦管事和其手下一直到除夕的這日中午才回和府。

問青問藍一直都知道秦管事是照著三奶奶的吩咐出去辦事了,可是具體做了什麼,她們卻是不清楚。不過兩人也沒那麼多好奇的心思,只要是三奶奶吩咐辦的,那定然是對三房好的事,對三少爺好的事,用不著她們操心。

楚璉讓問青一早起來燉了一大鍋紅燒肉,問青奇道:「三奶奶,我們內院就算是每個人都吃上一碗,也用不著這麼多啊1

楚璉笑起來,「到了晚上吃年夜飯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楚璉這麼一說,問青自然也就不再多問。

楚璉好笑,這麼一個大好的機會,她就不相信郭校尉等人會不來和府蹭飯。

果然晚間,楚璉剛讓問青問藍領著丫鬟們將一盤盤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擺上桌,北境邊軍的一群饞蟲就來了。

賀常棣床不起,如今能待客的也只有楚璉這個女主人了。

楚璉迎接到大門口,瞧著這一群浩浩蕩蕩的吃貨,滿頭黑線,敢情還不止郭校尉、肖紅玉幾人,就連魯國公錢大將軍都跟著來了,司馬卉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楚璉都開始懷疑,她讓問青問藍準備的雙份菜肴根本就不夠了。

不過就算是不夠此時也管不了了,到時候真要菜不夠吃,就給一人上一大碗餃子,保管飽了。

為了應和新年,楚璉今日穿著一襲櫻花色鑲雪白兔毛的襖裙,外罩著正紅色比甲,最外頭披著雪白的狐裘披風,她小臉柔嫩,本就沒有完全脫去稚氣,這般穿的圓滾滾的,瞧著就是個討喜的。

楚璉親自給錢大將軍行了禮后,錢大將軍就從自己袖袋中取出了一個紅包遞給楚璉。

「拿著,錢叔給你的壓歲錢。」

楚璉愣了有幾秒鐘,這才想起來雙手接過,她好笑的看向錢大將軍,「錢叔,我已嫁人了。」

雖說在大武朝她這個身體才十五歲,但畢竟在現代她已經二十多,早過了拿壓歲錢的年紀了,往常過年回家,還要給幾個輩分小侄女侄子發紅包,現在突然又從長輩那裡領了紅包,楚璉一時還真有些不自在。

以往在北境軍營里魯國公是說一不二的錢大將軍,但如今他是以一個長輩上門探望的,當然也就改了稱呼。

錢大將軍見眼前這年紀小小的錦宜鄉君擺出一副大人的樣子,覺得好笑,「就算是嫁人,也不過是個剛及笄不久的姑娘家罷了,收了你錢叔的紅包難道還害臊?」

楚璉笑起來,「好了,錢叔不要與我開玩笑了,我收下了還不成嗎?」

有錢大將軍開了這個頭,後面來蹭飯的自是一個個都給楚璉派發了紅包,就算是年紀最小的肖紅玉也拿出了個薄薄的紅紙包遞給楚璉,滿臉憨傻道:「小弟沒什麼私房錢,嫂子可不要怪罪。」

雖說肖紅玉喊楚璉「嫂子」,但實際上楚璉也比他小四歲,收他的紅包也沒什麼不妥當的。

走在最後進來的是司馬卉。

楚璉好些日子沒見她,在除夕夜見到了自然是高興非常,司馬卉比楚璉高了半個頭,今日她利落的髮髻上又戴了一根紅羽,顯得她更加高挑纖長。

司馬卉笑了笑,親昵地挽住了楚璉的手臂,隨後從腰間摘下一個紅色著纏枝花紋的荷包遞給楚璉,「璉兒,我就不似大將軍他們給你準備紅包了,這個你拿著,就當是卉姐姐給你的年禮。」

楚璉笑的開朗,也不矯情,順手接過荷包,「既然是卉姐姐準備的,拿我就不客氣收下了。」

楚璉收了一小沓紅包和一個荷包后,終於將所有人都迎進了和府。

這邊賀常棣小兩口在北境將新婚第一年的年節過的熱熱鬧鬧,那邊盛京城的靖安伯府可就沒這麼順心舒坦開懷了。

在明州戍邊靖安伯是肯定不能回來過年了,而在漳州查案的二少爺賀常鈺前兩日也來信說是不能回府。

大奶奶被居在大房院子里,聽說這兩日情緒不好,就連自己院里的事都是喬嬤嬤在暫帶管著。

賀老太君剛剛接過家事,又清算公中賬目,這麼一通突然忙亂下來,沒兩日身體的老毛病就犯了,了床。

大少爺賀常齊也不贊同祖母過於勞心勞力,特地囑咐了老太君身邊的劉嬤嬤讓她留心老太君的身體。

劉嬤嬤無法,至好趕鴨子上架,自己挑起一部分靖安伯府的擔子,將一部分交由木香處理。

劉嬤嬤不擅算數,所以賬目方面的事情都是木香來管著的。

年底,盛京城又流言四起,說是北境邊軍情勢危岌,恐怕五萬邊軍將士都凶多吉少。

聽了這個消息老太君身體越發的撐不住,甚至京中因為這個消息的傳播,好幾家世家都不與靖安伯府的來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