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零七章:借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七章:借衣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潘念珍以前就聽父親母親說過,盛京城是多麼豪華富貴,如今親眼見到的震撼更大。

不說府邸擺設、衣裳首飾,就一樣最簡單的膳食就比泗陽的那些豪富之家精緻美味百倍。

區區一個靖安伯府就是這樣,更不用說那些一等勛貴人家。

潘念珍覺得這次隨母親來京城是來對了,怪不得母親一直對盛京這麼念念不忘。

這麼一想,潘念珍就有些嫉妒從小在盛京城長大的那些世家閨秀。

她偷偷瞥了一眼坐在主位的賀老太君,眼神里閃過埋怨,明明盛京城這麼富貴繁華,明明靖安伯府這麼奢華榮貴,可是外祖母直到今年秋才願意接她們母女回來。

賀老太君已經有好一段日子沒這麼高興過了,她不斷的給母女兩人夾菜,瞧著她們吃的香甜酣暢的樣子,心裡一片滿足。

不管年輕的時候做了什麼,到底還是她肚子里爬出來的肉,賀老太君又只有這一個女兒,如今幾十年過去了,想必女兒也在外面吃夠了苦,得到了懲罰和教訓,這番回來隨著她好好過日子就是。

至於這個外孫女兒,賀老太君也不會吝嗇的去苛待。

五六個菜,原本三人吃是綽綽有餘的,加上老太君吃的少,應該還能剩下些才對。可沒想到,所有的盤子都被一掃而空,等到賀瑩母女放下筷子的時候,面前的幾個餐盤已經空空如也。魚香肉絲里的滷汁兒都被用麵皮兒沾了后吃光了。

放下碗筷后,母女兩這才意識到肚子脹的難受,再瞧見桌上餐盤的狼藉,饒是賀瑩臉皮再厚,也瞬間紅了臉。

在一旁伺候的丫鬟們一個個都尷尬的瞧著這對母女,木香看向賀瑩母女的眼神更是帶著鄙夷。

老太君卻眼神溫柔,心疼道:「吃飽了嗎?想吃的話,我叫廚房再去做幾道菜。」

賀瑩連忙搖頭,「不用了,娘,我們已經吃飽了。」

由於中飯吃的太撐,賀瑩母女在慶堂廂房裡直歇了一個多時辰,醒來后,劉嬤嬤就來領表小姐潘念珍去三房的松濤苑借衣裳。

到了松濤苑門前,劉嬤嬤就笑著給潘念珍介紹,「表小姐,這裡就是三表哥三表嫂的住處。」

潘念珍視線落在院內,寒冬臘月的,院子里竟然一點也不顯得蕭瑟,假山湖石后還留有片片蒼翠,一旁幾株臘梅開的正好。

她瞧了是又羨慕又嫉妒,若是在泗陽,這樣好的院子是要給家中長輩住的,哪裡輪得到他們這樣的小輩。原來,表哥們自小就是生活在這樣好的環境里。

劉嬤嬤沒聽到她說話,也不在意,只輕聲給她介紹別的景緻,也不知道潘念珍聽進去了沒有。

松濤苑的正房,小丫鬟已經將這件事告訴了喜雁、桂嬤嬤等人。

喜雁正帶著小丫鬟們給楚璉的首飾登記造冊。

她也聽前院伺候的丫鬟說府上來了一位姑奶奶,只沒想到這姑奶奶帶著的表小姐會來松濤苑。

她放下手中賬冊,帶著小丫鬟迎了出去。

潘念珍被客氣請進了松濤苑的正房,一路上劉嬤嬤已經委婉與喜雁說清楚了原由。

喜雁微微一笑,「既是這樣,那表小姐跟著奴婢這邊來吧1

潘念珍細細打量著松濤苑正房內的布置擺設,她眼神一掃,目光就落在了不遠處放在小几的書冊上。

那書冊是方才喜雁用來記錄楚璉首飾的,潘念珍拜訪的匆忙,她雖吩咐了小丫鬟們收起了首飾,可是那記首飾的賬冊卻一時忘了,直接放在了炕上的小几上,這才叫潘念珍看個正著。

潘念珍原本只是好奇,匆匆掃了一眼,等看到了冊子上記錄的首飾時,她駭了一跳,隨即跟隨而來的就是嫉妒和羨慕。

寶藍點翠金釵、珍珠玲八寶簪、紅寶石花開富貴步噎…她乍一瞅,就瞧見這般多的好東西,哪一樣拿出去不值幾百兩銀子!

在泗陽,這些首飾,就算是郡守夫人也沒有的。

潘念珍嫉妒的要死,她想著楚璉不過是三房的少夫人,竟然就有這麼多的首飾,又何況是長房和二房呢!

喜雁和劉嬤嬤等人一時沒注意到潘念珍的眼神,喜雁笑道:「表小姐,跟著奴婢這邊來,三奶奶的衣裳都是放在寢室里的。

雖然楚璉不在府上,但是喜雁還是按規矩將冬日裡的衣裳命人都拿了出來。

衣櫃一打開,潘念珍就被閃了眼。

她嘴巴微張,不敢置信的瞧著好幾個衣櫃的冬衣,眼裡儘是貪婪的神采。

喜雁看向這位外表翹起來嬌弱的表小姐,發現她眼神不對,順著她眼神望過去,就是幾個柜子的衣裳,喜雁蹙了蹙眉頭。

她壓制住了心頭的那股不悅,盡量保持平靜的說道:「表小姐,我們三奶奶的冬衣都在這了,這邊柜子里是今年新做的,三奶奶還未上過身,您在這裡頭挑幾件吧。」

喜雁指著的衣櫃里掛著冬衣是年底府上按規製做了送來的,一共五六套,都是按照楚璉留下的尺碼做的上等材質的襖裙、鑲毛比甲、褙子、披肩等。

潘念珍目光卻落到了另一箱衣裙上,那箱衣裙裡頭的幾件實在是太好看了,一幅裙的裙擺上竟然還綴了一圈米粒大小的黑珍珠,恰好點綴在衣擺處深色的纏枝紋上,又奢華又低調。

潘念珍情不自禁的就伸手指向了那套衣裙,眼裡熠熠生輝,「我就選這套吧。」

喜雁看向了她指著的那套衣裙,臉色一變,她輕輕吸了口氣,耐心解釋:「表小姐,實在是不好意思,這個衣櫃里的冬衣都是王妃娘娘賜給我們三奶奶的,可不能給您。」

什麼?王妃賜的?

潘念珍期望落空,卻一點也不甘心。

「我就借過去穿兩回也不行嗎?」潘念珍委委屈屈道。

喜雁愕然,她沒想到這位表小姐這麼死纏爛打,她剛剛的話可是已經說的很明白了。

魏王妃憐愛楚璉,年底就讓人送了一箱衣裙過來,旁的都可以借給這位表小姐,這些王妃賜的東西確是不行,自家奶奶還沒上過身呢,被魏王妃知道了也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