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一十章:送媳婦兒年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章:送媳婦兒年禮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在他懷裡坐起來,賀三郎一條長臂圈住她,以防她不小心從床沿滑下去。

錦盒設計的很精緻,側面有一個暗鎖,輕輕一撥,盒子就會彈開。

只聽到「啪嗒」一聲,錦盒打開,靛藍色的絲絨上躺著一枚羊脂玉佩,雪白雪白毫無一絲瑕疵,玉佩不大,只有大拇指大小,刻成一個形狀栩栩如生的駿馬。

駿馬身上的鬃毛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可見這玉佩價值不菲,玉佩上綴著編了金線在裡面的紅繩,顯然是戴在頸上的飾物。

楚璉的生肖是馬,與原書中的楚璉一樣。

她一雙澄澈的眸子泛著光,顯然對賀常棣第一次送的禮物非常喜歡。

她拎起這塊精緻的玉佩在賀三郎眼前晃了晃,甜蜜的笑道:「什麼時候買的?」

賀三郎俊容僵硬,他一直在觀察她臉上的神色,當他發現她嘴角真心的翹起時,才長長的鬆了口氣,天知道,他剛剛把新年禮物送出去的時候有多緊張,心裡更是忐忑到不行,他想過千萬種可能,萬一她不喜歡怎麼辦,萬一她嫌棄這塊玉佩低廉又如何,總之,所有的忐忑在看到她欣喜的容色時終於落定。

不過賀常棣一向是個彆扭的,聽到楚璉問話,也只是低聲答道:「去宿城的時候隨手買的。」

隨意個屁啊,這傢伙為了這個禮物也不知道躺在床上想了多少天,直拖到年二十七的時候才讓來越去宿城千挑萬選選來的,險些把來越給跑死。

這小小一塊羊脂玉,幾乎花完了他身上所有的積蓄,其實他想要買更好,只是他目前的能力也到此為止了。

楚璉明白他說違心話,她嘻嘻一笑,湊近了賀三郎,「我家夫君運氣還真是好呢,隨便買一塊玉佩就是馬的形狀,還是一塊不可多得的羊脂玉,若是有下次,不如幫我多買幾塊,讓我回京送人。」

賀三郎額角抽了抽,再買幾塊,不如現在就把他賣了吧。

楚璉攤手將玉佩伸到他面前。

白糯的小手正中映著雪白溫潤的羊脂玉佩,要晃花了賀常棣深邃的眼,他不解抬眉,用眼神尋問她做什麼。

楚璉扶額,鼓了鼓腮幫子無語的道:「幫我戴上啊,你買給我難道不是想我一直戴著嗎?」

賀三郎這才冷酷著一張俊臉,接過玉佩,撩起楚璉覆在身後黑髮,露出一截白膩的脖頸,隨後輕柔的將那塊馬形的羊脂玉戴在她的脖頸間。

瓷白肌膚掩映著金線相間的紅線,順著紅線目光就掃過弧度溫和的下顎,到達前方微微攏起的地方。

那塊玉佩就落在上方,像是最美麗的點綴,也像是他給她最深的烙櫻

楚璉掙開賀三郎攬著自己的手臂,轉過身來,甜笑著問他,「好看嗎?」

賀三郎容色溫潤,伸手撫了撫楚璉胸前綴著的玉佩,欣然頷首。

「好看。」他聲音低沉沙啞。

楚璉愕然,哪裡想到他這個時候都能情動,趕緊將玉佩塞進衣襟里,快速的下了床,走到桌邊,「你先休息,我這紅包還沒拆完呢,我拆完就睡。」

賀常棣俊容微窘,這次倒是沒攔楚璉。

反正他已經睡在媳婦兒床上,目的達到,也就不那麼計較其他的了。

經了剛剛那暖心又讓人心跳的一幕,楚璉其實根本就沒什麼心思拆紅包,只不過是為了避免尷尬這才又坐回桌邊。

心不在焉地打開司馬卉送的荷包。

紅色著纏枝紋的荷包本來就已經被楚璉拆開,楚璉微微傾倒,荷包里的東西就滑了出來。

溫熱的手心一陣冰涼,楚璉低頭掃了一眼,隨即就一愣,下一秒她手心攥緊,偷偷瞥了一眼身後靠在床頭的賀常棣,僵硬的笑了笑。

賀三郎眉心一擰,疑惑道:「怎麼了?那荷包里裝了什麼?」

楚璉忙道:「沒什麼,只不過是幾張銀票而已,我出去喚問藍端熱水進來。」

說話間就快步出了房。

賀常棣盯著媳婦兒的背影,眼眸突然深沉起來。

打個熱水,哪裡要出去喚人,耳房就在旁邊,一般主子屋裡都拴了叫鈴的線連著耳房,換丫鬟進來伺候的時候,只要拉一拉線就成。

楚璉到了外間撫了撫胸口,長吁了口氣,迅速將手心裡的東西藏了起來,這東西要真讓賀三郎那個蛇精病看到,心裡肯定會留下疙瘩。

幸好剛剛她是背對著他而坐的。

楚璉嘆口氣,叫了問藍,這才重回了寢房。

楚璉回來,賀三郎什麼也沒說,好似剛剛的事情他根本沒發現過一樣,楚璉洗漱后,他就攬著她睡了。

次日大年初一,即便是人煙稀少的涼州城,一大早的也能聽到幾聲稀稀拉拉的爆竹聲。

雖在北境,但是一應禮節卻是不能疏忽,楚璉一大早就起床去安排送給錢大將軍等人的拜年禮。

楚璉起身的時候,賀常棣還在睡,她輕輕給他掖了掖被角,並未驚醒他,小聲的穿衣下床了。

楚璉一出寢房,賀三郎就睜開了眸子,他先是盯著帳頂看了一會兒,片刻后,他一把掀開了被子,抽了屏風上的披風搭在身上就去了外間。

他一瘸一拐的模樣出來著實將外面守著的問青嚇了一大跳。

「三少爺,您這是……」

賀常棣冷冷看了她一眼,寒著聲道:「去守著門,別讓別人進來。」

問青驚訝地瞪著他,可惜在賀常棣冰冷眼神威懾下,很快就敗下陣來,帶著滿心的忐忑去守門了。

等到問青將門關上且退了出去后,賀常棣才到處翻箱倒櫃起來。

在軍營里待過一段時間的賀常棣順著蛛絲馬跡找東西飛快。

不多時,他從暖炕炕頭的枕頭下摸到了一塊質地冰涼的東西,拿出來一瞧,瞬間,便叫他渾身僵住了。

這也是一塊駿馬形狀的玉佩,同樣是羊脂玉,但是不管是做工還是玉的質地都勝他送的一籌。

他自小在世家勛貴中長大,一眼就能分辨東西的好壞,這塊玉一看就是有些年頭了,恐怕是前朝的老東西,說不定還是從皇宮裡流傳出來的,是真正的價值連城。

與這塊駿馬玉相比,他那塊就黯然失色起來。

可是楚璉卻暗暗將這塊玉藏了起來。

賀三郎心間暖意融融,他明白楚璉這麼做的用意。

賀常棣怔了片刻,又小心將玉放回原處,吩咐了一聲,叫問青進來。

他靠在床頭,容色冷峻,氣質清冷,在軍中練就一身迫人的威懾力讓問青情不自禁低下頭。

她與問藍是在鍾嬤嬤的教養下長大的,年幼的時候也沒有少見過三少爺,但是如今再在北境見到這位主子,總覺得渾身的壓力越來越大,到如今在他面前,竟然連頭都不敢抬一下。

問青緊張地咽了口口水,忐忑尋問:「三少爺喚奴婢是何事?」

賀三郎聲音如啐冰,「你們奶奶昨日收到的荷包是誰送的?」

問青沒想到他會問這個,又擔心三少爺和三奶奶之間有什麼誤會,連忙答道:「三奶奶昨日收到的纏枝紋的荷包是司馬將軍贈予的,奴婢是親眼瞧見的。」您可千萬被誤會了三奶奶收了別的不相干的人的東西。

賀常棣眼眸微微一眯,司馬卉,又是這個司馬卉!

楚璉是他媳婦兒,他來湊什麼熱鬧,這個可婆!

問青雲里霧裡的從寢房出來,搞不明白三少爺為什麼只問了一句荷包的事情就放她出來了。

獨自一人靠在床榻邊的賀三郎卻在深思。

原本他是不在乎那些身外物的,銀子什麼的夠用就成,況且他在軍中根本就沒花銀子的地方,但如今瞧來,不賺些銀子是不行了。

最起碼的,他送給自家媳婦兒的東西可不能被別人給比下去。

年禮一上午也就準備好了,讓莫成貴帶著家將們將東西都送去軍營派發了。

楚璉才忙完,秦管事就笑眯眯地進了堂屋。

這段時日,他一直忙活著楚璉布置的事情,人倒是比在盛京城的時候瘦了一圈,臉也不是那麼圓,變得有稜角起來。

俗話說,每一個胖子都是潛力股,瘦下來的秦管事倒也是個濃眉大眼的好男兒。

這未語先笑的笑面虎模樣,倒是真有兩分大管事的架子了。

楚璉坐在堂屋炕上喝著紅豆蓮子粥,瞧他進來時滿面春風的模樣,也笑了起來,「好事兒?」

到了楚璉面前,秦管事不忘禮節,先是恭敬給楚璉行禮,又道了新春吉語,然後才彙報正事兒。

「功夫不負有心人,小的終於將三奶奶吩咐的事情辦成了。」

楚璉雙眼一亮,秦管事的速度還真是叫她小小吃驚了一把。

她放下手中甜白瓷的小碗,「什麼時候可以開市?」

「最遲後日,蠻人不過春節,這個時候恰好是物資最為缺乏的時候,地點小的都打聽好了,一共十八處,東西這兩日就陸續運過去,只要人手一齊,立馬就能開市。」

楚璉毫不吝嗇的誇讚,「這件事你做的好,記得我與你說過的話,到時候咱們手上換得的東西先提供給北境邊軍,若是他們不需要,再照著我的計劃辦。另外,其中得到的抽成給北境邊軍四成,我們拿六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