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一十一章:魏王妃壽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一章:魏王妃壽宴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即便有了天大的好主意好點子,也要有舍有得,才會是長久之道。

這一點,秦管事很是佩服自家主子,若是這點子出自他手,要讓他嘴皮子一動就讓出四分利,他恐怕是還沒有這樣的胸襟。

秦管事記下了楚璉的囑託。

「還有,開市那日,我也去看看。」

秦管事當然高興,這也是驗證這麼多日他忙碌成果的重要時刻,能得到楚璉的肯定比讓他拿一分利更讓他驕傲和滿足。

魏王妃的生辰是臘月二十九,就是除夕的前一日。

魏王府雖然盛寵不衰,但是不管是魏王還是魏王妃都行事低調,正是因為他們這份不驕不躁,不華不奢,才叫承平帝更加看重。

往年魏王妃的生辰都是小聚,在府上辦個家宴也就罷了,因為本來就靠著年根,也不想驚動盛京城中的世家,可今年不同,今年是魏王妃整四十的生辰。

生辰還未到,不光是魏王,就連宮中太後娘娘都叮囑魏王妃今年要好好熱鬧熱鬧。

端佳郡主正在母親房間里,陪著母親一起寫請帖。

「母妃,楚六又不在府上,你請靖安伯府的那些人幹什麼1端佳郡主噘嘴,滿臉的不高興,那一府的,除了楚六和賀二郎,她就沒喜歡的。

魏王妃無奈地摸了摸女兒的頭髮,「都十五了,我和王爺要不是捨不得你想多留你兩年,你這個年紀都要嫁人了,做事還這麼沒分寸。」

端佳郡主噘嘴,「母妃,你又教訓我,我又不是不知道你話的意思,可是靖安伯府的那個世子夫人我就是瞧著不順眼,您忘記宮裡中秋宴席的那回事兒啦?」

「好了,多嘴的你!不過是請他們來吃頓飯,你再不喜歡,那也是錦宜的婆家,你那麼喜歡錦宜,若是想與她將這份感情延續下去,又怎麼能避開靖安伯府。」

端佳郡主翻了個白眼,「罷了,就依母妃的吧1

於是,靖安伯府次日就收到了魏王府的請帖。

魏王妃這次生辰雖然大辦,但相較於其他皇族仍然是低調的緊,京中受邀的世家總共也才十來家,所以這請帖就顯得泥足珍貴起來,也是與魏王府交好的象徵。

按照常理,靖安伯府是拿不到這張請帖的,往年靖安伯府就與魏王府沒什麼交情,這一次也不過是因為楚璉的面子,魏王妃才給靖安伯府發了帖子。

可不知道內里的人只會覺得這是靖安伯府面子大,可不是,賀瑩就是其中一個這麼想的。

賀老太君對能收到魏王府的請帖十分重視和高興,當即就命劉嬤嬤準備賀禮,賀瑩跟著母親後頭求了半日,老太君才答應帶她們母女去魏王府賀壽。

要不是府中女眷生病的生病,禁足的禁足,賀老太君身邊無小輩作陪,怕是也不會這麼輕易同意帶著賀瑩母女去魏王府。

臘月二十九這日一早,賀瑩母女就起身打扮準備了。

母女倆兒現在就住在慶堂的廂房,平日里伺候的人是老太君慶堂的丫鬟,小丫鬟們一個個都是經過精心**的,穿衣搭配自是不在話下。

大姑奶奶賀瑩和女兒潘念珍各從泗陽帶回來了個丫鬟,前者叫秋雲,後者叫平露。

平露比秋雲還要大一歲,今年已經十六,過年就十七了,長得嬌小羸弱,聽說在入府前是被當做揚州瘦馬教導過一段日子。

母女兩裝扮好一同去了慶堂的正房,賀老太君親自檢查了她們的衣著首飾,確定沒有失禮之處這才帶著她們母女乘馬車去往魏王府。

魏王府賓客盈門,站在正門迎客的是魏王府的小郡王和王妃身邊最體面的嬤嬤和女官。

潘念珍是第一次參加這種規制的壽宴,到底是膽小,從馬車上被丫鬟扶了下來,就低垂著頭跟在母親和外祖母身後,亦步亦趨。

魏王妃身邊的藍嬤嬤瞧見靖安伯府的老太君過來了,笑著親自迎接了上去。

「老奴給老太君請安了。都年根了,還要麻煩老太君過來,王妃昨兒還與老奴說了心裡過應不去呢1

藍嬤嬤是魏王妃身邊最得力的嬤嬤,是在宮中掛著女官品級的,其實根本就不用對各世家的貴婦們行禮,這般禮待靖安伯府的女眷,完全是看在魏王妃喜愛楚璉的面子上。

賀老太君在京中生活這麼多年,也是知道這其中彎彎繞繞的,她面容慈祥,年紀雖大,卻很容易叫人覺得親近。

「哪裡用你請安,老身今日能來參加王妃壽宴實在是榮幸之至,還請藍嬤嬤代老身先向王妃道一聲福祿壽全。」

站在一邊的賀瑩見母親對一個奴才這麼客氣,那臉上的不屑就露了出來。

眼前的人又不是王妃,只不過是一個奴才罷了,母親一個一品國夫人有必要這樣巴結嗎?莫非是年紀大了,越活越回去了?

藍嬤嬤是多精明的一個人,賀瑩的小動作完全掌握在她眼底。

「老太君真是客氣了,老奴一會兒見著王妃會轉達的,明兒就除夕了,不知道錦宜鄉君在北境可有消息傳來?」

藍嬤嬤這個時候故意在賀老太君面前提楚璉,聰敏人自然是立即就領悟了其中的意思。

賀老太君從來就不是一個遲鈍的主母。

這個時候藍嬤嬤哪裡是真的要問楚璉的情況,魏王妃在楚璉身邊專門派遣了兩名護衛,要是真有什麼情況傳到京城,魏王府的人不會遲於他們知道。

此時此刻提到楚璉只不過是想提醒她,她們能收到請帖與魏王府交好,完全是因為楚璉的功勞。

吃水要不忘挖井人。

老太君嘆息了一聲,「老身也未收到任何消息,這心裡一直記掛著璉兒那孩子,勞王妃娘娘掛心了。若是有什麼消息傳來,老身定然第一時間派人來告訴王妃。」

藍嬤嬤瞧賀老太君意會,也點到即止,客氣道:「您瞧老奴,這一嘮嗑就把時辰給忘了,讓老太君站在門口吹冷風,老奴真是該死,老太君,時候不早了,老奴帶您去後院。」

等在一邊的賀瑩早就不耐煩了。

直到祖孫三代上了魏王府安排的軟轎到了王府內院,老太君才尋到機會警告女兒。

「瑩姐兒,你方才那是什麼眼神?」老太君冷聲道。

賀瑩哪裡肯服氣,「娘,你與一個王府的老奴才說那麼話做甚,就算穿的再光鮮,也是個下仆,平白失了咱們的身份。」

老太君被女兒這句話氣的冷哼一聲,「你懂什麼!人家是宮中上了冊子的女官!那是有品級的,比你身份都高1

賀瑩愣住了,「那婆子是女官?」

老太君壓抑住怒火,不想在這個時候與女兒置氣,只是語氣越加的森冷:「收起你那些不該有的傲氣,今日來壽宴的非富即貴,你若是今天給我惹上了什麼人,我回去就將你送回泗陽。」

賀瑩脖子一縮,被老太君這麼一嚇,這才知道害怕。

她以前在盛京城靖安伯府做姑娘的時候,靖安伯府那時的地位並不如現在顯赫,甚至是還沒有爵位,爵位是老伯爺後來在戰場上拼殺來的。

所以並無多少機會接觸盛京的權貴,她哪裡會想到王府一個不起眼的嬤嬤就是宮中正式登記在冊的女官。

大武朝女官品級等同於外命婦,也就是說,藍嬤嬤最少也是七品誥命,這比她的身份還要高,而且女官向來被人高看一等。

經了這番,賀瑩今日在王府是徹底縮起了脖子。

跟在母親身後還有些膽小的潘念珍也駭了一跳,盛京城當真是藏龍虎,恐怕一塊石頭從天上掉下來,砸死的都是身上沾了半個官字的。

魏王妃在內院正廳待客。

今日來了許多身份高貴的夫人小姐,這其中就有內閣的幾位夫人,還有品級較高的皇親貴胄。

在這些人面前,就算是賀老太君也沒有一席之地。

她匆匆給魏王妃賀過壽,就識趣的帶著賀瑩母女退到了外圈。

那裡坐著鄭國公老夫人等幾個世家的老一輩兒,倒也自成一個圈子。

賀老太君一坐下,鄭國公府老夫人就與她打招呼,笑道:「這一圈子的,就咱們幾個老傢伙了。」說完,又看向跟在老太君身後的賀瑩。

鄭國公府老夫人與賀老太君是手帕交,對他們府上幾十年的事情很清楚,她微微蹙了蹙眉,繼續道:「瑩姐兒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老太君這會兒也放下了心中芥蒂,笑盈盈回道:「前幾日回來的,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帶著孩子在泗陽我也不放心,加上府中小輩兒都不在,人老了孤單,便想著將瑩姐兒接回來了。」

鄭國公府老夫人雖然心中不大同意賀老太君的這番做法,但當著賀瑩的面總不好說什麼。她點點頭,「接回來也好,咱們年紀大了,可不就想著兒女能承歡膝下嘛1

而後,鄭國公府老夫人又看向垂頭的潘念珍,「這位是……」

靖安伯府可沒有這般大的姑娘家,楚璉她見過好幾次,自然不會認錯。

老太君一笑,「我外甥女,和她母親一起從泗陽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