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一十二章:捷報入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二章:捷報入京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鄭國公府老夫人恍然,她又認真打量了潘念珍兩眼,小姑娘垂目害羞的樣子倒是比她母親討喜許多。

她是賀老太君的手帕交難免多問幾句。

「多大了,可許了人家?」

「今年及笄的,過了年都十六了。」

「那可是大姑娘了1

「可不是,我正愁呢1

鄭國公府老夫人低聲笑,瞪了老閨蜜一眼,「成,我知道你什麼意思,幫你留意著,若是有合適的人家,給你提。」

老太君自然是感謝好友幫忙。

坐在老太君身後的潘念珍沒想到兩個長輩沒說幾句話就提到了她的親事,到底是未出嫁的黃花閨女,臉頃刻漲的通紅,頭埋的更低了。

賀瑩卻變了臉色。

母親竟然想著將她女兒另嫁他人?

她們母女如今要錢沒錢,要權沒權,身上也沒有品級封號,而她又是死了丈夫的,就算是有靖安伯府出面,女兒又能嫁多好的人家?頂天也就是個身世清白的小官亦或是家道中落的勛貴之子。

與其這樣,還不如讓女兒留在靖安伯府。

若是這樣的話,她們母女這才能真正留在娘家。

這幾日在娘家住她也不是閑著的,府上一應情況,她都打聽了個遍。

她大哥家裡三個兒子,老大和老三成婚了,可二郎還是單著的,而且跟在晉王身後在潮州辦案,前途無量!

賀瑩打著如意算盤,被賀老太君方才與鄭國公老夫人的對話一刺激,更覺得自己的計劃要提前。

她這邊在心裡正籌劃著,就聽到鄭國公府老夫人對潘念珍道:「郡主來了,要帶你們小姑娘去玩兒呢!你這孩子也跟著去吧1

眾人朝著魏王妃身邊看去,那穿著一身明紅,披著白狐裘的嬌俏少女可不就是端佳郡主。

端佳郡主給母妃賀了壽,就得了魏王府吩咐的活兒,照應今日來府上賀壽的閨閣千金和皇室宗女們。

賀老太君笑著轉頭看了一眼潘念珍,「去吧,難得郡主有這個興緻,你們年輕小姑娘在一起話也多一些。」

不過想想又有些不放心,便吩咐劉嬤嬤也跟著。

潘念珍本來還猶豫,那群打扮嬌艷的少女里有一大半可都是身份高貴的,可剛抬頭就被母親恨鐵不成鋼的眼神一瞪。

潘念珍哪裡還敢違背,起身行禮就朝著端佳郡主那邊去了。

端佳郡主根本就不喜歡招待這些嬌滴滴的千金,瞧著就沒勁兒,今日若不是母妃的壽辰,她不知道早躲哪裡偷懶了。

她在心裡嘆息,楚六那廝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她在京城都無聊死了。

潘念珍一個靖安伯府的表親當然不能叫端佳郡主注意。

端佳郡主本就不喜與這麼多人在一起,也不過是應付罷了,想著之前母妃的吩咐,她將眾位千金帶到了梅閣院內。

臘月年根,正是梅花開放的季節,魏王府梅閣前朝的時候就已經有了,到如今百來年過去,老梅虯枝,開的花更是有風骨,魏王妃也愛梅,後來魏王又命人從各地進了好些旁的種類的梅花移栽。

現在的梅閣,可謂是百梅競放,飄香十里,早已成為盛京冬日一景。

梅閣梅園裡專門修了穿廊,穿廊里早布置了好些桌椅墩,穿廊兩旁布置了輕紗羅帳,放了炭盆,一進穿廊就一股暖氣襲來,當真是賞梅的好去處。

只是今日在梅閣賞梅並不是最終目的。

梅閣對面,一牆之隔,不時傳來男子爽朗的笑聲。

聽到這些隱隱約約年輕男子的聲音,大部分閨秀恐怕已經知道這梅閣賞梅的真正的目的了。

各人都互相對望著一笑。

穿廊里放置了琴棋書畫,可供閨秀千金們賞玩、消磨時間,更多的是在年輕的世家子面前展示。

端佳郡主將人帶來后,就往旁邊長榻上一靠,軟塌塌的一副沒了骨頭無精打採的樣子。

她對這樣的「相親宴」沒興趣,讓錦繡端了蜜水來喝了一口,喝完她就皺起了眉頭。

心中念叨:楚六怎麼還不回來,這麼好的景色,她們圍坐在一起烤烤肉喝喝酒釀多好,偏偏要陪著這些附庸風雅的千金在這裡賣弄,當真是無聊的緊。

潘念珍膽小,又有劉嬤嬤在一旁看著,也不過是坐在邊上瞧著中央的貴女彈琴作畫。

她目光中不無羨慕。

突然人群中起了一陣騷動,貴女們都圍在了一起,且對著一牆之隔的那邊指指點點,語聲興奮。

潘念珍忍不住好奇也站了起來,順著貴女手指的方向看去。

就在在一層紗簾的遮擋下,對面鏤空院牆內一個挺拔修長的男子走過。

渾身氣質雖然有些陰鬱,但是那張彷如被上天特意眷顧的面龐卻精緻的堪比水墨畫。

桃花眼微挑,眉心微蹙,舉手投足間彷彿都能輕易撩撥人的心弦。

年輕的男子穿了一身石青色錦袍,外罩深色的披風,腰間一塊萬福玉佩,黑髮束冠,君子斐然。

這般儀態,頃刻晃花了貴女們的眼。

潘念珍瞪大眼,久久回不過神。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好看的男子。

耳邊傳來低低的興奮之聲。

「蕭大人1

「他就是今年新科的狀元郎。」

「英國公這次可是長臉了。」

……

很快潘念珍就知道了方才那男子的名字——蕭博簡!之前國子監的才子,如今朝中的新貴!

年少有為!俊朗非凡!

只這短短的一刻,潘念珍的心就落到了蕭博簡身上。

蕭博簡雖然在院牆另外一邊,但也聽到了這邊閨秀們興奮的議論,他淡淡朝著這邊一掃,陰冷的眼神、完美的面容,明明看著就不像個正常的人,可偏偏這樣另類的氣質卻更讓貴女們欲罷不能。

蕭博簡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視線在潘念珍的方向多停留了一秒。

潘念珍被他這樣一看,一顆心臟險些從心口蹦出來。

她連忙伸手撫在心口,直到蕭博簡背對著她們坐下,她還痴痴望著那個方向,久久回不過神。

端佳郡主掃了潘念珍一眼,蹙眉,「她是誰?」

旁邊伺候的錦繡瞥了一眼,低聲在端佳郡主耳邊道:「回郡主,靖安伯府的。」

端佳郡主奇怪,不解的看向錦繡。

「郡主,她是靖安伯府的表小姐,姓潘,聽說是從泗陽來的,這兩日才到京城。」

端佳郡主又看了潘念珍兩眼,眉頭微微蹙了蹙。

她心裡記下了這件事,目光也掃向了院牆對面。

輕嗤了一聲,很是反感蕭博簡,不過就是個好麵皮的男人,這般故意勾引的做派,真是叫人不恥!

雖然梅閣里是場變相的相親宴,但是並未出什麼岔子。

貴女們在梅閣待到了快中午的時候,就被端佳郡主領走入席了。

午間席面沒過多久,宮中突然傳來了個好消息。

魏王妃坐在女眷上首,今日宮中的內命婦雖沒有人來,但是太后和皇后卻都各自派了親信的人送了禮,她們不來也不過是怕身份大壓了魏王妃的福分。

此時藍嬤嬤湊到了魏王妃耳邊笑著低語了兩句。

魏王妃一聽,雙眼一亮,笑眯眯地點點頭,「何時得到的消息?」

藍嬤嬤也很是高興,「方才宮裡送生辰禮的公公親口說的。」

那就是說這已經是確定板上釘釘的事兒,並非是人謠傳,不過想想是謠傳的可能也不大,這樣的大事兒誰敢開玩笑。

於是,眾人坐在下首就見到主位上的魏王妃面容祥喜悅。

大家都暗暗稱奇,魏王妃行事低調,平日里也喜怒不形於色,這般在人前毫無避忌的顯露情緒的時候並不多。

大家一個個都好奇的不得了,剛剛王妃身邊的嬤嬤明顯是說了什麼,才叫王妃這般高興的。

到底是魏王妃娘家的姐妹們更了解她。

坐在下首不遠處一個衣著華麗的中年夫人開口道:「不知王妃為了什麼事這般開懷?」

魏王妃嗔了說話的夫人一眼,「二嫂還怕我瞞著你們不成?」說著,她目光在滿廳的貴婦們身上一掃,也不再買關子了。

「這事兒我就算現在不說,今日你們回去了恐怕用不了多久也會知道。」

眾人都面面相覷,好奇魏王妃到底要說什麼好事。

魏王妃抿唇一笑,「剛剛宮中來消息,說是北境與圖渾人的戰役大勝了1

聽了魏王妃這句話,一時間,待客的大花廳內都安靜了幾秒,隨後就爆發了一陣悅耳的慶喝聲。

甚至有那會說話的夫人,忙道:「王妃真是個有福氣的,今兒生辰,宮裡就傳出這麼好的消息,都能說是雙喜臨門了。」

魏王妃慣常不喜歡人拍馬屁的,但是這次她卻沒有怪人,只是嗔怪地瞥了一眼說話的夫人。

滿廳的貴婦中,最高興的就屬賀老太君了。

她熱淚盈眶,這些日子她最擔心的便是在北境涼州的三郎了,如今得了這個消息,她怎能不高興。

今年終於能過個安心年了。

魏王妃生辰這日,北境邊軍大勝的消息像是瞬間炸開的煙花,頃刻間就傳遍了整個盛京城。

宮中承平帝是第一個收到邊軍捷報的,他當即親自召見報信的斥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