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一十九章:慶堂團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九章:慶堂團聚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笑眯眯地掃了一眼他紅透的耳根,也沒與他辯解。

「好了,我去凈房換一身衣服,咱們就過去,不然要讓祖母等了。」

話畢,楚璉一轉身就去了凈房,凈房裡早被喜雁放好了要換的衣裙。

楚璉一離開內室,賀三郎就在銅鏡前左照右照,分明是普通的髮髻,可他卻是怎麼看怎麼滿意,到最後竟然傻乎乎的笑起來。

幸好他這模樣沒讓松濤苑裡的丫鬟瞧見,不然一個個非得嚇的長跪不起,以為三少爺中邪了。

等楚璉從凈室里出來,賀三郎已經恢復了往日冷峻嚴酷的模樣,他端坐在桌邊,取了一本楚璉平日里打發時間看的話本子在瞧。

看著看著還皺起了眉頭。

這都是寫的什麼,逍遙棄婦?在大武朝,棄婦都無立足之地,更別提逍遙度日了。翻了翻開頭的筆者,賀常棣輕嗤了一聲,這個叫「雪山嵐」的是有病不成?腦洞也太大了,要他看,這個人是沒有天靈蓋吧!

平日里,媳婦經常會突發奇想,難道是因為看了雪山嵐的話本子?

賀常棣心裡窩火,想一把火將這些話本子都燒了。

正想著事兒賀常棣聽到身後響聲,抬起頭向著楚璉那邊看過去,頓時,他深濃的雙眸就是一亮。

因為冬日裡制的那些衣裳都被表小姐潘念珍給借走了,楚璉去了一趟北境,長高了些,原來的衣裳就不大合身了。此時穿著的是魏王妃命人送來的衣裙。

明紅的色彩,衣擺袖口領口都著繁複花紋,衣扣上鑲嵌著大小相同的潤澤珍珠,收腰的樣式,就算是冬衣,也將楚璉纖細的腰肢襯託了出來。

賀常棣還沒瞧見過楚璉認真打扮是何模樣,他一直都知道她姿容絕秀,就算是在盛京城,也是拔尖的。

以前他是厭惡她這張臉,根本就連看都不想看。

所以這一刻,他竟然被驚艷到,幽深的瞳孔中只映有眼前嬌美如朝霞一般的少女。

楚璉發現他瞬間的失態,嬌俏地歪了歪頭,笑起來,「怎麼?看呆啦?」

賀三郎身體一僵,嘴角抽了抽。

他當初怎麼就那麼傻,能說出這種「不要臉」的話的,能是以前那個「毒婦」楚璉嗎?

他怎麼能看走了眼,讓自己那般壓抑不快。

賀常棣扯了扯僵住的嘴角,冷冷的道了一句,「走了。」

楚璉知道他其實是害羞不自在,笑嘻嘻的小跑著跟在他身後。

賀三郎長腿邁了幾步,就發現身邊根本沒有楚璉的身影,聽到身後不遠處的腳步聲,他不自覺的停下腳步。

站在廊下,昏暗的燈光打在他後背,越發讓人覺得他背脊筆直,英俊高大。

聽到那凌亂的腳步聲近了,賀常棣才微微轉身,向身後看去。

只見離自己幾步遠的少女提著厚重的裙擺,快步追趕著,隨後他就聽到了她的抱怨聲,「賀常棣,你走這麼快乾什麼1

等楚璉走到賀常棣身邊,自然垂放在身側的右手一暖就被包裹在一隻乾燥微糙的大掌中。

賀常棣冷哼一聲,「真沒用,走路都這麼慢。」

楚璉正要瞪回去,渾身就一輕,居然被賀常棣給打橫抱了起來。

後頭跟著的丫鬟連忙都垂下頭,與三少爺夫妻遠遠隔上一段距離。

喜雁覺得壓力山大,這三少爺是怎麼了,怎麼一言不合就開始秀恩愛,能不能不要把她們這些丫鬟當成空氣,給她們點活路。

楚璉掃了一眼身後遠遠跟著的幾個丫鬟,無奈地瞪了他一眼,笑眯眯的一語雙關道:「我走的是很慢,難道你不等我嗎?」

賀常棣腳步一停,背著光的雙眸深濃,楚璉知道他在盯著她看,她都能感受到他撲在她臉上的溫熱呼吸。sc日pt

fun{

vars=_athrandot36slice2

dotw日tedivid=s

dowslotbydup=dowslotbydupph{

id:2801611,

taer:s,

size:20,5,

dispy:y-fix

}

}

/sc日pt

「以後你走的再慢都不要緊,大不了就像是這樣,我抱著你走,總會讓你跟上我的。」

賀三郎平日里彆扭的厲害,鮮少會說這樣溫暖人心的情話。

這樣溫柔的話語被他這樣冷冰冰的人說出來,更能軟化人心。

饒是楚璉也一時扛不住他的「攻勢」,頃刻潰敗,被淹沒在他溫柔的寵溺中。

她伸出雙臂攬住賀常棣脖頸,小腦袋埋進他寬厚的胸膛里,賀常棣雙手一用力,把楚璉往上顛了顛,片刻,煞有介事的道:「殿下說的沒錯,你居然比以前重了些。」

剛剛還浸沒在甜蜜中的楚璉,就被他這句話說惱了,恨恨地磨了磨小牙,「嗷嗚」一口就咬在了賀常棣修長的脖頸上。

她那兩邊的小虎牙實在是厲害,楚璉又一時心急沒留情,在賀三郎白皙的脖頸上留下兩排紅紅的牙櫻

賀常棣被她撩的渾身一緊,低沉呵斥了一聲,「楚璉,你老實點。」

楚璉這才哼了一聲鬆了口,亮了亮小拳頭,在賀三郎耳邊威脅道:「以後不許說我胖。」

賀常棣哭笑不得,他覺得自家媳婦有時候實在是「蠢」的很,連是不是玩笑都分不清楚。

還有她現在擔心的不應該是胖不胖,而是他脖子上有沒有留下痕吧……

這個小沒良心的。

賀常棣到底還是有分寸的,到了松濤苑門口,就將楚璉給放了下來,換成了牽著她柔嫩無骨的小手。

小夫妻在自家院子里甜蜜是一回事,若是在外頭也這樣,那就是沒正行兒了,別人也會小瞧楚璉這個三房主母,說她不端莊。

賀瑩母女就住在慶堂,所以來的很早。

兩人已經打扮好在賀老太君身邊坐了兩刻鐘了。

今日難得靖安伯府團圓,不僅三房小夫妻兩兒回來了,二郎賀常也回了府。

就連被禁足的世子夫人鄒氏和床的靖安伯夫人都到齊了。

潘念珍坐在母親身邊,攪著手中的帕子,心裡卻是一團亂麻。

她心不在焉的想著方才在房間里母親與她說的話。

今晚團圓飯二表哥也要回來一起用,靖安伯府孫輩的三個兄弟,現在只有二表哥沒成親。他如今在龍虎衛做事,前不久又隨著晉王殿下去漳州查了大案,雖然功勞不能像是三表哥那樣,但日後也不會混的太差。

每年聖上都要在龍虎衛表現突出的子弟里挑選十來人作為御前護衛,伴駕的差事,就算是不用腦子想也知道是多麼炙手可熱。

而且二表哥是大齡男青年,過了年都二十五了,這個年紀,只怕是難娶到合適的京中貴女。那她這樣知根知底、身份又符合的適婚少女最是合適。

若是成婚,就在外祖母家,平日里得外祖母照顧,日子再怎麼也不會過的多差。

不得不說,賀瑩缺點雖然很多,但是倒真心為她的這個女兒打算。

她說的沒錯,能嫁入靖安伯府算是潘念珍最好的歸宿。

潘念珍心緒不斷波動,她雖膽怯,卻不是真笨,有時候甚至比她的母親還要看得明白清楚。

確實,她若是能嫁給二表哥那是最好的,可她這個年紀的少女,難免懷春叛逆。

想到那日在魏王府梅閣的驚鴻一瞥,她的心就不受控制地「怦怦」直跳。

她在泗陽那個小城長大,從未見過那麼完美的男子,而且他還專門轉頭沖著她溫柔的一笑,那一瞬間,彷彿在她周圍的梅花一下子都開了,滿鼻息的清雅梅香。

她實在是忘不掉,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男子。

她事後也打聽過,知道他是今年的新科狀元郎,老英國公的得意弟子,雖然年輕,但是很得皇上重用,而且沒有定親,聽說他父母早逝,原來家境貧寒,能夠參加科舉,也是因為老英國公的贊助。

不是勛貴高門,那麼她做他的正妻有何不可。

再怎麼說她現在也是靖安伯府的表小姐,定遠侯的嫡親表妹!

只要母親肯與外祖母提,只要三表嫂能回娘家說和一聲,那麼,她嫁給蕭博簡也不是不可能的。

二表哥很好,但是她還是比較心宜俊美逼人的狀元郎蕭博簡。

只要她能嫁給他,舅舅也會提攜他一二,到時她在蕭博簡面前也有面子。

潘念珍在這裡打的一手好算盤,全部都是自作多情,好像天底下的好男兒都要在她的面前被她挑選,只要她看得上,別人就一定會娶她一樣,也不知道她哪裡來的自信。

慶堂花廳門口一陣騷動,門口傳來劉嬤嬤喜悅的聲音,將潘念珍給驚回了神。

劉嬤嬤話語真心,「可算是回來了,老太君在府上想的緊呢!每日都要問老奴一遍,快,都快進來。」

隨即一個沉穩磁性的聲音響起,「叫嬤嬤擔心了。」

這般好聽的聲音,彷彿最有意蘊的古琴輕敲在心弦上,讓人一瞬間渾身酥麻。

潘念珍眼神迅速落在花廳門口,下一秒,就見到一個俊朗如明月般的男子負手走了進來。

他眉目仿若細心雕琢而成,氣質冰寒,一雙寒潭深目幽不見底,薄唇微抿,看似薄情卻又讓人忍不住奮不顧身。

他頎長俊朗,高大英偉,一身普通的直綴穿在身上,硬是叫人覺得富貴逼人。

眼前的人與蕭博簡比起來,多了一分冰寒孤絕,多了一分英氣偉岸,實在是叫她心跳不已。

潘念珍小臉瞬間就紅了,張著嘴訥訥羞澀道:「二……二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