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二十二章:家宴落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二章:家宴落幕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還從未受過賀三郎這樣的待遇,而且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即便她平時臉皮再厚,這個時候也難免紅了臉。

趁人不注意的時候,楚璉瞪了賀常棣一眼,賀三郎裝作沒看見,之後仍然是我行我素。

楚璉無奈極了,後來也只能裝死,當做這種事情不存在。

不過旁人瞧了卻是嫉眼,尤其是大嫂鄒氏。

她偷偷瞥了一眼只顧自己用飯的賀大郎,自從她被禁足后,夫妻兩的感情更加淡漠了,妙真有了身孕,他偶爾還會去妙真那裡歇一晚,可她這個正妻的房間,他卻是幾個月都未踏足。

一想到這,她更是滿腔的不甘和記恨。

反倒是賀老太君瞧三郎夫妻恩愛很是高興,小夫妻兩琴瑟和諧,相信用不了多久,她就能抱曾孫了。

潘念珍垂著頭,眼底失落,他幻想著賀三郎身邊的人若是換成了她,那該是如何幸福。

木香站在角落,寬大的袖口下雙手攥的死緊,指甲將手心刺破了她都沒感覺到。

她眼底有一絲迷茫的神采劃過,眼前不遠處那對恩愛非常的年輕夫妻好像很清晰,又好像很模糊。

她一時好像被什麼迷住了一樣,看不清楚眼前發生的一切。

她是前世最後死了的那個楚璉重生的,那眼前佔了她原來身體的這個楚璉是誰?

還是她嗎?

木香眼中迷幻困惑的神采一閃,下一刻就變得清明狠辣起來。

怎麼可能是她!

她臉上從不會有那樣的表情!

木香本來就不笨,做為原女主,可以說她還是很聰明的,加上再次的重生,她更是比原來那一世活的清楚。

既然她能附在一個丫鬟身上再活一回,那那具原來屬於自己的身體現在成為了別人的,也沒什麼好稀奇的了!

只是她好奇,她那具身體里現在住的人是誰!

木香深深吸了口氣,將心底的疑惑全部掩藏住,她貪婪的再次看了賀常棣一眼,就垂下了頭,做回了別人心中認為的那個木香。

敵在明,她在暗。

如今這是她最大的優勢,經歷了上一世,這一世她要更加小心,徐徐圖之,她有足夠的耐心和毅力讓自己看上的獵物落進她布置好的大網中,永遠也逃脫不了。

垂頭的木香嘴角牽起,詭秘的一笑。

只是這次千算萬算的木香不會想到賀常棣早已不是前世那個陽光正直的俊美青年,而是經過罪惡醜陋的洗禮、涅槃而歸的賀三郎,性格與前世已截然不同。

賀常棣和楚璉夫妻風塵僕僕了多日才回了盛京城,賀老太君也不再留小夫妻兩,飯畢后,就吩咐他們早些回自己院子休息。

賀常棣和楚璉是扶著靖安伯夫人離開慶堂的。

今日家宴的主角走了,大房二房留下來也沒什麼意思。

先是賀二郎告辭,隨後賀大郎也撩袍站起,朝著老太君行了禮轉身就出了花廳,世子夫人鄒氏盯著賀大郎高大魁梧的背影狠狠咬住了唇,最後也由著身邊的喬嬤嬤攙扶著離開。

原本熱鬧的花廳只剩下了賀老太君和賀瑩母女。

賀老太君朝著女兒賀瑩揮揮手,「時候不早了,你們也去歇息吧1

賀瑩本來還有話想與母親說說,可是瞧母親臉上露出的疲憊也暫時咽下了肚子,拉著女兒潘念珍行禮離開。

從靖安伯夫人的院子出來后,就已是夜色濃重了。

府內道路兩邊都掛上了燈籠,在黑夜裡照出一片片昏黃的暖暈出來。

小夫妻身後跟著喜雁等人。

如今喜雁已是有了經驗,她低垂著頭看著眼前地面,慢慢走著,漸漸與前面的三少爺三奶奶拉開了一段距離,身後的幾個小丫鬟被她的極為懂眼色,也都規規矩矩的跟在喜雁身後,斂目慢行。

賀常棣牽著楚璉柔軟的小手走在前面,還是二月,夜晚寒涼。

楚璉一手被賀常棣整個包在手心裡,一手提著厚重的裙擺,被他廚跌撞撞。

她想把手從他手心裡抽出來,可是不管怎麼用勁,就是掙脫不開他骨節分明的大手。

賀常棣突然停下步子,那雙比夜色還要深濃的深目朝著她掃了一眼,楚璉抬頭,似乎是看到賀三郎抿了抿薄唇,下一秒,她的手就被他鬆開了。

正當楚璉驚訝時,賀三郎卻身軀一矮,一手攬住楚璉纖細的腰肢,一手從她的膝彎處穿過,隨後身子一抬,楚璉就被他橫抱在懷裡。

她嚇低呼了一聲,隨後小手就在賀三郎結實的胸前捶了兩下,氣惱道:「賀常棣,你幹什麼,快放我下來1

賀三郎垂眸看了楚璉一眼,低頭飛速在她馥軟白皙的臉蛋上啄了一口,聲音低沉磁性的在她耳邊警告,「老實點兒。」

楚璉懊惱極了,可是打他只會讓自己手疼。

朝夕相處的幾個月,楚璉早摸清了他的彆扭脾氣。

於是,她放軟了聲音哀求,「夫君,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走,喜雁她們還在後面呢1

兩人單獨在一起的時候,楚璉甚少會叫他「夫君」,大多數時候都是很直接的「賀三郎」,不然就是「賀常棣」。

此時被她嬌嬌紉簧「夫君」,而且楚璉此時還是蜷縮在他的懷中。

頓時,賀常棣渾身像是過了電一樣,全身都跟著僵硬了一秒,他深邃的鳳目瞬間變得越發的黑濃,薄唇更是抿成了一線,一雙長腿步伐也變得快了一倍。

於是楚璉就聽到了他喑啞的嗓音,「放心,現在是晚上,不該看到的,她們不會看到。」

在他呼吸發生變化的時候,楚璉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

心中叫苦不迭,她這哪裡是用對了方法,分明就是羊入虎口啊!

感受到他身體上的變化,楚璉霎時也是尷尬的不行。

她緊緊攥著他胸前的衣襟,也不打他會將她放下來的算盤了,只能伏在他懷裡,低聲與他打商量。

「那你到門口長廊的時候把我放下來好不好?」

松濤苑裡那麼多婆子丫鬟,要被她們親眼撞到,那才是沒臉呢!

賀常棣冷著一張臉,心裡似乎做了許久的掙扎,這才微微點頭,答應下來。

實際上,媳婦兒渾身軟軟的,抱起來好舒服,他一點也不想放下來,更想直接抱到房的大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