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二十三章:寢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三章:寢衣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當然這些隱秘的想法,賀常棣是打死也不會說出來的。

被嵌在他懷裡的楚璉心裡卻在暗自賭誓,下一次一定再也不穿這種不方便行動的裙子,好看是真的好看,可是走起路來實在是太坑爹了。

賀三郎說話還是算話的。

在廊檐前面一座假山旁就將楚璉放了下來,但是他並沒有直接走在前面,而是替楚璉整理好有些凌亂的衣裙,牽著她的手回了松濤苑的正房。

桂嬤嬤瞧著三少爺牽著三奶奶的手進來,嘴角是掩也掩不住的笑意。

賀常棣一進花廳,就朝著一旁的鐘嬤嬤問青問藍幾個使了個眼色,隨後就拉著楚璉直奔內室。

桂嬤嬤帶著景雁正要跟進去伺候,被鍾嬤嬤一把拉住了。

「老姐姐,我正有件事情要與你商量呢!這邊外頭今日讓問青守著吧1

桂嬤嬤瞧瞧已經消失在門帘后的小夫妻,又瞧瞧面前臉上帶笑的鐘嬤嬤,恍然過來。

忙拍了一把額頭,訕訕道:「是我糊塗了。」

於是兩人心照不宣的遣走了外間伺候的丫鬟婆子,只留下喜雁和問青在外面伺候,以防三少爺夫妻傳喚。

楚璉自從被賀常棣拉進了房,臉頰就不受控制發起燒來。

她心裡隱隱有一種感覺,今晚賀三郎不會放過她……

想起他養傷時,她在北境答應他的話,楚璉就又是羞窘又是緊張。

賀常棣好不容易將楚璉拐到了內室,怎麼可能還老老實實、安安分分。

幾乎是內室氈簾一落下來,楚璉就被他緊緊地攬在懷裡。

她身材嬌小,被賀常棣雙臂緊緊箍住,像是鑲嵌在他的身體里一樣。

楚璉嬌嫩的臉頰貼在他胸口,能聽到他強而有力卻又急促的心跳聲。

這心跳聲好像會傳染一樣,讓她情不自禁也心跳加速。

賀三郎大掌輕輕撫摸著她的背脊,好似是在安撫一隻要炸毛的小貓。

他低頭在她烏黑如墨的髮髻上輕輕吻了吻,而後低啞著嗓音問楚璉,「璉兒,你還記得之前答應過我什麼嗎?」

楚璉呼吸一窒,緊攥著他衣襟的小手倏而收緊,緊張地咽了口口水,楚璉硬著頭皮訥訥道:「今晚的菜的有點咸,夫君,我想喝水。」

實在是沒法子了,不然楚璉也不會用這麼拙劣叉開話題的借口。

她閉著眼睛,當真是覺得自己慫的沒法見人,原本以為這種事情眼睛一閉一睜就過去了,可真的面臨的時候,還是控制不住的緊張害怕。

畢竟前世今生,楚璉也都是第一次,聽說會很痛……現在她就成了縮頭烏龜,能拖一時是一時了。

楚璉還以為自己這話一說,彆扭的賀三郎會生氣,哪裡想到,片刻之後,頭頂上居然傳來一陣低沉好聽的笑聲。她趴在賀常棣胸口,都能感受到他胸膛的震顫。

楚璉一瞬間臉頰更紅了,這個傢伙是在笑話她?

她惱怒地推了推賀三郎,抬起頭來要看他臉上的表情。

一接觸到他微微彎起的雙目,楚璉就更懊惱了。

這……這個傢伙果然是在笑!

「不許笑1

賀常棣是個聽媳婦兒話的好男人,忍了忍,摒除了臉上的層層笑意,那張精緻的俊臉不時又恢復成平日里冷峻非凡的模樣。配上他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睛,很是能唬人。

楚璉瞧了頹喪,他這樣「道貌岸然」的樣子,瞧著比之前更叫她難受緊張了。

楚璉僵硬地扯了扯嘴角,「你還是笑吧。」

賀三郎無奈,放開了她,牽著她的手走到桌邊,摸了摸桌上的茶壺,裡面的水已經冷了。

他把楚璉按在桌邊坐下,轉身出去吩咐外間的問青送楚璉常日里喝的蜜水進來。

等賀常棣重新進房的時候,楚璉已經不見了……

賀常棣冰冷的俊顏出現了一絲龜裂,隨即「嗤笑」了一聲,又是寵溺又是無奈地搖搖頭。

平日里不是能耐的很,到了關鍵時候原來也是個「膽小如鼠」的。

不過今夜他有的是時間與她耗。

這麼想著賀常棣轉身出了房,還「好心」的吩咐問青喜雁進去伺候楚璉。

楚璉躲在凈房裡聽到外面賀常棣離開的腳步聲,撫了撫自己的胸口。

不知道為什麼,這明明是她想得到的結果,可是真的發現賀常棣離開了,她又有些說不出來的失落滋味。

還不等楚璉回過神,問青和喜雁就端著東西進來了。

「三奶奶,這是蜜水,不燙不冷,現在飲了正好。」喜雁笑著將茶盞塞到她手中。

楚璉臉上剛剛褪下去的潮紅就重又爬上了臉龐。

她捧著茶盞慢慢啜了一口,試探著問,「三少爺呢?」

旁邊的問青已經開始給楚璉準備沐浴的熱水了,喜雁回道:「像是去小書房了,三少爺走的時候只交代奴婢們伺候三奶奶。」

楚璉現在腦子混混沌沌的,繁亂的很,看著問青準備好了熱水,她揮揮手,讓兩人退下,寬衣后也就跨進了浴桶。

寢衣還是像往常一樣,放在屏風后的花几上。

凈房門口的守著問青怕她泡久了對身體不好,一刻鐘后就在屏風外提醒。

楚璉被她從思緒中叫回了神,擦乾了身上的水,伸手夠花几上的寢衣。

藕荷色上頭有素色鴛鴦的寢衣,直到楚璉穿在身上才發覺這衣裳有多曖~昧……

寢衣顏色本就素淡,加上輕薄,披在身上和沒穿也沒什麼分別,就連裡面淺綠色的小衣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氣鼓鼓的想叫喜雁進來重新給她拿上一件,但是一想到自己這些衣物都是桂嬤嬤看管的,瞬間就歇了這個心思。

她若是不穿,明兒讓桂嬤嬤知道,反倒是會落得她好一頓嘮叨。

桂嬤嬤是真心為她好,她總不能讓她難堪。

楚璉嘆了口氣,轉頭一想,反正賀三郎出去了,瞧不見,自己一個人在房,穿什麼寢衣都無所謂。

將旁邊的大氅取下披在身上,楚璉就出了凈房。

喜雁見三奶奶也沒說要換寢衣,自然是高興非常,她方才還在外頭琢磨該怎麼打消三奶奶換寢衣的念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