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二十五章:燕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燕好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等到酒液全部滑入喉嚨,他又輕輕嘬著她的舌尖,直到楚璉喘不過氣來,雙手緊緊擰著賀常棣的寢衣,他才放開她。

也不知道是因為**的酒液,還是賀常棣火熱的親吻,楚璉的小臉整個都紅透了。

她重重喘息了幾口,用控訴的眼神瞪著他。

但是她杏眸溢滿水霧,清湛灼亮,透著無辜,用那樣的眼神看人,只會叫已經到了剋制臨界的賀常棣更加忍耐不祝

他重重喘息了一口,彷彿是為了平復按捺不住的洶湧情潮。

賀常棣眼神緊緊鎖著面前的小女人,他目光愈加深濃,傾身就要再去吻她。

楚璉心緊張地都要跳出來了,連忙伸手抵住他。

委屈道:「賀常棣,都是你,我現在滿嘴都是酒味,好難受,我可不可以起身去漱口。」

見賀三郎只是盯著她,抿著唇也不說話,楚璉嘴角抽了抽。

她一雙澄澈含水的雙眸轉了轉,身子往後退了退,殷勤道:「夫君,我瞧你晚上沒吃多少,要不要再吃點宵夜,喜雁之前說她做了紅棗燕窩粥在紅泥爐上燉著,正好我也有點餓了。」

賀常棣這下終於開口,他微微低啞的聲音響起,尾音有些上揚,「怎麼,璉兒是擔心我晚上精力不濟?」

楚璉一愣,一秒后才反應過來他的話是什麼意思。

頓時臉色爆紅,沒想到這個在外人面前冷臉陰沉的傢伙在她面前竟然是個大流氓!

楚璉結結巴巴的,眼睛都不敢看他。

「沒……沒有……」

「璉兒還有什麼想說的,現在一併說了,不然過一會兒可就沒機會了。」他話說到最後,故意將調子延長,讓楚璉整張臉都紅的發燒。

楚璉視線不敢落在賀常棣的臉上,慌亂的四處瞟。

兩人因為喝了合巹酒,呼吸之間有一股淡淡的酒味兒。

楚璉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地,急急道:「我們在祖母那裡吃了飯,剛剛又喝了酒,你一定還沒沐浴吧,我出去叫問青她們進來準備熱水。」

說著爬起就要下了床榻,只是賀三郎長腿擋在榻沿,哪裡真的容她跑開。

楚璉費勁兒搬開他的長腿,兩隻瓷白的小腳剛踏在床沿邊軟毯上,堪堪才邁開一步,賀常棣從容自若長臂一撈就攬住了她纖柔的腰肢。

寢衣實在是薄的透明,長及腳踝的藕荷色寢衣下是凹凸有致的曲線,嫩色褻褲,淺綠色的小衣,以及系在光滑雪背上細細的兜衣帶子。

賀常棣眸色越發深邃,他只是手臂稍稍用力,楚璉又被帶回到床榻上。

他俯身往上一罩,覆在腰間的大掌忍不住輕柔地撫摸。

楚璉被他罩在身下,也顧不得身上誘人的寢衣了,只瞪著一雙水汪汪的杏眸無辜的看著他,像是一隻待宰的小獸。

「真不沐浴啦?」

楚璉聲線本來就軟糯,現在這樣溫軟的語聲更是叫賀常棣渾身發緊。

他騰出一手輕輕撫摸著她柔滑瓷白的芙蓉面,輕嗤了一聲,低啞的扶到她耳邊答道:「為夫回來的時候沐浴過了,不必再浪費了。」

話音一落,楚璉敏感的耳垂就感到一陣溫熱濡濕。

楚璉伸出雙手就去推他,她急迫的反駁,「可是已經一個下午了,剛剛又喝了酒……」

到了這個時候,賀常棣怎麼可能還軟下心腸,再說楚璉本來就是他的妻子,原本這種事情是應該早就有的,他們互相喜歡,他能忍到這個時候已經不錯了。

不等楚璉把話說完,她就感覺尖細的下巴被賀常棣捏住,他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在她臉上身體上逡巡著,彷彿是一個帝王在巡察著他的領土。

賀常棣眼神劃過她嫣紅的唇瓣,到微微敞開的領口,隨後是精緻的鎖骨,他突然埋頭覆住了那兩瓣微張著緊張喘息的嬌唇,先是淺淺嘗了兩口,隨後就是剋制不住的重重碾轉,舔舐。

楚璉驚喘,臉頰憋的紅透了,雙手不斷拍打著他結實的胸口,可是毫無用處,賀常棣只是微微一用力,就將她一雙小手壓在兩人胸口之間,動彈不得。

感覺到身下的小女人渾身軟化下來,賀三郎舌尖微微一用力,就撬開了楚璉的牙關,擒住了她檀口裡那抹嬌嫩的柔軟……

酒香混著內室里香爐的熏香,讓楚璉的腦子昏昏沉沉的,前後左右都被他霸道的包圍著,即便這個時候想使力,渾身也綿軟的沒有一絲力氣。

彷彿感受到楚璉還想要掙扎,賀三郎攬著楚璉纖腰的手臂旋即一緊,楚璉腰部被這樣一勒,算是徹底的放棄了。

楚璉心裡欲哭無淚,懊喪的想著,看來今晚她是逃不掉了。

賀常棣怎麼能這麼霸道!

似乎是感受到身下小女人的乖順,賀常棣微微放鬆,他輕輕鬆開了她的唇齒,讓她可以順暢的呼吸幾口。

隨後重又吻住她的小口,勾纏著她的舌尖,慢慢他捏著她下巴的大掌鬆開,朝著下面滑去。

賀常棣俊冷的面容這個時候也染上了潮紅,黑眸越發深濃不可測,他幽濃的視線里此時只有眼前的嫵媚萬千的妻子,他微微抬眸,稍稍鬆開了她的唇瓣,改為一下一下輕舔著她顫抖的舌尖。

楚璉突然感到肩頭一涼,那件薄薄的寢衣已經被賀常棣剝離了身體,她渾身一抖,下意識就要去擋,用力想要拉過旁邊的被褥,賀三郎就趁著她起身拉被子的時候,修長的指尖微動,那細細的綢帶就鬆開了。

等到楚璉摸到了被角,渾身上下也就只剩下了一件薄荷綠的淺色褻褲……

她震驚地瞪大了水潤的杏眸,覺得賀常棣從沒有這麼粗蠻過。

可惜她只抓住了被褥小小的一角,其他的部分被賀三郎的長腿壓在下面,她纖細的胳膊根本扯不動……

這一下,一角被褥是擋得住上面,擋不住下面……

賀三郎冷峻微紅的面龐瞧著深紅的鴛鴦錦被映襯著嬌妻雪白的肌膚,呼吸越發的緊促。

楚璉這會兒早蔫了,哪裡還硬氣的起來。

她可憐巴巴地拽著錦被的一角,擋在身前,軟聲商量道:「夫君,你就饒了我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