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二十七章:清晨(1)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七章:清晨(1)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她按住喜雁的手臂,對著她搖搖頭,輕聲道:「喜雁姐姐,你別多想,平日里三少爺那麼疼三奶奶,怎麼會欺負她。這是主子們的事,咱們做下人的還是不要摻和的好。再說了,三奶奶沒喚人,咱們這麼進去也不好。你想想三***性格,若是真的被欺負了,她怎麼可能不喚人呢?」

喜雁雖然還是擔心,但最終被問青給說服了。

這次回來,她們處處能看到三少爺對三***體貼,三奶奶也是有仇必報的性子,若真的受了委屈不會忍耐的。

兩個大丫鬟直守到了半夜,聽見裡面消停了,喜雁才長長的出了口氣。

問青也紅著臉放鬆了心弦。

主子們消停了,這裡也不必留兩個人值夜,最後問青還是叫喜雁先回去休息,她一個人在耳房值夜。

喜雁出了正房,沒直接去休息,而是去了桂嬤嬤那裡,將小夫妻終於圓房的消息說了。

桂嬤嬤這會兒也沒睡,就等著喜雁的報信呢。

知道了結果,桂嬤嬤雙手合十拜了拜,臉上露出了笑意。

她推了推喜雁,「這下好了,我也能放心了,若是以後三奶奶能誕下麟兒,我這個老傢伙也能安享晚年了。時候不早了,你快回去睡吧。」

喜雁瞧桂嬤嬤反倒是從床上爬起來穿衣服,奇怪道:「嬤嬤這麼晚起來做甚?」

桂嬤嬤笑的見牙不見眼,「六小姐身子骨瘦弱,這第一晚上定然不好受,我起來去給她燉些補身的湯,明兒一早就能喝了。」

喜雁見她興沖沖的,也不攔阻,「那嬤嬤忙完早些睡,我先回房了。」

喜雁與福雁同住一間。

喜雁回房的時候,居然還瞧見房裡亮著燈盞,她眉頭皺了皺,奇怪的嘀咕了一句,「這麼晚了,福雁那小妮子怎麼還不睡,在幹什麼呢1

說著就快步走到了門前,推了推門,誰知道門竟然被人從裡面插上了門栓。

松濤苑的這一個附屬小院里住的都是楚璉的大丫鬟,平日幾個人輪流值夜,不管是院門還是房門都是不插栓的。

院門口有守夜的婆子,外頭更是警戒森嚴,從未出過事。

喜雁心裡起了一絲懷疑,在門外輕聲喊了福雁一聲。

福雁聽到推門聲時就是一抖,她還以為喜雁今晚值夜會到明早天明才會回房,沒想到她這個時候就回來了。

她慌張的將手中緊捏的信封藏在枕頭底下,理了理衣裙,平復了一下呼吸這才裝作若無其事去開門。

門從裡面打開,喜雁進來瞧見福雁一身衣裳還沒換,顯然是沒睡的樣子,問道:「怎麼都半夜了還不休息,明兒可是你去三奶奶身邊伺候呢1

福雁走到床邊坐下,拿起一邊的針線框,「這帕子也就差半朵花了,我是想著完就睡的,沒想到時間過的這麼快,居然就半夜了。」

喜雁蹙眉,「帕子什麼時候不能,何必熬夜,好了,睡吧,不然明兒當差出了岔子,嬤嬤不會饒你。」

「嗯,我聽喜雁姐姐的,這就收拾睡了。下次必定不會這樣了。」

喜雁一邊換衣一邊瞧著福雁,總覺她今晚舉動奇怪,可是話里又問不出什麼,最後也只能作罷。

房間里的燈很快就被吹熄,黑暗中,福雁伸手摸著枕下的信封,眼睛忽明忽暗,最後,她咬咬牙,還是做了決定。

楚璉緩緩睜開眼,剛醒,她腦子還是迷迷糊糊的,可是身子一動,渾身的酸痛都一起襲來,差點叫她哀嚎出聲。

記憶像是潮水一樣猛然灌入腦海,讓楚璉有一瞬間的怔愣,隨後她就懊惱氣憤的不行。

這個賀三郎!昨夜既然不顧她的意願就那麼折騰她!

楚璉翻了個身,發現賀常棣已經不在,她伸手摸了摸旁邊的被褥,裡面不再溫熱。

皺了皺眉,正要喚人進來。

外間問青就聽到了裡面輕微的響動,悄聲走進了內室,站在放下帳幔的床邊低聲問:「三奶奶可需要奴婢服侍?」

楚璉沒想到問青就守在外面,頓時臉就紅了。

她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聲,聲音還帶著喑啞,「現在是什麼時辰了,三少爺呢?」

賀常棣雖然封了定遠侯,官職也下來了,但總歸是沒有與府上分開住,老太君、靖安伯夫人、世子夫人這些長輩都在,所以在靖安伯府,大家還是稱呼他三少爺,楚璉也當然就還是三奶奶。

問青笑著答道:「三奶奶莫擔心,才卯時末,三少爺半個時辰前就去演武場了。」

此時也不過才二月多,盛京的天氣還冷著,雖然內室里燒了地龍,但是這個時候賴床還是最舒服的。

得知時候還早,楚璉也不管了,她本就沒休息好,交代了問青一番,翻了個身又睡了過去。

問青嘴角牽起,小聲退了出去。

三奶奶昨夜累的厲害,三少爺早上去演武場的時候就交代她讓三奶奶多睡一會兒,就算是三奶奶要起身,她也是會勸的。

沒過兩刻鐘,賀常棣就回來了。

外間伺候的問青問藍給他遞濕毛巾。

賀三郎掃了兩人一眼,「你們奶奶醒了沒?」

問青嘴角帶笑,「兩刻鐘前醒過一回,還問了三少爺您,隨後又睡了。」

賀常棣堅毅冷峻的臉龐多了一絲溫柔,他把手中毛巾遞迴去,就負手大步去了內室。

分明只是大半個時辰沒見而已,他卻已經想念的緊了,想要立刻看到那張柔媚嬌憨的小臉。

熟睡中的楚璉總是感覺到臉頰鼻尖痒痒的,她不耐煩地伸手想要揮開。

纖細的皓腕從寬鬆的寢衣袖子里露了出來,那點子力氣在賀三郎面前簡直不值一提。

白皙手腕上有幾處曖昧的鮮紅,和脖頸間的那些痕如出一轍。

賀常棣深目一暗,執起她纖白的手臂就在那幾處暗痕上落下輕吻。

隨後將她手臂輕輕塞進暖和的被褥中。

他脫了鞋子湊近了楚璉,將身邊的小女人連人帶被子一起摟進了懷裡。

動靜太大,楚璉終於睡不下去了,睜開霧蒙蒙的杏眸,一張小臉因為熟睡帶著好看的酡紅。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