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二十八章:清晨(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清晨(2)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睜眼見是賀常棣,迷茫了一瞬間,賀三郎的輕吻就落在了她柔軟的唇瓣上。

楚璉立即反應過來,撇頭就要躲過。

怒道:「賀常棣,你昨晚說話不算話1

她全身都被他用被子包住裹在懷裡,動彈不得,現在能掙扎的就只有一張嫣紅的小嘴了。賀常棣低頭見到她小臉憋的通紅,忍不住低沉笑出聲來。

「為夫何時說話不算話了?」

楚璉一想到他昨晚厚臉皮,不知饜足的索取,就咬牙切齒,但是昨夜已經吃了虧,領教了他歪曲話語的程度,現在兩人又是在床榻上,她渾身還疼著,還是不要將他惹毛了。

楚璉撅了撅嘴,撇開頭,不想回答他這個問題。

賀三郎凝視著她已經變得通紅的白玉耳垂,微微一低頭,就含了上去,熱氣在楚璉耳邊蒸騰,她聽到他低啞的尋問:「昨晚是為夫不好,現在可還疼?」

楚璉被他這句一問,尤其還是在這麼曖~昧的情況下,雙耳上的紅剎那就席捲了小臉。

她抿著嘴不說話,實在是這種事情太難為情了。

再說賀常棣不是大夫,就算和他說痛,他又有什麼辦法。

賀三郎盯著自家媳婦閃難凵瘢心中已經瞭然。

「今早別去祖母和娘那邊了,為夫去派人說一聲。」賀三郎心疼媳婦,建議道。

他這句話一說,楚璉瞪大眼睛,直搖頭。

「不行1

她昨天還好好的,活蹦亂跳的,今早就不去長輩面前請安,別人會怎麼想!

楚璉不想與他討論這個話題了,調整了姿勢瞧著身邊英俊的賀常棣道:「今早去晨練了?」

賀常棣深眸有一瞬間的不自在,很快又歸於平靜。

他緊了緊懷中的妻子,「嗯,以前就有的習慣,後來去了北境軍中,錢叔嚴苛,每日早上訓練的時間更長。」

賀三郎哪裡敢把真相說出來。

其實昨晚兩人同房后,他一直盯著懷中的妻子根本興奮的睡不著,後來勉強眯了一兩個時辰。

等再次醒來的時候天還沒亮,楚璉趴在他胸膛上睡的正熟,微紅的小臉,白皙的肌膚,嫣紅的嘴唇,還有凌亂的寢衣。晨起時男子的谷欠望本來就強烈,賀三郎又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心愛的妻子就睡在臂彎里更叫人忍不祝

怕傷害到楚璉,賀三郎這才抿著唇黑著臉去演武場發泄了……咳咳……也順便去了繆神醫那裡一趟。

楚璉點點頭,根本沒注意到賀常棣眼裡別的心思。

身體動了動,楚璉埋怨道:「賀常棣,你鬆開,時候不早了,我要起了。」

就在楚璉掙扎的時候,賀常棣突然伏在她耳邊低聲說了一句話。

頓時,楚璉渾身就僵了,小臉一陣紅一陣白,恨不得現在掐死賀常棣。

「你……你居然去找了繆神醫1

賀三郎冷峻著臉,聲音卻沙啞:「乖,上了葯,我陪你去給祖母請安。」

咳咳……他昨晚給她清理的時候,特意仔細看過,那處因為他太過孟~浪,都紅腫了……

楚璉「嗷嗚」一聲,把被子蓋到頭頂,覺得這次自己是真的沒臉見人了。

一刻多鐘后,楚璉滿臉酡紅捂著臉團在被子里,聽到凈房裡「嘩啦啦」的水聲,平靜了好一會兒。

這個賀三郎居然真的不顧她的反抗親自給她上藥。

活該去沖冷水澡。

楚璉憤憤的想著。

隨後才喚外頭的問藍福雁進來伺候。

還有些難受,楚璉下床走路有點不自在,繞著內室走了兩圈才適應,問藍低著頭在笑,福雁垂頭眼角餘光卻都是羨慕嫉妒。

賀常棣穿著寬鬆的寢衣從凈房裡出來,不等問藍上前,福雁就搶先一步將手中干布巾遞給他。

她還要替他絞乾如墨的黑髮,賀三郎卻冷冷朝著兩人掃了一眼。

問藍立馬朝著兩個主子福了福身子,就要退出去,見福雁還一臉迷茫沒反應過來,趁著三少爺沒發火,問藍拉了福雁的手就將她拖了出去。

到了外間,福雁氣惱的將問藍的手甩開,不忿道:「問藍,你幹什麼1

問藍深呼吸了口氣,皺著眉盯著福雁,「福雁,你難道沒看見嗎?三少爺不喜我們待在裡面。」

福雁輕嗤了一聲,「我看你也太小心了吧!三少爺還什麼都沒說呢1

聽到她這話,問藍眉頭蹙的更緊,「福雁,我勸你一句,你雖然是三奶奶的陪嫁丫鬟,但也要知道分寸,想想明雁吧1

撂下這句話,問藍就轉身離開了外間。

她對這個福雁是越發的不喜,福雁真的當三奶奶是傻子嗎?三奶奶雖然平日里和氣,也不喜歡計較,但絕對不是個單純能被糊弄的。

就算沒有三奶奶,福雁以為三少爺就是好惹的了?

福雁是沒有去過北境,見過三少爺殺了多少人,不然她就不會有這樣非分之想了。

福雁卻一點也不屑問藍的警告。

三少爺現在對三奶奶是甜如蜜,可是等他知道三奶奶背叛他與陌生的男人來往,他心中難道真的會沒有一點疙瘩?

男人都容忍不了女人的背叛,尤其這個女人還是自己的妻子!

福雁嘴角翹了起來。

她忍了這麼久,不就是為了今天?

等到兩個大丫鬟從內室出去了,賀三郎臉上的神色才趨於溫和,他走到楚璉身邊,將手中的布巾遞給她。

楚璉翻了個白眼,才接過,自己起身,將他按在了梳妝台前的墩上。

繞到他背後,輕柔地給他擦起濕發。

「方才問藍她們不是在?」楚璉微微嘟嘴道。

賀三郎黑眸在看向銅鏡中的楚璉。

聲音冷硬,「我不喜她們伺候。」

楚璉的嘴角忍不住彎了彎,想起之前鍾嬤嬤與她說的。

她沒與賀常棣成親前,松濤苑除了掃灑的幾個粗使丫鬟和婆子,根本沒有有等級的丫鬟,賀常棣身邊的衣食住行一直都是常隨來越打理的。

「我可不會伺候人。」

楚璉說的是實話,她根本不會伺候人。享受過喜雁問青問藍她們的伺候,她的這些動作,根本就不叫伺候……

賀常棣深目帶笑,「除了榻上,為夫不用你伺候。」

楚璉一怔,瞬間臉頰緋紅,一把將布巾扔到賀常棣懷裡,不用她伺候那就自己擦吧!

嫌不夠,楚璉又狠狠瞪了他一眼,這個賀三郎怎麼回事,自從兩人關係更進一步后,他就整日里滿口彪黃段子,當真是討厭的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