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三十章:護妻狂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章:護妻狂魔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一旦哪個女子名節受損,面對的可能就是夫家休棄的下場,若是未出閣的,還會影響到家中姐妹的婚嫁。

劉嬤嬤突然回過神來,她小心瞥了一眼老太君的臉色,見她面色嚴酷,就知這件事怕是不好。

她想了想,還是決定勸解幾句。

「老太君,有些事,不是咱們親生經歷的,說不定有隱情也不一定。三少爺與三奶奶感情那般好,三奶奶怎麼會有事呢!您莫要多想了。」

賀老太君面色仍然是不太好看,不過好歹還有理智,她掃了一眼劉嬤嬤,神色不愉,「湘雲,你要記住你是誰的人。」

劉嬤嬤一凜,面色頓時蒼白,她立在旁邊,低著頭,再也沒有說一句話。

劉嬤嬤心情忐忑的也不知道站了多久,才聽到賀老太君說話。

「行了,剛剛是我話重了,這件事千萬莫要泄露出去,北境的事情我們也不知實情。不過,三房的情況這段時日派人注意著,還有,讓三郎媳婦當家的事,你也莫要提了。」

劉嬤嬤心下駭然,她怎麼也沒想到,三奶奶去了一趟北境,老太君竟然就與她離了心……

這如何是好,瞧這勢頭,日後賀府門楣還是要靠三房夫妻頂起來的啊!

老太君到底是年紀大了……儘管再不想承認,劉嬤嬤心底還是再清楚不過。

她擔憂道:「那這掌家權……」

賀老太君咳嗽了兩聲,讓她顯得越發的老態龍鍾。

「我會看著的,再不行,如今瑩姐兒也在我身邊,讓她幫忙照看著也不無不可。」

劉嬤嬤哪裡想到老太君心裡居然是這麼決定的……

她簡直不敢相信,讓大姑奶奶幫忙掌家……就沖著大姑奶奶年輕的時候做的那些混事,就覺著沒一點靠譜。

劉嬤嬤開始深深的擔憂起來。

在松濤苑過自己小日子的楚璉,並不知道莫統領將北境的事情私底下告訴了賀老太君。

好好想過一番的楚璉還是決定給靖安伯夫人做一道「糖漬山楂」送過去。

雖然賀常棣不同意,但是她總不能真的得罪婆婆。

當然楚璉也不是傻的,她先是派人去了繆神醫那裡一趟,隨後才吩咐身邊的丫鬟們準備食材。

這次她親自動手,就連打下手都沒叫身邊丫鬟。

晚飯前,糖山楂才做好,裝進食盒裡,她親自送到了靖安伯夫人房裡。

因為做的足夠多,楚璉還另外準備了一個食盒,準備次日去魏王府的時候帶上。

端佳郡主最是饞嘴,若是不給她帶些吃的,她可就要吵鬧了。

今晚睡覺的時候,賀常棣倒是老實。

雖然剛開葷,他忍得難受,可想想楚璉身上還沒好,最後也只能替她上了葯,抱在懷裡親一親揉一揉過過乾癮。

到最後,也只好認命去凈房沖了澡。

楚璉好眠,一覺到天明,身邊的大暖爐已經消失,她便知道賀常棣這是又一早去演武場了。

磨蹭了一會兒,等到賀常棣回來,她才起床。

夫妻兩在自己院子用了朝食,依然是去慶堂請安。

今日去的時候,賀瑩母女也在。

賀常棣穿了一身玄色直綴長袍,袍擺有祥雲紋路,腰間一塊古樸翠玉沉沉壓著,他發冠高束,露出飽滿額頭,身材高大修長,一張英俊冷麵猶如冬日裡湖面形成第一塊寒冰,渾身氣勢逼人,經過軍營歷練的賀三郎少了一絲陰鬱,多了一絲叫女兒家依賴的沉穩練達。

只是這樣氣質凜然的男兒在妻子抬腳跨過門檻的時候,卻貼心的伸手扶了扶。

也不知道是不是賀瑩的錯覺,今日再見這個外侄媳婦,總覺得她比前兩日更加明艷照人,像是一朵初初綻放的雍容玫瑰,散發著淺淡誘人的馥郁香氣。

坐在賀瑩旁邊的表小姐潘念珍盯著賀三郎,早已看呆了去……

夫妻兩給賀老太君請安。

老太君面色不是很好,只是隨意揮了揮手。

不知道為什麼,楚璉總覺得賀老太君待她的態度好似比以前冷淡了些。

賀三郎也似有所感,停留在祖母臉上的目光長了幾秒。

等到花廳中的眾位小輩都坐下,賀老太君才開始說話。

她先是打量了楚璉兩眼,見她一身淡紫色對襟齊腰儒裙,髮髻也是時下盛京流行的,烏髮間戴了一條紅寶石的額鏈,更襯得她膚若凝脂,笑顏璨璨。

見到這個花骨鏘保賀老太君突然就是有些不喜起來。

不過她臉上表情並無多少變化,只是尋問道:「三郎媳婦可是要出門?」

聽老太君問,楚璉頷首,「回祖母,端佳郡主昨日就派人送來帖子,今日孫媳恰好無事,便想著去王府拜謁一番。」

在旁聽著說話的賀瑩和潘念珍都是一驚,怎麼也沒想到楚璉回京第一個拜訪的竟然就是端佳郡主!

端佳郡主是什麼地位,母女兩還是有所耳聞的。

那日魏王府壽辰,潘念珍更是親眼見過端佳郡主。

郡主身份高貴,為人也甚是清貴高冷,根本就不輕易與世家貴女相交,那日有幾名勛貴家的嫡女上去攀談,都被端佳郡主冷淡推卸了。

這樣的端佳郡主居然會急急的派人給楚璉送帖子!

潘念珍心中全是震驚。

而賀瑩在吃驚之於,卻打起了小算盤。

賀老太君對這件事並無多少意外,之前楚璉就與端佳郡主交好,在去北境之前,她與魏王府來往頻繁。

「你去北境這一路,王妃幫了大忙,是該去親自登門好好酬謝一番,之前老身去魏王府,王妃還問起你,你今日去,莫要失了禮數。」老太君如是道。

坐在一旁的楚璉認真聽著,隨後點頭答應下來。

雖然老太君說的話沒什麼問題,可是楚璉敏感卻感受到了老太君與之前態度的不同。

她話是很客氣,但是卻並未盡到一個長輩的該有義務。

要是按照往常,賀老太君定然會吩咐身邊的人給她備上一份或輕或重的禮物。

畢竟,魏王府在這趟北境之行中確實是出了力的,受益者可不止楚璉一個人,可以說整個靖安伯府都受到了魏王府的照拂。

否則,魏王妃在自己重要的生辰,也不會去邀請賀老太君了。

賀瑩連忙朝著母親使眼色,盯著賀老太君的眼裡出現哀求之色。

老太君接觸到獨女的眼神,一怔之後,心就軟了。

想到自己的獨女這些日子在京中受到的冷待,心裡就不怎麼舒服。

她是有心將女兒一直留在京城的,女兒雖然年輕的時候「離經叛道」了些,但是如今年紀大了,性格也沉澱下來,知曉懂禮守分寸了。

只是因為聲名不好,又是個歸家的寡婦,在盛京貴婦圈中並不受歡迎,她幾次帶著女兒外甥女去參加宴會,都親眼瞧見女兒被排擠,老太君心裡怎麼能舒暢。

心中雖然怪罪那些貴婦都是趨炎附勢的,但是女兒年輕時候的荒唐事卻是的的確確存在的,如今回京被冷待她也沒法子。

不過現在若是女兒和外甥女能與端佳郡主乃至是魏王妃交好,或許這樣的情況就能有轉機。

挨不住女兒的懇求,老太君心軟的很快。

她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聲,「三郎媳婦,你今日是一個人去魏王府?」

楚璉雖覺得老太君口氣換的快,但卻沒想到會與賀瑩母女有關,聞言也只是如實回答。

「夫君也一同去,只不過夫君會先去左武衛。」

去魏王府的路和左武衛恰好的是相反的兩條路,賀老太君和藹的一笑,「既然你去時一人,那便叫珍姐兒陪著你一起吧,你們與端佳郡主年齡相仿,到時候三個姑娘在一起話題也多一些。」

潘念珍沒想到外祖母會這麼說,她臉上一喜,這樣的話,她與三表哥接觸的機會就更多了。

楚璉心裡一頓,臉上表情卻沒什麼變化,她不經意看了一眼老太君,又掃了一眼大姑奶奶母女。

心裡雖然不喜,但是祖母的話,她一個孫媳又如何好當面拒絕。

賀老太君明顯是想借著自己給賀瑩母女拉臉。

楚璉正要開口答應下來,賀常棣沉冷的聲音就在一旁響起。

「祖母,我要先陪著璉兒去一趟魏王府,王妃和郡主對璉兒照顧頗多,我這個做夫君還從未登門,未免有些失禮。如此,表妹跟著就不大方便了。」

賀常棣說話時,氣質清冷,如今他又得聖上重用,就算是賀老太君也不得不給孫些面子。

「既然如此,那你們夫妻便早些出發去吧,這次珍姐兒就別跟著了,等下次三郎媳婦去再帶上。」

「多謝祖母體諒,時候不早,我與璉兒就先告退了。」

賀老太君朝著夫妻兩揮揮手。

楚璉被賀常棣拉著起來,對著賀老太君福了福,就出了慶堂。

他們剛走,賀瑩就滿臉不甘。

她不忿道:「娘!三郎這是嫌棄我們母女?若是三郎嫌棄,女兒在這府上也呆不下去了,女兒明兒一早就帶著念珍回泗陽。」

潘念珍同樣愣住了,她還愣愣的回不過神,她沒想到,賀常棣居然就這樣拒絕了外祖母,還將她丟在了府里。

賀老太君被女兒抽噎的聲音哭的頭疼,心裡也是憋了一肚子火。

她如何看不出來,賀三郎剛剛的舉動明顯是為了護著楚璉。

她出口的聲音因此帶了一絲沉怒,「哭什麼!若不是你以前做出的那些荒唐事,三郎會當場拒絕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