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三十二章:烤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二章:烤鴨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當即情難自禁,又要逮住楚璉親密一番,卻被楚璉嚴詞拒絕了。

楚璉纖白的小手捂住他微薄的唇瓣,「不行,我一會兒還要見王妃娘娘。」

賀常棣隱忍的在她胸前微微捏了兩把,喑啞著嗓音低頭在她耳邊說了一句什麼。

楚璉頓時俏臉通紅,抿著紅唇說不出話來。

賀常棣黑眸凝視著她,攬著她的大掌又開始不規矩起來,楚璉知道他是個霸道的性子,連忙求饒答應下來。

賀三郎俊臉上這才又有了笑意。

「真想現在就到晚上。」

她聽到他低沉磁性的嗓音響起,恨恨地掐了掐他的手臂。

只可惜,賀常棣手臂肌肉堅實有力,疼的反而是楚璉自己。

片刻,楚璉問道:「你姑母到底是怎麼回事?」

大姑奶奶的事情她昨日就想問了,但是一回來賀三郎就耍流氓,根本就找不到機會開口。

恰好趁著這個機會問了。

府上知道二十年前事情的基本都是賀老太君身邊的老人,可以說是賀老太君的心腹,她想打探根本就不容易,而原書中更是沒有描述過這對母女,所以想要知道,最快的辦法還是問賀常棣。

他身邊得用的人多,加上還有婆婆靖安伯夫人,不可能一點風吹草動都不知道。

賀三郎手指點了點楚璉額頭,氣的想笑:「現在才想起問為夫?為夫還以為你不想知道這件事了1

妻子的信任和依賴,大大滿足了賀三郎的大男子主義。

讓他的心情更是舒暢了。

楚璉嗔了他一眼,她倒是早就想問了,可這個大色狼給過她機會了嘛?

賀常棣出生的時候,大姑奶奶賀瑩已經遠嫁了,所以他對這個姑母並沒有什麼印象,倒是靖安伯夫人對她印象頗深。

賀三郎知道的大部分有關於姑母賀瑩的事也是從母親口中聽來的。

賀瑩是賀老太君的獨女,也是當初賀府的大小姐。

那時,如今的靖安伯和賀瑩都還年幼,賀老太君跟著老伯爺行軍,當時賀家的根基還不穩固,家族又人口凋零。

靖安伯賀衍文比妹妹賀瑩大七歲,在老伯爺行軍的時候,賀衍文已經到了能跟著父母的年紀,可是賀瑩還小,只不過兩三歲,賀老太君無法,只好將賀瑩丟在祖宅給婆母照顧,又派了身邊得力的丫鬟看顧。

他們夫妻帶著兒子行軍打仗,祖宅就只有婆母和賀瑩祖孫兩個主子。

婆母年紀大了,很是溺愛孫女,賀瑩是她一手帶大到七歲的。其間,賀老太君和老伯爺也只回來過兩三次。

一直等到老伯爺立了軍功,封賞了爵位,這才在京中有了一席之地。

夫妻兩人才得了工夫去接年幼的女兒到身邊生活。

可年幼的賀瑩已經被婆母養成了嬌慣刁蠻的性子。

隨後賀家在盛京安頓下來,老太君想要掰正的性子時,一方面有婆母阻攔,一方面賀瑩已經定性,這事情就一直沒成,後來雖然婆母過世了,但是賀瑩已經長成了十幾歲的大姑娘。

老太君知道女兒本性難移,只能盡量約束著她,不能叫她惹出麻煩來。

好容易熬到了賀瑩將要及笄,老太君也是到處相看,要給她找一個好婆家。

可是及笄前一日,因為她突然發燒,居然被大夫診斷出來有了身孕!

賀老太君當即就氣的暈眩過去。

調查之下,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居然是府上一個英俊小廝的……可把老太君氣個倒仰。

原來賀瑩的婚事已經有了眉目,可家裡還未出門的姑娘居然有了身孕,怎好再嫁給高門?

於是只能託人將婚事作罷。

老太君為了瞞天過海,帶著劉嬤嬤親自給親女灌下了墮胎藥,將那偷情的小廝給亂棍打死。

為了掩飾這個家醜,老太君和老伯爺只好一狠心將遠嫁……

聽了賀常棣將這樁秘辛平淡的說出來,楚璉驚地瞪大了眼睛。

她嘴角抽了抽,很想說一句這個姑奶奶賀瑩也太沒腦子了……只是礙於賀瑩到底是賀常棣的親姑姑才沒開口。

賀三郎好似知道楚璉心中所想,他冷哼了一聲,「璉兒,你不必顧念著為夫,在為夫心裡,姑母就是個蠢人,那與她偷情的小廝雖然和她青梅竹馬,但是作為伯府的嫡小姐做出這樣的事,實在是不知廉恥。」

從賀瑩平日里待人接物就能看出來,她到底還是被老太夫人養殘了,一個嫡小姐匆匆遠嫁,還是泗陽那樣遠在天邊的小城,加上賀瑩本來就刁蠻任性,在京中聲評不好,只要是有心的人家都能猜個四五分出來。

怪不得就算過了這麼些年,她孀居再回京城,也受不到好臉。

想必老太君也是因為對有愧疚,認為自己沒有在她年幼的時候好好教導她,所以才導致她不討喜的性格,到如今,年紀大了,才會對她多了一份忍讓和包容。

楚璉眼睛眯了眯,上樑不正下樑歪,潘念珍在那樣一個娘身邊長大,恐怕性子也好不到哪裡去。

夫妻兩在馬車裡說悄悄話,時間過的飛快,不一會兒,馬車速度就減緩,隨後停了下來。

馬車外來越提高聲音道:「三少爺三奶奶,魏王府到了。」

賀常棣將妻子抱到一旁坐好,又替她理了理有些歪斜的單鳳釵,隨後才扶著楚璉下了馬車。

端佳郡主身邊的大丫鬟錦繡已經等在魏王府門口了。

她瞧著楚璉從馬車上下來,忙帶著丫鬟迎了上去。

「奴婢給定遠侯、錦宜鄉君請安。」錦繡笑著道。

楚璉忙扶她起來。

「王妃和郡主都在府上吧?」

錦繡過來扶著她,領著楚璉邊往王府走邊道:「鄉君,您不知道,我們郡主可是盼您許久了呢!王妃也很想念您,聽說您今日要來,郡主一早就起身了。」

跟在楚璉身後的賀常棣卻冷了臉。

瞧著自家媳婦被一個奴婢牽著走了,心裡酸溜溜的。

還有,那賤婢剛剛是什麼稱呼?

錦宜鄉君?

難道現在楚璉不是應該被喚作一聲「定遠侯夫人」?

長身玉立的賀三郎臉色頓時就黑了大半,抿著唇冷著臉,厚著臉皮跟著妻子進了魏王府。

剛拐過王府大門后的照壁,就見到一個年輕男子。

他一怔,便看到楚璉對著男子福了福身。

年輕男子俊眉修目,身量修長,穿著一身寶藍色蟒袍,上面著下山猛虎。

賀常棣心中已經對男子的身份有了數。

他邁開長腿兩步就跨到了妻子身邊,對著年輕男子行了個標準的禮。

「小郡王。」

魏王府的小郡王陸泰眉頭挑了挑,還了一禮,「沒想到定遠侯也來了,本郡王現在無事,不知定遠侯可有時間手談一局。」

賀常棣幽深的眸子與陸泰相交的瞬間就已經答應下來。

魏王府有兩位郡王,大郡王陸康已經在去年年初娶妻,現在在外地任職,只有過年的時候才回來,府中如今只有一位小郡王,還未及弱冠。

平日里楚璉來魏王府甚少見到這位小郡王陸泰,今日倒是有些巧合。

賀常棣朝著妻子看了一眼,就跟著小郡王去了王府前院的大書房。

楚璉由錦繡領著去後院見端佳郡主和魏王妃。

坐了軟轎一刻鐘才到魏王妃的主院。

轎子剛停穩,轎簾就被人從外面大力掀開了。

隨即就聽到一聲埋怨的嬌喝,「楚六,你是不是在北境樂不思蜀了,居然到現在才回來1

楚璉抬頭見端佳郡主半個腦袋都伸進了轎子,頓覺得無語。

她連忙從轎子里出來,笑眯眯的對她眨眨眼睛,「郡主安好。」

端佳郡主連忙扶起她,對她翻了個白眼,「好什麼好,我都快在王府里悶死了,就你在外頭逍遙快活。」

楚璉笑了笑,北境要真是能逍遙快活,也不會只有那麼少的人口了。

端佳郡主拉著她的胳膊,「快進院子,母妃還等著你呢1

兩人挽著胳膊進了正院,「楚六,你可給我帶了禮物,如果沒有,我可是不依的。」

楚璉笑起來,「郡主是想要珍珠瑪瑙,還是紅藍寶石?」

端佳郡主傲嬌撇開頭,裝作不想理她。

楚璉捂住嘴,朝著端佳郡主眨了眨一雙澄澈的大眼,「好了,我知道郡主最在意的還是這張嘴,我給你帶了新鮮的吃食,一會兒和王妃一起嘗嘗。」

楚璉這麼一說,端佳郡主才高興起來。

她嘴角彎彎的,「真的啊?快告訴我是什麼做的?」

楚璉抿嘴笑,「秘密1

「好啊,楚六,幾個月不見,你都學壞了,別忘了,你還欠我一頓烤鴨呢1

楚璉汗顏,這姑娘是有多喜歡吃烤鴨,都好幾個月了,居然還惦記著。

「反正我今日也無事,不如今天我們就做了,省得你一天到晚的想著1

「真的?」端佳郡主一雙桃花目亮亮的。

楚璉奇怪,「郡主,你居然這麼喜歡烤鴨?」

被楚璉這麼一問,端佳郡主突然沉默下來,臉上原本肆意的笑容也淺淡了。

「不是我喜歡烤鴨,是父王。」

楚璉訝然。

魏王爺?

端佳郡主舒了口氣,「其實是皇爺爺喜歡吃烤鴨,還有幾天就是皇爺爺的忌日了,父王這幾日一直不開心。」

楚璉真是沒想到只不過一隻烤鴨居然還牽扯到先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