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三十三章:紅狐狸毛披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三章:紅狐狸毛披肩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拍了拍端佳郡主的小手,「放心吧,我今天就教你做烤鴨,等你學會了,就可以給王爺經常做了。」

楚璉這麼一說,端佳郡主才高興起來。

兩人邊說邊走,很快就到了正院的花廳。

魏王妃一身銀紅的端麗宮裝,坐在暖榻上,神情溫柔的看著一同進來的端佳郡主和楚璉。

端佳郡主與楚璉一同給魏王妃見禮。

魏王妃身邊的藍嬤嬤連忙扶起兩人。

她笑眯眯的道:「王妃可是早就盼著鄉君回來了。」

魏王妃朝著楚璉招招手,「來,快過來我身邊,讓我好好瞧瞧。」

楚璉走近,雙手被魏王妃拉著。

魏王妃目光慈愛溫柔,上上下下將她仔細看了一遍,這才道:「瘦了,比去年冬可是瘦了不少,一會兒讓太醫來再請個脈。」

楚璉連忙搖頭,「王妃娘娘,不用了,府上的大夫已經看過了,我現在身子好著呢1

魏王妃虎了臉不同意,「李月已經與我說了,你在北境遇刺受了傷,雖說是找了大夫已經將傷治好,但是保不齊會留下病根,還是讓太醫再看看,這樣本妃也能放心。」

楚璉心中一暖,笑著答應下來,「那就麻煩王妃娘娘了。」

旁邊的端佳郡主撅了撅嘴,「楚六,你看,你一來,母妃眼裡都沒我了。」

魏王妃無奈地瞪了女兒一眼。

魏王妃瞧著楚璉今日身上穿著的衣裙,面色更加溫和,「沒想到這衣裙的尺寸都正好合適,端佳也是一個尺寸的。」

藍嬤嬤也高興的很,打趣道:「可不是,鄉君穿這一身真是好看,與郡主站在一起就像是姐妹一般。」

見到母妃和藍嬤嬤都這麼說,端佳郡主特意站到了楚璉身邊比了比,連她自己都吃驚道:「還真是這樣,楚六,你居然與我一般高。」

楚璉也覺得這樣的相似很是神奇。

如果仔細看的話,她與端佳郡主不但身材相當,就連眉眼間也有兩三分相似的地方。

這麼一打趣端佳郡主更是來了興趣。

她抱著魏王妃的手臂撒嬌搖晃著,「母妃,您前些日子不是給我做了兩套錦繡羅的衣裙,不如我與楚六一起換了來?」

魏王妃被女兒說了心動,眸光一閃,就點了頭。

於是,端佳郡主拉著楚璉去房間換衣裳。

等到兩人重新回到花廳,就連藍嬤嬤都看呆了。

一紅一藍相同樣式的衣裙穿在端佳郡主和楚璉身上,相同的髮髻,髮髻上戴了相同的首飾,手拉手一同站在魏王妃面前,當真就如親姐妹一般。

這一次給人的衝擊居然比上一次還要大。

楚璉有些不自在,她總感覺魏王妃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太過厚重了,彷彿裡面蘊涵著很是沉重的感情。

藍嬤嬤眼眶竟然忍不住霧蒙蒙起來。

端佳郡主拉著楚璉轉了個身,言笑晏晏的問魏王妃,「母妃,瞧我們好看嗎?」

魏王妃緊緊捏著手中的帕子,忍住自己快要潰堤的情緒,點點頭,「好看,好看1

端佳郡主拉著楚璉一同走到魏王妃身邊,嬌俏的對楚璉道:「楚六,怎麼樣,我說這套衣裙很好看吧1

她又上下看著楚璉,最後不甘心地皺了皺鼻尖,「你這麼好看,真是便宜了賀三郎那個小子。」

魏王妃見女兒說話愈發的口無遮攔,連忙拽了拽她的手臂,「端佳,怎麼說話呢!賀三郎如今可是聖上親封的定遠侯。」

端佳郡主翻了個白眼,「定遠侯有什麼用,還不是讓楚六受了傷,吃了那麼大的虧。」

在這一點上,魏王妃也是不滿,同樣認為賀常棣沒有照顧好楚璉。

李星李月兄妹一路上都跟隨在楚璉的身邊,北境發生的事情,魏王妃當然都一清二楚。

這時,楚璉道:「夫君今日也來了王府,被郡王請去了書房。」

聽到楚璉這麼說,端佳郡主頓時幸災樂禍起來,「楚六,你說賀三郎被二哥請去了書房?」

楚璉點點頭,不明白端佳郡主為什麼這麼興奮。

「哈哈,賀三郎真是活該,二哥可是最喜歡捉弄人了。」

啊?

陸泰喜歡捉弄人?

這都是一對什麼樣的兄妹啊!楚璉無語,有些為賀常棣擔心。

他這個蛇精病夫君不會真被人坑了吧!

端佳郡主話畢,就被魏王妃瞪了一眼,她拉著楚璉的手安撫,「你放心,泰兒雖然頑劣,但是並沒有壞心,定遠侯不會有事的。」

魏王妃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心裡也期望子能教訓一番賀三郎,叫他明白分寸,讓他知道楚璉雖娘家不濟,但還有她這個魏王妃撐腰。

話題就這麼揭過去,端佳郡主笑嘻嘻地擠到楚璉身邊,「楚六,你不是說你帶了新鮮吃食來?怎的還不拿出來?」

楚璉一笑,讓喜雁和問藍將東西都拿過來。

一個包裹和一個食盒都被擺放在桌上。

楚璉走過去親自打開包裹,從裡面取出兩條火紅的披肩。

魏王妃和端佳郡主都是識貨的,一眼就看出楚璉手中的是極品的紅狐狸毛。

端佳郡主吃驚道:「楚六,這東西你從哪兒弄到的。」

楚璉將兩條樣式略微有些差別的披肩分別遞給魏王妃和端佳郡主。

「北境帶回來的,也是我運氣好,正好碰到這批紅狐狸毛皮,就給王妃娘娘和郡主分別做了一條披肩。」

在大武朝,紅狐狸毛比白狐狸毛還要難得。

尤其是楚璉帶來的這兩條渾身沒有一絲雜毛的紅狐狸毛披肩,說是千金難得也不為過。

端佳郡主歡喜的當場就披在身上,還炫耀地轉了一圈,「母妃,您瞧,好看嗎1

魏王妃瞪了她一眼,轉頭語聲和藹的尋問楚璉,「這麼貴重的紅狐狸毛,這次也就罷了,我就收著,下次可千萬不要這麼破費了。」

楚璉小臉一僵,不好意思道:「王妃娘娘,其實沒費多少銀錢。」

她這麼一說,倒是勾起人的好奇心。

「沒費多少錢是多少錢?」端佳郡主心癢的尋問。

楚璉伸出纖細的手指比了個一字。

端佳郡主猜道:「一萬兩?」

楚璉扯了扯嘴角,咳嗽了一聲,搖搖頭。

什麼一萬兩,她在北境的時候身上連五千兩銀子都沒有……

端佳郡主捂嘴:「別告訴我是十萬兩1

「不是。」楚璉尷尬。

魏王妃也起了好奇的心思,她先是瞪了一眼端佳郡主,「什麼十萬兩,咱們王府都沒這麼多銀兩。錦宜恐怕說的是一千兩。」

「什麼!一千兩,這也太划算了吧!楚六你的運氣怎麼能這麼好,一千兩買這些紅狐狸毛,還是成色這麼好的,可是佔了大便宜呢1

端佳郡主咬著小手絹兒,嫉妒的發狂,怎麼自己就沒有這樣的好運氣,每回陪著母妃打馬吊都輸的金光。

楚璉呵呵一笑,咳嗽了一聲,「王妃娘娘,也不是一千兩,是一擔糙米……」

那個時候北境簡市才開,這紅狐狸毛是一個蠻人拿來換糧食的,被下面的人報給了秦管事,秦管事就給她送來了。

楚璉話一說出口,端佳郡主嗷一下就撲過來了。

「楚六,你這什麼運氣,快讓我蹭蹭,也太逆天了吧1

魏王妃聽了也是一陣無語好笑。

北境簡市的事情楚璉並沒在魏王妃面前提,但就是這兩件紅狐狸毛的披肩就足夠讓人嫉妒的了。

可見這其中的利潤有多豐厚。

與北境簡市其中的回報比起來,歸林居的收入現在對於楚璉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不管這兩件紅狐狸毛的披風多麼便宜,魏王妃和端佳郡主心裡都很感動。

這無關金錢,而是一種情意。

楚璉又將食盒打開,從裡面端出一個精巧的瓷盤來,「這是我昨日做的山楂球,郡主和王妃娘娘都嘗嘗。」

端佳郡主最是喜愛吃楚璉做的新鮮新奇的吃食,當即就捻起一顆滾著糖霜的山楂球放到了嘴裡。

外面甜而不膩的糖霜在嘴裡化開,咬上一口,甜中帶酸,酸卻又不澀,裡面連核兒都沒有,咀嚼后直接就可以咽下去。

酸甜可口,又不膩人,端佳郡主吃完了一個,迫不及待的又吃了一個。

魏王妃也捻起一個放里嘴裡,一邊品嘗一邊點頭讚歎。

「這裹著糖霜的小果子倒是味道特殊,酸酸甜甜很是開胃。只是這紋並不是山楂?」

楚璉沒想到魏王妃既然能嘗出來。

她點點頭,「王妃說的沒錯,雖然我把這個點心叫做山楂球,其實並不是山楂做的。」

山楂孕婦吃多了不好,楚璉多了個心思,做這道點心的時候,特意用了北境特產的燈籠果這果子外形和味道都與山楂很像,只是藥用效果與山楂完全不同。

吃了點心,魏王妃請的太醫也來了。

請的是太醫院最擅長外傷的閔太醫,等到閔太醫親自給楚璉請了平安脈,說是沒什麼大礙了,魏王妃這才真正放心。

閔太醫一走,端佳郡主便拉著楚璉去做烤鴨了。

魏王妃無奈,只好瞪了端佳郡主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