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三十九章:滑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九章:滑胎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坐在履楚璉微微張開了眼,澄澈的眸子中突然劃過了什麼。

她嘴角微微翹起,帶著一抹譏諷的弧度,輕聲道:「要來了嗎?」

賀常棣原本就心情不好,神色沉鬱,突然聽到家中護衛這樣慌慌張張稟告,臉色更是難看的不行。

「什麼事1

一旁來越也朝著報信的護衛使眼色,護衛還算是有些眼色,他極力按捺下自己的情緒,來到賀常棣的身邊說道:「三少爺,妙……妙真姑娘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了。」

說完那護衛低下頭根本就不敢看三少爺的臉色。

賀常棣渾身一寒,「與我們何干?」

面對這樣的三少爺,護衛腿肚子都打顫,他支支吾吾的,最終在賀常棣冰寒氣勢的逼迫下,一鼓作氣道出了實話:「大……大夫說,妙真姑娘滑胎是……是因為吃了三奶奶送過去的糖漬山渣……」

糖漬山渣?

賀常棣深邃的鳳目滿含著冷光,他只是盯著地上伏跪著的護衛,出口的聲音都冒著寒氣兒,「大夫是誰請來的?」

護衛面對這樣的三少爺,根本就不敢有一絲隱瞞,「是世子……世子親自派人去請的崇德堂的老大夫。」

「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賀常棣磁性的聲音里聽不出情緒。

護衛跪在地上鼓起勇氣看了看三少爺又看了看旁邊連車簾都沒動一下的馬車,有些話最終還是沒敢說出口。

他其實是不相信一向和善的三奶奶會做這樣的事的,但是大夫的指證和其中的利益,又讓他不得不相信這個兇手真的是三奶奶。

一想到三奶奶那張容顏昳麗,惹人憐愛的面龐下是一顆宛如蛇蠍毒婦的心,護衛就忍不住抖。

如今靖安伯府大房無子,妙真在懷孕幾個月後,就請了擅長婦科的大夫來診斷,大夫說十之七八懷的是男胎,雖然府上沒人說什麼,但是闔府上下誰不知道,不管是靖安伯夫人還是老太君都對妙真的肚子看的像是個眼珠子似的。

靖安伯夫人還親自將妙真接到身邊親眼瞧著,就是怕出什麼意外,可人算不如天算,肚子都大的像個球了,居然出問題滑胎了!

這大房的男胎沒了,若是三奶奶再有孕,可就是這靖安伯府的第一個小小少爺。

當真是好心機啊!

來越是知道三奶奶昨日給靖安伯夫人那邊送過糖漬山渣的,他在一旁連忙道:「三少爺,這件事定然不會是三奶奶做的,這其中一定有隱情。」

賀常棣轉頭瞥了眼滿臉焦急的來越,沒說什麼,只是招呼人馬趕緊回府。

來越也瞧不出來自家主子是什麼意思,但是他知曉之前三奶奶和三少爺好似賭氣了,如今這件事又突然跳出來,自家主子不會糊塗的腦子一抽,真以為這件事是三奶奶做的吧?

一傳十十傳百,不一會兒,就連坐在後頭馬車裡的喜雁都知道這件事了。

她一瞬間臉色煞白,她想起楚璉在請王妃和郡主嘗點心時說的話,喜雁雙手緊攥,心中默想著,到底是誰要害她們三奶奶!

小夫妻兩很快就進了靖安伯府。

在照壁后,馬車停下,賀常棣從馬上翻下,長腿邁出兩步走到馬車邊。

直接一把掀開了車簾,頓時就與楚璉微微驚愕的眼神對上。

因為天色已暗,又是在照壁后,馬車旁邊被賀常棣高大的身軀擋住,讓人根本就看不清馬車內的情形。

楚璉一對上他深濃的眼神就是一怔,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心情變得好起來。

「你真認為不是我做的?」

賀常棣搖搖頭,臉上的冷色融化了幾分,他溫柔地幫著楚璉理了理鬢邊的碎。

「為什麼?你就真的這麼相信我?」楚璉倒是好奇了,這件事,一般人都會想著兇手是她吧,況且他們剛剛還冷戰了。

賀三郎突然傾身在她唇瓣落下一個輕吻,聲音也變得柔和起來,「我的璉兒可沒這麼蠢。」

說實話,楚璉聽到這話還是很滿意的,證明他這個夫君並不愚昧,心中還是有她的,她的那些付出並不算白費。

楚璉狡黠的一笑,卻並沒有將自己的底牌現在就告訴賀常棣,她對賀三郎的考驗,不過才剛剛開始。

賀常棣突然神色變得嚴肅起來,「璉兒,為夫要你陪著演一場戲。」

如今敵在暗他們在明,這一場戲就讓那些人自己跳出來!

喜雁從後頭馬車下來時,就見到三少爺站在馬車邊冷著臉離開,來越苦著張臉回頭不斷對她使眼色。

喜雁盯著三少爺筆直挺拔的背影,心裡卻涼颼颼的,難道三少爺並不相信她們三奶奶?

這麼一想,喜雁的臉色瞬間蒼白,等反應過來,就見楚璉掀開車簾正準備下車。

她忙眨了眨眼睛,忍住眼裡的酸澀,上去扶楚璉。

走到散著朦朧光芒的燈籠下,喜雁才瞧清楚自家主子臉上蒼白憔悴,本就一張巴掌大的臉因為黛眉緊蹙、臉色煞白,顯得更小更嬌弱了。

喜雁心疼極了,何時見過自家生活肆意的三奶奶這個樣子,她眼眶熱淚忍不住就落了下來,這情形和他們當初在英國公府何其相似。

怕自己情緒影響了楚璉,她連忙在一旁低聲勸道:「三奶奶,你快打起精神來,您不是說了嗎?您做的那糖漬山渣並不是用山楂做的。」

楚璉虛弱的朝著喜雁扯了一個笑。

若不是此時還扶著楚璉,喜雁都要捂嘴大哭。

她雖知道這件事與三奶奶無關,但是三少爺不相信又有什麼用,到頭來吃虧的還不是三奶奶!

楚璉雖然渾身無力,臉色不好,但還是第一時間趕到了靖安伯夫人的院子。

此時,院內燈火通明,花廳內坐滿了人,就連被禁足多日的鄒氏也在。

上坐著靖安伯夫人和老太君,老太君旁邊是賀瑩母女,至於鄒氏,她坐在靖安伯夫人身邊。

大哥賀常齊正站在一旁與老大夫說著什麼,繆神醫將藥箱放在一邊,坐在下,老神在在地喝著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