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四十四章:楚璉有話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四章:楚璉有話說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他這句話一出,賀老太君一怔,臉色頓時就不好看起來。

楚璉也是一陣驚愕,無奈地搖頭,這個繆神醫我行我素慣了,他說這句話雖是為她打抱不平,可卻反而害了她,瞧老太君的臉色便能看出,這隔閡是越來越深了。

話說出去后,繆神醫就知道自己這話有些不經大腦。

可懊悔也沒用,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又不能收回來。

他朝著坐在上首的賀老太君拱了拱手,隨後在花廳里找了個離的遠的空位坐下。

賀老太君這時候也沒心思與繆神醫置氣,她臉拉下,目光忽然轉向坐在賀常棣身邊的楚璉,厲聲大喝道:「楚氏,你還有什麼話說1

楚璉倒是真沒想到,老太君第一個竟然是給自己發難,而且態度還這麼惡劣。

恐怕也有方才繆神醫那句話的「功勞」。

賀常棣一樣也沒想到,過了一夜,祖母竟然還是這般執迷不悟,這件事並非是沒有漏洞的,若是按照賀老太君以往的手段和腦子,這一夜過過來,定然已經查清真相。

賀三郎臉色一黑,就要站起身替楚璉說話,坐在他旁邊的楚璉卻一把拉住他的手,對著他輕輕搖了搖頭。

隨後她從容站起身。

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好像這不是被眾人質問的「公堂」,而是風景優美的花園湖景一般,她悠閑地掃了一眼,視線在鄒氏和大姑奶奶賀瑩的臉上停留的最久,最後與老太君渾濁卻犀利的老眼對視。

她澄澈的眼眸里沒有一點膽怯,花廳里的所有人下一秒就聽到楚璉的聲音。

「回祖母,孫媳不但有話要說,而且話還很多呢1

賀老太君臉色越發黑沉難看,而旁邊大姑奶奶賀瑩也被楚璉這樣漫不經心的態度惹出了火氣。

只聽到她冷嗤了一聲,「老三媳婦,你以為你裝成這副樣子,所有人就都會相信你?告訴你,就算是孩子保住了,咱們也不能當這件事沒有發生過!娘,我們府上可不能允許有這樣蛇蠍心腸的毒婦存在1

賀瑩的話說的很嚴重,她甩出這番話分明是想將楚璉攆出靖安伯府,讓賀常棣休棄她。

可惜她也沒什麼腦子,賀常棣與楚璉的婚事是太后的懿旨賜婚,豈是想休妻就能休妻的?何況楚璉現在還是有封號在身的。

「姑母,拜託您日後說話先從腦子經過,再擦亮您的雙眼。」

與大姑奶奶賀瑩這樣的人,根本就不能講道理,也不能給她面子。

到底是自己的女兒,雖然知道賀瑩的話不中聽,但是賀老太君心還是向著自己親生閨女的,她怒道:「楚氏,妙真就是因為吃了你做的糖漬山渣這才有了滑胎的危險,那孩子生出來雖說是庶出,可也是你兄長的長子1

老太君這句話一說,第一個愧疚的卻是靖安伯夫人,她不忍的看了一眼筆直站立在一邊的小兒媳,「娘,這件事也有我的錯,是我與三郎媳婦兒說我嘴裡沒什麼味兒,想吃糖漬山渣的。哪裡想到妙真挺著肚子最是喜酸……」

「你別說了,就算是這樣,這害人的糖漬山渣總歸還是她做的。」

到這個時候,恐怕只要是有心的人都發現了。

賀老太君的目的根本就不完全是解決妙真滑胎這件事,她只不過是想借著這個機會懲戒楚璉。

賀常棣拳頭緊攥,深邃的眸光一閃。

老太君本在靖安伯府就有威勢,靖安伯夫人重病多年,又許久不管家,性子也熬的柔弱了許多,被婆母這麼一反駁,到底還是沒說出話來。

楚璉好似根本就沒在意賀老太君迫人的厲言,她從容的往前走了兩步,歪了歪頭,嬌俏道:「祖母,雖然你認定了這事兒是我做的,可也要給我個為自己說話的機會吧1

賀老太君盯著楚璉,沒說一句話,她這是默認楚璉有可以解釋的機會。

賀瑩扯了扯嘴角,眼裡儘是得意,她今日倒是,她這個侄媳婦能辯出什麼花兒來。

楚璉又不是傻的,可不會真的由別人誣衊自己。

她轉頭對著靖安伯夫人的方向,「娘,不知道我送給您糖漬山渣還有沒有?」

靖安伯夫人劉氏忙點頭,「有,妙真只是貪嘴吃了一些,剩下的還在。」

話畢,靖安伯夫人轉頭讓身邊的大丫鬟親自去取來。

靖安伯夫人的院子離慶堂本就不遠,丫鬟的動作也很快,小半刻鐘,那盤楚璉親手做的糖漬山渣就放在了花廳中央的檀木桌上。

楚璉走到桌邊,伸出蔥白的指尖點了點甜白瓷碗中好看誘人的糖山楂。

「你們覺得這是什麼?」楚璉問道。

賀常棣一直緊緊鎖著楚璉的動作,此時見她這一問,心中突然冒出了一種想法。

大姑奶奶捂著嘴一陣大笑,「三郎媳婦,你莫不是在拖時間吧,我們又不是瞎子,難道連山楂都不認識?」

靖安伯夫人也滿臉不解,「三郎媳婦,這就是你送來的糖漬山渣,我親口嘗過的,酸酸甜甜的很是開胃。」

楚璉嘴角翹了翹,招手喚了花廳中一個小丫鬟過來。

小丫鬟戰戰兢兢,低垂著頭,聲音顫抖道:「三……三奶奶有什麼事?」

楚璉捻起一個包裹著糖霜的山楂遞到小丫鬟面前,「你吃一個試試,然後告訴我這是什麼?」

見只是這麼一個簡單的要求,她明顯鬆了口氣,顫顫巍巍的從楚璉白嫩的指尖接過那顆山楂球,隨後慢慢放進嘴裡。

酸甜的味道在味蕾上化開,不甜不膩,讓人吃了一個忍不住想吃第二個。

用心咀嚼后,咽下肚子,小丫鬟忍不住砸吧了兩下嘴,好似在回味剛剛那顆山楂球的味道。

「回三奶奶,是山楂,味道很好,奴婢第一次吃這麼好吃的山楂。」平日吃的那些山楂都酸澀的緊,沒想到這麼一處理,居然能這麼好吃。

貪嘴的小丫鬟忍不住朝著桌上那盤糖漬山渣多看了兩眼。

賀瑩翻了個白眼,楚璉卻笑了笑。

她揮手讓試吃的小丫鬟下去,又伸手拿起一顆山楂球,走到了繆神醫面前。

繆神醫笑了笑,「鄉君不會是讓老夫也吃一顆吧?」

楚璉盯著他,一副你懂的表情。

繆神醫好笑地搖搖頭,接過山楂球,放在鼻尖嗅了嗅,隨後又掰開,仔細觀察山楂球裡頭的結構,隨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他站起身,一手捏著一半山楂,幾步走到賀老太君的身邊。

拱手道:「老太君,這並非是山楂,而是出自北境的一種燈籠果,其味道與山楂很是相似,但是功效卻完全不同。山楂消食健胃、行氣散瘀,但是孕婦卻不能多食,北境的燈籠果性症偏溫、補氣安神,按效用來說可做安胎的配藥,孕婦食之有利無害。」

這麼一對比,楚璉用的這種北境的燈籠果效用就與山參差不多。

繆神醫這席話一出,幾乎是整個花廳的人都呆住了。

什麼?

那桌中央的白瓷盤裡不是山楂,而是什麼北境的特產燈籠果!

這怎麼可能!

一旦這盤山楂不是山楂,那這件事就與楚璉沒有一毛關係!

而有的人臉上的表情可不是一個震驚就能形容的了。

瞬間,鄒氏臉色就變得慘白,寬袖下,她緊緊捏著雙手,尖尖的指甲將手心戳破她都沒有任何感覺。

就在繆神醫道出真相后,賀三郎眼中劃過一抹奇異的神采。

賀老太君和賀瑩,甚至是潘念珍都是不敢置信的。

「你說什麼,這分明瞧著就是山楂1賀老太君分明是還有些不信。

繆神醫呵呵一笑,「若是老太君不信老夫的話,大可以尋太醫院的太醫來辨一辨。」

繆神醫這麼一說,花廳中的人已基本都信了。

楚璉朝著上首的賀老太君、靖安伯夫人等人福了福,「祖母,母親,我的話說完了。」

靖安伯夫人滿臉內疚,「璉兒,是母親錯怪你了。」

賀老太君卻並未道歉,她深吸了口氣,眼睛閉了閉,彷彿是在平息自己翻湧的情緒,好一會兒才睜眼。

她掃了一眼花廳里的眾人,這才軟了口氣,「既然這件事與三郎媳婦無關,三郎媳婦就坐到一邊去吧1

楚璉這才轉身重新坐回到賀常棣的身邊。

賀三郎看了一眼楚璉平靜無波的杏眸,心口卻酸脹的難受,剛剛她不讓他插手,原來是她早已有了防備。

若不是對祖母和母親沒有十足的信任,楚璉又怎麼會凡事都留一線?

那麼,她對他是不是也留了一線?

這麼一想,賀三郎的臉色就越發的不好了。

夫妻兩沒心思聽賀老太君說了什麼,只突然聽到老太君用力拍了一把小几,隨後就是老太君沉怒的聲音,「給老身查,便是將府邸翻個個兒,老身也要知道這次是誰的惡毒手筆1

老太君是真的暴怒了!

有點腦子都能看出來,楚璉這是遭了別人的惡意陷害。

靖安伯府子嗣不豐,賀老太君最忌諱的就是做什麼事傷了孩子、血脈,在靖安伯府,勾心鬥角可以,甚至是貪墨家財也可以被原諒,惟獨就是謀害子嗣這一項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