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四十五章:和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五章:和離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三郎這個時候站起來,「祖母,這件事便交給孫兒來查吧。」

賀老太君看了一眼她這個最爭氣的孫,又看了一眼緊蹙眉頭的大郎賀常齊,想了想道:「事關我賀家子嗣,便將此事交與你們兩兄弟。」

兄弟兩一同道是。

早上這場問責到了這裡暫時都散了。

賀老太君也吩咐各房都回去。

慶堂花廳旁邊的耳房,木香聽著小丫鬟的彙報,一張俏臉上陰雲滿布,等到小丫鬟離開,她一把將身旁小几上的茶壺給砸了。

剛沏的熱茶全部灑在花紋繁複的地毯上,讓地毯浸濕了一大塊。

她雙拳緊攥著,心中震動,她怎麼也沒想到,她布置的精妙的局面,竟然會被她這麼輕鬆的就化解掉。

那個待在她身體里的女人到底是誰!

鄒氏回了自己院子后,惶恐不安。

喬嬤嬤端了茶要送到她手中,被鄒氏一把推開。

喬嬤嬤無法,只能將煎茶放到一邊。

她試著安慰鄒氏,「大奶奶,您這個時候千萬不能亂。您放心,現在並未查到咱們頭上,之前那個丫鬟也被老奴處理了,就算是大少爺三少爺對您有所懷疑,您只要咬死不認,他們找不到證據,又能拿您如何?」

慌亂恐懼中的鄒氏聽到喬嬤嬤這席話突然就鎮定了下來。

她拉著喬嬤嬤的手,語氣也變得平靜許多,「對,嬤嬤你說的對,就算查到我頭上,我不認他們又能拿我怎樣1

喬嬤嬤點點頭,「就是這樣的,大奶奶,越是在這個時候,咱們越是不能自己亂了陣腳。」

可裡間她們主僕話音剛落,外間就傳來一陣嘈雜聲。

鄒氏渾身一震,轉頭看向喬嬤嬤,喬嬤嬤蹙起眉頭,安撫的拍了拍鄒氏的手,「大奶奶您先休息,老奴出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這幫丫頭是越來越沒管教了。」

鄒氏疲憊地點點頭,靠在軟榻上閉目養神。

喬嬤嬤掀開氈簾,入眼就是跪在堂中央的近水。

近水顯然是被用了刑,雙手和雙臂上還留有血跡,她趴在地上,嗚嗚哀哭。

喬嬤嬤一見她這模樣,心裡咯一聲。

僵硬地抬頭看向上首坐位,只見賀常齊和賀常棣兄弟高坐在上,全部眼神冰冷地看向她。

容貌沒丁點兒相同的兄弟兩,這一刻,眼神中的冷光卻是出奇的相似。

「喬嬤嬤,把大嫂請出來吧1賀常棣聲音雖低沉好聽,但卻像是催命的符咒。

喬嬤嬤渾身一軟,如果不是她靠著門框,這個時候已經跌在了地上。

即便是見多了這種陣仗,可是面對這對兄弟的時候,她還是保持不了鎮定。

她聲音顫抖,「大少爺、三少爺,大奶奶她……她剛歇下……若是有什麼事,還……還是先與老奴說吧。」

「她還有臉歇著?」

一貫和氣的賀常齊這次也是動了真怒。

他原來就對妻子失望,想著若是能這麼將就著,也就湊合過吧,可鄒氏居然做出這樣的事。

毒害他的子嗣,嫁禍給妯娌,當真是好一個「精明」的當家主母。

喬嬤嬤一瞧,就知道是真的不好了。

她目光兇狠的看向趴在地上的近水,「嗷」的一聲嚎叫,就扑打上去。

「你這個小賤人,你對大少爺和三少爺都說了什麼!讓他們誤會大奶奶,你這個出賣主子的賤人,看我今天不打死你1

喬嬤嬤一瞬間似瘋婦一般,拽著近水就死命毆打起來。

她這突然的動作就連賀常棣和賀常齊都沒來得及攔阻。

近水被就被用了刑,趴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哪裡還有力氣反抗喬嬤嬤,被結結實實的揍了好幾拳。

幸好一旁帶著護衛的來越叫人拉開的快,不然近水還真有可能被喬嬤嬤打死。

近水困難的咳嗽了幾聲,隨後也滿臉怨恨地死死盯著喬嬤嬤,她恨聲道:「想打死我死無對證!沒門!告訴你,就算我死,我也要拉你們一起1

喬嬤嬤色變,知道只這一次沒出手成功,這一招便失敗了。

她因為剛剛的廝打,髮髻散亂,有幾縷落了下來蓋住了半邊臉。

頭髮下,她臉色變了又變,最後她牙一咬,好像終於做了什麼決定,轉頭一把抱住賀常齊的腿,大哭道:「大少爺,這一切都是老奴做的,與大奶奶沒有任何關係。是老奴一時鬼迷心竅想出的法子。三奶奶也是老奴算計的,大奶奶與您夫妻這麼多年,您還不知道她的性格嘛,雖然爭強好勝,但是並無多少心機,就憑她那膽子,如何敢謀害子嗣1

喬嬤嬤哽咽著,「是奴婢看不下去,不想讓大奶奶受委屈才做的這些安排,老奴是大奶奶的奶娘,大奶奶是為了護著老奴,這才什麼也沒說。大少爺,您就看在大奶奶與您多年夫妻感情的份兒上,看在安姐兒和琳姐兒兩個小小姐的份兒上,饒了大奶奶這次吧1

喬嬤嬤雖然這番話將全部的罪責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並且說的極為可憐。

但是賀常棣和賀常齊卻都絲毫沒有動心,若是往日里大房夫妻還沒有生嫌隙,或許喬嬤嬤這樣說會贏得賀常齊的幾分諒解和同情,但是經歷了那樣的失望過後,他早已不相信鄒氏了。

鄒氏都能那樣對他們的親生女兒,又什麼事做不出來呢!

而賀常棣就更不可能聽信喬嬤嬤的話。

之前被栽贓陷害的可是他媳婦兒,這會兒他們若是都同情鄒氏,那她媳婦兒那時候怎麼沒人同情!

賀三郎正憋著一肚子火氣沒處發泄,喬嬤嬤等人可是都撞到了他的槍口上。

賀常齊一把踢開喬嬤嬤,他本就是魁梧強壯的身材,臉龐黝黑,面盤方正,板著臉的時候毫無美感,反而越發的駭人。

「把鄒氏叫出來,別登我親自進去拿人1

賀常齊聲音像是啐了冰一樣。

喬嬤嬤知道,到了現在,已經完全回天乏術了。

喬嬤嬤趴在地上,跌跌撞撞地進了裡間。

一個時辰后,大房院子的書房裡。

賀常棣賀常齊兄弟兩兒相對著坐著。

兩兄弟臉色都是難看的厲害。

賀常棣轉頭掃了一眼閉目養神的大哥,「大哥,你準備如何?」

賀常齊緩緩睜開了眼,忽而妨繳,「我還以為能與她過一輩子,卻從未想過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三弟,我想好了,還是和離吧!對誰都好。」

本朝風氣開放,和離的夫妻雖少,卻不是沒有,而和離過後再娶再嫁的也是大有人在。

其實,像是賀常齊和鄒氏這樣的情況,賀常齊完全可以單方面休妻,但是他並沒想這麼做,和離和被休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和離的女子可以再嫁,被休的卻是無臉見人,高門被休女子無非就是出家和自裁兩條路可眩

賀常齊到底還是念著這麼多年的夫妻情分,讓了一步。

其實賀常齊要與鄒氏和離最關鍵的原因是,鄒氏虐待孩子。

他們夫妻無子,賀常齊也沒有強求,他心想著等到合適的年紀了,就納妾生個兒子放在鄒氏膝下養著,權當他們夫妻自己的孩子。若是鄒氏不同意,他還可以考慮過繼二弟三弟的孩子,總之,方法有許多。可是鄒氏卻選擇了最極端的一種。

他們夫妻感情受挫也就罷了,但是鄒氏卻將這樣的怨恨轉嫁到兩個女兒身上,整日里怪罪兩個女兒為何不是男孩,前些日子,還是賀常齊無意間發現兩個女兒情緒不對,這才暗中打聽出來的。

這樣的母親,兩個孩子又怎麼能放在她膝下養育,不如趁早和離。

賀常棣沒想到大哥這麼快就想通了。

他點點頭,「既然大哥想通了,也不用我說什麼了,還是趁早通知鄒家吧。」

賀常齊長嘆了口氣,望著書桌發獃。

賀三郎起身,「大哥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賀常齊朝著兄弟揮了揮手。

賀常棣站在書房門口看他,賀常齊背著光,從他現在的這個方向看來,半張臉布滿胡茬,一張方臉憔悴,經了這事,他這位大哥彷彿瞬間蒼老了十歲。

他抿了抿唇,打開門,邁了出去。

陽光灑下來,落在賀常棣身上,應該是暖洋洋的才對,可是他卻一點兒暖意也感覺不到。

他眼神冰冷,目光落在已經關上的書房雕花木門上。

他知道這件事背後還有真正的推手,鄒氏只不過是被人利用了的棋子而已。

那個黑手,他一定會找出來!

賀常棣抬頭看向當空的燦陽,陽光刺的他眼睛花掉,他低頭看向松濤苑的方向。

突然緊抿的嘴角微揚,他的陽光在那裡,只有在楚璉身邊,他才能感受到真正的溫暖。

隨即,他不再亂想,迫不及待邁開長腿朝著松濤苑的方向走去。

皇宮勤政殿。

魏公公正給聖上端茶。

「皇上,你已經看了一個時辰奏摺了,還是歇一歇吧。」

承平帝放下手中一封摺子,端起手邊剛沏好的茶,微微抿了一口。

放下茶盞,他突然道:「朕是不是應該讓賀衍文回來了?」

賀衍文,鎮南將軍,靖安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