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四十九章:要就給你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九章:要就給你們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這個時候真是想說一句,她什麼時候同意將歸林居賺的銀子放到公中的,也想提醒賀老太君一句,當初可是她老人家親自開口說歸林居以後就是她的了,不管是賺多賺少,這盈利都歸他們三房。

不過這個時候沒有監控也沒有錄音機,即便是她強調了,她們也是不會當面承認的。

賀老太君這句話一說完,大姑奶奶賀瑩立即眉頭皺了皺,朝著楚璉的方向看來,「對了,三郎媳婦,二月二龍抬頭都過了,怎麼歸林居還沒開業?這滿京城大街小巷的鋪子可都開張了。」

楚璉臉上看不出什麼特殊的情緒,她彎了彎嘴角,「之前我讓幾個管事修整酒樓,所以一直拖到現在沒開張。」

「修整的如何了?」這是老太君的問的。

「已經差不多了。」

「既然差不多,歸林居開張的日子也不好拖著,還是儘早開張吧。」

楚璉笑了笑。

賀瑩一直細細注視著楚璉的神色,見她臉上並無不願的表情,這才又道:「三郎媳婦,我也聽母親說了,原來歸林居是給你的,聽說房契也是給了你。但你終歸是我們賀家的媳婦兒,這個時候公中缺銀子,把歸林居的盈利歸到公中來,母親也是逼不得已。希望你能體諒母親,母親年事已高,管著偌大一個伯府也不容易。」

賀瑩頓了頓,擺出十足貼心長輩的模樣,「不過姑母與你說句實話,你也別生氣。」

楚璉這個時候真是想回她一句,既然你知道我會生氣,你乾脆別說好了。

賀瑩睜著眼盯著她,她自己覺得自己現在的眼神是十足的真誠,「我在母親身邊的時間比你長,歸林居是外祖母給母親的嫁妝,當初我出嫁的時候,母親都沒捨得給我,如今給了你,便可以體現出你在母親心目中的地位。但是說到底,這歸林居老字號還是母親的。」

楚璉歪了歪頭,與賀瑩的眼神對上。

「姑母是什麼意思就直說了吧。」

賀瑩嘴角牽起,嘴唇兩邊的法令紋特別明顯,讓她整個人都顯得格外刻薄,「三郎媳婦,我就喜歡你這樣直率的性子。好,那姑母這話就直說了埃你也知道現在歸林居賺的銀子歸到了公中,那麼歸林居的地契再放在你那裡就不大合適了,你說是吧。」

說來說去,就是想要將歸林居要回去,徹底的佔為己有。

賀瑩這番說辭就是強盜邏輯。

楚璉心中嘲諷,大姑奶奶這話就好像在說,我長期在你家裡住,這已經成為既定事實了,那你這房子的房產證就應該歸我一樣。

如果不是還想著面前的長輩是靖安伯府的老太君,是賀三郎的親祖母,她還是賀府的孫媳,而歸林居最初的時候也確實是老太君給她的,她早就炸毛怒懟回去了。

還用在這裡壓著?

她們不就是想要歸林居嘛!

她給她們就是。

楚璉表情淡淡看向老太君,「那祖母也是這個意思?」

賀老太君臉上帶著些尷尬,她想起當初的確是她開口將歸林居給的楚璉,並且還說了賺的銀子叫他們三房自己留著,為此還將秦管事給了楚璉當副手。

結果到現在最先反悔的卻是她自己。

這個時候,她的老臉也有些掛不祝

不過想想,歸林居一個月那讓人心動的盈利,賀老太君厚著臉皮咬咬牙,仍是點了頭。

「三郎媳婦,這件事怪老身,只如今咱們府上確實是缺銀子的時候,這個決定也確實是委屈了你。不然這樣,我做主,將公賬中的另外兩家綢緞鋪子給你,你看如何?」

綢緞鋪子?

真是太好笑了,難道讓她做大后,再給要回去?

真當她傻呢!

楚璉轉頭朝著身後的問青伸手,問青從袖袋裡掏出一個長形的黃桃木匣子遞給楚璉。

楚璉起身,走了兩步,將匣子放到了老太君身邊的小几上。

她道:「既然祖母也是這樣想的,那這地契便原封不動的奉還給祖母吧!就像是姑母說的,這歸林居原本也不是我的,是祖母的陪嫁。這個家是祖母當的,如今歸林居已經劃到了公賬中,從今日開始自然與我也沒了一絲一毫的關係。日後,歸林居的大小事宜都交給祖母了。至於什麼旁的鋪子,孫媳也不敢要,珍表妹還沒婚配,留著給珍表妹當嫁妝吧。」

賀老太君和賀瑩都沒想到楚璉這麼容易就把歸林居交了出來。

這對於她們來說實在是意外之喜,她們原本準備的許多話還沒派上用常

實在是太高興,雖然覺得楚璉說的話帶著些諷刺,但是這個時候哪裡還顧得了那麼多。

一隻大尾巴狼叼起一塊肥厚香滑的烤肉后,它還會在意烤肉上不小心沾上的一兩根肉眼幾乎看不到的小刺兒?

賀老太君心裡高興,只要這歸林居握在了手中,那日後不管是給女兒的私房、還是外孫女兒的嫁妝都有了著落。

「三郎媳婦,祖母知道這事兒是委屈你了,你放心,祖母不會叫你白吃這個虧。」老太君說的情真意切,好似她真的會彌補楚璉一樣。

楚璉站起身,對著老太君福了福。

「時候也不早了,我就不耽誤祖母和姑母,孫媳先告退了。」

拿到了歸林居,老太君和賀瑩哪裡還有心思管楚璉怎樣,老太君揮揮手就叫楚璉回去了。

楚璉帶著丫鬟一出花廳,賀瑩就迫不及待打開了木匣子,取出裡面蓋了官府印章的房契來。

她仔仔細細在燈下看了好一會兒,最後才興奮的笑道:「娘,這些房契都是真的。」

老太君瞪了一眼女兒,「那是當然,她怎麼敢拿假的房契來糊弄我。」

楚璉送還的歸林居的房契實際上已經多了好幾張,都是當初歸林居後院擴建的時候購買的旁邊的民居房契。

賀瑩的眼睛雪亮雪亮的,盯著手中的這些房契,彷彿是在看白花花的銀子一般。

她急切道:「娘,既然三郎媳婦把歸林居還回來了,不如我明天親自去一趟,讓掌柜的趕緊開張。」

不等老太君考慮,大姑奶奶就撒嬌的晃著老太君的胳膊,「娘,我可是你親閨女,我做事您難道還不放心?恰好明兒把珍姐兒也帶出去,給她買些首飾。她來盛京城也有一段時日了,頭上連幾樣像樣的首飾都沒有呢!這孩子的年紀還小,您的首飾還有我的,她都不能戴。對了,我聽說珍寶軒的首飾是京中一絕,明日想去這家瞧瞧。」

老太君轉頭看了一眼一直在一旁沉默乖巧的外孫女兒,隨即就點了點頭。

「去吧去吧,正是花一樣的年紀,確實應該多打扮打扮。」

祖孫三代這一晚都是高高興興。

一直在旁觀的木香這個時候臉上卻有些疑慮。

她想不明白,楚璉怎麼會這麼容易就鬆了口,將歸林居交了出來。

這歸林居賺的銀子真不是小錢,換做是任何一個人,恐怕都會肉痛不已。

這一刻,她倒是突然看不懂這個靖安伯府的三奶奶了。

楚璉回了松濤苑,鍾嬤嬤等人已經準備好了晚飯。

楚璉用飯的時候不喜歡丫鬟們在身邊站著,所以一般只會留一個人。

喜雁留在花廳裡布菜,問青被鍾嬤嬤和桂嬤嬤叫了出來。

方才楚璉從慶堂回來,兩人也是聽喜雁說了一嘴,知道三奶奶在慶堂是受了委屈的。

這個時候兩個嬤嬤才找著機會問問青具體的情況。

問青苦著一張臉,無奈道:「老太君開口要歸林居了。」

鍾嬤嬤滿臉震驚,雖然她從慶堂那邊的人得到消息,但是這事兒發生這麼快,她當真是沒想到。

「老太君親自開口的?」

問青點頭,這麼賺錢的一家酒樓,老太君能不親自開口嗎?

「那……」桂嬤嬤猶豫道。

「三奶奶同意了,房契是三奶奶事先給我帶著的,直接就給了老太君。」

鍾嬤嬤和桂嬤嬤都有些發愣,兩人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問青嘆了口氣,「三奶奶也沒法子,畢竟說來歸林居原來就是老太君的,老太君現在親自開口,咱們奶奶又怎麼還能留著?」

鍾嬤嬤和桂嬤嬤點點頭,事實確實是這樣,但老太君也的確是不地道。

哪裡有這樣當人長輩的。

三人長吁短嘆了一番,雖然為楚璉打抱不平,但她們總歸是下人,根本就沒有說話的立常

只是鍾嬤嬤覺得有些奇怪。

當初三奶奶是當著她的面兒說,不會叫老太君等人得逞的,怎麼現在又這麼輕鬆把歸林居給了老太君,這……

鍾嬤嬤搖搖頭,她有些想不通,隨即她又苦笑。

問青說的對,她們三奶奶如果此時不交出歸林居,難道要真的與老太君吵鬧起來嗎?

若是在明面兒上與老太君撕破了臉皮,日後最難做人的還是他們三少爺。

說到底,三奶奶這麼隱忍,為的還是三少爺。

鍾嬤嬤心裡已經暗暗決定等三少爺回來,就將這件事告訴三少爺。

晚歸的賀常棣,此時卻並非楚璉想的那樣,在外頭忙著公務,而是在一處私宅里審問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