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五十章:審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章:審問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暗房裡,沒有窗戶,白天黑夜也分不清楚,狹窄逼仄的空間簡直分分鐘能把人折磨的崩潰。

暗房外間的審室,賀常棣冷著俊臉坐在案首,朝著身邊的來越揮揮手。

「帶出來。」

不一會兒,來越身後跟著的兩個護衛便將一個半死不活的人帶了出來,一把扔到了賀常棣腳邊。

這人穿著青色的衣裙,披散著頭髮,臉色慘白憔悴,眼神更是空洞無神,那一把細腰軟若無骨,不是福雁還能是誰。

福雁整個人都獃獃的,趴伏在還留有乾涸血跡的審室地面上,彷彿整個人被抽走了靈魂。

賀三郎垂眸,寒徹的目光落在福雁的身上,「說,是誰指使你這麼做的?」

福雁渾身顫抖著,聽到了賀常棣的問話,彷彿一瞬間從夢中驚醒。

她抬起狼狽臟污的面頰,眼神驚恐的求饒道:「三少爺,求求您,不要把奴婢關在那個黑洞洞的房間里,奴婢什麼都說,只要是您想知道的,奴婢什麼都說1

話畢,福雁身上忽然傳來一股惡臭,那是因為情緒崩潰導致身體失禁……

來越在一邊頓時嫌棄地捂住了鼻子。

一刻鐘后,賀常棣先從審室出來。

他玄袍加身,在廊下負手而立,盯著越漸濃郁的夜色,筆直頎長的背影在朦朧的燈影下瞧著越發的孤高清絕。

來越也走到廊下。

「三少爺,她除了知道有人給她通知消息外,並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信是當初老定遠侯大壽的時候,有人專門給三奶奶的,只不過恰好選中的遞信人是她。不過,但她卻自己將信昧了下來,一直沒交給三奶奶。」來越將問到的情況詳細彙報給賀常棣。

賀常棣嘴角揚起冰冷的弧度,蕭無竟還真是無孔不入!

來越沒聽到主子說話,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福雁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了,要怎麼處置?」

賀常棣食指摸了摸左手大拇指上的青玉扳指,磁性的聲音聽不出來任何情緒,卻莫名讓人渾身發冷,「解決。」

來越聽到這個答案只是愣了一秒,就已經反應過來,他點點頭,「那就交給小的吧。」

跟了賀常棣這麼多年,來越知道主子口中的「解決」兩個字是什麼意思,他雖覺得這樣做手段顯得有些狠辣了,但是無疑是最好的辦法。對於一個心比天大的叛徒來說,死亡是她最好的歸宿。

賀常棣微微頷首,抬步朝著私宅的前院走去,那裡還有一個人等著他,他今日倒是要將這些賬目全部掰扯乾淨!

花廳內,已經坐著兩個人。

賀常棣到的時候,花廳門前站崗的屬下沉默著向他抱拳行禮。

走進花廳,事先陪著肖紅玉已經迎了上來。

他笑的憨傻,「賀大哥,你既然來了,這人就交給你了,小弟先走一步。」

賀常棣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一會兒,整個花廳就只剩下他、莫成貴、黃志堅三人。

賀三郎走到主位前坐下,破天荒地微揚了嘴角,這樣詭異的微笑不但沒有給他冰酷的面頰增添絲毫美感,反而讓人覺得背脊發寒。

「莫叔,黃叔,坐吧。」

莫成貴和黃志堅早在賀常棣進來的時候就已經站起了身。

面對三少爺強大的氣場,雖然兩人也是久經沙場,但就是缺了那股攝人的氣勢。

這就直接導致了兩人情緒緊張。

儘管知道這樣的情緒對於他們來說最是要不得,但這就像是身體做出的應激反應,是完全控制不了的。

莫成貴和黃志堅狐疑的互相看了一眼,這才有些忐忑地坐了下來。

花廳里也沒別的人,三人幾乎是面對面坐著,整個花廳里靜謐的好似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到一般。

有時候越是沉默越是讓人緊張。

久久沒有聽到賀常棣開口,兩人不約而同按捺不住了。

還是莫成貴率先開口道:「不知三少爺今日請我們來,是為了何事?」

賀常棣那幽深的眸子掃了他一眼,「我為什麼請莫叔來,難道莫叔心裡真的一點數都沒有嗎?」

莫成貴那張橫了刀疤的臉皮抖了抖,經賀常棣這麼一句略帶著嘲諷的話語,心裡跟著咯了一下。

他想到了一個可能,猛然間驚詫地瞪大眼睛看向賀常棣。

「是……是三奶奶?」

「莫叔年紀雖大,記性卻好。」

賀常棣一承認,他額頭的汗就像是水一樣忽然全部都出來了,明明還是春寒料峭的初春夜晚,莫成貴的裡衣卻已經被汗濕了。

半個時辰后,私宅門口響起馬蹄聲,賀常棣系著玄色錦緞披風翻身上馬,帶著自己的人飛速離開,消失在黑的街道盡頭。

莫成貴和黃志堅站在私宅門口,兩人也是一人牽著一匹馬,但是顯然臉色都難看的要死。

私宅門前昏黃的燈光灑在兩人臉上,莫成貴的刀疤臉上像是蒙上了一層蠟黃的草紙。

他脫力般的喃喃,「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老弟,這次是為兄連累到了你。」

黃志堅還能說什麼,只是搖頭苦笑,這次確實是莫成貴的鍋,做家將的,最是忌諱不忠,他出發點雖然是好的,但是卻將那樣一件不確定的事情告訴了老太君,這的確是個昏招。

稍有底蘊的武將家中都有家將,他們這一代家將基本都是跟著老伯爺出來的,算是資格最老也是最德高望重的一波。

家將與家主互相歃血為盟后,就要三代衷主,否則視為背叛,看著好像是跟隨的家將吃虧,其實不然。

一旦成為了某位將軍的家將,家主就要保家將三代的前程。

一族家主易位,家將直接跟隨下一任家主,歃血的誓言仍然是有效的。

黃志堅和莫成貴便知道,靖安伯府下一任的家主不是二少爺就是三少爺。

大少爺只在京中謀了閑職,今後又是要繼承爵位的,不可能是下一代家主,家將是聽家主號令的,並非是繼承爵位的子嗣。

若是有特殊情況,也有可能繼承爵位和家主之位的是一個人,例如靖安伯這樣的。

只是照這個勢頭髮展,賀家下一任家主是三少爺的可能性非常大。

一旦確定是三少爺,莫成貴做了這樣一件事,那可以肯定的是,他們與三少爺之間的情分就只能作廢。

這也是變相葬送了他們家中三代的前程。

一家十幾口的前程只不過是因為一句話,當真是禍從口出。

事情已經發生,就算現在莫成貴再後悔也沒什麼用了。

賀三郎回到靖安伯府的時候已到亥時。

在大武朝這已經是晚上入眠的時間了。

進了松濤苑,賀常棣也得知了楚璉剛入睡,鍾嬤嬤正端著砂鍋在收拾。

賀三郎敏感地嗅到砂鍋里有草藥的味道,蹙眉尋問,「這是什麼?」

鍾嬤嬤滿臉笑意,「老奴給三奶奶燉的湯,補身子的。三少爺放心,方子已經給繆神醫看過了,沒問題,這湯每日也是老奴親自煲的。」

聽鍾嬤嬤這麼保證,賀常棣才放下心來。

「三少爺剛從外頭回來,這時候也不早了,可要吃些宵夜?」

賀常棣搖手,解開了身上的披風遞給鍾嬤嬤,就進了裡間。

他出門辦事也有大半日,只不過大半日沒看到那張心心念念的小臉,賀三郎就想的厲害。

他在裡間房的門口頓了頓,這才直接抬步去了室。

室內留了一盞昏黃的燈,他能看清房中的一切。

賀三郎直接邁著長腿來到床邊,伸手就撩起了床邊的紗帳。

只見寬大的床上只在中間鼓起一個小包。

賀常棣瞧著鼓起的那個小包,眼底深處的冷色慢慢融化,甚至是帶上了笑意。

他輕輕坐到了床邊,拉下被子,很快就見到一張睡的酡紅的柔嫩小臉。

初春的夜晚寒涼如水,楚璉最是怕冷,睡前被褥明明是被喜雁她們熏熱過的,但是她躺進去后,沒多久又冷了下來。

這個小人,好像天生就是冰塊做的,暖和的被窩睡一夜,手腳居然還都是冰涼的。

楚璉披散著一頭柔順的烏髮,有幾縷凌亂的蓋在小臉上,賀常棣伸手給她順了順臉頰邊的髮絲,在她臉頰上輕輕落一個吻,隨後又摸了摸她錦被下的手腳。

果然是他想的那樣冰涼。

賀常棣蹙了蹙眉,給她將被子蓋好,這才去凈房洗漱換衣。

他剛離開,楚璉就睜開了眼,她伸手摸了摸剛剛被賀常棣親吻過的地方,嘴角揚了起來,隨後才砸吧了兩下嘴,真的睡了過去。

賀常棣迅速的洗漱過後,回來輕輕掀開被子就將蜷縮在被褥下的楚璉攬到了懷裡。

寬厚安全的胸膛,熟悉的清雅香氣,楚璉很自然就依附了過去,埋進了賀常棣的懷裡。

兩人都是穿著一身薄薄的寢衣,又是剛圓房,這樣親密地抱在一起,難免會有些叫人把持不祝

楚璉睡著了,倒是沒什麼感覺,只是將賀常棣當成一個會發熱的抱枕而已。

這可苦了賀三郎。

溫香軟玉在懷,他還不能做什麼,當真是隱忍的牙都要咬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