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五十二章:夫妻相處之道(1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二章:夫妻相處之道(1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瞥了他一眼,好似根本沒看到他眼中的控訴,從新在筆架上取了一隻筆,在硯台里沾滿了墨,提筆又要繼續。

這次賀三郎直接攥住了她的手腕。

楚璉終於移開了手中的菜譜,微微轉身抬頭蹙眉看向他,「做什麼?」

賀三郎俊逸的臉龐僵硬,嘴唇緊抿,就這麼垂目,眼神幽深的看向她,似乎是指望楚璉能從他的眼神里看出什麼來。

楚璉雙目澄澈,眼神清明,他目中翻湧的感情和帶著一絲絲委屈懊惱,其實她都明白,但是不是什麼事情通過一個眼神就能傳達給人的,就算是再親密的人也不會有一直讀懂你的時候。

楚璉撇開視線,語氣也冷了下來,「賀常棣,你有事情就說事情,沒事情便出去,不要來打攪我。」

賀常棣烏黑的眼瞳一縮,顯然是沒有想到楚璉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他情不自禁攥住楚璉手腕的大掌就用了些力道。

楚璉手腕一陣疼痛,掙扎著就要抽回。

「賀三郎,你弄痛我了1

賀常棣見她小臉疼的都皺了起來,慌忙鬆開手掌,楚璉纖白的手腕抽了回來,上面一圈紅櫻

賀三郎盯著那一圈紅印欲言又止,可瞧著楚璉惱怒的轉過身背對著他,揉著手腕,剛剛壓下去的怒火就又竄了上來。

小夫妻兩兒在小書房裡就這麼一個站著,一個坐著背對,小小的房間里一時氣氛凝窒。

時間像是停住了,每一秒都相當難熬。

賀三郎深濃的鳳目一直沒離開楚璉,他僵硬地站在書桌邊,背在身後的雙手死死地攥緊,薄唇幾乎抿成一條直線。他在等,等楚璉先開口。

從魏王府回來,楚璉本就因為賀常棣的態度生氣,後來兩人雖然合演了一場戲,他又特意買了飾討她歡心,但從始至終,他卻從未認錯,從未當面與她坦白他的態度。

夫妻之間相處不能這樣,他們現在雖然彼此都相互吸引,相互喜歡,但是仍然缺少溝通和信任。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讓楚璉了解到賀常棣不是個喜歡與別人說心裡話的人。

夫妻兩這氣不能白生,得真正的解決問題才行。

否則兩人之間這麼糊裡糊塗的相處下去,最後隱患會越來越大。

楚璉是打定注意了這次一定要攤牌解決隱患,所以她堅定的一直沉默下去,等著賀常棣先開口。

到底最後賀三郎深吸了口氣,開了口,「璉兒,那日是無意中碰到蕭博簡,而後魏王做主請我們一同去王府。」

背對著賀常棣的楚璉心口偷偷鬆了口氣,她還真怕賀常棣傲嬌的脾氣犯倔,一個字也不肯說。

雖然他說的話仍然是在逃避,但是能開口就好,起碼說明他已經意識到是他自己的問題了。

楚璉其實是在賭博,賭賀常棣對她的感情,如果他真心喜愛愛護她,將她當成他的妻子疼愛,他定然會開口,一旦他負氣離開,那麼他們的夫妻緣分也就到此為止了。

似乎是賀常棣終於等不下去了,不等楚璉回話,他上前一步,直接將坐在書桌后的小人攔腰抱起,三兩步走到旁邊的長榻上,將楚璉安置在長榻里側。

長榻並不寬,賀三郎跟著坐下,楚璉整個人都被擠著貼靠著牆壁,這也使得賀常棣強壯的胸膛緊緊逼靠著她,兩人雙目對視,身體緊緊相貼。

楚璉淡眉微微皺了皺,她不太喜歡這樣被束縛住的好似逼問的狀態,伸手就要爬到長榻另一邊,逃離賀常棣地控制。

賀三郎似乎是看出這個要逃跑的小女人的意圖,本來搭在長榻邊的長腿一提,變成了一腿盤坐,一腿屈鮮疲屈起的腿正好擋住了楚璉要逃跑的路。

「就這樣,我們今天說清楚。」賀常棣目光緊緊鎖著她,不讓她有分毫可以逃離的機會。

後面是牆,前面就是賀常棣堅硬的胸膛,她整個人都被環在他的領域裡,猶如一隻落入了陷阱的兔子,怎麼拚死掙扎也逃脫不開。

賀常棣一臂攬著她的腰,把她往自己這邊帶了帶,省得她靠到冰涼的牆壁,另外一條手臂撐住她臉側的牆壁,這樣居高臨下的壁咚,差點讓楚璉緊張的心跳出來。

賀三郎這樣實在是太有壓迫感了,楚璉覺得自己沒氣勢,低了頭,不願意與賀常棣幽深的眼神對視。

她這頭一低,賀三郎的視線就直接落在了她烏黑的髻間,綢緞般的黑上,兩隻鑲嵌了紅寶石的金蝶顫顫巍巍,好看的不像話。

他心口一緊,怒火情不自禁就退卻了一些。

他記得很清楚,這兩隻金蝶釵是他親自挑選的,挑的時候他就想著,這兩隻金蝶一定最配她,如今戴在她頭上,果然如他所想。

賀常棣的目光慢慢變得柔和,他伸手撫了撫楚璉如雲的秀,又在那兩隻金蝶釵上輕輕碰了碰,低沉磁性的聲音柔和如水,「很美,很適合你。」

楚璉正埋頭想著怎麼與他攤牌呢,冷不丁聽到這麼一句類似表白的話,有些茫然地抬起頭,剎那就對上賀三郎來不及收回的溫柔目光,見到他匆忙將手放下,忽然恍然,明白過來他剛剛說的是她頭上戴的飾。

心裡雖然也有些小甜蜜,誰不喜歡被自己愛人誇讚。

但是楚璉的頭腦還是很清醒的,才不會被賀常棣一句湯給灌醉。

她秀眉一擰,「賀三郎,你既然要好好談談,就別岔開話題。」

賀常棣臉龐雖然還如在旁人面前那般僵硬冷酷,但是深眸里的情緒已經完全變化。

楚璉今天穿了一身石青色著薔薇花的家常儒裙,顏色素淡清雅,因為小書房裡燒了火牆,楚璉外頭都沒加上一件大氅或比甲。

衣裙雖然是冬裙,布料厚實,但也是單層的,儒裙是抹胸的款式,那一叢淡黃色的薔薇花就在胸口,隨著楚璉的呼吸微微起伏,實在是叫人看的不願意移開眼睛。

賀常棣頃刻就覺得喉嚨干,他喉頭動了動,艱難的移開視線,這才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