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五十五章:補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五章:補湯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脖子上那麼多曖昧的印記,這樣類型的束胸儒裙是穿不成了。zi幽閣om

楚璉換衣裳的時候聽到凈房裡傳來賀常棣沐浴的聲音,撇撇嘴,暗罵了一聲活該。

等到她打理好自己重新回小書房做事,賀常棣聽不到外間的聲音這才肆無忌憚動作起來。

良久后,一塊小小的布料從浴桶邊緣賀三郎的大掌中掉下來。那柔軟的面料,清淡的顏色,要是楚璉看到肯定一眼就能認出來是自己平日里穿的兜衣

賀常棣長舒了口氣,靠在桶壁上緩緩平息自己洶湧的情朝。

他無奈的苦笑了一聲,覺得真是自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從浴桶中出來,賀常棣撿起那塊小小的布料與自己的臟衣服扔到了一起,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換上乾淨衣物,這才從凈房中出去。

中午賀常棣與楚璉一起用了飯。

楚璉有午睡的習慣,飯後小半個時辰就去睡覺了。

賀常棣想陪著妻子一道午睡,可想想早上在小書房的情景,咬咬牙還是去書房處理公務了。

楚璉沒管他,許是這兩日配著鍾嬤嬤補湯喝的關係,她越發渴睡,也有可能是春天來了,春困。

總之,楚璉沾床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桂嬤嬤撩開帳簾看了一眼,就輕手輕腳退了出去。

桂嬤嬤眼角眉梢都泛著喜意,在耳房遇到喜雁,忍不住就道:「三奶奶這般喜睡,不會是有了吧?」

喜雁雖是黃花大閨女,但因為要在楚璉身邊伺候,所以也是被鍾嬤嬤和桂嬤嬤**過的,許多婦人的事情她都知道。

聞言笑道:「嬤嬤想多了,三奶奶哪裡有那麼快,三奶奶剛圓房呢!許是之前在北境有些虧空了身體,所以春天到了,身子容易乏累。」

聽喜雁這麼一說,桂嬤嬤臉上的笑意也消失了,「這可不行,明兒我去請繆神醫給三奶奶瞧瞧。」

喜雁在一旁笑,桂嬤嬤真是關心則亂。

「您不記得啦,三少爺才叫繆神醫給三奶奶把過脈,三奶奶每日還喝著補湯呢1

桂嬤嬤恍然,無奈地搖搖頭。

隨後又忍不住道:「真希望三奶奶早些懷上,這樣才能在伯府真正站穩腳跟。」

喜雁跟在後頭嘆了口氣,誰不希望呢!

雖然大武朝對女子比前朝寬泛了許多,未及笄的少女也能出門參加宴會、結交好友,但是總歸對女子還是苛刻的,尤其是婚後的女子,若是無出,就是罪過。

瞧大奶奶就知道了,如果她與賀大郎能有個兒子,夫妻兩何至於鬧到這個地步。

眼瞧著她們三奶奶與三少爺成婚也大半年了,雖然她們知道三少爺三奶奶只不過剛圓房沒幾日,但是旁人不知道啊,若是遭了議論,第一個不得好的就是她們三奶奶。

女子無出,世人第一個怪罪的永遠都是女子。

楚璉這一覺睡的格外香甜,除了覺得有些燥熱以外,醒來后渾身舒坦。

由著喜雁扶著去凈房擦了擦身體,穿上寬鬆的家常衣裙回到房中。

她一眼就瞧見了桌上擺放的那個小瓷盅,頓時哀嚎一聲。

「還要喝啊1

問藍在一旁捂著嘴笑,鍾嬤嬤解釋道:「三奶奶,這補湯長期喝才會有效果,繆神醫說了,要連續喝半個月呢,您這才過了四天。」

楚璉:

雖然補湯並不難喝,甚至還有一股好聞的味道,但是天天喝也是會膩的,況且她一日喝的還不止一次。

在鍾嬤嬤和幾個大丫鬟虎視眈眈下,楚璉只好苦著臉一口喝下了補湯。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怎麼回事,她灌下補湯后就覺得渾身燥熱不適。

忍了會兒,覺得忍不住,問旁邊伺候的喜雁,「切個梨來吃吧,我有些口渴。」

如今剛剛二月份,盛京城能吃到水果也只有梨了,蘋果大武朝還沒有,根本就不用想,而柑橘這個時候也早下市了。

這梨還是去年用特殊辦法儲藏才留到了現在,也是相當珍貴,一般百姓之家根本吃不起。

這般一想,楚璉就有些懷念在現代時冬季可以吃到的多種多樣的水果。

等到今年水果上市的時候,她還是想法子多做一些水果罐頭和果脯吧。

喜雁一聽,臉上就露出了為難之色,鍾嬤嬤更是暗中朝著喜雁搖頭。

楚璉見喜雁杵著不動,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怎麼不去?難道是府里的梨吃完了?」

聽楚璉這麼說,喜雁連忙點頭,「正是呢,三奶奶,還剩的幾個今早被送去夫人那邊了。」

聞言楚璉只能嘆氣,讓人撤走了屋裡的炭盆,又換了稍薄一些的衣裳,總算是覺得舒服了。

下午趁著送茶的工夫,鍾嬤嬤去書房見了賀常棣一面。

賀三郎坐在書桌后,他面前是一堆已經處理好的公文,此時他面色沉鬱,顯然心情極差。

「你說什麼?祖母把歸林居要走了?」

鍾嬤嬤點點頭,「三奶奶已經將房契還給了老太君。」

賀三郎眼神一深,盯著虛空也不知道在想什麼,鍾嬤嬤站在一旁也不敢打擾,就這麼垂目立著,彷彿一座雕像。

良久,才聽到賀常棣低沉磁性的聲音,「這件事我知道了,嬤嬤還有什麼事?」

鍾嬤嬤猶豫了一會兒,才有些不自然道:「三少爺,繆神醫交代了,三奶奶喝了那補湯七日之內不可有房事。」

賀常棣:

就算他是男子,鍾嬤嬤這麼直白的將這件事說出來,也叫他有些尷尬,分明之前繆神醫已經知會過他了,現在鍾嬤嬤還要叮囑他一次難道他就是這麼不能忍得的人?

賀常棣掩飾性的咳嗽了一聲,「嬤嬤放心,我知曉分寸。」

見他同意,鍾嬤嬤才暗暗鬆口氣,她就怕三少爺年輕、血氣旺忍不住不過三少爺一向是穩重信守承諾的,他既然開口了,定然會做到,再說了事關三奶奶身體,他也不會不小心的。

交代了這些后,鍾嬤嬤很快離開。

直到傍晚,賀常棣才從書房裡出來,回了正房花廳,尋問楚璉去向。

問藍道:「三奶奶去了夫人院子,已經有小半個時辰了。」

賀三郎想了想也去了靖安伯夫人那裡。

剛進了屋,就看到楚璉拿了個簽子戳著桌上切成小塊的雪梨正吃的歡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