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五十七章:竹青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七章:竹青色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三郎眼眸微垂,瞧著她不太高興的小臉,他安撫的在她柔滑的臉頰上啄了啄,「七日,七日一過就可以換藥膳了,到時候不必這麼忌口,水果茶水也可以吃喝一些,但也不能貪多。」

聽了賀常棣這話,楚璉也只能無奈地點頭。

還好只是七日,要是一個月兩個月她還不得難受死。

楚璉抿了抿唇瓣,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

她掰開賀常棣束在她腰間的手臂,「你放開,我要吃飯。」

賀三郎嘴角揚了揚,鬆開雙手,楚璉連忙跳下去坐到了一邊。

說實話,兩人這麼親密的疊坐在一起,不但楚璉臉紅心熱,賀常棣也隱忍堅持不了多久,還是分開的好。

楚璉沒什麼胃口,撿了幾樣清淡的菜吃了幾口,就放下了筷子。

賀常棣見她吃的少,劍眉微蹙,給她親手盛了碗雞湯放在她面前。

「你吃的太少了。」

楚璉不好拂了他的心意,只好拿著湯勺有一口沒一口的慢慢喝著。

突然她想起了件事,轉頭問認真吃飯的賀常棣。

「賀三郎,你哪來那麼多銀子給我買首飾?」那些首飾少說也要四五千兩銀子,這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賀常棣拿著玉筷的修長手指一頓,那幽深的鳳目就掃了過來。

楚璉心虛地扯了扯嘴角,又添了一句「夫君」,這才將賀常棣不滿的情緒壓下去。

畢竟小兩口在一起的時間不長,讓楚璉像古代閨秀一樣迅速進入角色、毫無顧忌的喚賀常棣夫君,她一時還是有些適應不過來。

賀三郎放下手中筷子,停下進食,他認真的看向楚璉,想了想道:「璉兒,我不想騙你,這銀子的來處我暫時不能與你說,但是你放心,都是為夫的,並非是通過不正當手段得來的。」

楚璉沒想到得到的會是這個答案。

她有點吃驚,卻並未逼問,她看過原文,還是知道日後大武朝大方面走向的。

那些朝堂上的事情她並不想管,她也沒有那麼大的野心,錢夠花,日子舒心就好,幹嘛管那麼多。

何況有些事又不是她一個人努力就能改變的。

她的願望就是做一個舒舒服服的米蟲,只要別人不來招惹她,那她就會安安分分的。

到時候只要保證賀家大方向不是錯的,那整個賀府就不會有問題。

「好,那我不問了,只是就算是你的銀子也不能這樣花的,若是被祖母她們知道了,怕是會胡思亂想。」

可不是這樣嘛!

如今靖安伯府公中的銀子不夠花,甚至都厚臉皮來她這裡把歸林居要了過去,賀常棣卻花了幾千兩銀子給她添置首飾,如果真叫賀老太君知道了,定是要生他們三房的氣。

賀家又沒分家,他們還住在長輩身邊,做什麼事總是需要低調點的。

賀三郎明白妻子的疑慮和難處,他伸手摸了摸楚璉的頭髮,「放心,祖母不會知道的,為夫想給媳婦添點首飾難道還要經過別人同意嗎?」

楚璉翻白眼,他那哪裡是給人添「一點」首飾,估莫著珍寶閣的整個櫃檯都要被他搬回來了。

「再吃些。」

賀常棣又給她夾了些菜。

楚璉坐在賀常棣身邊,看他吃飯認真,也不自覺跟著多吃了點兒。

她發現不管是生活豪奢亦或是清苦,賀三郎都不會隨便浪費食物。

他們夫妻飯桌每日也就是平常的三菜一湯,只不過因為菜譜早被楚璉改良,所以比別人家的菜好吃許多倍而已,分量也差不多恰好是夠他們夫妻吃的,不會有多少剩下。

隔了兩日,就是楚鳶的及笄禮。

楚璉已經事先拿到了帖子,又是她娘家,她不可能真的不去。

賀常棣今日要去兵部衙門交接事宜,要到中午的時候才能騰出空閑來。

早上夫妻兩醒來,桂嬤嬤和喜雁就在給楚璉選出門要穿的衣裙。

楚璉從凈房出來,瞧見賀常棣還在,奇怪道:「不是說今日要去兵部?怎麼到現在還未出門?」

賀常棣幽深的眼眸掃了只著一身家常襦裙的楚璉一眼,「不急,先將你送去英國公府,我再去兵部。」

楚璉微訝,「這樣不耽誤你公務嗎?」

邊與賀常棣說話,楚璉邊坐到妝台前,由著問藍給她梳頭。

賀常棣靠在窗邊的玫瑰椅上,他今日穿了一身竹青色蟒袍,外罩著顏色稍深的大氅,盤玉腰帶上壓著一塊質地上乘的玄龜墨玉,黑髮用玉冠高束,雖然氣質冷凝,但是面如冠玉,君子斐然。

他長手長腿坐在那裡就是一幅讓人痴迷的天然畫卷。

賀常棣已經收拾好,坐在一旁等著妻子。無事做,就拿了放在旁邊小几上的楚璉平日里用來打發時間看的話本子,隨意翻看著。

楚璉皮膚嬌嫩白皙,又是最好的年紀,根本就不用刻意去塗脂抹粉。

梳好了髮髻,選了一支點翠鳳釵和一條藍寶石的分心戴上,輕掃峨眉,在唇間稍稍點了些胭脂就妝成了。

賀常棣雖然像是在看著手中的話本,但是一刻鐘過去了愣是一頁都沒翻過去。

旁邊伺候茶水的白茶見三少爺時不時朝著三***方向看,抿嘴一笑。

三奶奶今年十六了,五官比去年剛成婚的時候長開了些,兩頰的嬰兒肥也完全褪去,如今容顏昳麗,麗質天成,怎麼瞧怎麼好看,就連她一個小丫頭都要看痴了,又何況三少爺呢!

這時,桂嬤嬤取了兩件衣裙從屏風後走出來。

「三奶奶,您看哪件好看?」

桂嬤嬤取來兩件衣裳分別是海棠色的五幅裙和竹青色的儒裙。

這兩套衣裳都是魏王府送過來的,楚璉都沒上過身。

楚璉剛要說那件海棠色的,賀常棣就指著那見竹青色的先開口了,「就這件。」

桂嬤嬤有些為難的看向楚璉,用眼神尋問她的意思。

楚璉頷首。

其實這兩套衣裙都做工精緻、布料上乘,魏王府送過來的,不會有差的。

式樣雖然不一樣,但是對楚璉並無什麼區別。

她對穿著方面要求不高,平日里的衣物也都是桂嬤嬤在幫她打理。

桂嬤嬤便將那件海棠色的交給小丫鬟拿回衣櫃放好,將竹青色的遞給喜雁。

等楚璉換好衣裳,目光掃向賀常棣時,這才一瞬間恍然。

今日他們夫妻竟然穿了同一種顏色的衣裳,如果兩人站在一起,彷彿穿了情侶裝一樣……

想到賀常棣剛剛插嘴替她選衣裳,楚璉抿嘴一笑。

房裡桂嬤嬤和幾個大丫鬟看到主子夫妻站在一起時的模樣,也是恍然。

賀常棣看她收拾差不多了,也將話本放在一邊。

臨出門前,還不忘將赭色的披風給楚璉披上。

兩刻鐘夫妻兩就到了英國公府。

鳶姐兒畢竟是二房嫡女,所以今日及笄禮辦的甚是熱鬧。

楚璉的馬車在大門前停下,門口已經有迎賓的嬤嬤和大丫鬟。

賀常棣先從馬車上跳了下來,隨後才伸手將楚璉從馬車裡扶下來。

門口迎接賓客的老嬤嬤們都是有眼色的,當然一眼就將楚璉給認了出來。

其中一位嬤嬤帶著丫鬟趕緊小跑著過來,「六小姐可是回來了,老太爺和老夫人都念叨您許久了。」隨即又給楚璉身邊的賀常棣行禮。

那婆子眼神亂掃,當發現楚璉和賀常棣身上的衣著打扮,以及賀常棣對楚璉的態度時,她心中又多了一分謹慎。

「六姑爺,老太爺、大老爺、二老爺、三老爺還有少爺們都在前院書房呢!老奴派人帶您過去。」

因為賀常棣如今有爵位的關係,英國公府的奴僕們對他更是謙卑。

楚璉轉頭看他,「要先進去坐坐嗎?」

賀常棣搖搖頭,「你進去吧,我去兵部衙門,午時再來。」

楚璉點點頭。

賀三郎接過來越遞過來的韁繩,臨走的時候捏了捏楚璉的小手,又富有深意的給了問青問藍一個眼神,這才翻身上馬飛速離開。

那嬤嬤瞧賀常棣對楚璉這般珍視,雖然有公事,居然還親自送楚璉回娘家,可見六小姐在六姑爺心中的地位,於是,她愈發不敢怠慢。

小心翼翼將楚璉請到了府里。

楚璉剛進英國公府,繞過照壁,暗處就有一個小丫鬟飛快地跑開,朝著內院去了。

暗香園。

也就是楚璉在英國公府住的院子,如今早已是鳶姐兒的了。

坐在樓閨房中的鳶姐兒正在梳妝打扮,今日她是主角,是她及笄禮的大日子。

二夫人怕她出錯,都將身邊的心腹嬤嬤派了過來。

此時,鳶姐兒正坐在妝台前,由著奶嬤嬤給她梳頭。

突然一個小丫頭慌慌張張地跑進來,還險些撞到端著托盤的大丫鬟笑琴。

笑琴惱怒地呵斥了她一聲,才問道:「到底什麼事,慌成這樣1

小丫鬟看看裡面在梳妝的八小姐,又小心瞥了眼大丫鬟笑琴,「笑琴姐姐,是六小姐回來了。」

裡頭鳶姐兒聽到外面說話聲,吩咐讓小丫鬟進去回話。

小丫鬟戰戰兢兢低著頭進了裡間。

鳶姐兒抬手讓伺候她梳頭的奶嬤嬤停下動作,轉頭問小丫鬟,「你與我說說六姐進府時的情景。」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