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五十八章:遇見素姐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八章:遇見素姐兒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面對八小姐的問題,小丫鬟一五一十將楚璉的情況說了。

她說的頗為詳細,就連賀常棣和楚璉身上穿著同色的衣裳都講到了。

這下可是捅了鳶姐兒這個馬蜂窩,她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就是楚璉比自己過的好。

以前在英國公府她處處壓她一頭,讓「楚璉」吃了許多暗虧,可等到楚璉出嫁,兩人的差距像是坐了火箭一樣越拉越大。

楚璉擁有日進斗金的歸林居,而她買一件飾都要和父母請示,還不一定能買得到。

楚璉明明已經成婚,可是蕭大哥卻還惦記著她,對她念念不忘。

就連夫家都比英國公府顯赫,她夫君在北境立了軍功,更是被封為安遠侯,明明都是二房的女兒,楚璉卻已經不聲不響成為了侯夫人,而她卻什麼也不是!

這樣極大的落差讓鳶姐兒根本不能忍受。

都是同根所出,為什麼楚璉就能混的比她好這麼多!就連魏王府都對她刮目相看!

原本今日請楚璉回來,就是存著給她窩囊氣受的心思,畢竟兩人的及笄禮天差地別。

看到她及笄禮這麼隆重,楚璉肯定會想起自己當初簡陋敷衍的及笄禮。

但現在就算是這樣,鳶姐兒心裡也不痛快了。

賀常棣有公務竟然還親自送楚璉到英國公府,這不是楚璉明擺著炫耀她在靖安伯府的地位,炫耀賀三郎如今的功勛?

鳶姐兒死死擰著手中的帕子,表情扭曲,滿心的不甘。

楚璉唯一能比得上她的不過是那張臉罷了!

笑琴見八小姐表情陰沉,咬著嘴唇沉默著,顯然是陷入自己思緒里了,她揮手讓報信的小丫鬟下去。

「八小姐?」笑琴試探著喊了一聲。

鳶姐兒回過神,深吸了口氣,這才壓下心中滔天的妒意。

楚鳶朝著笑琴使了個眼神,笑琴心領神會趁著院中其他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出去了一趟。

楚鳶盯著鏡中的自己,嘴角勾起,稚嫩的臉上泛出一個詭異的笑來。

楚璉,你不是活的比我好嗎?那我就讓你身敗名裂,徹底毀了你!

她倒是想知道,剛正不阿、愛妻如命的賀三郎看到那時候楚璉的樣子,是不是還會要她!

楚璉被老夫人身邊的大丫鬟請到了後院。

此時英國公府三房的長輩以及姐妹們都在。

在英國公府做姑娘的「楚璉」一年見不到幾次的老夫人,這個時候卻親昵地拉著楚璉的手關愛的問長問短。

往日里看不起六小姐的其他房頭伯娘嬸娘也都擺出一副噓寒問暖的樣子。

她嫁入靖安伯府也有大半年了,娘家這些虛情假意的親戚問的最多的就是她的肚子可有消息。

其中一位伯娘說的話最為難聽。

「我們楚家女好生養,璉姐兒,你瞧瞧你嫁出去的那些姐姐,哪個不是抱了胖兒子,你可不能給我們楚家丟臉。」

這番話聽起來好似是催促楚璉快生,實則是暗裡諷刺她因為楚家女這樣莫名的名頭才嫁進了靖安伯府,歪打正著得到了這麼一番讓人羨慕的造化。

另外還踩了一腳她到今日都不能懷上。

楚璉如今的地位確實叫這一幫女人嫉妒羨慕,這樣難聽的話難免。

不過這也是因為楚璉的身份還不夠高的緣故,若是楚璉身份到達一定的程度,這些婦人根本就不敢開口。

就如同前朝的朝陽大長公主,雖然一生無出,但卻是女中豪傑,帶著十萬精兵抗擊淮安王反叛,保住了皇室正統,被封為護國長公主。

長公主的夫家性瞿,瞿駙馬與長公主一生都無兒女,但瞿家從不敢有一絲怨言,瞿母甚至規勸兒子不要納妾。

如今世人雖不能確定瞿駙馬是不是與朝陽長公主真心相愛,但是朝陽長公主一生無出,瞿駙馬一生未納妾卻是真的,這也就夠了。

楚璉坐在老夫人身邊,嘴角微揚,並未回應這位伯娘的話。

老夫人拉著她的手,滿臉慈祥,「璉姐兒,你伯娘雖然話說的難聽了點兒,但是理卻是沒錯的,你與安遠侯成婚也大半年了,怎麼這肚子還沒有動靜,這樣可不行1

楚璉沒想到英國公府一家就盯上自己肚子了。

要知道她現在才十六,就算是正常懷孕那也太早了吧!

右手邊,坐在下面的三嬸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眼珠子轉了轉,對著楚璉笑眯眯的道:「璉姐兒,我們芙姐兒今年也有十四了,明年及笄了,你也知道,你三嬸就是個好生養的,芙姐兒上頭有三個哥哥呢!再等幾個月,你肚子若是還沒反應,這麼一直拖著也不好啊1

聽到三嬸的話楚璉一開始就覺得有些奇怪,好端端的提芙姐兒做什麼,等三嬸將話說話,楚璉瞬間就反應過來。

她心中吃驚非常,三嬸話中的意思分明是想要將芙姐兒給賀常棣當妾生孩子!

這是什麼娘,就這麼巴不得自己孩子好?

就算現在英國公府勢微了,但是府中正經出生的嫡女也不能送給高官當妾侍吧!她這個三嬸腦子是怎麼長的!

三嬸這話一出,楚璉臉上強裝出來的喜色就淡了下來。

她原本是不想理會娘家這些伯娘嬸子的話,但是現在她不正面回應一下是不行了。

「祖母,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是夫君說了,我們現在都年輕,要孩子的事不急在一時,順其自然自然就好,再說賀家的家風你們也是知道的。」

楚璉這句話是毫不留情的將這些人打了臉,順便強硬拒絕了三嬸的提議。

試問,在座的哪一個女人的夫君是沒有妾侍通房的,就算是老夫人,老英國公到現在書房裡還有兩個二十歲不到的侍墨丫鬟呢!年老色衰的姨娘們就更不用提了。

庶子庶女一大把,情況最好的也就數楚璉的爹楚奇正了,她和楚鳶沒有庶弟庶妹,可那也八成是楚奇正到了年紀不行……

這滿廳的女人也就只有楚璉的夫君賀常棣沒有納妾,賀家的家規擺在那兒呢!

之前七嘴八舌的婦人們頓時沒了聲兒,花廳一瞬間陷入了一陣尷尬的靜謐中。

最後還是容大嫂咳嗽了一聲,拉回了眾人的神思,容大嫂笑著道:「伯娘嬸娘,你們這些做長輩的到底是羞也不羞,既然還嫉妒璉姐兒一個小姑娘,璉姐兒嫁的好也是我們楚家的福份兒。」

有聰明的這個時候急忙跟著附和。

楚璉笑了笑,這個時候她不適合再說話,但是老夫人笑的卻有些尷尬。

「好了好了,時候也不早了,一會兒笄禮就要開始了,各位伯娘嬸娘還是移步吧。」

容大嫂見縫插針提醒道。

一屋子人這個時候呼啦啦站起來朝著英國公府前院的大花廳走去。

笄禮將在那個地方舉辦。

等老夫人被丫鬟們攙扶出去,當家的容大嫂這才親自迎了上來。

容大嫂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番楚璉,隨後臉上就布滿了笑容,「璉姐兒,好幾個月沒見,模樣出落的越好看了,怪不得安遠侯不放心你一個人回來。」

不得不說,容大嫂是個很會說話的人。

大房有這樣一個媳婦,起碼后宅會比其他兩房乾淨。

楚璉臉上也帶著笑容,「大嫂就不要打趣我了。」

容大嫂伸手挽著楚璉的胳膊,兩人一同出了後院正房的花廳,「璉姐兒我今日忙,不能照應你,你與素姐兒一同去前院可好?」

許是當初在定遠侯府的事情,讓楚璉總覺得容大嫂在對她的時候多了一絲小心和討好。

楚璉點點頭,「大嫂你去忙吧,我這邊你不用擔心,我現在就去尋五姐姐一同過去。」

容大嫂歉意的笑了笑,匆匆忙忙離開了。

楚璉出了老夫人的院子,拐了個彎兒,就在一叢薔薇花樹邊看到了正立在一旁的素姐兒。

幾個月不見,五小姐素姐兒清瘦了許多。

原本臉頰兩邊少許的嬰兒肥也完全褪去了,不但如此,還微微凹陷,顯然是瘦的有些脫形。

楚璉眉頭一蹙,她沒想到幾個月沒見,素姐兒會變成這般憔悴的樣子。

「五姐。」快到近前的時候,楚璉輕輕喚了一聲。

正在出神的素姐兒聽到聲音,瞬間回過神,朝著楚璉的方向看過來,她立在原地,微微綻出一個有些蒼白的笑容。

「五姐,你怎麼清瘦了這麼多1

素姐兒搖搖頭,「沒事,都是府里的那些烏糟事罷了,躲不掉,自然就瘦了。」

瞧出素姐兒沒有想要傾吐的,楚璉也沒有為難。

素姐兒拉著楚璉的手,將她上下仔細打量了一番,臉上蒼白的笑意變得真切了些,「六妹倒是比以前精神煥了。」

楚璉無奈苦笑,能不「精神煥」嘛,她這是一天兩頓補藥的喝,賀常棣正在休假,每日都是他陪著吃飯,因為賀三郎看著,她每頓都比以前多吃了好多……

「來,我們邊走邊說。」素姐兒牽著楚璉的手,帶著她一同朝著前院走去。

前方正是一座小花園,此時人都聚集在前院,這後院花園倒是連一個下人也難尋到,靜謐幽靜,是說體己話的好地方。

素姐兒朝著身後跟隨的大丫鬟使了個眼色,那大丫鬟立即恭敬的後退好幾步,與素姐兒和楚璉拉開距離。

楚璉看出來素姐兒的意思,也同樣朝著跟隨的問青問藍揮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