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六十章:逃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章:逃出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啊?可是您這衣裳還沒換呢1問藍正用帕子沾了溫水給她擦拭衣袖上的污漬。

「來不及了,我們現在就走。」

從她莫名被撞到,衣裳被弄髒她就覺得不對勁兒。

她所坐的那桌並非是主桌,又靠著邊,就算是丫鬟上茶基本上也不會走她身邊,加上又有素姐兒那番話先前提醒,她就覺得這件事更加蹊蹺了。

楚璉身邊雖然以防萬一帶了問青問藍,她們雖然拳腳功夫沒話說,但總歸不會萬無一失。

這裡是英國公府,不是靖安伯府。

她不是原身楚璉,對這裡更是不熟,加上還有一個暗處的蕭博簡,她也不能肯定她自己一定不會出事。

所以躲避意外的最好方法就是現在就離開!

想起那次在德豐茶樓,就算是問青問藍也沒有攔住蕭博簡,她心裡更是一陣后怕。

這一刻,楚璉都有些後悔來英國公府參加楚鳶的及笄禮。

問青問藍自是聽楚璉的。

主僕三人立即起身要離開這處僻靜的廂房。

楚璉推門出來,就瞧見門口守著一個長相普通的紫衣丫鬟。

楚璉腦子急轉,她們剛剛進來時根本就沒有人守著,這個丫鬟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心念電轉間,她就朝著問青使了個眼色。

問青剎那一個擒拿手過去,紫衣丫鬟下意識就後仰彎腰躲過了問青的擒拿。

楚璉腦子瞬間就「炸」開了。

這個模樣看似普通的粗使丫鬟會功夫!

如今不光是楚璉感覺到不好了,問青問藍也敏感的察覺到了危險。

不用楚璉開口,問青問藍已經擋在了她面前,與面前這個陌生的紫衣丫鬟纏鬥了起來。

楚璉只會幾招最基本的防身術,在真正練家子的人面前根本就不夠看的。

只焦急的盯著問青問藍與紫衣丫鬟一來一回之間過招。

可以看出來,這個看似普通的丫鬟身手很好,問青問藍兩個人對付她一個,她也並沒有落多少下風。

楚璉知道她這還是被算計了,只怕不儘早脫身,問青問藍也保不住她。

現在這僻靜的廂房只有這一個陌生的丫鬟看著,時間一長,肯定還會來別的人,問青問藍不能與這個丫鬟耗下去。

楚璉靈機一動,在腰間摸出一個荷包,上前兩步走上去,趁著紫衣丫鬟不注意的時候,她手一揚,一包紅色的粉末兜頭灑在紫衣丫鬟頭臉上。

紫衣丫鬟「氨的一聲,痛苦地閉上了眼睛,眼淚忍不住直流。

楚璉連忙提醒,「問青問藍1

問青問藍反應也是相當快,趁著這個機會,兩人一齊出手將紫衣丫鬟拿下。

用帕子堵住了紫衣丫鬟的嘴,問青一個手刀將人敲暈后看向楚璉。

楚璉當機立斷,「搜身,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然後送到裡面廂房床上藏起來。」

問青問藍動作很快,只一會兒就做好了楚璉吩咐的,只可惜紫衣丫鬟身上什麼也沒搜出來。

「我們快走。」楚璉冷聲道。

問青問藍在前後護著她,趁著沒人發現迅速離開了這處廂房。

因為之前也來過一次英國公府,楚璉對英國公府里的布局很清楚,路上雖然遇到了幾個下人,但是那些下人身份低微,自然不敢管楚璉為什麼這個時候出現。

主僕三人一路暢通無阻到了二門,問青去尋了靖安伯府的護衛和車夫,扶著楚璉上了馬車,很快就離開了英國公府。

直到楚璉安全地坐上了馬車,她還心跳的飛快。

剛剛真是太險了。

一旁的問青臉色到現在都還肅著,她給楚璉倒了一杯溫水,「三奶奶,你喝杯溫水壓壓驚。」

楚璉接過茶盞捧在手心暖著雙手,神情怔怔。

問藍自責極了,「三奶奶,都是奴婢學藝不精,竟然連一個丫鬟都打不過,還要連累你鋌而走險。」

要不是楚璉剛剛那一包辣椒粉,問青問藍真不能那麼快制服那個紫衣丫鬟。

楚璉回過神,搖搖頭,「你們不用自責,方才那丫鬟定然是經過特殊訓練,你們敵不過很正常。我們回來的匆忙,夫君還不知道,快派個人去告知夫君。」

問青點頭,急忙出去吩咐了。

英國公府。

前院大花廳內觥籌交錯,女賓這邊,有嬤嬤在鳶姐兒耳邊說了什麼。

鳶姐兒眼中閃過一抹得意的喜色。

她興奮地緊捏著手中的帕子,低聲在來報信的嬤嬤耳邊說了幾句。

嬤嬤對著她行了一禮,很快離開了花廳。

賀常棣被公事絆住了腳,直過了午時才從兵部衙門出來,一出衙門他就跨上馬直奔英國公府。

進了府就被告知開宴了,有專門的小廝將他帶到了開宴的前院大花廳。

賀常棣還沒來得及與來參宴的官員寒暄,就先派來越去給楚璉報信。

來越回來的時候,臉色不大好看。

賀三郎本就是一張冰寒冷酷的臉,此時見來越這個模樣,整個人身上像是罩著一層寒氣,讓人看一眼就嚇的想低下頭來。

「怎麼回事,說1

來越只好把打聽來的原原本本複述了一遍,「三少爺你別著急,三奶奶被二夫人領去廂房換衣裳了,身邊還有問青問藍伺候著,不會有事的。」

「哪裡,現在帶我去1

來越辦事妥帖,他料到主子會去親眼看看,不然絕對不會放心,所以早尋了二夫人身邊的掌事嬤嬤領路。

賀常棣身形頎長、氣質不凡,特別是他上過戰場,與圖渾人真正廝殺過,渾身有一種軍旅之人的煞氣,多年生活在內宅的老嬤嬤哪裡敢怠慢他。

老嬤嬤說話小心,在賀三郎面前都不敢抬頭,她輕手輕腳走在一旁指著路。

賀三郎路走到一半,見地方愈發的偏僻,神色也越發冷凝下來。

老嬤嬤覺得身邊寒氣越來越盛,她惶恐地抹了抹額頭滲出的冷汗,瞧見終於快到地方了,心中暗自舒了口氣。

「侯爺,就在前面了。」

僻靜幽靜的待客小院,周圍也沒幾個下人伺候,進去后,更是安靜的詭異。

賀常棣方走到廂房廊下,身體一僵,像是被什麼定住了。

習武之人五官靈敏,賀三郎第一時間聽到了裡面不同尋常的男女歡~愛的聲音……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