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六十二章:鬧劇(1)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二章:鬧劇(1)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鳶姐兒臉色通紅,不是著急不是羞怯,而是興奮的。

她心裡痛快極了,想起之前她在金石軒被楚璉「羞辱」,她心中就淤堵難忍,現在好了,楚璉被人玩弄,失了名節,又被這麼多人親眼看到,就算她與賀常棣是太后懿旨賜婚,她又有錦宜鄉君的封號,她依然會淪為整個盛京城的笑柄。

她要楚璉在盛京城無容身之地,被踩落到塵埃里!

不得不說,楚鳶報復心極強,而且還沒腦子。

她也不想想,她與楚璉都是英國公府的姑娘,而且在外人看來還算是親姐妹,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楚璉一旦名聲被毀,第一個影響的就是她的婚事。

可是這個時候她早被妒忌佔據了所有的理智和頭腦,哪裡還顧得著別的。

就連蕭博簡陰冷充滿怒意的眼神她都沒有注意到。

一時間,這處待客的小院中喧鬧一片,似乎是認定這裡有熱鬧可看,誰也不願意離開。

好些人都等著看楚璉的笑話。

來越將眼前這些人的臉都牢牢記在心裡。

蕭博簡緊緊攥著拳頭,到這個時候,心中才後悔無比。

原來一切都算計的好好的,誰想二房會擺他一道!

有些湊熱鬧的,都恨不得此時進了門裡去瞧瞧裡頭情形,只可惜來越提著佩劍守在門口,凶神惡煞的樣子,誰也不敢接近。

這群姐妹中到底還是有一兩個拎得清的,急忙讓身邊的丫鬟去傳消息給大房當家的容大嫂。

就在眾人抓心撓肝想要瞧這個熱鬧時,廂房門口傳來了穩健的步伐聲。

隨後,所有人都看到一身竹青色蟒袍的賀常棣出現在廂房散了架的房門門口。

賀三郎身形頎長,寬肩窄腰,立在房門門口,幾乎將整個廂房門口擋住了一半,他幽深的視線掃了一圈院中的諸人,目光在鳶姐兒臉上頓了頓,最後與蕭博簡的目光對上。

他負手而立,氣質冰寒,仿如戰場殺伐果決的浴血將領。

賀常棣低沉的聲音冒著寒氣,「蕭大人,若是我沒記錯的話,這裡是女賓休息的地方,為何你此時會出現在這裡?」

先前大家都被廂房踹毀的門和裡面男女曖昧的聲音給吸引,倒是一時沒想過蕭博簡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現在被賀常棣一提醒,紛紛疑惑起來。

賀三郎來這還有的說,他畢竟是來尋妻子的,可是蕭博簡一個年輕男子出現在英國公府後宅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賀常棣話畢,來越上前在他耳邊輕聲耳語了幾句。

蕭博簡未想到賀常棣能說出這番話來,他本就是偏陰柔的容貌,剛剛更是因為怒氣,臉色煞白,現在整張臉都布滿陰沉,變得扭曲,他死死盯著賀常棣。

關鍵的時候,他終是忍住了,嘲封是老師家裡,我平日在府上,經常給師母請安,此時在後院又有什麼稀奇。」

在英國公府住過的出嫁女們都在心中暗暗點了點頭,這處院子確實離老夫人的院子挺近的,若是去給老夫人請安,路過這裡也無可厚非。

再說盛京城有一半的人都知道蕭博簡的情況,他家境貧寒,自從中舉后就借住在英國公府,是被老英國公著重培養的弟子,在國子監中也是有名聲的年輕子弟,就連幾個年輕的小侯爺和高官少爺都與他交好。

還不等賀常棣再開口,鳶姐兒就已經忍不住了。

她上前一步,狀似擔憂的詢問,「六姐夫,我六姐姐呢?娘可是說了,她親自將六姐姐送到這裡換衣裳的。」

她這句話一出口,立馬所有人都將目光重新落回到賀常棣身上,甚至還有人視線不懷好意的朝著賀常棣身後看去。

賀三郎冷冷看向楚鳶。

冰寒徹骨的眼神讓楚鳶忍不住打了個顫,卻強撐著與賀常棣對視。

「難道六姐姐還在裡面?我們都是姐妹,六姐姐怎麼也不出來說句話。」

賀常棣森寒著一張俊臉,並不應鳶姐兒的話,他立在廂房門前,仿如青松,一動不動。

雖然眾人都想推開賀三郎看一看廂房裡頭的情形,卻都因為他,不敢真的擠上去。

就在雙方僵持的時候,院門口又有人聲傳來。

這次來的是大房的當家媳婦容大嫂和二房的二老爺二夫人夫妻。

楚奇正一進門就怒道:「發生了什麼事1

楚鳶一見救星來了,忙轉身湊到二老爺身邊,「爹,您可來了,六姐姐她竟然在我們府上做出那樣的事!您快派人進屋瞧瞧吧1

楚奇正臉一沉,「什麼事1

他面龐嚴肅,又是個中年帥大叔,這樣一沉臉還真有幾分氣勢。

旁邊立馬有嬤嬤上來小聲與楚奇正解釋,畢竟這種事還是不能從未出閣的姑娘家嘴裡吐出來的。

「什麼1楚奇正臉色瞬間變了,他不管不顧,甚至是沒有親自去確認真相就大罵了起來,「璉姐兒居然做出這樣的事!今日我非打死她不可1

說著,推開要攔阻的眾人怒氣沖沖就要衝進廂房。

站在身後的二夫人心中暗爽,楚鳶此時心情更不必提,好些日子她都沒這般痛快了。

容大嫂卻一時呆了,她怎麼也沒想到楚璉好不容易回娘家一趟,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

蕭博簡後悔不已,但這個時候他做為一個外男,卻不好真的上去攔住要闖進廂房的二老爺。

所有人都以為二老爺要進房抓姦,賀常棣為了顧及自己的顏面會立即攔住的,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賀三郎這次居然帶著常隨讓開了。

不但讓開了,下一刻他還抬起了腳,快步走到了二夫人身邊。

只見賀三郎居高臨下看著二夫人,低沉磁性的聲音冷冰冰的,「二夫人日後還有這麼多空閑,還是好好教導親生女兒吧!璉兒既已嫁出去,日後就不用二夫人費心了。凡事自是有我這個夫君為她做主。」

撂下這句話,賀常棣就帶著來越快步出了小院,瞧方向,好似是直接離府了。

二夫人被賀常棣這席話砸的暈暈乎乎的,居然一時間都沒回過神。

所有人都等著二老爺楚奇正的消息呢!一時也沒人想賀常棣話中的深意。

楚鳶更是痛快的不行,楚璉,你也有這一日,瞧瞧,你的夫君又能有多好,你被人算計了,他還不是不管不顧直接抬腿離開?

也是,任哪個男人被戴了綠帽還能保持冷靜的?